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584、倡议

    如果是以往,对待杜隐娘,他是不会客气的。

    毕竟跟紫霞一样,是个没名没分的陪侍,但是如今不一样了,杜隐娘已经怀有身孕!

    肚子里是龙嗣!

    母凭子贵,正是此理。

    “金刚台的人还在安康城吗?”

    林逸突然出声道。

    洪应赶忙道,“自从静怡和静宽伏法后,金刚台的人便自动现身了,目前住在寒山寺。”

    “寒山寺?”

    林逸皱眉道,“这名字怎么这么熟?”

    洪应陪笑道,“这寒山寺的住持乃是法慧的首徒圆音。”

    “法慧啊”

    林逸终于想起来了,这是个给他老子戴绿帽子的男人。

    想当年只身一人入宫,在重重守卫下,居然能背着皇后的尸身逃出去。

    功夫高深至极。

    最后小和尚济海继承了他的衣钵。

    林逸当时听完后,惊得目瞪口呆。

    这种奇遇是主角才有的待遇!

    洪应点头道,“正是。”

    林逸想了想道,“让无相来见我吧。”

    “是,”

    洪应道,“小的这就去通传。”

    碳烧的旺,屋里的暖气充足,林逸待的时间太长了,吃好中饭后,逗弄了一会孩子,感觉闷热的很,便披上狐狸皮大袄,在花园里散步。

    无相长老过来的时候,他才回了屋子。

    抱着茶盏,看着面前这个枯瘦如柴,穿着一身单薄伽蓝褂的和尚,林逸关心了一句,“大师穿的这么薄不冷吗?

    要不我让人给你拿件袄子?”

    无相明显愣了一下,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位王爷第一次见面会问这种话,双十合十道,“王爷多虑了,老衲不冷。”

    “年龄大了,不要逞强,冻坏了,感冒了,很麻烦的,”

    林逸指着桌子上的茶盏道,“哪怕不加衣服,也多喝点热茶,暖暖身子。”

    无相坐下后道,“谢王爷。”

    难道和王爷不知道大宗师寒暑不侵?

    这话似有所指。

    “大师不要客气,”

    林逸笑着道,“不知大师从豫州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阿弥陀佛,”

    无相宣了一声佛号,然后朗声道,“老衲身处偏野之地,可老衲早就认真听取了的讲话和指示精神,心生欢喜,振奋不已。

    此番进安康城特意来觐见王爷,聆听王爷教诲,希望能够继续紧密团结在和王爷的身边,身死无憾。”

    “”

    林逸愕然。

    决定见无相之前,他想过很多。

    无相法师是大宗师,又是得道高僧,想必是不怎么好说话的,自己该怎么应付。

    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会这么通“时务”!

    而且说的还这么肉麻!

    即使天天听他讲话的何吉祥等人,恐怕都说不出这番话吧!

    端了茶盏,轻轻抿了一口,清清嗓子后道,“大师客气了,大师能说出这番话,本王很是欣慰啊。

    本王有一事相求,不知道大师可否应允?”

    无相道,“王爷但说无妨。”

    林逸笑着道,“本王要出征塞北的消息,想必是瞒不住大师的,我大梁国自当上下一心,团结一致,因此呢,还希望大师带头,发一份倡议书,发在邸报上,传抄天下。”

    无相合十道,“老衲自当紧紧围绕在王爷的领导下。”

    “好,好,好。”

    林逸大笑。

    这无相还真是个妙人。

    金刚台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不是没有道理的。

    无相面无表情的道,“王爷谬赞。”

    林逸笑着道,“静怡和静宽师太尚在大理寺做客,烦请大师去走一遭,给她们宽宽心。”

    “老衲自当义不容辞。”

    无相法师说完,就由着洪应亲自送了出去。

    临近新年这天,由梁远之执笔,金刚台、寂照庵、春山城等门派联合署名的《倡议书》新鲜出炉。

    大概意思就是各大门派遵守大梁国律法,不以武犯禁,自觉维护大梁国统一,社会稳定,与江湖人士相互尊重,和睦相处。

    天下震惊。

    朝野更是议论纷纷,想不到向来倨傲的金刚台和寂照庵就这么轻易的臣服了!

    春暖花开。

    从去年开始准备的征北战争正式开始了。

    袁昂、梅静枝为征北总司令,洪应为监军,领十万大军,先后开赴塞北。

    “这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朝堂之上,林逸听着甘茂的汇报,忍不住感慨道,“打仗就是打钱。”

    甘茂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大声道,“王爷英明。”

    林逸看向卞京,想了想道,“仗要打,路也要修,等塞北的土地一解冻,就组织人手修通到塞北的道路,只有路通了,才能进行有效管理。”

    历史上,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诸侯割据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道路状况,只要手里有点钱,一些诸侯就敢关起门称王称霸。

    特别是那些地处偏远,有天险可守的诸侯,更是肆无忌惮。

    反正道路不畅,有种你来打我啊!

    只要守住一处险隘,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甚至是那些土匪都敢在深山老林里做土皇帝。

    至于农村基层,更不用说了,天高皇帝远,乡绅和豪强便是律法。

    “臣遵旨!”

    卞京高兴地无以复加!

    他已经修通了从三和到安康城的道路,如果再修通从安康城到塞北的路,便能千古留名!

    “王爷”

    甘茂欲哭无泪。

    这又是要从自己手里抠银子啊!

    还让不让人活了!

    “别哭,咬一咬牙就过去了。”

    林逸上前拍了拍甘茂的肩膀,在忠臣的注视下出了金銮殿。

    “王爷。”

    小喜子紧随在林逸的身后。

    “有事?”

    林逸站在台阶上,沐浴在暖洋洋的太阳底下,身心舒畅。

    小喜子犹豫再三后道,“康妃熬了参汤,想请王爷喝。”

    “参汤啊”

    林逸捏着下巴道,“最近信王没犯什么错吧?”

    他就怕这汤不是那么好喝的。

    “信王除了每日流连于烟花之地,倒是没有什么大的错处。”

    小喜子笑着道。

    林逸道,“你是不是收了康妃的银子?”

    “王爷英明!”

    小喜子陪笑。

    “见面分一半,”

    林逸伸了个懒腰道,“走,去喝参汤。”

    ps:推荐一本书《满级考古大师》,一介不知名小考古人,成长为华夏乃至世界传奇考古学者

    1秒记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