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432、人间大炮

    明月一边看林逸的神色,一边小心翼翼的道,“王爷,奴婢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要是说了,就怕王爷嫌弃奴婢聒噪呢。”

    林逸回过头白了她一眼道,“你跟在我身边这些年了,你当了解本王的性子,越是啰里啰嗦越是招人烦。

    有什么话赶紧说,不管怎么样,本王恕你无罪,再啰嗦下去,就是找骂。”

    “谢王爷恩典,”

    明月见旁边只有一个紫霞,便开始大着胆子道,“贵妃给王妃的人参、鹿茸是小喜子亲自送过来的,他倒是有心,与奴婢多闲扯了几句。

    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袁贵妃似乎有意为公主寻驸马。”

    林逸皱眉道,“给宁儿找驸马?”

    他突然想到,他这亲妹子的年龄也不小了!

    他一直都是按照现代世界的思维在考虑婚姻问题,女人二十七八结婚不是很正常吗?

    却没有考虑过,这个世界超过十八岁不结婚,就已经是老姑娘了!

    “据说娘娘确实有这个意思,毕竟公主的年龄也不小了,”

    明月见林逸面色不虞,说话愈发小心了,“再耽误下去,就不好了。”

    与和王爷相处的久,对和王爷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淮阳公主林宁是和王爷的逆鳞和软肋。

    和王爷一直都是非常小心的在守护着淮阳公主。

    时至今日,但凡得罪淮阳公主的,基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林逸叹气道,“是啊,林宁的年龄确实是不小了,该到了婚配的年龄了,娘娘可以属意的人选?”

    明月犹豫了一下道,“如果小喜子的消息没错的话,大概是刚刚得了状元头筹的陈楷。”

    “陈楷?”

    林逸想了想后,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他,秋闱的商科卷子是我亲自阅的,他的状元也是我亲点的。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会是陈严的儿子。”

    国子监祭酒陈严,曾经是林逸的讲读官,林逸对他算是知之甚详的,这样“重农”派的人物,怎么能生养出这样一个一心钻在钱眼里,主张“国无商不兴,民无商不富”的儿子?

    明月笑着道,“王爷的是意思是这个人不错?”

    却不想林逸摇头道,“陈德胜、何吉祥等老大人虽然同意了本王在科考中增加商科、数学、格物的分数比重,但是有一点,他们是不会同意的,就是这文章写不好是做不得状元的。

    所以,这陈楷能做状元,商科好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的文章说的好,连何吉祥大人都击节赞叹的人物,当然是好了。”

    “这陈楷的才学确实了不起,”

    旁边的紫霞忍不住插话道,“就是不知道这性子怎么样,别委屈了公主。”

    林逸笑着道,“其实我更想给公主找个地主老财,家财万贯,一辈子衣食无忧。”

    明月愣了愣后道,“王爷,奴婢记得你说过,自古佳人配才子,没有配地主的,要是佳人配地主老财,就全坏了。”

    林逸把茶盏再次抱起来,少有的耐心道,“我说的是写,大家最喜欢的主角应该是俊男靓女,才子佳人,再不济也得有个霸道总裁,你整个地主老财,谁爱看啊?

    这种书肯定扑街,没销路的。

    中,情情爱爱,这种没有太大的毛病。

    但是,现实过日子就不一样了,诗词歌赋又不能当饭吃,要回归现实,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是需要钱的,而只要有钱,就可以解决生活中的大部分难题。

    地主老财家大业大,生活优渥,自然是择婿的不二人选。”

    明月不解道,“王爷,陈严大人身为国子监祭酒,虽然俸禄微薄,可是世代居豫州,在豫州良田万亩,肯定是不缺钱的。”

    既然要找有钱的,这陈家肯定是附和的。

    更重要的是,这陈楷官宦世家,家学渊源之深厚,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哎,你们啊,还是不懂本王的心思,本王不想林宁找个当官的,”

    林逸摇头叹气道,“比如这陈楷吧,哪天要是犯糊涂,乱了法纪,你说本王是砍还是不砍呢?

