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169、对阵

    “那地尊之上是天尊?”

    林逸想当然的认为应该是如此。

    “不,地尊之上乃是至尊,”

    文昭仪淡淡的道,“阿育国的皇帝李佛,便是至尊。”

    林逸接着问,“那这阿育国有几个至尊?”

    文昭仪白了他一眼道,“这些蛮夷之地,我哪里知道?”

    “你当真不知道?”

    林逸能感觉到文昭仪的鄙夷。

    “我应当知道?”

    “那这何老头子很危险啊,”

    林逸毫不犹豫的大喊道,“叶秋!”

    “王爷!”

    叶秋身后是随着一同进来的阿呆和余小时。

    林逸道,“你们三人追上何大人,保护他的周全。”

    叶秋道,“是。”

    余小时和阿呆心不甘情不愿的跟上了,他们就不该进营帐来凑这个热闹。

    但是,王爷的命令,他们又不敢说个“不”字,不然回头总管能打死他们。

    等三人出去后,林逸又看向文昭仪笑着道,“姐姐如果有空,也可以多多关照一下,你也知道,这高手要是袭营,凭着何老头子那几个人,估计活不了。”

    “我想吃烤羊腿,”

    文昭仪叹气道,“三个月没吃了。”

    林逸拍拍胸脯道,“这多大事,马上就烤。”

    当即让人送羊肉过来,在帐篷外面烤起来羊肉。

    可惜林逸烤完后,文昭仪只吃了两口,便径直走人了。

    五日后。

    林逸收到了阿育国一万大军出了十万大山的消息。

    “这次怎么会走的这么快?”

    林逸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何吉祥之所以只带了那么点人过去,是因为考虑阿育国的大军不会那么快赶到,己方大军一万多人,消灭三千多先锋部队,自然不在话下!

    潘多拱手道,“阿育国先锋部队一路来修整道路,后面的大军畅通无阻。”

    林逸看向边上的陈德胜道,“陈大人,你觉得该怎么办?”

    陈德胜拱手道,“王爷,你也说过,拳头攥在一起才有力气,我等还是不该分散兵力,应尽快追上何大人,与其兵合一处。”

    “那就这么办吧。”

    林逸觉得打仗一点意思都没有。

    说好的设伏金鸡山,最后还是起了变化。

    就是不停的赶路,赶路。

    大军拔营。

    林逸骑在驴子上,沈初骑马追过来道,“王爷,小的已经派了探马,同时让潘多飞鸽传书,给何大人传了书信,让其等候咱们。”

    “行,”

    林逸点点头道,“就这么办吧。

    别什么事都来问我,你们自己做主。”

    他真的只是出来打酱油的!

    赢了,他英明神武。

    输了,出海当岛主。

    得益于民夫提前修了道路,这一次速度很快,只用了十日的时间,就追上了提前半个月出发的何吉祥等人。

    林逸发现象兵又多了不少,附近的黔人基本都在此汇合了。

    “王爷,”

    何吉祥道,“阿育人距此不过五里,占据险要之地,与我等对峙。”

    “要战便战吧。”

    林逸揉着眉头道。

    “是。”

    何吉祥大声道。

    第二日早上。

    三和官兵与阿育人好像心有灵犀似得,同时吹响了号角。

    从山上冲下来的阿育人象兵,少数也有五六百头大象,踩得大地在晃动。

    蹲在地上拉着弓箭的三和官兵看着越来越近的大象,手心都在出汗!

    “放箭!”

    象群距离不过千米的时候,包奎一声令下,万箭齐发,漫天飞舞的箭镞朝着象群和它们身后的阿育人射过去。

    坚硬的箭镞把大象射疼了,虽然上面的象兵没了,无人指挥,但是依然在嘶鸣声中发了疯似得冲过来。

    何吉祥提前挖的坑、绊象索根本没发挥出用处。

    “撤!”

    两轮弓箭后,包奎又是一声令下,官兵退下,露出了身后的黔人象群。

    又是一阵独特的号角声。

    黔人象兵发出嘎嘎的怪叫声后直接对上了阿育人象兵。

    一时间,人仰象翻。

    到处都是血。

    阿育人的骑兵动了。

    沈初大喊一声,纵马冲锋在前,两千余骑兵紧随其后。

    阿育人的矮马与大象日久相处,并不惧怕大象,没有丝毫胆怯,四蹄翻腾,长鬃飞扬。

    而三和骑兵的马,看到大象后,就是本能的想后退,惊叫声彼此起伏,不管骑兵如何叫骂,拍马肚子都不敢上前一步。

    不少官兵不得不跳下马,仗着功夫与坐在马上的瘦小阿育人厮杀。

    即使是化劲高手,也经不住战马的冲击。

    己方渐渐落了下势。

    阿育人的士气越来越高!

    “战!”

    已经老迈的说不出话来的何吉祥突然大吼一声,两万卫兵和民兵两翼迂回,形成合围之势。

    越来越多的阿育人从山上冲下来。

    林逸站在高高的山顶上,不管是大象,还是人,都跟蚂蚁似得。

    但是,那血肉模糊的场面,他能想象的到,闭着眼睛不敢看。

    象兵从大象身上滚落下来,被大象踩上一脚还能活吗?

    战争,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没有什么暗度陈仓,没有什么声东击西,没有丝毫的花哨和技巧。

    就是直接简单粗暴的肉搏。

    太阳越挂越高。

    阿育人终究寡不敌众,大部分被歼灭、俘虏,剩余的都在号角声中慢慢的有序退回了山上。

    林逸正想下达不得杀俘的命令,阿育人已经被本地的黔人、厘人一刀又一刀的剁下来了脑袋。

    每个人都举着鲜血淋漓的脑袋,大声嘶吼着。

    尽管语言不通,林逸也能明白他们在告慰死去的亲人。

    阿育人已经侵扰了几代三和边民。

    要不然他们凭什么不要命般的冲锋在前?

    如今,能报血海深仇,如何不让他们兴奋?

    何吉祥从马上摔了下来,此刻躺在营帐中不停的咳血,胡是录亲自把了脉,给喂了一副药,他才渐渐平缓下来。

    林逸进来,他要起身,林逸把他按了下去,笑道,“好好休息吧,不用搞这些虚礼。”

    “谢王爷”

    何吉祥说话已经非常艰难。

    林逸出了营帐。

    看着眼前一片浑身是血的伤兵,死不瞑目的尸体,听着痛苦的哀嚎声,很是难受。

    他们都是为了自己,才变成这样子的。

    他们都是落在自己身上的责任。

    自己还要逃避吗?

    ps:求订阅!求票!你们的支持就是老帽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