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能升级避难所 十七筝

第五百一十九章 珍藏的红酒

    回到科研中心,陈新让秦岚去把车还掉,而他自己则和莫卿妍一起把带回来的东西送回了避难所里。

    因为带回来的东西都是被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冻住的,骤然升温到零上会直接把这些东西在热胀冷缩的过程中弄坏,所以必须要有一个逐渐升温的环境来对这些带回来的东西进行解冻。

    尤其是莫卿妍的那些珍藏,每一瓶都已经变成了孤品,甚至以后还会不会有都成为疑问,自然需要更加珍惜。

    毕竟现在所有的酿酒原产地都已经生态灭绝,想要重新酿酒不难,但想要重新复制出那些得天独厚的环境,从而还原出那些独一无二的风味来,就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了。

    即便是陈新,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这当中涉及的可不仅仅只是温度湿度之类的问题,还有当地的自然环境、气候、光照、降雨,甚至土壤的成分、酸碱度等等,都会对最终的结果造成影响。

    或许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没什么区别,但是对于一些老饕来说,这其中的差别可能就和咸甜豆腐一样明显。

    所以为了让莫卿妍的这一批珍贵的珍藏不至于因为解冻太快而损毁,就必须要用一种非常慢的速度来将这些已经被冻成冰坨子一样的酒瓶进行解冻了。

    要知道,对于一些年份非常久的红酒或者其他酒液来说,可能只是一次摇晃,或者手掌接触时带来的温度变化,都有可能破坏它原本纤细的风味,即便储存酒液的玻璃瓶本身可以经受得住升温的影响,但是这些酒液可未必能承受同样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储存红酒或者其他酒液,需要一个稳定、恒温的环境了,为的就是避免环境的变化对酒的风味造成影响。

    因此,陈新特意在避难所里为莫卿妍弄了一个新的恒温酒窖,而这个酒窖早在他们出发之前,就已经将温度调到了零下七十度了。

    这自然是陈新通过系统升级弄出来的酒窖,所以才能做到当冷库使这么夸张的事情。

    将所有带回来的酒从恒温箱里取出来,放入酒窖之后,陈新和莫卿妍这才一起松了一口气,关上了酒窖的门,将其调到了升温模式,让整个酒窖在未来的一周时间里,以非常慢的速度缓慢升温,来对这些酒进行解冻。

    至于说莫卿妍带回来的她和莫卿馨的私人物品,这倒是比较好处理,毕竟不是那么纤细脆弱的东西,只需要控制好解冻的速度,不至于一瞬间从零下升到零上,也就没事了。

    “现在放心了?你的这些宝贝都会没事的。”看到莫卿妍站在酒窖门口拍着自己胸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陈新不由得冲她调笑了一句。

    不过从他们两个人认识开始,莫卿妍就确实宝贝她的这些酒,平时等闲不让人碰不说,很多时候即便她答应拿一瓶出来和大家分享,也是万分不舍的样子,以至于当初那些朋友里,经常会拿这个事和她开玩笑。

    想到这里,陈新不由得说道:“话说等冰化了,我们开一瓶来庆祝一下吧,你说喝哪一瓶好呢?那瓶1982年的hateauVoyage?还是那瓶1956年的onurrent?”

    “不行!哪一瓶都不行!最多让你喝09年的ChateauBeausejour!”听到陈新想喝的两瓶酒,莫卿妍顿时变了脸色,像老母鸡护崽一样挡在了酒窖的门口。

    陈新所提到的两瓶红酒,都是莫卿妍收藏的这些珍藏里相当稀有的存在,毕竟都是几十年前的酒,能够留存到灾难之前的都已经罕见到了可能全世界也就那么几十瓶的样子,就更不用提现在连原产地都毁了的情况了。

    很有可能这就是全世界最后一瓶了。

    对于莫卿妍来说,这些酒可是她的命根子,怎么都不可能就这么让陈新喝掉的。

    虽然陈新是她所心爱的男人,但是在这件事上她却很是坚持,唯一的退让也只不过是拿出了年份不是那么久远的一些次一等的珍藏,希望能够以此让陈新可以满足。

    只是陈新并不是真的要喝这些酒,他只不过是在调戏莫卿妍而已。

    所以他并没有答应,而是将莫卿妍抵在了酒窖的门上,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不给我喝的话,那你可是要付出很沉重的代价的哦!”

    “那也不行!那两瓶酒可是我最宝贝的珍藏了,其他的还能商量,那两瓶不可以!”莫卿妍虽然感到十分的害羞,但还是咬紧牙关坚持着。

    面对莫卿妍这幅娇羞却坚持的样子,陈新明显越发来了兴致,故意对着她的耳朵吹起了气,还刻意用一副很低沉的声音说道:“可是我很想喝啊!你知不知道我馋它已经有多久了?”

    “多久也不行啦!那些酒沉淀了这么多年,应该要在一个最特别的场合去喝,怎么可以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喝掉!”莫卿妍自然能够感觉得出来陈新的目的,以及他的身体对自己起的反应,但是她却并不愿意就这么牺牲掉自己的珍藏。

    听着莫卿妍这样的话,陈新玩味的捏起了她的下巴,贴着她的脸问道:“那什么才是特别的场合呢?”

    “人家不知道啦!”莫卿妍已经羞涩的难以自已,偏过头去不想看陈新。

    而陈新看着莫卿妍这幅样子,反而越发的兴致勃勃,甚至开始对着她上下其手,颇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

    只是即便如此,莫卿妍也毫不松口,只是咬紧了牙关,默默承受之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最多让你喝点别的,那两瓶我真的舍不得。”

    “别的,是指什么呢?”陈新故意曲解着莫卿妍的话,并且意有所指。

    莫卿妍当然能听懂陈新在说什么,但她此时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了。

    就在莫卿妍整个人都快要软倒在陈新怀里的时候,还完了车回来的秦岚看到了正纠缠在一起的两人,顿时没好气的咳嗽了一声问道:“你们两个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