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码农修真 维度论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回宗之大会前的准备

    “已经有弟子去要去了,但是我们三个令符全都需要,为了无损打开这些光芒,我们必须对令符进行一定反向处理。”

    方青顿了顿,看了看皱眉的张德明道:“师叔你放心吧,党师叔祖交代我们小心处理,大概意思就是要将这些空间锚点,全部保存下来。

    甚至借助这庚金秘境唯一保存下来的一点洞天属性,融合其他秘境,彻底开启宗门的传送门。

    所以这边的传送口,一时半会是不会关的。而且这些个空间锚点,没个小半年的研究处理,咱们部门也不会随意搬迁的。

    毕竟咱们宗,虽然开过不少秘境口子,但是多锚点传送门,还没人弄过,包括部长在内,不仔细研究清楚,估计都不敢贸然动作。

    因此师叔你要是将令符给了我们,最近师叔你要是要用传送门,阵法部的弟子就是再忙,也绝对会行方便的。

    而且之后这些东西里面,研究出了什么,宗门奖励另说。咱们部门也不会亏待师叔的,我一定会清楚明白的给部长汇报,师叔你为咱们部门做的贡献。”

    张德明顿了顿,这就是宗门啊······部门倾轧的宗门!

    方青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就不藏着了,一翻手摸出了那个令符,看着手中的令符,对方青道:“记着你说的话,我的东西,可不是随便坑的!”

    方青笑道:“要是别的师叔,没和部长通气的情况下,弟子还不敢保证什么。

    但是师叔你······就凭师叔你这腰牌,就是掌教一系,都不敢贪墨师叔你的功劳,何况我们这劳碌命的阵法部。”

    张德明低头看了看腰间的峰主身份玉佩,随即抬头道:“行吧。”

    言罢,张德明将令符,丢给了方青。

    看着接过令符的方青,张德明突然道:“你在阵法部混的要是不如意,可以来我飞泉瀑布楼。”

    方青接过令符,微微一顿,笑道:“弟子多谢师叔的厚爱,真到那时,弟子会考虑的。”

    张德明点了点头,本来就是临时起意,因此本就没想过会得到什么结果。

    “那我去盘城世俗处理我的事情去了。”张德明开口道。

    “师叔你要是这段时间需要用传送门,直接来就是了,不管在施工与否,我们阵法部旗下,都会给师叔你通行。”方青说道。

    “嗯,知道了,就这样吧!”张德明道。

    “恭送师叔!”

    “恭送师叔!”

    “······”

    张德明转身离开,方青和几个阵法部的管事,看着张德明消失。

    片刻后,方青背后一人开口道:“师兄,这就是咱们宗,如今最知名的那位软饭师兄么?”

    “可是为什么突然吃成峰主师叔了?难道去育灵圣地的灵儿师姐,又有了什么大突破,放了什么天灯不成?”又一人接话道。

    “啧啧,真是应了宗门如今流传的那句话,努力的不如有天赋的;有天赋的不如有出身的;有出身的不如有媳妇的!我为什么就没一个青梅竹马呢?”

    “哈,宗门里和你同期的师姐师妹还少了?那是你自己没本事好吧!人家在灵农那群光棍中,都能混成这样。

    你们阵礼处那边,莺莺燕燕一大群,也没见你如何养个青梅出来的?”

    “总比你们阵研处既是光棍团,又没青梅好,至少我们还有一堆师姐师妹成天混来着。”

    阵法部的弟子,本就走在时代的前沿,非常前卫,如今受天宇风气影响,更是如此了,这一刻竟然就这样凭着八卦斗起了嘴来。

    “闭嘴吧!能混上育灵峰的峰主,你们还真以为是传言的‘吃软饭’就行的?

    整个育灵峰,之前就三位峰主,那是什么身份?

    能和育灵峰三老持平,还不被三老排挤,是什么身份还用猜么?一个个没点脑子么?”方青回头看着一众的师兄弟道。

    “方师兄你是说·······育灵师?”一人惊异的接话道。

    众弟子中,和方青一样一直没开口八卦的汪成科,此刻也开口道:“如今宗门里突然冒出的几个卖低级育灵珠的店铺,你们以为怎么来的?

