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秘战无声 长风

第743章:异常情况

    罗耀把手里那部密电码交给了李德邻,但他留了一个心眼儿,说这部密电码是试验品。

    李德邻秒懂。

    命人将罗耀这部密电码拿去评估后,确定罗耀手中的这部密电码比他们自己现在用的要复杂多了之后,而且跟现在他们使用的密电码是完全不同之后。

    李德邻当即下了决心。

    虽然这么做会给已经制定的作战计划和部署带来一定的混乱,但好处也是可预见的。

    只要能够给他5到10天的时间,那就可以初步做到了,而按照他的预判和研判,日军的进攻最有可能是在四月底到五月初的某一天。

    具体是哪一天还不知道。

    但还有时间。

    当一军是统帅,压力是很大的,但统帅也最忌讳的是优柔寡断。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罗耀拿出这部密电码估计也是担了很大干系的,就冲他有这个胆色,李德邻也觉得可以干,何况他也是有自己的判断力的,他可不是一个被情绪左右的将领。

    另外,这里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以把这件事的对罗耀的影响降到最低。

    老李不是那种卸磨杀驴的人,就算为了下面的合作,他也知道,不能这么做。

    罗耀虽然擅作主张的把一部自己编纂的密电码交给李德邻,没有请示汇报,这是很有问题的,但他本身就有一定的自主的权力。

    但是换个方式,如果是在李德邻的要求之下拿出来的,这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但是罗耀的做法对侍从室二组稍微进行了一些隐瞒,而对戴雨农则用密电如实上报。

    原因很简单,他还没到可以脱离军统,脱离戴雨农自我放飞的阶段。

    任何一丝怀疑,都会给自己造成巨大而不可挽回的损失,他不去赌。

    他可以擅作主张,但事后如实上报。

    这在戴雨农眼里,既是一个勇于担事儿,又对他无比忠心的形象。

    他可不敢保证李德邻的身边没有戴雨农的人,然后密报把自己给卖了。

    回到武昌馆,罗耀第一时间就是起草了两份电报,一份是给老头子的,一份则是给戴雨农的。

    两份内容大致相同,但说法却有些不一样,当然用的专用密电码。

    日本人破译国军密电码的水平大致跟军技室的水平差不多,高也高不到哪里去。

    军技室破译日军密电的级别也大抵上到旅团一级,相当于国军师、旅一级,日军可能略高一些,具体不是很清楚,但往上面更高级别的密电码,那可不容易破译。

    “方组长,我方人员已经到了,请问他们的工作安排?”韦志明进来询问道。

    “工作分配和安排的事情找严副组长,另外,韦参谋,我需要一些人手,给我们做一些简单的卫生和服务工作,一定要是没有问题的人,男女不限。”罗耀提出了新要求。

    “多少人?”

    “不用多,五六个吧,就是照顾我们的生活,但是允许进入工作区。”罗耀解释道。

    “好的,这个容易办到。”韦志明点了点头,一旦进入战时状态,睡觉都是奢侈的行为,哪有时间兼顾那些,罗耀的要求很合理。

    避免在时间上的浪费,错过一封密电的侦收,很可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这个道理韦志明是清楚的。

    ……

    杨帆在老河口镇上溜达了一圈儿,还在外面吃了个午饭,才买了一下当地的吃食回到武昌馆。

    第一时间来见罗耀。

    他要找罗耀汇报他在鄂北旅社跟军统鄂北分站老河口情报小组接头的情况。

    “组长,这个人叫向鸿运,两个星期前入住鄂北旅社,因为此人行迹可以,老河口情报小组的江组长就派人监视和跟踪,此人办理住宿手续后,就去了普宁街的一家木匠铺,第二天晚上,五战区政治部主任韦永澄化妆来见……”

    “后来这个向鸿运第二天就退了房,住进了武昌馆……”

    “就是咱们现在住的武昌馆?”

    “是的。”

    武昌馆已经被401小组征用作为临时驻地,那人显然又给转移到别的地方了。

    “那现在人在何处呢?”

    “五战区调查室将他转移了,具体在什么位置,他们也不清楚,不过,合格向鸿运在普宁街有一个相好的女子,他入住的那天晚上还把那个女的带回来过,江组长调查过那个女的,姓张,不是老河口本地人,外来的,身份背景不详,现在人也不见了,估计跟这个向鸿运住在一起。”杨帆说道。

    “这么说,找到这个女的,就能找到向鸿运的藏身之处了?”罗耀手指轻轻的敲击桌面,眼神微微眯起一条线。

    “韦永澄什么背景?”

