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南方暖风昔人

第一百零九章 未来的危机,新的战斗模式

    当天深夜,在这样寂静的春天的夜晚,木叶村这个繁荣村子,却显得热闹非凡,小鸟,青蛙,蟋蟀,都在尽情地歌唱。

    一间房屋屋顶上,佐助伫立在上,抬头望天,夜晚,繁星满天,一轮明月挂在天边。

    淡月笼纱,月光如水平静柔和,娉娉婷婷,有风拂过脸颊,掠起佐助额间的几缕细发。

    宇智波信最后还是被佐助给杀死,尸体被他纳入了封印卷轴中。

    不过,他的这些年来的研究资料却非佐助独享,他与这个世界的木叶各自拷贝了一份以作研究。

    当上了七代目火影的漩涡鸣人其实并不怎么抗拒人体研究,毕竟医疗忍术的进步离不开人体实验,甚至可以说人体实验是木叶村自开村以来就拥有,并一直发扬光大的优良传统了。

    历代木叶火影真正排斥,无法接受的是不人道的人体实验,用无辜之人和自己人来做实验。

    虽然宇智波信身死,但宇智波信的那些克隆人“孩子”却大多逃得一命,活了下来。

    被漩涡鸣人交到了现在的木叶孤儿院院长药师兜的手中。

    对于这一点,佐助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毫不在意。

    毕竟那些克隆人信对于自己来说是死是活根本不重要,只要宇智波信本体的尸体在自己手中既可。

    本来佐助还想去见一见这个世界的药师兜的,想从他手上获取一些东西。

    不过,在看到那群克隆人孩子“信”看到自己仿佛像看到什么恶魔妖怪一般的恐惧后,佐助便索性做罢。

    而且佐助能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二柱子和漩涡鸣人虽然让自己顺利的收下了宇智波信的尸体和他的研究资料,但对于他这个喜欢做人体实验的宇智波佐助,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佐助在这个世界接下来的旅程要两人相助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东西不宜操之过急,必须徐徐图之。

    而且现在的药师兜除了一个终极版的秽土转生以外,并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佐助要的。

    大蛇丸那边倒是可以说应有尽有,终极版秽土转生,先进的克隆技术,尸鬼封印的解除方法,以及再次进化后,结合了克隆人造人技术的天之咒印。

    大蛇丸手中的所有东西?其中的最后一个?才是现在的佐助最想要的东西。

    来到了这个世界后,再结合佐助前世看到两部关于博人传透露出来的信息。

    佐助知道用再次改良后的天之咒印结合了克隆人造人技术创造出了巳月。

    一个天生就可以进入完美仙人模式的孩子?而且他这个模式就是佐助设想的完美状态。

    既有龙地洞蛇仙人模式的超强神经反应速度和感知能力?又有重吾仙人化体质增加了源源不断的自然能量,提高仙人模式的续航能力。

    就是因为同时兼顾了这两个优点?巳月才能以年仅十二的年纪,做到像千手柱间那般将仙术大成后?一瞬间就进入仙人模式的奇迹。

    对于现在被仙术门槛挡得死死的佐助来说?大蛇丸如果创造出巳月的秘密,无疑是佐助来到这个世界后,最重要的目标之二,与大筒木舍人的基因细胞并重。

    除了这两个以外?什么终极版秽土转生?尸鬼封印的解除方法对他来说都是外物,并不能对自己本身的实力产生多少质变的效果。

    ‘该怎么顺其自然跟他们一下,也是一个要好好想想的事情’

    吹着夜风,佐助面色平静,目光沉凝的暗暗道。

    这个时期的大蛇丸倒是老实了很多?仿佛一副看透人生了的样子,从蛇叔变成了蛇姨。

    若是你去见一下现在的大蛇丸?你会惊讶的发现,原来男妈妈也可以站起来的。

    咳咳

    总之?现在的大蛇丸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挺顺着二柱子和漩涡鸣人的。

    不过?也仅限于对他们两个罢了。

    对于自己这个异时空的宇智波佐助?大蛇丸就不见得这么好说话了。

    总不能?直接强抢豪夺吧?

    佐助摇了摇头,知道这个办法可行,但不应该。

    “原来,你在这里呀,佐助。”

    就在佐助吹着冷风,默默思索着该如何得大蛇丸手中的加强版天之咒印之时,一声平稳的声音从房檐处传来。

    佐助顺着声音处望去,七代目鸣人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佐良娜不是邀请了你去家中做客吗?怎么了,不去吗?”

    七代目鸣人走到佐助面前,笑着开口道。

    “算了吧。”佐助摇了摇头,淡淡道:“人家一家人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我一个局外人去哪里参合什么?还是不去打扰他们一家子的合家欢乐。”

    七代目鸣人笑了笑:“话说这么说,但你可以把这里木叶当成自己的家,要不今晚去我家休息吧。”

    “算了吧。”佐助还是摇头,也没有继续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转而说道:“话说,你现在才下班吗?我记得当火影应该没有这么忙吧?”

