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秘战无声 长风

第88章:入彀

    阜昌街,清江茶社。

    下午两点。

    林淼与克里弗又见面了。

    小包房内。

    林淼先点了一壶黄山贡菊,比克里弗来的稍微早了一点儿,这里四通发达,就算有危险,他也能及时的脱身。

    这是他选择这里的原因。

    “克里弗新生,秋天天干物燥,人容易上火,喝一杯菊花茶,去去火。”林淼表现的很有耐心和礼貌。

    “谢谢。”克里弗出生在香港,可以说除了上学有一段时间回英国,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

    他的面孔是西方的,可生活习性,甚至思想方面,都跟一个纯正的东方人十分相似了,在他看来,喝茶是很普通的事情了。

    中国人的茶道就是学以致用,而日本人的茶道就显得有些华而不实了。

    “克里弗先生,喝茶是要品的?”

    “对我来说,茶是一种很好喝的饮料,他对人体很健康,没必要搞那些没用的。”克里弗放下茶杯说道。

    “好吧,那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林淼其实内心比克里弗还着急,只不过不能表现出来。

    “林先生,你知道的,现在江城对情报管控有多严格,你要的又是属于军方绝密情报,这种情报,就是战区司令长官部,也只有少数人能够接触,所以,这一次可能要令你失望了。”克里弗一摊手,无奈的说道。

    此言一出,林淼立刻变了脸色,一缕寒光从眼底闪过。

    “不过,我这儿有个消息,倒是可以对你有用。”克里弗话锋一转,继续说道,直接给情报,对于林淼这样谨慎的间谍来说,只怕也不会轻易相信的,所以,从一开始,罗耀就没打算用这个方法。

    对付谨慎小心的“河童’,得换个思路。

    得让他自己去把“情报”取到手,他自己亲自拿到的情报,他岂能不信?这种人对自己的判断都有一种盲目的自信,是优点,但某些时候也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缺点。

    林淼果然能沉住气,表面上心平气和的问道:“什么消息?”

    “前些日子,战区司令长官陈辞修刚视察过田家镇要塞,发现了要塞在布防方面还有不少的漏洞,所以就严令要塞的薛司令马山重新修改和调整布防,那十门舰炮就是司令长官视察之后补充给要塞的,重新调整后的要塞布防图,按照规矩,需要上交一份给战区司令长官部机要室存档,这封修正过的田南要塞布防图会由专门的人护送回江城。”

    克里弗说的够明白了。

    你们想要田家镇要塞部分布防图的情报,直接截杀这位送图回江城的军官就行。

    “路线,时间?”林淼闻言,微微一皱眉。

    “明天上午出发,估计后天中午就会抵达江城。”克里弗微微一笑,知道林淼上钩了,虽然他这是在按照罗耀的剧本走,可他不免还是有些成就感,能够把“林淼”这样一位狡猾的间谍骗的团团转,试问有几人能做到?

    “路线呢?”

    克里弗笑而不语。

    林淼眼底闪过一丝愠怒,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克里弗的意思,这明显是想要他加钱了。

    “三根金条换一条消息够了吧?”林淼强忍着不满问道。

    “这个消息可不止价值三根金条。”克里弗嘿嘿一笑,这上赶着不是买卖,不要钱的消息,谁会这么好心?

    “你想要多少?”

    克里弗伸出右手,再撑开三根手指头:“再给我三根,路线和时间,包括那位携带布防图的军官资料都给你。”

    “你太贪了吧,这个消息就要我六根金条?”

    “这六根金条并不是我一个人得的,我这个跑腿的,只能拿其中一根,其余的都要给我身后的人。”克里弗道,“何况,这消息值不值这个价钱,林先生,您心里没数吗?”

    “两根金条,我最多再给你两根?”林淼一咬牙道。

    “林先生……”

    “克里弗,这个消息,你现在除了卖给我,你还能卖给谁,还能卖出这个价钱?”林淼语气森然道,“你知道得罪我们日本人是什么下场?”

    “好吧,看在你过去介绍我发财份上,你再给两根金条,消息我就给你。”克里弗挣扎了一下,屈服了。

    林淼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两根金条,包裹在手帕里,还带着身体的余温。

    克里弗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来,正面是一个穿灰布军装的国军少校,后面有少校的简介以及时间和路线。

    “林先生,我们的交易完成了,谢谢你的茶。”克里弗揣上金条,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

    “怎么,林先生还有生意照顾?”