    难道育灵封三老吃饱了没事,放珠子给下面的弟子玩么?

    咱们阵修,注意时事变化时,跟着时代前沿是没错,但是也得多留意这些事情背后的事情才好。

    比如,如今杂务部那个开店的茶道后辈,之前是小青山那旮旯里混的。育灵峰那位变化道开店那位,之前是小回峰混的。

    而这些所有种种,都是和这位有着很深牵扯的。他们店铺的初级育灵珠,怎么来的还用猜么?

    要不是这些种种,加上一些其他事情,以灵儿师姐的名气,你以为人家为嘛‘软饭’名声遍布全宗。却能在飞泉瀑布楼过着宛如隐居般的安稳生活?

    你对比的瞧瞧党如霜师姐的院子,但凡有点风声传出的,哪位师兄能如此清净的?

    你要是不信邪,你明天去天灵峰,白蝶湖,如霜师姐的御用澡堂逛一圈,出来宣扬宣扬试试,你看你还在阵法部搞得下研究不?

    所以啊,别一天埋头研究阵法就研究傻了,宗门师兄弟们可没一个傻,这些个传言,也就听听就行。

    软饭?

    呵呵,谁吃谁都还没弄清楚呢!”

    汪成科的话语,让一众师兄弟齐齐陷入了沉默。

    “嗨,我还是躲在阵法部搞我的研究吧,这宗门里其它部门,估摸着我是混不下去的。”良久一人突然感叹道。一句话语,引来不少人的点头共鸣。

    汪成科和方青对视了一眼,齐齐摇头,这样的人,也就他们阵法部最多了。

    就是前世,这样的人也不少,大概管他们叫研究党,学院派等等什么的吧!

    ······

    张德明离开方青等人后,穿过了光门,来到了盘镇的血腥广场上,这边也有人在守着。

    党如霜更是带着之前那队人马,在周围整理着。看其样子,是要在这边建立一个附属家族。

    张德明刚穿过广场,不远处的众人都感应到了,党如霜带着王倩和秦时中迎了上来。

    “师弟······师叔,二叔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党如霜看着张德明腰间的玉佩,愣了愣,很是不适应的说道。

    张德明带着笑意,道:“这位师侄,你是哪个峰的,这么没礼貌?见到本峰主都不用见礼的么?”

    党如霜面色一僵,银牙轻咬,认真的看了张德明腰间一眼,最终还是不敢造次。只能咬了咬牙,准备行礼。

    “行了吧师姐,开个玩笑你别当真,要是被娟儿知道了,指不定没我好果子吃的!”

    看着党如霜真打算行礼,张德明立即阻止道:“我这峰主身份别说还没通告全宗,就是通告了,咱们私下也各论各的吧。”

    两人如今只能算熟悉,开开玩笑还可以,一旦过了,以后还真就是师叔见师侄,恭恭敬敬的了。

    熟络后,还可以受着,不过熟络后,以党如霜的性子,估计也不会老实的见礼了。

    党如霜闻言立即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想收回,我可不依。”

    张德明看着党如霜满脸的喜色,微笑的点头道:“没错,我说的,刚才你要是反应够快,其实该留影的。”

    “额······”一脸喜色的党如霜面色一僵,完全愣在了那,仿佛错失了什么天赐良机,也仿佛开启了什么新天地。

    张德明不再理会对方,而是看着秦时中道:“你们怎么跑过来了?”

    秦时中微顿,道:“回师叔,党师叔说你要她看着我俩,将我俩丢在盘城她不放心,所以弟子俩就被押过来了。”

    张德明瞄了党如霜一眼,道:“那盘城那边处理的如何了?”

    秦时中点了点头,道:“大体都差不多了,各处队伍也即将完成整个盘州的初步治理,完成所有救灾工作。

    大半天前,‘法典’老祖问,何处的印令需要收回,何处的印保留分印联系等功能?”

