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新书 七月新番

第58章 宗主

    第五伦向一众土豪致谢,表示好意他心领了,但朝廷不准赎迁西海,钱粮分文不敢取。又和他们在附近亭舍公然群饮后,兴尽而散。

    只剩景丹时,第五伦笑道:“孙卿将去何处赴任?可定下来了。”

    景丹道:“定了,固德侯相。”

    名为侯相,实则与县宰没什么区别,只是固德在何方?

    “在幽州朔调郡。”

    等等,幽州他知道,后世北京辽宁那旮,朔调又是哪?

    景丹也很无奈,这年头非得将新名旧名都报了别人才知晓:“朔调就是故上谷郡,在幽州边塞,北接匈奴左部和乌桓。”

    一听就是个穷地方啊,第五伦有些惭愧:“怪我,恐怕是孙卿带着郎官为我请命一事被五威司命记恨,这才被迁往边郡。”

    “与伯鱼何干?”景丹大笑:“像你我这般在朝中无甚背景的外郎,仕途不就得从僻壤小县开始么?”

    这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了,景丹也没去找身为“太师羲仲”的族兄景尚走关系,只对这任命甘之若饴。

    “不瞒伯鱼,我虽然是太学出身,在郡中又多任文吏,却一直景仰前汉卫、霍两位将军之风。在列尉就求做兵曹掾、贼曹掾不得,到了上谷固德县,或许还有机会带着县兵抵御胡虏,实现夙愿。”

    景丹道:“倒是伯鱼失了郎官,实在可惜。”

    第五伦不觉遗憾,他和景丹一样没有靠山,积累名望在本郡乡土吃得开,放常安却不太好使。

    那些掌控人事任免的上位者,指不定还会故意将有名望的人撸到鸟不拉屎的郡县,比景丹要去的上谷还差。

    若是赶赴交州日南郡这种地方,第五伦哭都来不及,山高皇帝远好造反?好啊,去就要大半年,回又要大半年,路上一年半直接没了。说不定才刚到任,消息传来,大新半年前已亡,再跑回来时,发现宗族早被屠戮一空。

    这年代的交通,一去基本上就是天人永隔,也不必谋划中原了,退而求其次,在东南亚当割据一方的土皇帝吧。

    更别说还有可怕的疫病、水土不服,物故病死率极高,穿越者也遭不住了,除非当地出身的孝廉回任,否则跟流放赴死差不多。

    既然已选定列尉郡和宗族作为基本盘,就先经营好了,东一榔头西一锤子,容易竹篮打水一场空,芝麻西瓜一起丢。

    为了规避风险,第五伦索性将郎官辞了,能让第八矫避免成为刑徒,也算它发挥了最后价值。

    第五伦又问起另外两位朋友耿纯、王隆的任命,得知二人都留在常安。

    “耿伯山为纳言士。”

    “王文山为共工士,皆属于九卿元士,秩六百石。”

    纳言就是前汉的大司农,共工则是少府新名。新朝在九卿之下又各置大夫三人,各大夫又置元士三人,分理各署政事。

    这两位家有阀阅,便直接作为京官留任,太真实了。

    第五伦和景丹却没人帮忙打点安排前程,唯一的“靠山”,列尉郡大尹张湛,还是个一靠就倒的。

    但毕竟举主一场,他们还是去了一趟郡府拜见张子孝,讲明各自前程。

    听说景丹远调上谷,而第五伦直接丢了郎官,张湛颇觉可惜。上次第五伦惹上官司,他就写了封信,没帮上忙,如今再看二人未来不太妙,张湛一时愧然。

    等景丹告辞后,张湛却唤下第五伦,先问了他关于家中筹备的义仓、义钱之事,又道:“有件事,吾却欲与伯鱼商议。”

    ……

    回第五里的路上,第五伦心中有些忐忑的。

    他对官位无所谓,可祖父不同。第五霸是官迷,和很多长辈一样,将自己没得到的东西寄托在儿孙身上。第五伦依然记得被举为孝廉那天,第五霸一个人秉烛跪在祖灵前喜极而泣。

    前几次辞的是小官,如今却是主动弃大好前程,他生怕第五霸接受不能。

    等望见那犹如华盖的大树时,却发现树下已有不少人等待,为首正是将鸠杖当棍棒拎的第五霸。

    “大父,孙儿回来了。”

    第五伦下马上前,朝祖父下拜,久久未言,有点怕。

    第五霸倒是面色如常,骂骂咧咧道:“自从上月三十日后,快一旬没见你影子,心里还有没有家?”

