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血税 大瓜熊

第三十章 天选者之祭的真意(一)

    骑枪贯穿了伊修斯肿胀的身体,撕掉了蠕虫左臂和半个胸膛。伤口最初是触目惊心的贯穿伤,血棘的灵能高温随即融化了伤口,顺着身体点燃了伊修斯随身的装备。

    “嘭!”

    伊修斯凌空炸碎,像个点燃的烟火迸射出炙热的火流,红炽的火雨落在地上沙沙作响,黑色的血液和碎肉糊得满地都是。

    格里菲斯骑乘骸骨军马疾驰而来,踏过满地的黑黄色污秽和白骨,来到伊修斯散落的残骸边,斯谨慎地审视了一番。

    刚才的战斗中,格里菲斯一边疾驰一边抛出了几个手雷和一些魔药,被火球引爆以后形成的大火和烟雾阻挡了视野,让他可以短时间隐藏然后全力一击。

    换作老练的修托拉尔或者战斗巫师,应该能察觉到爆炸是个陷阱。

    伊修斯的战斗经验终究还是差了些,要不就是他过于自信,自认为可以轻松击败超凡骑士……

    可是,如果伊修斯只有这点本事,不可能击败奥菲莉亚、诺娜和库拉拉带领的非凡者部队。

    格里菲斯将全部感知都调动起来,不放过空气中一丝一毫的异样。

    投射了血棘以后,他有点心跳过速,短时间内连续使用三个高位超凡能力让体力有些透支了。很快,不适的感觉就愈发强烈,强大的灵能开始剧烈冲击肉体。

    格里菲斯甚至察觉意识有些模糊,自己的手指、肌肉正在甲胄下面出现细微的龟裂,然后快速自愈,接着又一次破裂!

    这可不妙……

    他的确是得到了全新的超凡能力,即将晋阶为罕见的破法者途径序列5“征服者”。这强大的力量让他可以带着强大的小队长距离高空机动,甚至还能让队友在短时间内跨越位阶拥有超凡者实力。

    这神秘的馈赠,何等慷慨!

    格里菲斯暗暗心惊,这份力量的来源多半是因为伊修斯献祭而招来的灵能洪流,不需要艰苦的训练和学习,不需要积累战斗的经验,不要磨练心智,只要向外神献祭,就能得到如此惊人的增幅!

    这就是神之手,有资格召唤奇迹的被选中者!

    但是,代价是什么呢?

    格里菲斯感觉到,增强后的非凡特性正在催促着他的身体,要将这磅礴的力量行使。

    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亢奋,从未如此渴望过敌人的鲜血和生命!在尚未晋升序列5的情况下,强大的灵能呈现出了与血肉无法兼容的失控征兆。

    这一切,都由不得他来拒绝。若不这么做,若是不能尽快释放力量,突破序列5的限制,适应自己的位格,格里菲斯就会失控成为怪物。

    行使力量,增强力量!这便是高位的神秘给予的馈赠和索取的代价。

    “队长,小心,这个怪物是不死的!”

    德赛远远地叫喊着,用全力高声警示。在刚才的时间里,他和奈芙蒂已经远离了最危险的战场。

    果然,伊修斯的身体竟然一块块的都有了生命,像一大堆滚动的血肉珠子,不停地相互碰撞、融合,然后再次站了起来。这介于液体和血肉之间的残片,和米诺斯制造的鲜血傀儡分身非常相似。

    “伊修斯,你这家伙……”目睹了这一幕的格里菲斯拔出断罪一枪射去。精金弹的强大灵能冲击一发就轰飞了伊修斯的半个脑袋。

    但是,这个扭曲的怪物竟然是无动于衷,创口摇晃、卷曲,仅仅几秒钟就重新粘合,甚至连那张刚刚被打碎的脸上还勾勒出一丝嘲讽的微笑。

    “无用无用无用无用无用无用!”

    伊修斯维持着人形,好整以暇地站在格里菲斯面前,晃着食指:“我已经成为了不死不灭的永生者,生与死的边界,这种凡俗之人所惧怕的东西,早就被我超越了!”

    格里菲斯取回血棘,冷冷说道:“我见多了刀劈剑砍仍然屹立不倒的勇士。

    “强大的自愈、旺盛的生命力,在这个世界上有的是,但是,像你这般扭曲、非人的存在,已经不能用生物的生命力来衡量。

    “伊修斯,你已经……

    “抛弃了人类的存在。”

    “哈哈哈,噫哈哈哈哈哈!”伊修斯顿时狂笑起来,“没错!

    “尽管挣扎吧,小鱼干!你的灵能每时每刻都在消耗,我的生命无穷无尽!”

    这时,天幕间突然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尖啸,由远及近。

    “嘶沥沥沥沥沥沥!”

