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张围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开赴东海

    程处默干笑三声说道:“你真当我程某人傻吗?”

    说完程处默把酒壶中的酒水一口喝完便意兴阑珊地离开了。

    李崇义低声说道:“最近我父亲一直都在为倭国和高句丽的事情忙,还听说礼部要扩张了。”

    李正吃下一片猪头肉说道:“崇义哥,这个猪头肉味道挺不错的。”

    李崇义无奈摇了摇头,“每次一说起朝政你就会顾左右而言他。”

    下午时分也是泾阳护卫队休息的时候,由于现在天气炎热,护卫队在午时和下午的时候是不训练的。

    等到天气凉快一些,护卫队才回到正常的训练时间。

    李正喝下一口茶水说道:“我哪里懂什么朝政。”

    李崇义无奈地摇头,“你李正还真是老样子。”

    看着一桌子的下酒菜,李正对一旁的厨子说道:“把这些包起来,带回家吃,别浪费了。”

    厨子笑着点头,拿出食盒把这些下酒菜装起来。

    尽管李正如今是郡公,家财万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节俭。

    再看李正的穿着,一身短褂穿着草鞋。

    要不是认识他,像李正这种穿着走在外面,别人一眼看去就是一个普通的乡野村夫。

    李崇义说道:“你看看你,就不能穿的体面一点。”

    李正看了看自己的穿着说道:“怎么不体面了,这样不是挺凉快的。”

    无奈摇头,李崇义说道:“至少有点郡公的样子。”

    李正说道:“乡下人粗俗惯了。”

    跟着李正走出泾阳护卫队的营地,李崇义看着他的背影,有时候又很羡慕李正这样,活得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跟上脚步,李崇义说道:“现在我父亲要主持礼部的扩张,其实我父亲挺想听听你的看法。”

    李正慢悠悠的走着说道:“礼部要扩张出一个外交?”

    外交?

    李崇义思量着说道:“你是说外事吗?”

    李正稍稍点头。

    李崇义又说道:“外事部?

    倒是一个不错的说法。”

    程处默带着妻儿回到家中。

    程家的门风说彪悍也彪悍,但也没这么多讲究。

    以前程咬金就是一个绿林好汉出身,本身和其他的权贵不同。

    程处默把李正的话给程咬金说了一遍。

    喝着酒水的程咬金听完皱眉看着程处默,“李正让老夫给他谈生意?”

    程处默点头说道:“是这样的,他说介绍生意可以我们家分钱。”

    程咬金心中思量着低声嘀咕道:“给他介绍生意还能分钱,他没说让老夫进他工程队份子的事情吗?”

    程处默摇头说道:“倒是没有说起。”

    程咬金琢磨着说道:“看来李正很重视他的工程队似乎不愿意别人插手。”

    思量了许久,程咬金说道:“咱们在长城外的还有一间宅子,就交给李正的工程队去建设吧。”

    程处默说道:“不给李正介绍生意吗?”

    程咬金说道:“当然先不给他介绍生意了,还是要看看他门的手艺如何,想要我程咬金介绍生意,可没这么容易。”

    程处默用力点头说道:“那倒是。”

    程咬金接着说道:“和李正说,这一次建房子的银钱老夫就不出了。”

    第二日一早,程处默便早早来到马圈。

    李正拖着一车草料说道:“你说你家老货不出钱,还要我给他修房子。”

    程处默吃着辣椒拌饭说道:“当然了,说是要看看你的手艺,而且我家老货还说了,这一次我们程家不付钱。”

    说来程咬金还真是不好对付。

    李正说道:“行吧,这活我接了!”

    程处默吃完放下手中的碗筷说道:“那我也去护卫队忙活了。”

    忙完马圈的事情,李正也回到了家中。

    根据后世的记忆,李正想到了近现代的别墅建筑。

    铺开一张图纸,李正开始勾勒图纸。

    建筑图纸要画出来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忙活了好半天,李正才画好了这个设计图纸。

    把图纸交给李义府,李义府好奇看着图纸上的房子说道:“长安令这是什么房子?”

    李正说道:“这是大别墅。”

    李义府琢磨着说道:“样子好奇怪。”

    李正瞧着说道:“就按照这个样子给程咬金去建设一座这样的别墅。”

    李义府瞧着图纸上的屋子倒吸一口凉气,“这种古怪的房子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修路,种树,改建沟渠,现在又多了一个修房子。

    眼下工程队的人手又分不过来了。

    工程队本就只有一百多人。

    倒是可以招收一些民夫来做事。

    可这么分也实在是分不过来。

    种树倒是简单,只要按照规划来办事。

    留下四五个监工就够了。

    种树项目中多余的几个人手去修房子去。

    看来工程队还需要在扩张才行。

    李义府写了一份信让阎立本再去扩招人手,便让人把信件送去给正在洛水河修路的阎立本。

    说不定现在阎立本也忙得不可开交。

    要修一条洛阳到长安的路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更别说这其中还要解决各种麻烦事。

    入秋的泾阳比以往清闲了不少,田地里的粮食也收了,现在就等着过冬。

    李正再次见到阎立德。

    阎立德躬身说道:“长安令,在下已经准备好了。”

    李正坐在自家门口摇着扇子说道:“去东海建设造船厂,你需要背井离乡很多年,你真的愿意。”

    阎立德点头说道:“如若一直留在长安在下的成就也只能如此了,如果在东海有更好的机会,在下不想就此错过。”

    李正对阎立德说道:“你回家准备一下吧,也和家里人有个交代,准备之后带着家小和行李来泾阳,从泾阳出发前往东海。”

    阎立德说道:“明白了。”

    李正站起身拍了拍阎立德的肩膀,“你比我年长,照理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大哥。”

    阎立德退后两步说道:“在下当不起。”

    李正说话道:“有什么当不起的,到了东海之后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你要自己选址,你要自己招手人手,我可以给你安排几个人手,但一切都要你自己来。”

    说到这里话语顿了顿,李正补充道:“如果不行,你就回来,我也可以在泾阳书院给你留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