    张德明略微的沉吟,随即开口道:“你从盘州筛选五城,需要考虑到地域位置,繁荣程度,交通问题等。

    选五个盘州的枢纽城市出来,这五城将供奉法典官印,其余的城市,以这五成为首,将盘州化为五份,并以五城为核心,串联成一整块。

    在盘城设立州牧牧守,暂定为盘城城主担任,其余四城,设立府主,也有由当城城主兼任。

    府主所有范围内的城主,都由府主管理。而几位府主由牧守统管,如此一来,整个的盘州,在管理上就形成了一个整块。

    至于之后凡俗的政治、民生、司法等问题的分阁,我会之后会给出一个草案,你们将负责具体实施下去。”

    秦时中闻言,立即一翻手,摸出了自己的地图,点开道:“师叔你觉得那些城合适?我已经标了一些出来了。”

    张德明看着地图一愣,盘州不小,范围内大大小小近百城。这份地图上,已经有着十数个城市被标注出来了。

    “你提前准备了?”张德明诧异的问道。

    秦时中点了点头,道:“因为法典只能保持三百分的分化,师叔你想统合全宗,那就不可能大大小小的城市,每个城主都一份。

    之前的官印下发,肯定是为了镇压当时的动乱,起着坚守作用。

    因此弟子就提前的思考了一些城市,只是没想到师叔你每州只打算留五印的。”

    “既然你选了,就你抓四个城市出来吧,我就懒得管这些了。”张德明开口道,更多的是因为,他对凡俗局势不是很熟悉,瞎指挥不如找人弄。

    “弟子知道了。”秦时中开口道。

    张德明和党如霜示意了一下,带着两人向着盘城而去。

    路上张德明开口道:“这之后,依旧以这样的树状网络,每四州为一域,设立域主,统管旗下州府。

    宗门范围十七州应该能规划出四域,宗门所属的渊州,划为独立州,设立皇城,统管所有州域。

    皇城中设立君王和内阁,每州府出一内阁,每域出一阁主,四大阁主统管内阁,形成内阁议会团。

    凡俗名生、政治等绝大部分问题,将由内阁议会处理。

    司法相关,除去特殊事件,比如涉及仙人直系后裔等,其余普通司法,将以法典为主,辅以典吏管理。

    君王独立于众议会外,一些事情拥有一票否决权,但是也受内阁的全体掣肘。

    大概的体系,我会在今后几天出一个草案,你照着弄就是了。”

    秦时中闻言微顿,迟疑了一下,道:“师叔,你说的内阁团,已然有着非常完善的处理机制了,而且还是出自州府的代表,地方亲和力也够。

    为什么还要设立一个独特的君王出来?

    这东西一旦设立,不但对内阁团有着深远影响,还对整个管理网络,有着巨大影响。

    凡俗毕竟不像宗门那么方便统筹,况且掌教也只是相当于一个内阁阁主,和君王有着很大差别的。

    你这君王的设立,不注意就会影响内阁团的执行的,准确的说,君王和内阁议会团任选一个都行,两个弄在一起······”

    张德明看了秦时中一眼,道:“正是因为凡俗不像宗门,才必须要一个君王,宗门四部再怎么倾轧,那也是建立在一个宗门的基础上。

    加上头上有着太上长老看顾着,出不了大乱子,所以掌教的职权,被弱化都没什么。

    但是凡俗,要是只有内阁,那么四大阁主一旦斗起来,那就是分裂,然后旗下州府再分裂,天灵凡俗又将是百城乱斗局面。

    一个君王的作用,除了大部分吉祥物特性外,还有着统一性的标志,将所有的争斗,都框定在了一国之内,再斗也是内部斗争,派系斗阵而已。”

    秦时中闻言眉头紧皱,道:“那为何用内阁将君王弱化?一个强权下的君王不是更适合稳固么,反正司法体系已然独立出去,强权君王也不可能出什么荒唐事情出来,干脆不要什么内阁不好么?”

