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573、不装了

    安康城,身为大梁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每年冻死、饿死的人都有大几百人人。

    至于那些经济差,交通不便的便远之地,就更不用提了,一城之地,一年不死个上千人,都是老天爷开眼。

    林逸上辈子做屌丝做习惯了,有时候会不自觉的代入平民百姓的视野。

    作为一个平头百姓,吃不饱穿不暖,还不去造反,那不是菊花套电钻?

    如果没有那个胆量,扇点阴风总可以吧?

    所以,代入的越多,他的危机感就越强烈。

    甚至都快成被迫害妄想症患者了。

    谢赞拱手道,“启禀王爷,安康府联合兵马司在城外建了收容所,提供住宿,被褥、棉衣一应俱全,烧锅的大粥亦是彻夜不停。”

    坐在谢赞旁边的甘茂苦着脸道,“王爷,这粥熬的太浓了,城内不缺粮的百姓都出来冒领,如果再继续这么下去,这每日所费钱粮实在是难以为继,臣以为当想点办法。”

    “有冒领的?”

    这是林逸没有想到的,“你们建的那个收容点距离城内有七八里地,这雪下得这么大,一来一回得一个多时辰吧,为了一口粥值当吗?”

    甘茂笑着道,“王爷,那可不是几口,那是一大碗,里面还有红薯,有的人啊,就捡晚上来,吃个半饱,往收容所一躺,等天一亮,早饭也有了,中饭还能吃点油水,说不定一住就是四五天。

    王爷,再这么继续下去,人肯定越来越多,建再多的收容所,煮再多的大锅粥都是不够用的。”

    “天寒地冻,没有营生,不用做活,哪里躺不是躺。”

    林逸再次代入平民百姓的位置,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些人的心思。

    大冬天的,寒风刺骨,试想有这么一个地方,有吃有喝,有可以躺平的暖炕,傻子才不去呢!

    甚至还可以拖家带口,猫一个冬天!

    谢赞讪笑道,“王爷宅心仁厚,自然不知道这些人的刁横之处。”

    林逸叹气道,“那你们肯定有解决办法了?”

    不等他开口,便摆手道,“行了,随便你们吧,我不管了。”

    按他的猜想,大概是往粥里掺进沙子,何吉祥曾经曾与他说过。

    奈何,他那会圣母心爆表,没有同意。

    总觉得只有和珅这种声名狼藉的大贪官才干得出来这种事!

    但是,现在这形势,那么多人来冒充灾民,吃救济粮,不用这招估计真不行。

    那些想占便宜的,肯定受不了,只有真正挨饿的百姓才能忍受硌牙的粥。

    至于会不会出现结石什么的,那就不是现在能考虑的了,先让他们活命再说吧。

    “王爷英明。”

    三人异口同声的道。

    “我负责英明,你们负责办坏事。”

    林逸满不在乎的道。

    三个老头子面色一黑。

    娘的!

    这和王爷果然还是这么无耻!

    偏偏他们还无可奈何。

    何吉祥无奈的举起杯子道,“臣敬王爷一杯。”

    “多谢。”

    林逸发现自己如今居然有千杯不醉的体质了!

    怎么喝这么多了,还这么清醒呢?

    不科学啊!

    谢赞沉声道,“王爷,如今王爷已经威加四海,臣以为”

    “我不要你以为,我要我以为,”

    林逸再次打断了,“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提前跟你们说好,不用搞三请四请那一套,眼前我大梁国的皇帝,还是我父皇,你们不用想别的。”

    何吉祥很是了解和王爷,见他态度坚决,不似作伪,便不禁长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臣遵命。”

    “行了,你们慢慢好。”

    林逸丝毫不顾忌形象,端着酒杯,到处找人碰。

    走到楚王身前,笑着道,“八皇兄,你能回来,我心甚慰。”

    本来吵闹的太和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众人屏住呼吸,仔细聆听。

    楚王林詹站起身,恭恭敬敬的施礼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臣不管在哪里,都是摄政王的臣子。”

    “八皇兄,你说这话就太客气了,”

    林逸很爱听这话,“咱们都是兄弟,你不必见外,坐下说话。”

    “谢摄政王。”

    楚王依然老老实实地站着,没敢坐下。

    他这个兄弟,他同样很了解!