    不砍吧,便是有违国法。

    砍了吧,又是不通人情,这公主啊,日后难免会怨恨上我,兄妹都做不成。”

    “王爷英明。”

    明月和紫霞对视一眼后,急忙异口同声的道。

    即使王爷已经说到这里了,她们二人就不敢再聒噪了。

    “行了,起来说话,别动不动就跪,本王很烦的,”

    林逸摆手道,“去躺宫里,再找小喜子好生确认。”

    如果他老娘真的打定主意找陈楷做驸马,他是要赶紧给拦着的。

    主意是怕将来犯了德隆皇帝犯过的错误。

    想到长公主林允儿,他的心又不禁忐忑了一下。

    去哪里了呢?

    如今他安排了那么多人去查询,依然不知道下落!

    明月道,“是。”

    说完后,便悄然退下。

    一场大雨后,弥漫在天空的灰尘陡然不见了,整个天地一下子变干净了。

    第二日。

    早上一睡醒,第一时间就去厢房逗弄女儿。

    见孩子依然眼睛熟睡,他就没去把孩子惊醒,轻轻地出了厢房。

    等刷牙洗脸,早餐上桌后,何吉祥过来了。

    林逸看着瘦骨嶙嶙的何吉祥,关心的道,“何先生今日起的这么早,吃过饭没有?”

    何吉祥微微颤颤的道,“启禀王爷,老臣吃好了。”

    “来人,给先生看座,上茶,再把这个点心拿过去,松软的很,先生应该咬的动,”

    林逸对着明月说话后,又指着面前的南瓜饼子道,“这个也可以,很容易消化,不会增加肠胃负担。”

    “谢王爷恩典。”

    何吉祥微微欠身后,再次坐下。

    林逸一边吃一边道,“你一大早过来,肯定是有要事了,说吧,什么事值当你特意跑过来一趟。”

    几个老头子年龄大了,管的事情也多,林逸生怕他们突然脑溢血、猝劳死,所以对他们宽厚的很,没事绝对不然他们多跑路。

    能自己做决定的事情,就不要来请示他。

    即使决定做错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意识的去改正才是最重要的。

    何吉祥拱手道,“王爷,善琦大人来报,李佛死了之后,阿育国如今已经全部被洋鬼子占据了,连皇宫都没了。

    我三和的商船像往常一样停靠在阿育国港口的时候,会遭到洋鬼子的无辜盘查,梁根在上个月被扣了三艘大船,羁押了七十名船员。

    善琦大人特意派市舶司的人去交涉,至今还没有结果。”

    “洋鬼子的大炮既然已经杀了李佛,那么占据阿育国的皇宫也是早晚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当大惊小怪的,”

    林逸把手里的绿豆糕放下来,拍拍手后抱起茶盏,感慨道,“只是突然来我大梁国的麻烦,倒是出乎了我的预料,他们也不怕吃撑了。”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世界的洋鬼子像他上辈子认识的那些西方列强!

    仗着船坚炮利,在东方世界耀武扬威!

    只是,在他印象里,这个世界一直是玄幻世界!

    虽然他一直信奉科学,但是此刻科学大炮突然战胜“玄幻”里的大BOSS,还是让他有点不敢置信。

    他这些年,也是没有闲着的,一直在投巨资研发火药和大炮。

    一炮下去,开山裂石!

    在林逸看来,这威力已经不小了!

    可惜的是,从叶秋、文昭仪的眼里,他看到了不屑。

    也就是说,他千辛万苦,花了那么多钱研究出来的大炮,在这些大宗师眼里狗屁不是。

    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洋鬼子的大炮能打死大宗师?

    难道阿育国的李佛是水货?

    他曾经也好奇过这个问题。

    结果文昭仪却说,李佛的本事在她之上!

    难道洋鬼子的大炮比他的还厉害?

    “王爷,”

    何吉祥站起身,在大厅里来回踱步道,“前些日子那南谷法王丁伦,不知王爷可还有印象?”

    林逸点头道,“丁伦是跑了,可是那些随从不是还在大牢里关着吗?

    礼部的人可审问出什么东西没有?”

    “启禀王爷,这也是老臣来觐见王爷的缘由,”

    何吉祥沉声道,“南谷人说,金发碧眼的人进了南谷,他们同样有大炮。”

    “金发碧眼?”