    “大父,我……”

    第五霸阻止第五伦往下说,只道:“回来好,常安居大不易啊,老夫年轻时去过几次,只觉得那城里的天,比乡野还小,人关在里头,如同圈里的猪羊。再看路上走着的行人,竟全然叫不出名来,让人憋得慌。”

    “屋子又窄又贵,冬天里没薪柴烧,夏日里想去打个猎,到了边上才得知是皇家园囿,进去不得,水也有点咸,难喝!”

    数落完大城市的不是,第五霸才道:“还是本乡本土安心,做事有亲戚帮衬,不必一人孤零零打拼。还容易惹上祸事,莫名其妙遭到诛连。回来好啊!相比于做官,平安活着,最为重要!”

    听了这番话,第五伦忽然有点想哭,远离故乡的游子回家时,最想得到的不就是理解么?他不由欣慰,看来第五霸对此事释然了啊。

    可等进入坞院后,才知道并没有。

    却见厅堂前已经竖立了两块上好的柞木板,上面写了第五伦为郎之事。

    不是,这阀阅要得人死后才盖棺定论,你在我活着的时候就写上去算啥?

    “大父,这……”

    “怎么,前郎官,就不是郎官了?”第五霸却很坚持,就是不让取。

    行行行,你说是就是,这下继“半日孝悌”后,又要多个“两月外郎”的称号了。

    看着心中意难平的第五霸,第五伦只希望,老爷子能保养好身体,等到自己做强做大那天。

    待第五伦回了房里,第五格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家主,腊祭还办么?”

    “办,当然要办!”

    第五霸似乎想将孙儿辞官的遗憾,用盛大的仪式补回来:

    “还得大操大办!”

    ……

    夏历正月初一,本是天下人过大年的时节。

    可自从新朝肇造,王莽改十二月为岁首,就下达法令:革风易俗,不准过旧年,要过“新年”!

    第五伦算了算,这新朝的新年,就跟后世西历元旦日期差不多,真是巧了。

    总之,从十一年前起,正月初一作为传统佳节被王莽废除,是日官吏不准休沐,民间不准庆祝。

    其他州郡官府管不了太多,但列尉就在京城边上,还是要收敛些。只是百姓们仍对腊月初一的“新年”无感,遂取了个中间的日子,将腊祭和大年一起过。

    腊月初八,第五里比秋社日还热闹,杀猪宰羊自然少不了,但今日主要祭品,却不是新鲜肉类,而是秋后就制作好的腊物。

    盐是关中稀缺的货物,加上五均六筦官府专营价格一抬,就更贵了。但越是稀有,就更应该先让祖先神灵尝尝。

    一只只专门喂着做腊的鸡鸭用盐腌上,挂在厨房梁上风干,让它们在严寒的天气里,在烟熏火烤中肉质一点点发生细腻变化,到了隆冬时节,正是味道最香的时候。

    今年第五里的腊祭铺开场子很大,邀请了临渠乡各族前来聚会。

    作为乡绅名流,第五伦号召力极大,早上朝食之前,各家便纷纷登门。

    最先来的是跟着第五伦在煤球生意里赚到钱的第四氏,他家带来的是腊鹅。

    “上好的河东大鹅,不远数百里买来,盐则是用解池白盐,放得足,和我一样咸!”第四咸打趣着将祭品双手交给第五伦。

    而后抵达的是第七氏,彪哥拎着许多腊鹿脯,表示他虽没第四咸那般有钱,可信诚,亲带弓刀前往郡北几个县的山林狩猎,射杀一头母鹿:“剥皮开膛,每一刀都是亲手割的。”

    第六氏、第三氏两家礼物没那么多花活,就是寻常的腊猪后腿、前腿,颜色被烟火熏得金黄。

    而等到第八直上门时,第五伦迎了上去,却见他带来的是一些腊兔。

    第五伦见状叹息:“季正最爱吃的此物,只可惜他来不了。”

    想到最疼爱的小儿子已远赴西海,第八直眼睛一红。虽然这件事与第五伦有关系,但伯鱼为了救第八矫,将郎官都舍了,好歹免除第八矫髡发之辱,到了那边也不必作为刑徒。

    加上第八矫临走前写了封短信送回来,说希望第八氏能好好跟着伯鱼走,切勿像他一般自作主张。所以第八矫对第五伦只有感激,不敢有怨。

    第五伦宽慰他:“宗叔请放心,等时机成熟时,我派人去设法将季正带回来。”

    第八直千恩万谢,最后抵达的是第一氏,不止是手持腊物的第一关,连他那冥顽不灵的老父亲第一柳也来了!

