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旅心僧

第一卷 第1152章 无尽神奇

    第一卷第1152章无尽神奇

    陆寒的混沌球冲上去了,无视黑黄色圆球的任何恶心状态,直接开始剐蹭,并且撞了一下。

    他跑到另一面,直接开启最高戒备状态,这么多大球拥挤在一起,不约而同的围攻一个,碰撞几率暴增,危险系数狂涨。

    混沌球撞了一下,然后収数千里的范围,立即被浆液侵染,顿时有土黄色变成黑灰色,原本最坚硬的表层,立即开始松软。

    然后,混沌球反方向弹开,转动了半圈后,又主动贴了上去,似乎彼此之间拥有无形的磁力,异性相吸。

    但先前接触而宛若病变的部分,在黑灰色最为浓郁时,又开始缓缓退去,一炷香时间内恢复了原样。

    神奇的是,许多坑洼地带,因为此次碰撞,居然被填平了,那些沾染的腐蚀性浓浆,逐渐遭到同化,成为了外壳的一部分。

    而黑黄色圆球表面,因为被带走了一大片,暂时威能大减,开始继续向外狂冒,但其他混沌球翻滚着凑过来,又狠狠剐蹭了一次。

    有的毛茸茸,如同扫帚般扫过,表面波澜壮阔,深蓝色和黑黄色接触,后者迅速转为透明,然后凭空消失了。

    大多混沌球都如陆寒所在的一样,用最原始的方法,不断减弱目标的威能,那仿佛病毒一样的存在,在长时间围攻下,表面开始干涸并固化,最后一无所有。

    黑黄色圆球迅速萎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从万里直径变得几乎难以入目,最后啪的在虚空爆开了,里面仅仅释放出些许浓烟。

    从陆寒赶到直至结束,这个过程仅仅用了三周时间,仿佛冥冥之中有神灵指引,这些混沌球失去了目标,又自动飘离开来。

    让他莫名其妙的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那些腐蚀性浓浆,并未感到具有什么威力,对自己毫无威胁性。

    但这些东西,似乎就是黑黄色圆球的存在根本,一旦失去就没了动力和意义,最终化为虚无。

    消失了一个,吃饱了一群,这样的目的又是什么?

    远远看去,这些混沌球宛若真君和病毒一般,仿佛是免疫力占据上风的大战,但又宛若一场后勤支援的行动,无数混沌球抢夺食物,导致自己肥了。

    整个过程,陆寒的混沌球连续大补了六次,和其他混沌球碰撞了四次,还好他之所在,都没有被波及到。

    没过多久,他就站在了曾经被变色的地方,当初清晰见到大量黑黄色浓浆被粘了过来,随即如装修一般,面前好多较深的坑洼地带消失了。

    他虚化出一只大手,用力摁在地表上,开始仔细的感应,如此短暂时间,或许会有变化上的余波残留。

    论被同化的研究!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混沌的外壳,本就是如此形成的,那个黑黄色圆球,是比诸多原始属性,还要原始的基础养料。

    很快又有几个字浮现而出:宏观和微观。它们之间的关系,以近几个月的经历,以混沌生灵的角度,如今分明证实了宏观就是微观。

    自以为混沌海无限的修士,若见到此景,恐怕会被惊吓而死,自信心被打击的千疮百孔,茫茫混沌,仅仅如此而已,渺小的过分。

    但真正的宏观在哪里?究竟谁最大?谁又最小?

    当一切没有到极致,或者说没发现真正的极致,将宏观和微观用在自己头上,似乎已经没了实际意义,只是四个字而已。

    “嘶!”

    陆寒也微微郁闷,他虽然并未刻意追求顶点,只想保证自己不被威胁,用于将来躺平时的安稳,现在可以用‘世事无绝对’来结束了。

    接下来,只思忖和考量目前的问题,首先就是自混沌球诞生,混沌衍化开始,一直至今的悠久岁月,在当前环境里所处的比重。

    亿亿万万年,无数个元会,层出不穷的精彩,不会也如体积上的比例那般,只是一瞬吧?

    莫名,冷意萧杀。

    陆寒闪了!

    ‘噗嗤!’

