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秘战无声 长风

花絮:四

    深秋。

    金陵城家中。

    “耀哥,真的要走吗?”宫慧抚摸着肚子,她这是刚怀上没多久,又要做妈妈了。

    “嗯,你正好怀孕了,我才可以安排你和爹,还有孩子们离开,去香港。”罗耀说道。

    “战局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宫慧眼底闪过一丝深深的失落和倦怠。

    她累了。

    “这个党国上下都烂透了,你觉得就凭一两个人的力量能挽大厦于倾倒?”罗耀苦笑一声。

    其实宫慧对党国还是有点儿感情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诸多的骚操作,她也看透了。

    自从戴雨农飞机失事后,她就基本上没有把心思放在个人前途上了,她这除非脱下军装,去从政,否则这辈子在军中的位置已经到头了。

    生了女儿罗安后,就已经是办隐退状态了,一个才三十出头的女人,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家里相夫教子上了。

    当然,没人能小瞧她的能力和影响力,尤其在军统内,她可是暂代过行动总队总队长的。

    时间不长,但无人不服。

    “那你呢,你怎么办?”宫慧担忧的问道。

    “我能找机会让你们安全离开就不错了,我想走,至少暂时做不到。”罗耀说道。

    “你该不会想把我们孤儿寡母的抛开吧?”

    “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知道,姜筱雨是那边的人,你跟那边也有联系,是不是?”宫慧忽然说道。

    宫慧是枕边人,再怎么防范严密,作为最亲密的人,又是干着一样事的人,怎么会一点儿察觉都没有。

    “眼下说这个还有用吗,你我这样的,注定不为那边所容的。”罗耀也不敢跟宫慧说实话,毕竟他的任务很有可能是跟着一起去对岸,自然不能说实话。

    当然,他不是一个人。

    “船票我已经订了,明天就送你们去静海,你们坐船去香港,在那儿安顿下来后,给来封电报,如果我不在金陵,那就是也可能去了静海……”

    “真要去吗?”

    “大公子想要刮骨疗毒,我若是不去帮他,他就孤掌难鸣了。”罗耀点了点头。

    罗耀也就是用这个理由,把宫慧和家人送出去,毕竟,一旦下手,那些人反弹起来,若是拿他家人下手的话,就麻烦了。

    为了结局后顾之忧,把人送去香港,这就合理了,大公子自然也是同意了的。

    而且恰好宫慧在这个时候又怀孕了,留下来也帮不到他,反而回成为累赘。

    从另一方面讲,清理一些蛀虫,对国家和民族来说,也未见得是坏事儿。

    “那你注意点儿安全,别忘了,你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宫慧知道,自己能走,已经很难的了,没看到她这样的人,有几个能脱离这个漩涡的?

    “行了,家里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带些衣服就够了,金银细软什么的,咱们家不缺这个,香港那边我已经安排人买了地和楼,你们到了之后,什么都不愁。”罗耀说道。

    “我知道,你什么时候能过来?”

    “不好说,短则两三个月,长的话得半年以上。”罗耀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妻子和孩子,只能先这么宽慰着说。

    “老大出生,你没赶上,闺女出生时候,还都那会儿,你走不开,我在山城待产,飞机调不开,闺女出生了,你才回来,这老三也不知道是小子还是个丫头,万一……”

    “这一次我一定能赶回去,陪你生产。”罗耀连忙保证道。

    “行,那我可是当真了,你不要是不回来,我可一辈子记着呢……”宫慧说道。

    “放心,我让夏飞送你们过去。”罗耀道。

    “行,我听你的。”宫慧把头轻轻的靠在罗耀的肩头,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温柔。

    明天就要分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对了,徐济鸿那个骚狐狸是不是在静海?”宫慧突然一抬头,十分严肃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罗耀脸色一僵,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呢?

    徐济鸿虽然过去跟顾原在一起过,但是两人后来分开后,最终两人是有缘无分。

    顾原潜伏回来后,也晋升了上校,去了东北工作。

    徐济鸿在静海潜伏的时候,成绩也是很突出的,陈宫澍被76号抓获,她都侥幸躲了过去,后来担任了军统静海区副区长,抗战胜利后,摇身一变成了接收大员了。

    若不是她是女的,此刻肩膀上也有一颗星星了。

    只是女将军想要破格太难了,整个党国也没有几个,军统内出了一个姜绍英之外,就是宫慧了。

    姜绍英还是戴雨农在的时候提上去的。

    宫慧这个少将军衔还是她代理行动总队总队长的身份上去的,当然,论功绩,也是不差了。

    “我能容忍你跟姜筱雨发生点儿什么,但是徐济鸿这狐狸精不行!”宫慧严肃道。

    这是什么逻辑?

