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小文豪 明日红花

第一百五十七章

    赵仲鍼一直在旁边听着呢,得知可以参与这样好玩的事,自然一口答应。

    苏辂也欣然应下。

    一行人在洛阳暂住,每日去府衙跟着负责人出去北邙那一带晃悠,偶尔溜达到邵雍家附近,还去吃吃茶聊聊天。

    通过查阅各种典籍和记录,赵仲鍼对运河历史有了颇深的了解,对于粮仓的运作模式也了解得清清楚楚。

    这些粮仓里头的粮食可不仅是给百官发俸禄、给军队发粮饷的,在灾年还得拿出来抗震救灾、平抑物价。

    赵仲鍼按照苏辂平日里教给他的那套整理方法,把粮食的来源和去路都统计了一遍,还特地去地里跟刚插下去的秧苗打了个照面。他不仅学会了分辨禾苗和麦苗,还知道了撒下去的种子变成粮窖里粮食需要经历什么步骤。

    虽然即便是一个普通的农户都能把这个过程说得头头是道,对于赵仲鍼来说却算是开了眼界。

    如今在赵仲鍼心里面,碗里的米饭与面食不再普通乏味,每一口吃起来都挺奇妙,因为他会考虑那晶莹的米饭和精细的米面到底是从哪来的,是走过漫长的水路,还是直接由陆上运来。

    分辨每种食材的来处,已经成了赵仲鍼吃饭时的乐趣,要是能猜出来的话他会高兴得多加两碗饭。

    有地方志在手,负责人要找回洛仓遗址还是很简单的,他圈了处水陆两通的遗址便组织人手开挖。

    苏辂一行人早早出发去看这次挖掘。

    国家大型粮仓基本安排在地下,负责人请了经验丰富的工人过来开挖,还用上了苏辂专门叫人打造出来的考古挖掘工具。

    没到正午,一处回洛仓粮窖已经被挖掘开,这样的粮窖足足有七百多个,眼前这个属于交通便利的类型。

    苏辂几人也不觉得枯燥,不时跟着工人们往里走,很快看到这个粮窖里头居然还堆着些粮食!

    隋唐前期到现在少说也有两三百年了,里头的粮食自然不可能完好如初,不过苏辂把整个仓窖由里到外地看了一遍,发现比后世挖掘的那几个粮窖保存得更完好。毕竟后头还隔着一千多年的时光,很多粮窖要是不保护起来的话,没准都塌了!

    镶嵌在粮窖底部的铭砖也被挖了出来,上头写明了这是第几号仓库,入库粮食的种类、产地、数量、管理者等等,数据十分详实,属于不可多得的史料。

    赵仲鍼几人好奇地凑上去,借着外面照进来的光亮看着上面整整齐齐的一行行字,最终辨认出了上头的陌生名字。

    数百年前曾经有个小官勤勤恳恳地管理着这处仓库,每年重复着出库、入库这样的工作。

    赵仲鍼看着上头闻所未闻的姓名,心里忽然就明白过来:他们这样的人?或许就是苏辂所说的“砂砾”。

    小官是这样?大官是这样,皇帝也是这样。

    只有足够出色的人?才能让后世人牢牢记住?剩下那些都是砂砾!

    可是没了这一颗颗砂砾,也就没有他们如今所知晓的一个个时代。

    苏辂却没有赵仲鍼这么深的感悟?他转头和张菀柔嘀咕:“听说匠人每做一样东西,都得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上面?往后我要是没当成官就去做些新鲜玩意来卖?给每一样东西都隐秘地刻上我的名字。等个千百年后,许多人争相拍卖有我名字的古玩!”

    张菀柔说道:“古玩是指古时的珍玩吗?”

    苏辂点点头。

    他兴致勃勃地说道:“等以后我们成亲了,可以把我们的名字一起刻上去,这样以后的人就会猜测我俩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夫妻俩、是不是特别恩爱之类的。”

    张菀柔不吱声了。

    未出阁的女孩儿?终究还是不好意思大咧咧地谈论婚后之事。

    他们现在连亲都没定!

    赵仲鍼本来正在感悟人生?见苏辂两人挨在一起说悄悄话,又想起自己那个猜测来。他忍不住问苏辂:“你们在聊什么?”

    苏辂也不瞒着,把自己的新想法讲给赵仲鍼听。

    等以后他让人搞一堆珍玩,想办法卖遍全大宋,以后到处都有他的传说!

    赵仲鍼一阵默然。

    他苏贤弟是因为喜欢的是男子?觉得自己可能不会有后代了,所以才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流传于后世吗?

    这真是太令人难过了?可是难过之余又不免有些感动。

    世上有多少人能够像他苏贤弟这样决心冲破世间藩篱,不顾一切与相爱之人相知相守呢?

    赵仲鍼一脸怅然地说道:“苏贤弟?你不必如此,以后你肯定能当大官名留青史!”

    苏辂被赵仲鍼看得毛毛的。

    兄弟?你的眼神好几把奇怪。

    不过?未来皇帝说他一定能当大官?算不算金口玉言?以后他要是没当成的话,可以拿这句话去找他要个宰相当当吗?

    一想到自己的远大前程,苏辂顿时又有劲了,溜达去找负责人提供自己的建议。

    比如如何全方位展示粮窖的构造、如何建设运河文化展厅、如何对已经挖掘开的粮窖进行加固和保护等等,这些都是后世已经搞烂了的,苏辂随便就能说出整套流程。

    负责人却是头一回听说这种模式,听得连连点头、佩服不已,不断记录着苏辂的话。有了苏辂给的框架,接下来他们只需要照着章程开工就好!

    既然连粮窖都挖开了,剩下的就是搞搞基础设施了,没什么新鲜好玩的东西,苏辂他们不准备继续跟进了。

    苏辂几人辞别负责人,来到了瀍江边上。

    苏辂看着江上往来不断的客船与货船,笑眯眯地问赵仲鍼:“你猜这里离沈兄他们那边远吗?”

    赵仲鍼被苏辂问得一愣。

    沈林那个寨子也是水陆两通的好地方,寨子临山靠江,算起来的话,顺着瀍江直下应该是能到的。走水路怕是要不了多少时间!

    现在苏辂说服文彦博在这边搞展会,往后游人来了这边,可以顺流而下去沈林他们寨子做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