    张德明看了秦时中一眼,这人还真是个被修行耽误的政客来着,政治方向颇为敏感。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没错,正常情况来说,司法独立,头上仙人悬浮,没了君王荒唐的可能。

    那么强权的君主,最为适合凡俗,至少更适合如今的凡俗。但是这么一弄,你师叔我辛苦这大半月就给别人打工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干?”

    秦时中闻言,一脸疑惑的看着张德明,满脸的不解。

    “你以为司法独立后,我为什么还要搞内阁团?”张德明问道。

    秦时中沉吟良久,迟疑的道:“为了设立君王位后,用此来削弱君王。”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没错,那想明白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么?”

    秦时中思考良久,只能摇了摇头道:“弟子鲁钝,请师叔责罚。”

    张德明道:“罚你什么,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说说哪想不通?”

    “大部分设置弟子都明白功能,整体架构也知道厉害,唯独这君王位,师叔要是不喜,可以另一个方式确保统一布局就行。

    何必设定出来,又用内阁来压制?

    明明君王和内阁议会间,任选一套就行,如今揉和在一起,这有些······有些······”秦时中没说下去。

    “有些闲的蛋疼,做无用功?”张德明说道。

    秦时中立即低头道:“弟子不是这意思,是弟子太过鲁钝,不太明白师叔这么做的深意。”

    张德明道:“你之前说的都没错,司法独立后,强权君主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要是这么弄,凡俗就和我们没关系了。

    因为你考虑凡俗时,就只想着凡俗,没思考过宗门,没将咱们宗一并带上。”

    秦时中眼神精光一闪,道:“师叔你是说君王位是给宗门准备的专属吉祥物?”

    张德明点头道:“没统合的凡俗,因为惯性使然,宗门不太在意。但是凡俗一旦统合成了一块,要不了多久,宗门就知道,统合后的凡俗,对如今这个资源时代,有着怎样的助力。

    一旦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那么······君王位置,估摸着就会成为宗门内,各部又一争抢点了。

    好处够大的情况下······这个君王位,我不一定守的住。

    但是如今这一弄,君王给出去又如何,而且一旦宗门斗起来,这些内阁正好也成了宗门各家的目标。

    一些家族,拿下了内阁阁主的位置后,相互掣肘下,凡俗的架构,就能非常稳固了,因为哪家想动,其余家也不允的。”

    秦时中眼神再次一亮,道:“所以师叔才要我亲自教导凡人,这是准备的一个个城主,为之后内阁铺路?”

    张德明笑道:“嗯,这一波人进了内阁底层,宗门不管怎么斗,我们也不用掺和了,凡俗大体还是在我们掌控下。

    至于内阁主还有君王,他们争抢他们的吧,我们只需要掌控好做实事的小人物,其实就控制了整个大局。”

    秦时中闻言,思绪闪烁良久,才叹息道:“还是师叔想得周到,什么都提前想好了,弟子眼光太过短视了些。”

    张德明摇了摇头,他不过是知道凡俗成国后,对所谓的资源时代的影响,所以才能很确定,之后宗门会插手的。这和远见没什么关系,只是亲身所见而已。

    两人交流时,王倩静静的在后面听着,聪慧的她,半个月的跟随,已经学了太多的东西了。

    面对两人的话语,她已经能听明白了,不会觉得很生涩或者深奥了。就这样,两人聊着,一人静静听着,三人重新来到了盘城。

    张德明因为之前的秘境战斗需要,豆兵黄老全都消散了,不过凡俗如今余孽武者全部已经消失,留下的全是不起眼的人物,先天都没几个那种。

    跟随一路的那些个学徒弟子,倒是没什么问题。加上有着法典,并且盘州救灾已经初步完成,所以倒是没什么问题。

    ······

    接着,张德明就通过官印,让各城的救灾,开始往村镇发散,其实好多动乱,都没影响道村镇。

    之后,张德明开始学着盘州的路子,以玉碟,指挥这宗门十数州的救灾。

    因为有着传送门的方便,张德明按照之前的样子,让秦时中培训了不少的城主,分散向全宗范围。

    ······

    大半个月后。

    救灾虽然还在进行,但是工作已经进入了正规化,流程化了。

    十七州分为四域一独立州的主体,已经搭建完成,接下来只需要按照模板,细细填充就是了。

    而且随着宗门传讯中心的修好,速度也陡然加快了起来,估计再有小半月,应该就能全面完工了。

    这日,在张德明彻底搭建完所有大体框架后,他的身份令符,就闪烁起了灵光。

    张德明对着腰间的玉佩一点,一个阵法光屏浮现。

    “据闻凡俗之事你已经弄得差不多了?——

    甘子礼”