    第五伦和第五霸对视一眼,都感觉有些诧异,这老叟终于肯低头服软了。

    各家送来的祭品已齐,扎上丝绸带准备下午送入里仁堂中,献给祖先尝飨,第五伦先招呼众人步入坞院用朝食。

    除了早年卷入郭解之案被再度远迁的第二氏,从一到八,七家人破天荒地共聚一堂。

    众人在堂上按照年纪、辈分一坐后,坐在西席的第八直只感慨:“吾等临渠乡诸第,多少年没有济济一堂了?”

    “数十年了罢。”东席的第五霸也唏嘘不已,却瞧见第一柳拄着拐杖坐在第一关身边闷闷不乐,便主动过去敬了他一盏酒,以示和解。

    第一柳倒也喝了下去,只是脸色不太好看,当惯了老大,对自家退居边缘仍难以接受。

    小地主家也没什么丝竹之乐,就是族中婢女随便吹拉弹唱而已,饮到酣处,第八直起来为第五伦捧场,当场就念了一首诗。

    “棠棣之华,鄂不韡韡(wěi),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原隰(xí)裒(póu)矣,兄弟求矣。

    脊令在原,兄弟急难,每有良朋,况也永叹。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每有良朋,烝也无戎!”

    第七彪是大老粗听不懂,骂道:“第八家的,能不能说人话?”

    第六犊、第五霸等人深以为然。

    第八直嫌弃地看着这些没文化的亲戚,说道:“这是周人宴会时,歌唱兄弟亲情的诗。意思便是,宗族兄弟,就像棠棣的花枝一样,相互依存,遭死丧则兄弟相收,遇急难则兄弟相救。”

    第五伦接话:“然也,而兄弟之间关系就像诗中所言,虽然关上门有小打小闹,可一旦有了外辱,便要齐心协力!”

    第五霸听罢赫然起身:“想必诸位都有发觉,这几年世道越来越艰难了。”

    从新莽上台起,五均六筦就像卡在几个家族喉咙上的手,限制了他们的扩张。而为了应付北、西、南三面的战争,赋税还越来越重,大豪强都抱怨,小地主也不容易。

    第一、第四就更有话要说了,去年的反腐,当道豺狼不打,却将他们这两只穷狐狸薅得毛都秃了,若非第五伦带着两家搞煤球挣了点钱,连年都难过。

    众人心有戚戚,而第五霸乘机捏了一根筷箸,只一根手指就轻松折断。

    “一根箸易折。”

    他往手里放了七根筷箸,随便轻轻一折。

    尴尬的一幕出现,咔嚓一声,筷子还是断了,谁让第五霸一身蛮力呢,他只好强行捏着它们,假装自己没掰断:“七根则难折……”

    “筷著如此,家族亦然,当此之世,兄弟乡亲间该抱团取暖,共度凶年才对。”

    第五霸倡议道:“吾等本就是一家人,两百年前被汉天子强行拆分,成了第一到第八。如今应当重新合为一族,并推举位德高望重的宗主出来,带领吾等共祭先祖!”

    试问在座谁最德高望重?

    一旁的第五伦不说话,只正襟危坐,忍着不要战术后仰。

    “除了伯鱼,还能有谁!”

    第八直又开始念诗了:“我有子弟,伯鱼诲之。”

    他指着第四咸、第一关道:“汝有炭畴,伯鱼殖之。”

    最后双手向前摊开,感慨道:“若非伯鱼,谁能嗣之?”

    第四咸拊掌赞同,第一关看了一眼默然不言的父亲第一柳,也附议。

    第七彪则站起身来,重点夸赞第五伦义薄云天,连他家做了那般糊涂的事都能原谅,又得到列尉、京尉不少大侠青睐敬佩。

    若是第五伦愿意混江湖,成为列尉首屈一指的郡侠亦有可能,这种人,第七彪自然心甘情愿做小弟。

    第六、第三不太会说话,只能附和:“俺也一样!”

    众望所归,纷纷要请第五伦来当这宗主,但他自己还要谦虚一下的。

    “伦年纪幼弱,在座如此多昆父兄弟长辈,若按照资历辈分,这宗主怎么也轮不到我。”

    大家纷纷表示不论年龄资历,只看德望和见识,伯鱼可是进京当过郎官,见过大世面的人。

    “还是要公平起见,畅所欲言才对。”

    怎么能钦定呢,要给大家一种“宗主是大伙心甘情愿一起选出来的”错觉,然后就是终身制了。

    第五伦笑道:“不如每家出一人,举手表明取否。”

    这主意不错,第五霸代表第五氏,最先高高举起手来,然后一双虎目扫视在座众人,声如洪雷。

    “伯鱼来做宗主,汝等谁赞同,谁反对!?”

    ……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