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张围

第六百六十八章 归来的战马

    但少了大牛这么一个超越的目标,李治的生活也平淡得有些枯燥了。

    此刻李治正在算着一道几何题目,神情犹如天人交战。

    李正打了一个哈欠,正是睡午觉的好时辰,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

    李渊一大把年纪了,走路倒还是很扎实。

    李正心里也奇怪,历史上李渊是怎么去世的,这很明显是一个要活百岁的老人家。

    来到院子里,李渊便开始说着他听说的事情。

    如今朝堂上发生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自然也瞒不过李渊。

    李渊说道:“还说你李正养私军,这简直无稽之谈,谁家还没几百个部曲,程咬金的部曲都快要赶上左武卫的人马了。”

    李正瞧着李渊吐槽的架势,用嘴问候了朝堂上那些大臣们的全家。

    看着李渊骂得脸都涨红了,李正怀疑老头子是不是有高血压了。

    甚至还可以看到空气中,还有李渊大声唾沫喷出去的唾沫星子。

    李正给李渊倒上一杯茶,“您老喝杯茶,缓缓气。”

    李渊没好脸地喝下一口茶说道:“李正,老夫是在替你委屈。”

    李正连忙说道:“您老客气了,我都觉得不委屈,您老不至于。”

    骂也骂了,茶也喝了,李渊的情绪平复了不少,又说道:“说来,这一次你派人去吐蕃老夫才知道你的泾阳护卫队竟然这么有本事,大唐卫府的兵马要是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您老最近睡得好吗?”

    李正问道。

    被这一问,突然从一件事跳到另外一件事,李渊的脑子好一会儿才转过弯,“睡得还不错,怎么了?”

    李正说道:“平日里多吃点芹菜和蒜。”

    “为何?”

    “降血压。”

    “……”

    “血压?”

    “嗯,就是您老的血压。”

    不知道李正说的血压是什么意思,李渊见自己为他着急,这小子还这么云淡风轻,又觉得自己的这顿脾气发得有些莫名其妙。

    见李渊不再说什么了,李正走出家门,一路来到马圈。

    大虎正在收拾这里,当初从泾阳出去的战马也回来了五百匹。

    这些战马看起来瘦了不少,有些马匹身上还有一些伤痕。

    大虎正在细心照料着。

    再看马圈旁的小屋,许敬宗正在整理着一卷又一卷的情报。

    看到李正来了许敬宗也急忙行礼,“长安令,这是这些日子情报。”

    说完许敬宗又拿出一份名册说道:“这两日弹劾长安令的朝臣都已经查清楚,就是这些人,他们无非都是用长安令养私军的名义向陛下弹劾长安令。”

    李正翻看着名册。

    许敬宗又小声说道:“长安令,养私军的罪名可不小啊。”

    李正问道:“多大啊。”

    许敬宗小声说道:“轻则流放,重则连坐满门。”

    “这么狠?”

    “对!”

    许敬宗看了一眼四下,又小声说道:“长安令,趁陛下还没做决定之前,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

    “做什么?”

    “当然是不能让罪名坐实,我们可以把这些弹劾过长安令的人……”

    “别!”李正打断许敬宗的话,“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能做。”

    许敬宗思量一会儿又说道:“不如我们也杂志上抹黑他们。”

    “也不行!”

    李正又说道。

    “那我们就这么坐以待毙吗?”

    李正低声对他说道:“你知道我们杂志现在关中传播得有多远,它可以是一种记录闲杂事情的趣谈书籍,但若把它当作一种为自己谋利以及抹黑他人,造谣生事的工具,我这脑袋怕是要不保了。”

    泾阳每个月出刊的杂志一直都卖的很多。

    是印书厂除了印书生意之外的另外一笔生意。

    也是一项不菲的收入。

    有了文字之后就有了传播。

    传播的东西落在谁手里,就是一样利器。

    甚至可以用它来煽动叛乱。

    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事一旦开了头,就再也不能挽回了。

    李世民不是一个蠢人,他不会不知道其中的道理。

    一旦自己有这种念头,或者杂志上记录的事情触碰到他皇权的底线,威胁到朝堂,甚至以此来左右朝堂和坊间的风向。

    李世民一定会杀了我。

    而且他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李正低声说道:“这一次咱们的杂志上就写一些泾阳村内的真善美就好了。”

    “真善美?”

    许敬宗很诧异。

    “对!”

    李正很认真地点头。

    又是思量了一会儿,许敬宗躬身说道:“长安令高明,在下这就去安排。”

    许敬宗情报收拾好之后便往泾阳的印书厂而去。

    大虎一边洗着马一边说道:“长安令,这些战马看来在西域吃了不少苦,马蹄铁也磨损得很严重。”

    李正看着马儿,马儿也看着李正。

    马儿不安地打了一个响鼻。

    李正说道:“西域和吐蕃的气候和环境很不好,它们确实受苦了。”

    大虎给一匹马儿梳洗好,又给另外一匹战马梳洗。

    马儿的马蹄和马蹄铁之间也有很多的血痂,这是长途奔袭导致的。

    还有战马背上的毛发脱落得很厉害。

    大虎小心翼翼地解开战马的缰绳,看到这些马儿下巴有很多的老茧和结痂。

    “在西域大半年,它们还能好好的回来,看来蜀王殿下和王玄策都很照顾马匹,不然说不定它们的马骨就留在吐蕃了,其实卫府的战马都一样,一匹战马从牵出来征战,也就两三年的命。”

    虽说这是战马的宿命,大虎还是很心疼。

    这些马儿可是大虎一手照顾出来,天寒地冻的时候为了照顾马儿和马儿睡在一起。

    饲料都是大虎一手做的,每一匹马儿大虎都能认得出来。

    如果给每一匹马一个名字,大虎也能一眼就看出这匹马叫什么名字。

    就像大虎说的,一匹战马从牵出来征战,能够奔跑的寿命可能也就这么两三年。

    两三年之后,马儿的年纪就大了。

    那时候的马儿可能沦为别人的食物。

    在行伍人的眼中,战马是有尊严的。

    与其沦为食物,或许战死在战场上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