    张德明看着信息,回道:“是的,大体已经完了,接下来的细节,只需要等时间慢慢过去就行,甘师兄有事?”

    “那就赶紧回来吧,三日后宗门就会举行交流会大典了,你的峰主通告都还没发。

    虽然你的晋升大典肯定需要拖到两会后,才能举办,但是通告必须要提前发出去,不然域外交流会的位置安排,你就尴尬了,我们峰可丢不起那人——

    甘子礼”

    张德明微微一顿,道:“那师兄你发下去就是啊,不就是个通告么?”

    “哪有那么简单,内门百年也难得换一峰主,咱们峰更是已经六百余年没出现峰主变动了。

    你以为是之前那种简单的全宗任务通告啊,你需要回来试穿峰主法衣,配合阵法部弟子,做一段能让弟子们记下的深刻留影,才能以此下发全宗通告。

    这样全宗弟子,才能深刻的记着,又一位的峰主诞生。要不是交流会在即,每一个峰主诞生,都是天灵的一次盛会的。

    说来此时给你通告,对你都有些委屈了。不过为了之后交流会咱们峰的牌面,也只能稍微委屈你一下了。

    这是你可别给我掉链子,平时随性也就算了,这个事情,可不能半点随性的,当年你谷师兄那么闹,还是老老实实的走完了晋升大典的——

    甘子礼!”

    这是还要拍MV?之前他也没留意这方面的信息,加上这些年也没峰主出现,这方面全宗都没人谈论,所以嘛······他还真没注意的。

    “好吧,我待会就到!”张德明回道。

    “嗯,那我现在就去通知各方礼仪部的弟子准备,就这样了——

    甘子礼!”

    言罢,光屏就没了信息。

    ······

    张德明沉吟了片刻,才对着光屏轻点了一下。秦时中的身影,匆匆走了进来,对着张德明一礼道:“师叔,你有什么吩咐么?”

    张德明看着秦时中,道:“如今凡俗已经搭建完成,之后的完善就需要你费点心了。

    本来打算陪着你弄完的,但是······甘师兄想在交流会前,将我的峰主晋升通告发出去,所以我需要回宗处理去了。”

    秦时中顿了顿,立即一礼道:“恭喜师叔了!”

    张德明笑了笑,道:“有什么喜不喜的,还不是那么过日子,这身份其实早就在那了,如今不过是挑明了而已。

    行了,你下去忙吧。

    对了,王倩我就带走了,你格外找个帮手,毕竟要参加交流会,不说弄一堆童子,至少左右的座前童子还是需要的。

    我要是不弄,让掌教那边逮着机会了,估计到时得给我塞一堆来,到时就头疼的紧了。”

    秦时中动作一顿,笑道:“师叔,要不你当弟子才八九岁试试?”

    “滚蛋吧!”张德明笑骂道。

    ······

    秦时中被撵出了房间,出门不远,正好碰见迎上来的王倩。

    秦时中顿了顿,神情幽幽的道:“看来要恭喜师妹了,师叔如今可是一个座前童子也没有的。”

    童子,特别是左右侍奉的所谓的座前童子,某种程度上,可以比得上一个徒弟的,甚至是入室弟子。

    “师兄的恩情,师妹一直记在心里的。”王倩微顿,对着秦时中一礼,开口说了句完全不搭边的话语。

    秦时中闻言,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道:“都是同门师兄妹,师妹别那么见外。”

    “师叔叫我,我就先进去了。”王倩神情毫无波动的道。

    秦时中已经习惯了王倩的冰块脸,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道:“去吧,可别让师叔等着。”

    言罢,两人交错而过。

    秦时中回头,看了看王倩的背影,心里默默的想着:希望日后自己不会后悔当初的援手吧!