    在他原来站立之地,多了一根长矛状的利器,扎在外壳上,又被一弹而起,崩飞到高空,被一道虚影接住。

    长矛是波浪状的矛杆,尖端两侧分出一对突刺,泛着微紫色的光,无形中出现,强大的力道之后,在虚空才出现一抹长痕,泛出剧烈波动。

    “可以!很好!”

    他非但未怒,反而搓动双掌,面露喜色,内心差点大吼:终于特么的出现个活物了!

    长空之上,八十里高处,一个怪异的身影,正忽而凝实,忽而化虚的站在那,居高临下盯着他,似乎很谨慎。

    人非人,怪非怪,这让陆寒想起了中原传统的古老艺术皮影,有些相像。

    袭击自己的的东西躯体很薄,顶多不过四寸,也很窄,高度尚可。

    前后都有一张脸,一直斜眼生在中间,下方是狭长的嘴巴,上面就是窄巴巴的额头,面色发青。

    两只长臂很细,仅如孩童的胳膊一般,布满一层灰色绒毛,下体拥有两个野兔般的后腿,似乎弹跳能力不俗。

    此怪物背后,斜背着一只圆筒,长度足有丈许,两侧被毛团堵住,通体濛濛隆隆。

    它手里摩挲着那把长矛,不断收缩和拉伸,目光晶亮,全神戒备之中,同样仔细的打量陆寒。

    但陆寒向后一退,转身就对着某个方向爆射而走,他才离开一刹那,那个怪物随机而动,手里的长矛已经不见了,并且再次扎在他站立之地。

    这个怪物的身躯,也顷刻一个扭曲,化作一道虚幻的光,向他紧追而来,身上同时涌出一股凶悍,紧张神色开始消失。

    然而,陆寒并非逃跑,他岂会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圈了起来,对方来的并非一个,这个伏击圈很大,几乎覆盖半个混沌球。

    他跨步就是千里,面对的方向,有三个大小近似的怪物,在那悄悄潜伏着,将他当做了猎物。

    这个猎物,似乎很陌生!

    对方没想到的是,陆寒要活捉他们,选择最多的一组,在暂时无法知己知彼的情形下,成功率相对较高。

    左侧远方藏着一个,右侧也有一个,那个未曾布局的一面,似乎更危险,遥远的深空,不知会有多大的天罗地网。

    转眼间,万里距离被划过,而追来的身影,明显没有全力施为,被逐渐甩在远方,但前方设伏的那三个,同样毫无动静。

    那里虚无一物,似乎不存在任何东西,但这个混沌球是陆寒的,外壳肌肤上多了几只苍蝇,与他最亲,岂会无觉。

    一万里……四千里……八百里……还不动手?

    莫名的,陆寒的身躯,骤然分裂开来,一化为三,从原地消失了。

    ‘吱吱吱……!’

    ‘噶要!噶要!’

    宛如老鼠似的的叫声,顿时从前方响起,追逐陆寒的那个怪物,也焦急的仿佛在提醒。

    那里的虚空,多了三道闪光,都被迫一一现身,彼此距离二百里左右,闪光处有三个刺目的耀斑,一闪而逝。

    但他们失去了目标,陆寒分身之处,包括方圆百里内,顷刻陷入强烈波动,三个耀斑层品字形出现,并且纷纷爆裂开来。

    苍白色的光晕,并没有存在多久,但虚空都被搅碎,似乎出现了万千光点,将覆盖之地剧烈摩擦了一遍,然后烟花易冷,迅速消失了。

    只是哪怕千里内,都未见到一丝异样,三个怪物呆了呆,开始四处搜寻,然而下一秒,他们似乎明白了什么,刚想扭动身躯,就猛然坠落,狠狠的趴在混沌球外壳上。

    每个怪物头顶,大约千丈高处,都有一只虚幻的大手,手背上站着个身影,脚踏万钧,势若雷霆,轰然压下。

    但三个怪物在趴下的同时,全身倾力亮了起来,背后的那张脸蓦然扭曲了一下,就从闭目沉睡中睁开了斜眼,一阵呲牙咧嘴。

    三个怪物,宛若被按在手下的活鱼,迅速滑腻挣扎,几个扭动就挪移出数十丈,眼看就要接近大掌的边缘。

    追逐陆寒而至的那个怪物,满脸意外和惊怒之下,立即对着一个巨掌晃了晃,长矛从手里闪电般消失了。

    随即他又焦急的取下背着的长筒,一口光霞喷出,堵住长筒的毛团消失,黑洞洞、仅有三寸粗细的洞口,对准了中间的掌影。

    “喔?那么,这个就被放弃了。”