    一头巨龙竟然在这个时候冲破云雾,向着这边极速俯冲过来。它庞大狰狞的身影一出现,就让所有人在心灵生出滋生出无尽的混乱、仓惶和绝望!

    “结束了,格里菲斯,未闻其名的神明的代行者,”伊修斯扬了扬下巴,“位于生物顶端的巨龙苏醒的那一刻,天选者之祭的奇迹就注定是我的了!”

    “噢?”格里菲斯只是看了那头冲出云层的巨龙一眼就收回视线,平静地看着伊修斯,“但是,在我看来,接下来就要被终结的可是你。”

    他骑在马上,手放在领口,抚摸着脖颈上的吊坠。

    “”

    听了这话,伊修斯明显愣了一愣。

    他有不死不灭的生命力,有神话中的巨龙,世间怎么可能有人还能战胜他。但是,格里菲斯镇定的神情又不象是在虚张声势。

    “怎么?无法理解吗?”

    格里菲斯摇了摇头:“神明的馈赠,皆有代价。

    “你得到的是不死的自愈,相应的,作为肉体极度强化的代价,你的精神和心智,已经腐朽。

    “你所谓的匹敌神之手的位格,只是虚妄的错觉。哪怕你向外神献祭,祂终究还是没有让你看破天选者之祭的真意。神之手的竞技,并不是彼此间的高下之分。”

    天选者之祭的真意?

    神之手,并不是要分出彼此的高下?

    伊修斯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清楚。他抬了抬手,俯冲下来的巨龙挥动双翼,没有扑向格里菲斯,而是掠过了战场。

    “说清楚一点,”伊修斯的心里说不出的烦闷,“否则就拿你喂龙!”

    格里菲斯不由得轻笑了一声,说道:

    “你和维罗纳的叛军在一起吧?告诉我,这场战争,你攻击自己的朋友的理由是什么?”

    “切,说这个吗?”伊修斯啧了啧嘴,不屑地说道,“我寻找到了上古的遗迹,因此便有了这无敌的力量。神话生物的时代即将复苏,我的命定之路,便是要亲手终结这个世界。我会……”

    格里菲斯突然打断了伊修斯的话:“夏伯阳和他的叛军们也是这么想的吗?威斯帝洛的士兵们,如今该叫作古拉姆,他们又怎么想?”

    “那些凡人?”伊修斯惊奇了,“龙为什么要在乎蝼蚁。他们只要跟随我,相信我,这就够了!”

    “你是这样想的啊……”格里菲斯叹了口气,“可怜的家伙。”

    伊修斯被这莫名其妙的怜悯激怒了。他一抬手,空中的巨龙再次咆哮起来。

    “去死吧,小鱼干!你们都将成为我的祭品和食粮!”

    伊修斯正要行动,突然,全身上下都传来一种极不和谐的生涩和阻滞。

    他转不了身,动不了手,张嘴说话也寂静无声。他的大脑变得晦涩,凝滞,一双眼睛惊恐地移动着,看见稀稀落落的头发落在地上。他看见自己的皮肤在褶皱,枯朽,溃烂!

    【有着一个独眼和类人的四肢的怪异球体出现在伊修斯的视野前方,盯着他】

    一切来的如此突然,毫无征兆。刚刚还在与巨龙的意志联通的伊修斯仿佛被独自丢进了深渊里,和一切都断开了联系!

    格里菲斯纵马飞快地撤离开来。他看见了奈拉·冯·葵曼莎出现在了伊修斯附近,正在用权柄攻击伊修斯。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出现了惊人的扰动,仿佛撕开了一道透明而虚幻的门。门的里面显出一个人影。

    那人抬手一指,天空中便落下一道惊雷闪电。强大的光弧化作利剑的形态,轰的一声砸落在奈拉和伊修斯之间。

    “住手,杂碎!”

    亚伦身穿净白的法袍,由嗡鸣的红、蓝、紫三色法球环绕,悬浮在半空中。他傲慢地俯视着奈拉,厌倦而轻蔑。

    神之手抵达了!

    开启了献祭的伊修斯就像是一块沾了蜂蜜的糖糕,正在吸引神之手抵达。他们各有各的手段,前来夺取伊修斯的力量。彼此竞争的神之手遇到了一起,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我们走!”

    格里菲斯直驱德赛和奈芙蒂身边,抓起奈芙蒂,带上德赛高速脱离战场。

    “队长!”德赛和奈芙蒂同时叫了起来。不等他们表达自己的意思,天地间骤然天崩地裂,滚滚天雷地火升腾而起。

    格里菲斯回过头去,只见亚伦、奈拉两人正被各自的奇特异象簇拥,惊天动地的博斗起来。他看了看又被打成烂泥的伊修斯,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战争的结果,不是一两件武器可以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