    小心眼,记仇,有些话不能当真!

    林逸再次看向太子笑着道,“八皇兄离开都城有些时日了,安康城的变化甚大,他可能有些不太了解,还烦请大皇兄多多照样他。”

    太子与楚王关系并不好,但是无论如何都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林逸一定要让他做这个保!

    楚王要是闹出什么幺蛾子,就拿你是问!

    太子站起身,面带苦涩道,“臣遵旨。”

    “那咱们继续喝。”

    最后林逸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总之出门的时候已经摇摇晃晃了。

    他带头出了太和殿后,这场筵席就算结束了。

    信王这才有机会走到自己母亲康妃身前跪下道,“孩儿不孝,让母妃担心了。”

    康妃泪眼婆娑的道,“好孩子,回来就好,去吧。”

    此刻太和殿里还有这么多人,她并不方便多说什么。

    “儿子告退。”

    信王也不是啰嗦的人,随着同等待他的楚王一起走了。

    南陵王站在偌大的广场,望着楚王渐行渐远的背影,脸阴沉的能滴出水,“将来我必手刃此贼,以解我心头之恨。”

    如果不是因为楚王,他的生母展贵妃就不会投井而死。

    梅静枝抬头望了望天空的雪花,拍拍他的肩膀道,“记住我的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弄出什么动静,和王爷绝对不会轻饶你们,我想你母亲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你为了她,把自己弄得遍体伤痕。”

    “祖父”

    南陵王的泪水不自觉的就顺着脸颊下来了。

    风雪更大了。

    楚王坐在马车里,不时掀起车帘,好奇的往车窗外看,感慨道,“想不到两年不回来,这安康城的变化就如此大。

    我记得前面以前是一片贫民区,怎么现在就变成这么大广场了?

    还有刚刚那河边以前全是住户,现在也一个住家的都没有了?”

    晋王笑着道,“我也只比你们早回来十几天,许多事情不甚清楚,只听说老九执掌朝纲后,独断专行,说要搞什么卫生环境政治,花费的银钱不计其数。”

    楚王道,“他有时候啊,确实胡闹了一些。

    不过你我如今都是阶下之囚,还是谨言慎语吧。”

    晋王讪笑道,“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觉得,他最后真的会放过咱们吗?”

    楚王道,“他连老三都放跑了,更何况咱们,你啊,还是不了解他,他这个人固然贪财了一些,可是没有杀戮心。

    老三要是得势了,才是我等的死期。”

    晋王诧异的看向楚王道,“你向来与三皇兄交好,一心辅佐与他,怎么反倒是不信任他了?”

    楚王瘪瘪嘴道,“四皇兄与三皇兄在平城同舟共济,难道就信任他了?”

    “哎,算你说的有理,”

    晋王把手中暖炉往肚间移了移,继续道,“那你呢,如果真是你得势,你能否容咱们这些兄弟?”

    楚王笑着道,“如果是以往,我定与你说,你我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是现在,我会直接跟你说,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心狗。”

    晋王和旁边的信王先是愕然,随即就了然了。

    如今大势已去,各个兄弟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雄心壮志,此刻心灰意冷,不需要再假装豁达大度,假装宽厚仁慈,假装求贤若渴,假装爱民如子了,太累了。

    如今不装了:我真的是个小人。

    有种你们咬我?

    “八皇兄果然是性情中人,”

    晋王笑呵呵的道,“你跟我想的一样。”

    如果他有得势的一天,他这些兄弟,他一个都不会留的!

    对皇家子弟来说,兄弟皆祸害!

    包括父母!

    “本王还坐在这里呢,你们就这么想杀我?”

    一直没有插话的信王,突然出声道。

    楚王大大咧咧的道,“五皇兄,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就不信,你登基了,能容我一众兄弟。”

    “我第一个杀的人就是你。”

    信王很肯定的道。

    “你要杀我,我理解,可凭什么我是第一个?”