    “呵呵这个嘛”

    闻言,七代目鸣人脸上露出一丝窘迫之色,抓了抓后脑勺。

    “现在村子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我这人又比较笨,哈哈哈”

    “作为一个领袖,不必凡事必亲躬,只需识大体既可。”

    佐助开口道:“又不是身边人才贫乏,你搞得像木叶村的家伙都是一群废物一样,作为火影,你只需要把控好整体大局既可,剩下的繁事琐事交给手下的人处理就好了,知人善任,这既是信任也是培养。”

    “咦?”

    七代目鸣人露出了好奇的神色,笑着道:

    “看来佐助你很懂这些嘛,该不会你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梦想就是想当火影吧?”

    说到这,七代目鸣人轻轻点头,认同的说道:“如果是像佐助你这样聪明的家伙来当火影的话,村子应该是会比在我个笨蛋的手中发展好得多吧?”

    七代目鸣人的话一半是肺腑之言,出自真心,一半是试探。

    佐助自然听了出来他的试探,摇了摇头,直接了当的开口道:“鸣人,你不试探我,我没有当火影的想法,也没有什么毁灭木叶的想法,甚至你们一直追求的什么和平大义,我都没有多少心思。”

    七代目鸣人眼眸微微眯起,笑道:“如果说这些你都不在乎?那佐助你在乎什么?振兴宇智波吗?”

    “算是其中之一吧。”

    佐助点点头,开口道:

    “有欠必有还,我这人不太喜欢欠别人的东西,当我把欠下的东西还完后,就会去做自己想做的,该做的事情。”

    佐助的意思是,将来会把这具身体欠下的因果还完,但七代目鸣人诶理解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七代目鸣人沉默一会,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佐助,人情这种东西可不是这么容易还的,羁绊这种联系也不是这么容易切割的哦。”

    “呵,你这个家伙倒是跟我世界的鸣人一个德行。”

    佐助轻笑一声,看向鸣人开口道:“不说这个,我有个正事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佐良娜她们这一届忍校学生多久毕业?”

    “下个月,3月15号,怎么了?”

    “15号吗?”

    佐助点点头,没有回答鸣人的问题,继续问道:“今年的中忍考试开赛是什么时候,决赛又是什么时候?”

    “这个呀。”

    七代目鸣人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开口道:“今年的中忍考试还没有安排,不过,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会和往年一年,初赛7月1日,决赛定在8月1日,嗯”

    顿了顿,七代目鸣人又加了一句:“到时候佐良娜和博人他们应该也会参加吧?”

    说到这,七代目鸣人笑了笑,调侃道:“佐助,你问这个干什么?莫非到时候你要过来看佐良娜的比赛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佐良娜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个到时候再说吧,还不知道回去之后,还能不能再来到这个世界呢。”

    佐助决定将大筒木金氏和大筒木桃氏的事情说出来,给这个世界的鸣人和佐助以做准备。

    本来按照他对这个世界的谋划是这样的。

    在他两年后觉醒了轮回眼,唤醒了隐藏在精神之海的瞳术天常立尊和高产御巢后,再过来这个世界。

    那个时候的他固然达不到六道级,也达到了半六道级。

    在大筒木桃氏与鸣佐二人激战之时,浑水摸鱼。

    利用高产御巢这个吞天噬地,掠夺一切的瞳术将大筒木桃氏的一切力量占为己有。

    在佐助对六道级别的分级中,进入战斗形态的大筒木桃氏应该比鸣佐这个六道中段强一点,但又没有达到六道仙人这钟封顶的存在,应该算是六道高级这样子。

    一对一,打鸣佐任何一人不成问题,鸣佐联手的话就有些不敌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鸣佐二人最后能胜,也有侥幸的成分,毕竟博老爷又又又开挂了。

    只要他在那场战斗中找到机会,使用高产御巢将大筒木桃氏吞噬。

    那么六道高级的力量加上他本身的半六道级,那个时候,佐助就可以一跃而成像羽村羽衣那样六道封底的存在,仅此于大筒木辉夜。

    哪怕就算高产御巢无法吞噬掉大筒木桃氏,甚至他的轮回眼瞳术不是如佐助预想的那样变成天常立尊和高产御巢。

    佐助也可以从大筒木桃式身上得到一部分,甚至全部的关于大筒木血脉和神树十尾血脉的融合之谜。

    不过,这一切谋划都随着佐助对时间差的估算错误,基本落了空。

    因为这个世界现在时间根本不是木叶80年2月,而是木叶82年2月!

    以他的实力,可没有多少信心在那种级别的战斗中掺上一脚。

    于此如此,不如提前告诉两人六个月后的事情,多增他们几分胜算。

    不管是六个月后,还是两年后,这个世界的鸣佐胜算越大,佐助才越有机会浑水摸鱼。

    吞噬大筒木桃氏的想法估计要落了空,但见识下六道级的战斗以及试着获取一些大筒木的秘密,似乎也不错?

    不错个鬼!