    “克里弗,如果你背后那位钱少将有麻烦,可以来找我,我或许有办法能让他获得自由。”林淼说道。

    “不用了,林先生,祝你好运。”

    “希望你的消息的真的,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林淼重重的道。

    “当然,你们日本人的势力无孔不入,跟你们做生意,得小心点儿。拜拜!”克里弗摆了摆手,开门离开了。

    拿到照片和路线图的林淼,一刻也没有耽搁,付了茶钱,随即就离开了清江茶社。

    ……

    下了课,罗耀直接去了设平江铁路管理局废弃仓库街道对面一处观察点,从这个位置可以直接看到废弃仓库院子的小门。

    伪装成跛脚锅炉工的林淼每天进出都是通过那扇小门,还有,门口那条没什么人。;走动的小巷道。

    “这个位置虽然不是最佳的,但只要他进出,我们都能看到。”负责监视的宋钺手下的一个小组,三个人一班,两班轮换,已经盯了好些日子了。

    他们的任务就是记录“林淼”回来之后生活,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干,而且还不允许开窗,只能躲在窗帘后面观察。

    “宋哥,有什么动静没有?”罗耀问宋钺一声。

    “从下午回来,一直到现在,都没出去过,大概五点半左右,看到他出来喂过一次狗。”宋钺回答道,因为事关紧要,他亲自过来盯了。

    “喂的什么?”

    “没看的太清楚,应该是中午吃剩下的饭,还有肉,一大块肥肉……”宋钺努力的回忆了一下。

    “他今天是什么班?”

    “夜班,估计一会儿就该出门了。”

    “您看,他出来了。”宋钺站的这个角度有些刁钻,刚好能看到‘林淼’从房间里出来。

    罗耀凑了过去,看到林淼从里面出来,背着一个帆布包,穿的衣服跟往常一样,但是路过那条黑色的狗的时候,他忽然停留了一下,转过身来,蹲下来,伸手在狗脑袋上轻轻的摸了摸。

    “……”

    似乎像是对狗说了一句什么,只看到嘴皮翕动了两下,旁的就什么看不清了,只有罗耀脸色微微一变。

    虽然距离超过五百米,可这片区域嘈杂声很少,对他的听力影响很少,林淼自言自语的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见了。

    林淼说的是:“大黑,我要走了,以后你就自己照顾自己了。”

    这句话一落到他的耳朵里,罗耀瞬间联想到一种可能,这个“林淼”想自己亲自动手去获取“布防图”,然后直接离开,回到日军那边去邀功请赏!

    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可是,他就一个人,护送“田”参谋的那是一个班的士兵,他哪来的自信,能拿到那份田南要塞补充布防图?

    怎么办?

    罗耀犯难了,“林淼”这家伙有点儿不按常理出牌呀。

    按照正常思维,他不是应该直接用电报联系自己的上峰,让上峰派出一支小股部队渗透进来,偷偷的劫走文件?

    “他回来之后,没有使用电台吗?”

    “没有,我们的一直侦测设备一直开着呢,只要他发表,我们一定会发现。”宋钺摇头道。

    “电台是重要物资,盯着这里,从现在开始,不管是谁,只要踏进了这个院子,立刻拿下!”罗耀道。

    “林淼呢?”

    “他应该不会回来了。”罗耀摇了摇头,“这个点不能撤,留两个人继续在这里看着,不管看到什么,都给我记录下来,如果有人来,用照相机拍下来,不要有任何动作。”

    “明白。”宋钺虽然军衔官阶都比罗耀高不少,这一次行动的指挥是罗耀,任何命令,哪怕是错的,他也要听从。

    ……

    “喂,是高一(3)班的姜老师吗,我是秦明,这个,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我明天家里又有点儿事,可能来不了学校,我有两节课……”

    “秦老师,你想调课是不是?”

    “对,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别的人我也不熟悉,就姜老师你人比较好说话,又通情达理,所以……”

    “没事儿,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儿,有时间的。”

    “哦,谢谢你,姜老师,等事情结束了,我请你吃饭。”罗耀像是做了亏心事似的,松了一口气,挂上了电话。

    接下来,他必须全程盯着这个“林淼”了,他实在不知道这家伙下一步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