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传奇浪潮十八年 樊迦

第二百八十一章:慢慢适应

    不知第一组照片到底拍了多少张。

    只觉快门声不断响动。

    闫冰有时说柔光,有时说什么主光、侧光。

    这些闫冰是专业的。

    只觉得摄影灯很烤,想起来当时秦媛媛被拍了一整天。

    更加深刻理解了谁都不容易。

    那些看似光鲜亮丽的盛装背后,也许有着满身疲累和伤痕。

    人们只能看到外在的物质,至于背后的真实人生,往往被忽略了。

    终于到了第二组正装,闫冰又和化妆师商量。

    他这才坐下,化妆师就按照不同要求进行快速补妆。

    严西盼笑着说:“哥,你还真是挺有表演天赋的。有的人怎么说都说不通,完全不在线上……”他竖了个大拇指,又和女友祝近秋说:“怎么样,你以前总说霸道总裁,今天见到真正的了吧。”

    祝近秋被他这么一说,脸瞬间红了。

    过了一会儿苏清越又开始拍摄。

    这一组本来要求拍的就是生活化一点,所以那些背景演员按照闫冰的要求,不断配合苏清越。

    快门声不断响动。

    偶尔闫冰会低头看看屏幕,然后说道:“完美!”

    然后又接着开始。

    他感觉这次自己放松多了。

    严西盼说:“这就对了。你不是专业演员,不用特别控制。只要做到顺其自然,掌握那种气场就可以。”他说,走到显示器前坐下来,叼了一颗烟,祝近秋坐到他腿上,给他点上。

    接着闫冰又开始。

    苏清越觉得自己越来越随心。

    听摄影师说:“大笑、微笑、皱眉、争执、训人、思考……”每一个表情,他都去回想现实生活中的经历。这才发现自己真正的畅快,并非是《武侠大世界》公测,而是Gameyoung;真正的争执,也不是他和关迩之间,而是他和李霖……

    只是训人,他有点表现得不到位。

    这种无实物表演,还是有点专业要求的。

    以至于闫冰随后说:“我要的状态不是教育,是愤怒,是触及到你底线的生气。”

    “明白了。”苏清越瞬间脑海里出现第一次见到陈峰的场景。

    想起了被称为“呼啸山庄”的陈峰的办公室。

    其实只要目标明确,方式方法不重要,重要的是达到目的。

    一点争议矛盾都没有的兄弟不是真兄弟。

    一点火气都没有的老大,也不是好老大。

    想到这里,苏清越对着闫冰说道:“那咱们继续吧。”

    快门声再次响起来……

    一点三十五的时候,终于到了第三组格子衫。

    他再一次补妆。

    期间接了田之中的电话,和他说晚上发正式版,产品已经到达随时上线的标准。

    挂了电话,又开始拍摄,一切都进行地很顺利。

    只是到了末尾,要进行第四组的时候,苏清越总觉得当初这个方案,在设计的时候似乎有些重复。听着闫冰的安排继续换衣服,又补妆,但下一刻他忽然反应过来,说道:“这组停了吧。””停了?”闫冰一怔。

    苏清越说道:“最后一组,我们应该在公司拍。”他说:“这里一方面是主题重合了,另外一个也是因为我们是游戏公司,缺少一个游戏主题的元素。”他说话间,已经想到后面要怎么拍。

    焦点是他人生至关重要的一环。

    到了这里,自己才体会到了那种险象环生,还有重重障碍和陷阱。

    如果要切合主题,理应有一部分在这里。

    他说着,严西盼和闫冰耸耸肩,说没问题。

    但闫冰提醒,下周三和四他没时间,周五只有晚上有时间。

    所以初步定在周二。

    看了看表,此时已经三点了。

    严西盼还叫来这么多朋友帮忙,于是邀他们去簋街吃了胡大。

    吃饭的过程中,苏清越才知道他们都是要去网络人物风云榜的。有些人是伴舞,还有人是颁奖的礼仪小姐。严西盼和他开玩笑的说:“大哥,你要是短期内能火,没准儿还能赶上网络人物风云榜。”

    他说完,苏清越好奇地问道:“你和他们很熟是吗?”

    “他们负责人是老黄初高中同桌,俩人一起来的平京,割头不换的兄弟。”

    听他说,苏清越点点头。

    明白关系当然很重要,不过不想勉强。

    第一别人会累,第二自己也会累。

    这件事还是要靠自己,想到这里他笑笑,并没有接严西盼的话茬。

    又和闫冰聊了一会儿。

    席间几个女孩儿找苏清越要电话,说以后要请教很多游戏领域的问题。

    苏清越很奇怪,觉得她们不应该是喜欢游戏的人。

    但出于礼貌还是给了电话。

    临出门的时候,严西盼和他开玩笑说:“你看我说什么来着,霸道总裁最招人喜欢。”

    和他们告了别。

    苏清越本来想着回单位,可是想起来阿眸说的,不管多晚都要回家。

    他于是打了个车,往家里走。

    此时天已蒙蒙亮,马上就要立秋的平京,依旧很热。

    即便是清晨,也一样让人觉得热的难受。

    到了家,看到阿眸在睡觉,他本来想悄悄地躺下,不打扰她。

    没想到阿眸这个时候却睁开眼问他:“你好久没有这么晚回来了。”

    “去拍照了。”苏清越说:“拍完了,请西盼那些朋友吃了个饭。”他解释,又把今天拍摄的事详细说了,然后笑说:“样片出来,估计你可能会掐死我的,因为实在是太帅,太霸道了。”

    他大言不惭地逗阿眸。

    后者也笑嘻嘻地说:“霸道总裁吗?”

    “那必须的。”苏清越洋洋得意。

    “就你也配!”阿眸噘起小嘴。

    “配不配,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苏清越说着笑起来。

    两人的目光瞬间聚在了一起。

    外面有鸟叫,有知了在叫。

    阿眸忽然翻身,看着他,像头小狮子:“试试就试试!”

    下一刻,天色更凉了。

    远处天边冷蓝色的天光,渗出血红的颜色。

    院子里有汽车喇叭在响:滴滴滴……

    广哥大概是刚起床,去洗漱。敞着的门,传来了成龙的歌声:我一下低,一下高,摇摇晃晃不肯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