    “李德邻的心腹,也是桂系的情报头子。”杨帆自然把该问的都问了。他熟悉罗耀的办事风格,事无巨细,尤其喜欢抠细节,他也深受影响。

    罗耀沉吟一声,他们都是不但是外地人,生面孔,虽然说老河口像他这样的人不少,他们受限于身份,在老河口展开秘密调查,实在是有些困难。

    起码避不开桂系情报机关的耳目。

    当然,也不能过分小心谨慎了,五战区迁移来老河口不过一年不到的时间。

    而且,如果杨帆总是往外跑,肯定会引起别人的主意,得找个名义让他随时随地可以自由的进出武昌馆。

    “这样,我找个名目,让你可以自由进出武昌馆,不容易被怀疑。”罗耀说道,“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姓张的女子找到?”

    “组长,这我可不敢说,我现在连那个女的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再者说,这也不是咱的地儿。”

    “老河口小组那边呢?”

    “找是肯定找过了,可他们人手有限……”

    “鄂北旅社这个点会不会暴露了?”罗耀道。

    “暴露了,那桂系怎么没动呢?”杨帆奇怪的问道。

    “你傻呀,动了鄂北旅社,不等于告诉咱们,老河口小组暴露了,不动,把你放在那里一举一动我都知道,动了,你一撤,或者再换其他人进来?”罗耀没好气的道。

    杨帆点了点头,只要这个小组在,军统不会再派第二个小组过来,这不是浪费人力嘛。

    何况军统的主要精力放在对日占区的渗透和情报工作,以及敌后游击作战。

    “老河口小组掌握多少五战区内部通共的情况?”罗耀继续问道。

    “江组长说,五战区通过主要集中在77军当中,不但是许多中高级军官同情中共,甚至还跟中共关系密切,资助其物资,弹药和电台。”杨帆说道。

    罗耀点了点头,这个他也有所听闻,不算是秘密,只不过这些手握兵权的将领,老头子也不敢擅动,毕竟在国共共同合作抗战的大前提之下,这些人可不是小卒子,是有讲话的权利的。

    若是小角色,抓了,捕杀了,也就算了。

    若是现在杀掉一个前线抗日的将军,还以“通共”的罪名的话,保证舆论会沸腾的。

    背信弃义可不是好名声。

    “嗯,行,我知道了,先忙你的去吧。”罗耀微微一点头,手一挥,吩咐一声。

    “是。”

    罗耀正在思考找一个正当的名目让杨帆可以自由进出武昌馆,突然一道敲门声响起。

    “请进。”

    两个人推门进来。

    罗耀抬头一看,居然是杨思和贾炳文两个人一起过来了。

    这两位可都这次任务的骨干,而罗耀的计划对他们而言也都是清楚的,早就私下里探讨了。

    绝对的心腹股肱。

    两个人一起过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罗耀的神情不由的重视起来。

    “老严,老杨,有事儿?”

    “组长,我跟眼副组发现一点儿小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太过神经过敏了,还是真有问题。”贾炳文坐下来,先开口说道。

    “什么情况?”

    “我们发现日军第十一军的最近三天的使用电台的频率有一个下降的趋势,尽管这个趋势不明显,但感觉这个趋势有点儿不寻常!”杨思(严培东)开口说道。

    贾炳文同时给路遥递上了两张图,一张是这个月的华中日军第十一军四月份的密电通讯统计曲线图,一张是上个月的密电通讯统计,贾斌文就是做统计分析的,这是他的工作。

    图上显示,从四月初开始,华中日军第十一军的与下属部队的密电通讯有一个小高峰,可以理解,新官上任嘛,过了小高峰后,有一个相对趋势的平缓,然后到了二十三号左右,曲线开始下滑。

    另外一张是三月份的,曲线比较平稳,就算有波动也不是很大。

    而且波动能找到相应的原因,因为许多密电通讯被截获和破译了,基本掌握一些情况。

    这工作本来是参谋处情报部门的活儿。

    三天同比下降了百分之三十。

    “组长,从表面上看,通讯并无异常,但根据我们破译的密电内容看,我们发现了有重复的情况。”

    杨思递上一叠抄收电报稿纸上来,摊在罗耀的办公桌上。

    “组长,你看,这份是本月17日日军第六师团池田支队发给下属第三步兵大队的一封电文,询问他们一批补充给他们的弹药和油料到了没有,再看这是25日发的电文,基本上完全相同,而这段时间,这个第三步兵大队既没有战斗任务,也没有行军任务,弹药和油料基本没有消耗,为何要多次一举呢?”杨思一边指着电文上的内容,一边分析。

    “还有这两封电报……”

    “我们发现了这个情况后,将近半个月的破译的电文进行了梳理统计,发现有多份雷同,还有前后不一致的情况。”

    按理说,大战在即,通讯联络只会加强,而不会减弱,只有要到开战前,有一个空窗期,通常不会太长,当常规联络不会停,从这些破译的内容看,也不像是常规的例行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