    楚王用很夸张的语气问,“这么多年,你我隐匿楚州,朝夕相处,我帮你那么多,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信王表无表情的道,“就是因为朝夕相处,你知道的太多了,我才不能留你。”

    “你说的这么有道理,我居然没法反驳。”

    楚王叹气。

    晋王叹气道,“你们就这么笃定老九不会杀我等?

    你们不该回来的。”

    只有他与南陵王最惨,是被迫回来的!

    谁让老三不争气呢?

    直接就开门投降了!

    信王道,“大势已去,与其苟且偷生,不如放手一搏。”

    “咦,怎么出城了?”

    楚王突然出声道。

    晋王冷哼道,“你们以为回了安康城就不是苟且偷生了?”

    楚王皱眉道,“什么意思?”

    晋王看二人吃瘪,便道,“咱们在城内的宅子早就被户部收归国有了,有发卖的,有赁出去的,有的被拿去办所谓新式学校了,哪怕是太子现在住的都是老三的房子。

    只有老六和老十二没挪窝。”

    楚王咬牙道,“岂有此理,那咱们住哪里?”

    晋王叹气道,“跟我一样,全部住城外,咱们啊,就隔着一堵墙,以后就是邻居了。”

    说完,马车停了下来。

    兵马司官兵手里的火把和马灯把街面上照的恍如白昼。

    姜毅策马走上三人身前,拱手道,“三位王爷,到了。”

    楚王望着眼前这狭窄的门头,灰暗的影壁墙,不可置信的道,“你让本王住这里?”

    信王却大笑,“既来之这安之。”

    说完带头走进了院子。

    姜毅转过头看向身后的紫霞道,“紫霞姑娘,劳烦您了。”

    “不敢当。”

    紫霞说完吩咐两侧丫鬟、杂役把信王和楚王的一众家眷送入了府中。

    林逸回府后径直躺下了,一直睡到后半夜,被渴醒了,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大壶水。

    紫霞心疼的道,“王爷,以后还是少喝一些吧。”

    “今日高兴,就喝了一点,”

    林逸打着哈欠道,“我那老哥几个都是什么反应?”

    紫霞笑着道,“楚王爷倒是发了一通脾气,信王神色如常。”

    林逸笑着道,“好歹也是四进宅子,寻常百姓一辈子都买不起。再说,我能给他们留一条性命,他们就偷着乐吧,千万不要不知足的好。”

    “王爷说的是,”

    紫霞想了想道,“楚王有两个嫔妃已经怀有身孕,奴婢擅自做主,让陈喜莲去瞧了一番,没有什么大碍。”

    “你做的对。”

    林逸再次大口大口的喝了一壶水。

    紫霞犹豫了一下道,“王爷,那素心姑娘”

    “不是让你把她安顿在关小七的宅子里面吗?

    她怎么了?”

    林逸回都城后,刚好关小七回关胜那里去了,宅子空着,他就直接把素心安置在了关小七那宅子,另外派两个丫头伺候着。

    紫霞笑着道,“王爷,素心姑娘向来锦衣玉食,那里甚偏,奴婢听丫头说,经常夜里有什么奇怪的叫声,素心姑娘已经好几晚上没睡好觉了。”

    林逸道,“除了牲口叫声,还能有什么叫声?”

    紫霞道,“王爷,关姑娘为了给关大爷还帐,早就把牲口卖干净了,就连那条癞皮狗都送到府里来养了。”

    “关胜这赌上头了啊。”

    林逸哭笑不得。

    紫霞继续道,“关姑娘替关大爷还了账,怕他又进赌场,这才不得已回去住的,好把关大爷看牢了。”

    “前些日子还跟我说随便她老子赌,说的特别豁达。

    结果现在真赌上头了,就坐不住了。”

    林逸决定要是见到关小七一定要好好揶揄一番,说的和坐的不一样啊!

    紫霞道,“这赌哪里是什么好东西,沾上了就没有回头路。”

    “说的也是,”

    林逸想了想道,“你有时间去她家看看,送点银子过去。”

    紫霞掩嘴笑道,“王妃慈悲,特意从自己的体己银子里拿出来了二百两,让人送了过去。”

    “你说王妃手里到底有钱没有?”

    林逸再次想起来了杜隐娘与他说过的话,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