    “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有歪心思,早就起了,何必等到现在?”罗耀道。

    “静海那花花世界,我是怕你去迷失了自己!”宫慧道,“还有那个周然……”

    “放心吧,我老罗家,有且只有你一个女主人,我的个人操守,你还不相信吗?”

    第二天,罗耀将宫慧等人送去了车站,一一惜别。

    喏大的罗家大院就剩下罗耀和杨帆夫妻俩,这两人是肯定不会走的。

    他们俩生了一个女儿,比罗耀的长子罗平小两岁,夫妻俩舍不得,罗耀也没强求她们把孩子一起送去香港。

    “哥,老弟兄们都差不多通知了,这两天他们安顿好家眷,陆续会过来,跟你去静海打老虎去!”杨帆进来禀告一声。

    “嗯,能来多少,算多少,不能来的,也别勉强,更别怨恨,这一次我们面临的局面很复杂,很危险!”罗耀点了点头。

    “是。”

    “能来的,所有人统统培训后再使用,这一次,我们的面对的不是一两个对手,而是一群吃国家和百姓骨血的蛀虫,败类,动起手来,决不可心慈手软。”

    “明白。”

    半个月后。

    JH市面上掀起了滔天血雨,曾经的军统之狐,远征军之狐罗攸宁挟雷霆之威,杀的静海人头滚滚。

    囤积居奇,投机倒把的,发国难财的,有一个算一个,抓到就下大狱,超过一定金额的,只接拉到黄浦江边枪毙!

    罗耀的血腥手段,杀得静海人人变色。

    他深知这些人本性难改,与其留着祸害继续祸害百姓,还不如自己来做这个恶人。

    反正,他杀得再多,也没办法改变大势,这天的颜色是肯定会变的,因为,那早不得民心了。

    而且他这是在替人背锅,干脏活儿,谁都知道,所以,那段时间,罗耀遭遇的刺杀,暗杀是层出不穷。

    到后来,就连安全屋都不安全了,他干脆弄了一条军舰,直接住在了军舰上了。

    就这样,这些人还是悍不畏死的,大冬天的泅渡上船,想要炸掉他住的军舰。

    ……

    “攸宁,停了吧。”终于,在一天夜里,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在护卫的保护下,一脸疲倦的出现在军舰上。

    罗耀一阵默然。

    他知道,自己能这么杀人,这位在前面也是顶住了相当大的压力,而现在他也有些顶不住了。

    “父亲被逼着下野了,现在当家的是李代总统……”男人说道。

    罗耀知道,他是搞情报出身的,上层的权力斗争自然是最关注的,因为这关系到他自身的安全。

    “那我们怎么办?”

    “我明天就陪父亲去浙江,你这边,想办法把这一次的成果打包装船运去……”

    “都到了这地步了?”罗耀佯装惊讶道。

    “不也不瞒你了,眼下虽然还抱有一丝希望,但希望不大,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了。”来人道,“反正你已经把家眷转去香港了,到时候,再转过去也简单。”

    “行,我听你的,不过,我到了那边跟谁联系,我是谁也不认识,两眼一抹黑呀?”

    “这个你不用担心,父亲早有安排,你跟李代总统关系一直不错,他应该不会为难你的。”来人说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不知道李长官还会不会念旧情呀。”罗耀长叹一声。

    “保重。”

    “保重!”

    ……

    “老虎,通知弟兄们按照之前制定的计划开始撤离,三天之内,从静海撤的干干净净,不要留一丝痕迹!”罗耀吩咐一声。

    “我知道了,现在就给岸上发报。”

    ……

    “老吴,这是我在吴淞口码头的一个秘密仓库,里面是我这些日子搜集的药品和其他物资,你想办法把它们运走,这是我目前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怎么了,你要走?”

    “嗯,静海的事儿算是告一个段落了,我得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罗耀长叹了一口气,要跟老吴分开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什么时候走?”

    “后天吧。”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也许一两个月,也许……”罗耀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时至今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会向上级申请,继续做你的搭档!”老吴说道。

    “算了吧,你跟嫂子聚少离多,这次回去后,就好好聚聚,我这边又不缺联络人。”罗耀笑道,眼角不由的溢出了泪珠。

    “再见!”

    老吴强忍着泪水,转身过去忍不住伸手擦拭一下。

    PS:求一下订阅,小风就靠大家的订阅吃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