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仙侠世界 爆更小熊猫

第315章 朔方方士,侯生卢生

    蒙常山派遣了数位玄鸟卫离去,是要调查这位匈奴智者。见他们骑着骏马离去,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此次巡游至朔方经历不少,还好秦始皇未曾受伤出事。仔细想来,其实也都因为白稷。

    对于这位国师,蒙常山是又爱又恨!

    有白稷在,天大的危险也不会有事。可白稷每次都会出人意料,哪边危险往哪边跑。他的确是有本事,可秦始皇身份地位摆在这,有什么闪失都没法担待得起。

    要知道,这天下有大把大把的人恨不得杀了秦始皇。他在外巡游,那就是顶着嘲讽光环在外面转悠。脑门上顶着四个字独孤求死!

    “常山,想啥呢?”

    悠悠然的声音响起。

    蒙常山转过头来,就看到白稷叼着根草来至面前。

    “常山拜见君上。”

    “不必多礼。”白稷满不在乎的挥挥手,私底下的时候他没这这么多规矩,“看你想事情想的出神,怎么,在想那个匈奴智者?”

    “不是……”

    蒙常山摇摇头,作为秦始皇的贴身侍卫,他就是个没感情的机器人。秦始皇让他做什么,他只需要照做就好。至于别的事,完全和他无关。他也不会抱怨,什么脏活累活从来不会嫌弃。

    “他们已经去了,接下来只要等待便可。放心,匈奴并不蠢,后续不会再有什么危险。”

    蒙常山是忠心耿耿,说是愚忠也不过分。只要秦始皇一句话,蒙常山会想都不想抹脖子。就算让他自高山上跳下来,他也不会犹豫片刻。蒙常山担心的无非是秦始皇安危,白稷觉得没什么问题。

    还没说两句话,蒙常山便告辞离去,他还得去保护秦始皇,自然不能在外过多逗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白稷则是觉得有些无趣。

    ……

    匈奴这个小插曲并未影响太多,秦始皇照常在朔方巡游。不光是在德信这边,还得去别的县到处看看。沿路速度比较慢,主要还是为了视察朔方的情况。

    正如白稷所言,沿路其实再无任何危险。草原上风景极好,加上天气渐渐转凉,沿路就和旅游差不多。每至一处地方,便会待上个三五日。吃的大部分都是羊肉奶浆,白稷后续便没怎么吃过。

    各地县城其实相差无几,不过是人多人少的区别。期间还碰到了诸多方士,他们大部分都是白稷带到朔方,后来自愿留在了这里。他们本是戴罪之身,因为白稷的缘故才能恢复自由。

    其中就有两位名人,韩人侯生,燕人卢生。没错,就是后世令秦始皇大怒,坑杀四百多方士儒生的侯生和卢生。他们是认识徐福,后来经徐福介绍后,他们便自愿来至朔方担任医卜。

    凭借着徐福的手稿,他们在朔方备受尊崇。潜心钻研医术,偶尔还会背着竹篓到处转悠,寻找药材。这两人在后世可是引起诸多麻烦,现在在草原上过的倒是还可以。

    “侯生(卢生)拜见陛下!”

    “拜见君上!”

    “免礼。”

    秦始皇现在还不认识他们,若非白稷他根本不会接见这两个方士。自从知道方士所炼丹药皆有剧毒后,他再也没见过任何方士,甚至对这些方士是嗤之以鼻。当初若非白稷出面,他会直接杀了所有方士!

    不过也得亏是有白稷,这些方士现在可都是秦国闻名的医卜。医术皆是极其精湛,上次夏无且还专门说了,他改天准备到泾阳去好好进修。这不,这次他就没跟来,因为觉得用不上他,倒不如去泾阳好好学习。

    “本君听说汝二人医术极其不凡,上次还治好了疫疾。”

    此事白稷也只是有所耳闻,说是疫疾极其严重。这倒也很正常,燕赵降卒未必能适应草原上的生活,自然会患病。有些降卒也不听白稷的话,还会去喝生水。草原上的生水可极其危险,经常得和野兽牲畜共用。甚至还会有死去腐烂的动物尸体,不知有多少病菌。

    结果此地便闹了疫疾,感染者众多。辛亏侯生发现的及时,立马按照徐福手稿所为。先把患了疫疾的隔离,疑似的同样得隔离到另外处地方。每日再以汤药治病,最后成功阻止了疫疾爆发。

    有老人为此是极其感慨,还说要不是卢生和侯生,只怕这场疫疾会波及数万人。他们打了大半辈子的仗,经历的也多,知道疫疾的危险。

    “那次的确极其危险,连侯生也染了疫疾。还好得到其余方士相助,方能渡过难关。”

    卢生在旁开口。

    秦始皇微微蹙眉,这事他也知晓,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十几个字而已。单纯只是封战报送来,提及到此地有疫疾,然后被卢生和侯生治好了而已。听他们现在这意思,看起来是相当危险。

    “切记,草原上万万不可喝生水。水源也都得有人看守巡视,尽量保证水源的干净。谁要是敢喝生水,笞刑五十!”

    “侯生明白。”

    这事儿其实白稷离开朔方的时候就说过,但奈何有人就是不听他的。人总是如此,只有自己疼了才会明白。有些人就喜欢逞能,还说自己喝了一辈子的生水屁事没有,怕什么?

    白稷的担心肯定是有道理的,但他们没事。

    除开他们两人外,还有些许儒生。他们不光要充作官吏,还有个职责就是普及秦国的素质教育。除开认字写字外,还得学习秦国的历史和些事迹,这么做是希望他们能接受秦国。像他们的子嗣是强制束脩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忘却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从心里认可他们现在的秦人身份。

    这些儒生的学识是有的,还精通秦国律法。他们在秦国想要出头可不容易,大部分都是些勋贵食客。在朔方有他们一展才华之地,自反不会错过这个宝贵的机会。白稷当时就承诺过,他们这相当于是下乡,要是做得好,以后还能回咸阳就职。

    秦始皇闲来无事,便准备听听这些儒生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