    两侧远处的怪物,都被迫现身,以急速向这里扑来,他们都看到三个陆寒,在同时蠕动嘴唇。

    那个长筒里,出人意料的只冒出一股烟,青蓝色的烟柱,喷射出后就溃散开来,似乎并无实物。

    只是被攻击的两个巨掌,在救援发起后,就直接提前溃散了,而第三个巨掌却同时凝实数倍,表面泛出淡淡白光,一抓一捞,将堪堪挣脱,差点逃离的怪物,重新掌控在囚笼内。

    巨掌在收缩,三个陆寒并拢归一,然后立在苍穹,看着那根长矛已经暴涨,化为四五十丈之巨,扎在空地上,爆出一团光晕。

    但第二个掌影处的虚空,方圆数十里内,居然诡异的融化了,仿佛空间被熔掉一层。

    出现的东西,只是几根软绵绵的黑线,胡乱扭曲了几下,就尽数消失殆尽,与它们消失的,是覆盖的一切,威能如斯!

    侥幸被放过的两个怪物,忙不迭窜出几百里,全都惊魂未定,共计五个怪物挤在一起,瞠目结舌,骇然失色。

    他们看见,陆寒一副波澜不惊的神态,右手正在缩小,表面的光芒越来越盛,因为里面那只怪物欲要膨胀,挣扎的力量着实恐怖。

    五个怪物并列成排,彼此晃动着脑袋,一阵吱吱哇哇,似乎在急切交流。

    他们已经恍然,面前这个独一的、陌生的家伙,并不能用以多胜少的围猎规则来对付,反而深藏不露,竟然反戈一击。

    被擒获的怪物,背后那个长筒,已经被陆寒取下,放在左手掂了掂,分量非常大,至少万斤。

    没见到此怪的长矛,但被放掉的另外两只,从摸了摸,长矛随即出现,似乎狭窄浅薄的身躯,还是个储物间。

    接触怪物的感觉,的确有些黏滑,他们体表的绒毛,有不俗的排斥力,两条后腿高频率的狂蹬猛踹,可惜大手似实而虚,无法为他提供助力。

    身躯一股一涨,前后两张脸都开始狰狞,只不过一个惊惧,一个焦急,此怪物挣扎无效,就不再膨胀,但体内却出现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光珠。

    陆寒立即察觉到,他的生机开始萎靡,体表还出现道道细微的裂纹,似乎要崩解开来。

    可惜落在陆寒手里,想死哪有那么容易,从陆寒的手腕处,多了一道波纹,向前经过手掌,从指尖消失。

    “嘎!”

    一声尖锐的凄厉嚎叫,猛然从怪物两个大嘴里喷出,他的整个身躯,被蓦然拉长了三倍,然后就软绵绵下来。

    其体内的不祥气机消失了,偶尔抽搐一下,浑身变成青灰色,一股紊乱奥义,已经渗入此怪的肉身,仿佛被核磁共振了一次。

    也在同时,陆寒开始得到大量信息,然而仍然有些发懵,粗略过滤了一遍,能理解的仅有不足三成。

    这种怪物,和混沌海的生灵,是决然不同的体系,其脑袋里也不存在大脑之类的东西,只是一团进入鸡蛋大小的软质糯团,并且一收一缩得运动。

    截取的信息量很大,却如敌军的密码般,不了解其基本构架,难以理解。

    而熟悉的部分,是关于身躯以及神通、力量的运用,内部构造与运动的原理,整个身体的极限和擅长之处,情绪变化代表的浅层含义等等。

    “就暂且称之为皮影族吧。”

    对方五个怪物,一阵挤出交流后,蓦的出现扇形阵列,他们紧盯着陆寒握紧的右手,感应到里面生机未绝。

    其中位于中间,袭击并追杀陆寒的那个皮影怪物,将长矛立于虚空,两手的食指都伸出,然后抵在脑袋两侧,开始垂目,似乎要施法。

    紧接着,就见其浑身微颤,脸色顿时难看不少,但用力跺了跺脚后,一股无法形容,不可见却清晰存在的能量波,以扇形姿态向陆寒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