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77、羡慕

    “王爷,请!”

    纪卓扬手道。

    永安王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是白说,干脆一挥马鞭跟在了三和骑兵的身后。

    大军分成两翼,两军中间出现了壁垒分明的空白地带,永安王跑着跑着赫然发现自己居然跑到了最近面,而且还成了领军之人,威风是威风,但是也危险啊!

    传到父皇、雍王、南陵王等人的耳朵里,还不知道会怎么想自己呢!

    在骑兵身后慢慢悠悠晃悠着的民夫们听说大军要攻打金陵,皆毫不犹豫的快马加鞭,寄希望于骑兵不会那么快攻下城池。

    三和二千骑兵突然出现在金陵城下,发现金陵城已经大门紧闭。

    “果然不出预料啊。”

    沈初笑着摇了摇头,吴州总兵只要不是酒囊饭袋,就会随时注意他们三和大军的行踪,此刻城门紧闭,也是应有之举。

    何吉祥眯缝着眼睛看着城墙上堆积的不计其数的滚木、擂石,冷哼道,“埋锅造饭,日落后攻城。”

    金陵城既然已经做好了负隅顽抗的准备,就没什么道理可讲了。

    他毕恭毕敬的请上了永安王。

    “金陵城方诘外奸,未及整训

    自是士林愤痛,民怨弥重;

    一夫奋臂,举州同声”

    永安王手里拿着何吉祥写就的檄文大声念完后,锣鼓喧天,旗令官在大营中策马奔腾。

    下晚的时候,金陵城下又多了一万多官兵,一万多民夫。

    在城上、城下的焦灼不安中,三和的号角声响起来了。

    三和人举着盾牌,一步又一步的往约一丈左右的护城河靠近,不停的挥刀斩断漫天纷飞的箭矢。

    然后两人一组把手里的长梯横放在护城河上,快速的渡过河。

    占据城墙之上的金陵城守军,看着愈来愈近的三和人,只等着一人令下就把放在城垛上的擂石推下去把他们砸成肉泥!

    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推下擂石的时候,突然听见连续不断的砰砰声,脚下一下子摇晃起来,犹如地动山摇。

    在他们什么还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面前又升起了一片呛人的烟雾。

    接着他们听见一片慌乱的喊叫声。

    “城门破了!”

    “逃命啊”

    “南蛮来了”

    各种惨叫声不绝于耳。

    他们刚回过头瞧着城内状况的时候,突然感觉脖子有一股温热,低头一看,红色的血已经顺流到了胸口

    林逸并没有按照计划中那样在第二日进城。

    他到达风水河边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日了。

    三和人的炸药放的太猛,引起民居失火,以至于他们进城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灭火!

    在整个北门蔓延的大火,用了接近两日才扑灭。

    到现在还有不少残垣断壁在冒烟,风水河上烟雾弥漫,林逸想象中的浓酒笙歌,轻歌曼舞,丝竹飘渺都成了奢望!

    他就觉得自己的命太苦了。

    想什么没什么。

    林逸对着边上的永安王叹气道,“小老弟,不是哥哥不请你,实在是形势如此,连个营业的画舫都没有。

    你我兄弟,命里当如此啊。”

    同时又庆幸省了一笔钱。

    众乐乐不如独乐乐。

    “皇兄客气了,”

    永安王低着头,“能为皇兄效力就是我的福气。”

    心里腹诽,你已经占据整个金陵城,让人家画舫开门就这么难吗?

    “还是安康城好啊,”

    林逸陷入了对往昔的回忆,“你哥哥我在南城那一片也是人称一朵压海棠的,可惜造化弄人,流落三和,到如今一个人孤孤单单,真是难熬啊。”

    永安王低着头道,“皇兄客气了,皇兄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如何谈得上一朵梨花压海棠。”

    “怎么就谈不上了?”

    林逸白了他一眼道,“你哥哥我不配吗?”

    永安王听见这话后,直接被噎住了,无奈的道,“王兄说的是。”

    旁边的何吉祥差点没忍住笑,真有点同情永安王,遇到和王爷这种不学无术的,真是没办法,居然把“一朵梨花压海棠”当做溢美之词!

    “哼,”

    林逸冷哼一声后接着道,“哥哥我答应过你的,让你回永安就藩,但是有一点,你得明白,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咱们吃喝拉撒都得要钱吧?

    你哥哥我领着这么多人,都是花钱地方,兄弟你能理解吧?”

    “皇兄说的是,”

    永安王沮丧着脸道,“好让皇兄知晓,弟弟出来的匆忙,实在是”

    “不着急给钱,”

    林逸大度的摆摆手道,“等你到了武林城,哥哥给你找个房子住,柴米油盐酱醋茶,你先用着,咱们记账上,以后不要耍赖就行。

    当然,最重要的是,男子汉大丈夫,咱们要顶天立地,自力更生,不能总是依赖别人,要学会学会自己洗衣服做饭。”

    永安王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还是赔笑道,“皇兄英明。”

    从小到大,他十指不沾阳春水!

    让他自己洗衣服做饭?

    他真想大吼一声: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算了。

    但是,他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咱俩是兄弟,哪怕有一天你跌倒了,我笑完了照样会扶你起来,”

    林逸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有时候挺羡慕你的,年纪轻轻,就有我这么好的哥哥。”

    “皇兄说的是。”

    永安欲哭无泪。

    他只知道自己这个哥哥不要脸。

    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会这么不要脸。

    何吉祥见兄弟聊的差不多了,便上前一步道,“王爷,吴州布政司彭龟寿、总兵庞庚欲觐见。”

    林逸淡淡道,“见不见倒是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态度,行刺永安王形同谋反,不是说赦免就能赦免的。

    老子现在没祸及他们的妻儿,他们就该偷着笑了。”

    何吉祥道,“王爷仁慈。”

    林逸看向永安王道,“你说要不要赦免他们?”

    永安王道,“弟弟很是鲁钝,一切皆有皇兄做主。”

    林逸满意的点点头道,“很好,那就跟着何先生去一趟,杀杀这些老先生的威风,凡是对你不敬的,都不必客气。”

    “谨遵皇兄教导。”

    永安王躬身后跟着何吉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