    林逸第一个反应就是洋鬼子同样入了南谷,“这帮人简直是无孔不入啊,不过我记得谢小青说过这南谷身处高原之上,山高路陡,一般人不容易进去,这洋鬼子远在西方,是怎么进去的?”

    何吉祥道,“王爷有所不知,这南谷南边有一国,名为沙阿国,两国为高山所隔绝,可也经常互通有无。

    这沙阿国疆域广大,亦是临海的,这洋鬼子就是通过海面占侵入了沙阿国,进而窥觑南谷。”

    “嗯?”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有功法这种逆天的东西。

    林逸都怀疑自己来到了平行世界!

    何吉祥赶忙道,“臣所言并无虚言,还望王爷明鉴!”

    他还以为林逸不信他说的话。

    毕竟自己审问出来后,自己都不信!

    一群金发碧眼的洋鬼子不远千里占据南谷这样的不毛之地,图什么?

    “本王没有不信,殖民者的特性就是不停的扩张,不停的圈地,只要占据了南谷,那么川州,我大梁国的西南之地离他们还能远吗?”

    林逸反问道。

    “川州?”

    对于殖民者这个词,何吉祥自然不陌生,毕竟和王爷写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中经常出现这个词。

    他最惊讶的还是和王爷说的川州!

    说过那些洋鬼子意在川州!

    那就是罪不可赦!

    “不错,永远不要低估殖民者的野心,”

    林逸淡淡道,“他们很凶残的,不得不防。”

    打死他都想不到,他重活一辈子,居然还有抗击殖民侵略者的一天!

    他既懊恼,又兴奋!

    懊恼的是这么麻烦,这些侵略者居然不肯乖乖的去死。

    兴奋自然是因为传说中的西洋女王完完全全有可能真实存在?

    到时候全球布种,每一代国王都有自己的血统,算不算为国争光?

    何吉祥道,“不知王爷可有何吩咐?”

    林逸想了想道,“再拨十万两银子给军器局,长枪大炮要继续研制,精益求精,不要懈怠。”

    何吉祥直接愣了,想不到说了这么长时间,和王爷居然是这么个反应。

    不是该整顿军备,布置边防?

    无奈道,“王爷,老臣以为”

    “谁以为都不重要,你们那套老思想用来对付殖民者不行,对付这些不要脸的玩意,听我的吧,”

    林逸笑着道,“令善琦与阿育国的洋鬼子做交涉,阿育国自古以来就是我大梁国的附属国,我大梁国肯定不会承认的,就一句话,要战就战,大不了本王亲自回一趟三和,会一会他们。”

    何吉祥听完后,犹豫了一下道,“王爷英明。”

    林逸接着道,“擢袁臻为川州军务提督,即刻赴任。”

    袁臻去川州?

    何吉祥心下一惊。

    川州可是寂照庵和春山城的地盘!

    自从平川王过世后,川州便成了法外之地,朝廷的圣旨在那里就是一纸空文。

    如今让袁臻孤身一人前去?

    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他想到了袁贵妃那阴寒的脸,不禁打了寒颤道,“王爷三思!”

    袁臻是袁贵妃的亲哥哥!

    袁贵妃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袁臻赴死的!

    她不找和王爷,到时候直接找他们这些朝中大臣的麻烦,也是麻烦。

    袁贵妃可是和王爷的生母,打不得骂不得,他们能怎么办?

    “你们不用怕,”

    林逸笑着道,“我家那老太太一直以为我这个做儿子的舒服,尽给我出难题,这一次啊,我也得让他体会一下我这做儿子的难处。

    这世道啊,谁活着都不容易。”

    “王爷,”

    何吉祥不禁苦笑,这是故意与娘娘置气啊?

    但是,他们这些大臣何其无辜?

    何必牵连到他们?

    因此苦笑道,“想必娘娘会体谅王爷的。”

    “体谅个球,”

    林逸摇头道,“火烧不到她的眉毛,她就分不清轻重缓急,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不用劝我了,下旨去吧,我这舅舅要不要去川州,全看我老娘的态度了。”

    说完之后,面带得意。

    他终于将了他老娘一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