    能在宝马车上哭,干嘛去自行车上笑。

    佐助嘴角一抽,沉吟了一会,脸色有些凝重的开口道:“你知道楼兰龙脉具有时空间之力,而我在龙脉启动的时候,曾经打开个写轮眼,看到了一些东西。”

    “你看到了什么?”

    佐助说道:“看到了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未来一些片段画面。”

    未来的片段!?

    七代目鸣人微微一怔,就听佐助的声音继续传来。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害怕。”

    闻言,七代目鸣人脸色一肃,身形微微后仰,沉声道:“你说,我是火影,我不会怕!”

    佐助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也没往心里去,继续开口道:“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六个月后,也就是中忍考试决赛的时候,有强敌会来袭击你们。”

    “强敌!?”

    “嗯,强敌,他们自称天外之人,一人名为大筒木金氏,一人名为大筒木桃氏,本来我还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们同时具有轮回眼和白眼,但之前听你说了大筒木辉夜的故事后,我才连想起他们的身份。”

    “他们两个就是大筒木辉夜忌惮不已的敌人!”

    闻言,七代目鸣人脸色凝重,眉头紧皱,沉默了一会后,开口道:“佐助,你说的那个大筒木金氏和大筒木桃氏,他们厉害吗?”

    此时,七代目鸣人心中也有些慌。

    当年大筒木辉夜一个人就让他们全程险象环生了,那么大筒木辉夜忌惮不已的敌人会恐怖到什么程度?

    既然被大筒木辉夜忌惮,就说明那两个家伙很有可能比大筒木辉夜更强,更恐怖。

    而现在他们两个实力还不一定能够比得上当年对战辉夜之时呢。

    看来,到时候只能进入那个模式了!

    七代目鸣人面色凝重,目光闪烁的想道。

    在失去了六道仙人模式后,七代目鸣人这些年来也没落下修行。

    他学会了另外一种模式,威力丝毫不下于六道仙人模式。

    单论力量来说,甚至还远在六道仙人模式之上。

    只是缺少了求道玉这种特殊的东西和阴阳遁再生之力,以及六道仙术等等。

    但力量却是远比当年强得多!

    只是这个模式是一种类似般燃烧自己身体,甚至寿命的禁忌之招。

    进入这种模式后,七代目鸣人有信心可以和当年的大筒木辉夜正面对抗,丝毫不落下风,一直持续到自己燃烧生命死亡的最后一刻。

    不过,哪怕是这样,现在的七代目鸣人也没有丝毫信心干掉那两个家伙。

    毕竟失去了六道地爆天星,就相当于对他们没有了实质性的攻击,击败他们都说不准,更勿论击杀封印了。

    一时间,七代目鸣人不经心思凝重无比。

    “很厉害!在我看到的画面中,特别是大筒木桃氏,你们两个只有联起手来,才能压着他打。”

    但出于七代目鸣人预料的,佐助说的两个人似乎并没有大筒木辉夜那么强。

    “诶!?”

    闻言,七代目鸣人一愣,急忙问道:“我和佐助联手就可以压制他们了吗?那当时我有没有进入重粒子模式?就是浑身血红血红的状态?”

    重粒子模式?

    这家伙还有其他的模式?

    其他的底牌?

    这么说来,二柱子应该也有吧。

    佐助眉头轻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没有,我看到的画面就是跟之前你在我眼前展现的状态一样,用你的话来说,应该是仙狐模式,虽然后面胜得有些侥幸,但好歹也算是把敌人解决了。”

    “仙狐模式吗?”

    七代目鸣人点点头,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突然感觉六个月以后的敌人,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恐怖。

    要知道现在的他虽然无法进入六道模式,但十多年过去,仙狐模式下的他实力也只是比当初差一点而已。

    一旦他进入重粒子模式,和他当初凝聚大地所有自然能量的巅峰时期也丝毫不差了。

    助刚才说的是仙狐模式就能胜了,侥幸是侥幸,但他进入重粒子模式的话,那么就不是侥幸了,而是必然!

    他还以为是像大筒木辉夜一样的家伙呢,不过,既然如此,为何大筒木辉夜还要忌惮他们。

    七代目鸣人心思转得很快,许久之后突然长舒一口气,沉声道:“谢谢你,佐助,谢谢你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告诉我,为了应付六个月之后的危机,在次之前的时间,我会做好一切准备得!”

    顿了顿,七代目鸣人又加了一句。“我会和佐助一起守护好木叶,守护好这个世界!”

    “行吧,这个就是你们的自己的事情了,不过,也不用多谢。”佐助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将这个情报告诉你,除了不想你们这个世界陷入毁灭外,我自己也有事情要找你帮忙。”

    七代目鸣人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摆了摆手,大方道:“不用客气,佐助,只管说好了,能帮的忙,我一定会忙你。”

    “我需要去月球一趟,见一见大筒木舍人,还有大蛇丸那边,我也要”

    佐助缓缓的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所要的东西,以一种比较平缓,让人可以接受的方式说了出来。

    而两人说话间,青年二柱不知何时也出现在屋顶上,正朝着两人缓缓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