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张围

第七百一十一章 一个郡守

    郑撅瞧着李正的模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他的头发都用一个布袋包着。

    脚上穿着一双长筒靴。

    而且还戴着手套和一条裙子一样的装饰。

    大虎推着一车马粪离开,李正换上一身干净衣服。

    郑撅看着李正洗了手,还用肥皂洗脸。

    原本从马圈出来有些脏兮兮的李正,很快就恢复了干净。

    郑撅小声问向许敬宗,“长安令,是不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

    许敬宗解释道:“这叫讲卫生。”

    “卫生?”听到这个陌生的词,郑撅稍一思量说道:“好高深的话语,是在下才疏学浅了。”

    收拾完李正这才倒了两杯热茶说道:“请坐吧。”

    郑撅也坐下说道:“在下又来叨扰长安令了。”

    李正喝着茶水说道:“之前和你一起来的那位呢?”

    “他啊。”郑撅长叹一口气说道:“他身体不适,今日不能来见长安令了。”

    “是吗?”李正狐疑地看着郑撅。

    “王盛这些日子并没有身体不适吧,记得这些日子王盛一直和太子殿下走得很近。”许敬宗说道。

    郑撅苦笑着说道:“让长安令见笑了,王盛也是五姓子弟,只是在下担心长安令知道了他去找太子,会对在下有什么想法。”

    说完等待着李正的反应,话被李正拆穿。

    再看许敬宗的神情,郑撅接着说道:“不瞒长安令,其实王盛的心里还是希望可以救五姓,他与在下之间有矛盾。”

    李正瞧着郑撅说道:“你难道不想救五姓吗?”

    郑撅沉默半晌,“之前是有想过,可看到那些老一辈们的面孔,我知道现在的五姓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迂腐又自大,这样的五姓就算是救下来又如何?从根子上他们就不会改变。”

    李正颔首说道:“我这里收到的消息是荥阳郑氏的家主已经年迈,而且下一任荥阳郑氏的家主就是你,过不了多久你就是荥阳郑氏五姓七望中的一门家主,你完全不可以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

    郑撅连忙躬身说道:“长安令是在怀疑在下?”

    李正喝着茶水说道:“你以为呢?”

    郑撅看向李正,“要如何让长安令相信在下?”

    “你说你要一份前程,其实这个并不难,如今我手底下也缺少办事的人。”李正放下手中的茶杯又说道:“你是五姓子弟,我并不是很相信你,但我要知道为了一份大好的前程,你有多么的六亲不认。”

    “六亲不认?”

    李正笑了笑。

    李世民为了登上皇位杀了自己的亲兄弟,这世道想要成大事没有这么多的善意与好人。

    郑撅咬牙说道:“长安令想要在下做什么?”

    李正笑着说道:“半年内,我要五姓亡,你能从中做多少事看你自己的本事,事后我会给你一份大好的前程。”

    郑撅低声说道:“半年吗?”

    李正看着对方的神情说道:“办不到吗?”

    郑撅又是犹豫了好久才开口,“长安令可以给在下一份什么样的前程。”

    许敬宗拿出一份卷宗说道:“这是赵军李氏长女,前些日子所变卖的土地,都在这个上面了,若是办成这件事这些土地就都是你的,并且可以给你一地的郡守之位,掌管一地的军事守备。”

    李正说道:“大乱之后必有大治,大乱之后也是最需要人手的时候,郑公子以为呢。”

    郑撅收起卷宗说道:“在下明白了,也知道要怎么做了,请长安令放心。”

    许敬宗说道:“行了,你现在可以回去了,按照原路回去就可以,千万不要在村子里避暑,你是五姓子弟,当今陛下正在泾阳避暑。”

    郑撅拱手说道:“长安令放心,前辈放心。”

    等到郑撅走远之后,李世民这才从马圈旁的小屋走出来。

    “你可真会开口,让郑撅做一个郡守?”李世民冷笑道:“朕的郡守就这么廉价吗?”

    李正对李世民说道:“郡守当然不能廉价了。”

    李世民也坐在马圈旁说道:“既然不能廉价,就轻易许诺给郑撅一个郡守,朕可没有这么许诺过。”

    李正对李世民说道:“若是一个郡守换五姓亡,陛下以为这笔买卖是不是很值得?我们需要人打入五姓的内部,外界的纷扰这么多只会让五姓的内部更加团结,他们会联合起来一起对付这次的山东乱象,可若是这个时候有人横插一手,事情往往会变得更加混乱。”

    “郑撅是五姓子弟,也更加了解五姓,五姓自己更能玩死自己。”

    李正长叹一口气说道:“很多时候打败你的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自己。”

    “打败你的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自己?”李世民听完这句话沉吟半晌说道:“恩,很有道理的话语,没想到你这样一个小子,能够说出这番境界的话语,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后世的鸡汤很多,有些鸡汤听起来是这么一回事。

    但看完之后,又是索然无味。

    李正喝下一口茶水说道:“陛下,这碗茶两文钱。”

    李世民刚刚拿起茶碗,还没下嘴又放下,“刚刚朕才觉得你的境界高了一些。”

    李正说道:“就算陛下觉得我境界高也不能不给钱呀。”

    李世民还是拿起茶碗喝下一口茶水说道:“朕也没说不给钱。”

    喝完之后李世民看李正拿起一本小册子记录着什么,便问道:“你在写什么?”

    李正一边写着一边说道:“陛下在我这里喝了一杯茶水,记账两文钱。”

    李世民鼻孔出气目光瞪着李正,“你可真是精打细算呐。”

    李正记好之后说道:“我这叫一笔归一笔,咱们账目要清楚才行,对了续杯不用钱,老许再给陛下满上。”

    李世民黑着老脸,“不必了。”

    许敬宗放下茶壶重新做好,不得不说李正做的这个茶壶非常好,随时要喝随时可以倒。

    太阳这才刚冒头,如今还不算很热,再过一个时辰酷热就又要来了。

    李正摇着扇子说道:“陛下,修缮长安下水道的银钱什么时候交付,我这边也好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