    ······

    “公子,你叫我?”王倩进门后,对着张德明一礼道。即使面对张德明,她依旧是那张冰块脸,只是略微柔和了一点而已。

    这一月来,王倩一直就是如此,什么都埋进了心里,几乎就没出现过情绪波动。对此张德明也没什么办法。

    毕竟不过十三岁的女娃,心智早熟间,还经历了那样的惨剧,没出现心灵扭曲,已经是他当初处理的够好,让其心中有着一处温暖的缘由了。

    张德明看着王倩,思绪发散间,开口道:“上次我给你的道路,你可选好了,你这年纪,要想不浪费这身天赋,可拖不得了。

    十三四岁,宗门不少有天赋的弟子,都已经是中级学徒了,有的甚至都在准备太极的事情了。”

    “弟子想好了,弟子选心梦一道。”王倩木着脸道。

    张德明微顿,看着王倩道:“你可想清楚了,心神之道属于高阶道路。你的天赋虽然可以,而且你之前的经历,对此道也颇有助益。

    但是真要是选了此道,两仪前你都只能在宗门安心修道,即使两仪了,术法不法级,你也不见得比得上同阶修士的。

    而三才时,三魂现踪,虽然是你翻天覆地变化的阶段,但是内门弟子数十万,千百年间,又有几个成了三才老祖的?

    你真是选了心梦这一道,那完全可能是,修道数百载,到头一场空。”

    “公子的教诲,弟子都明白,这个决定弟子是深思熟虑后做下的。”王倩面无表情的回道。

    张德明看了看王倩,道:“行吧,反正路是你自己选的,以后的苦也就由你自己吃。”

    言罢,张德明翻手摸出了几个珠子,道:“之前给你讲道时,估摸着你就要选这一道,这三枚育灵珠,算是给你的入门奖励吧。

    我等会儿需要回宗,你这几天也需要参加童子的紧急培训,看看能不能做座前童子上交流会。”

    王倩一礼道:“谨遵公子吩咐。”

    张德明点了点头,又做了一些安排,才带着王倩,离开了盘城,向着传送门而去。

    ······

    来到盘镇入口时,这里已经大变了样子,因为这里有着一条一星灵脉,加上原主全部被灭门了,宗门下拨了一个外围太极世家过来。

    这一次的灾难,对于天灵门有好有坏。坏处就是受损挺大的,布局数百年的资源网,都损失不小,特别是那些个低级资源家族。

    但是好处也是可见的,不少宗门世家被灭门,虽然资源没什么留下,但是地盘留了下来。

    这一次,简直进一步的帮助宗门,掌控了旗下,资源网虽然受损,但是可以预见,几十年后,将迎来一波爆炸发展。

    经过大半个的处理,这里已经变了样子,传送门的地方,也建立起了一座恢弘的传送殿。

    嗯,对这里来说很恢弘。

    为此阵法部可是专门成立了一个分支部门——传送部!

    由此可见,宗门对此的重视,短时间弄出这些,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张德明已经算是常客了,来到大殿,毫无阻拦的穿过了传送门。

    而庚金秘境中,也已经大变了样,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秘境的东面,整个空间壁,都在不时的闪烁着银光,不少的阵法部弟子,在那日夜不休的忙碌着。

    那是在对接秘境!

    宗门已经将秘境核心搬迁了回去,如今正在和庚金秘境重新的融合。至于秘境中的建筑,大多还保持原来的样子。

    不过已经全部完成了搜刮,被资源部进行了重新整合。

    张德明带着王倩一路浏览,来到了三号光门,一头扎了进去。

    ······

    宗门方向的传送门,处在宗门后山偏天灵城方向的位置,原本是一处很不起眼的小山头中。

    因为传送门的原因,这里如今被不少执法队弟子,守了起来。

    不过没弄什么建筑,因为这个传送门,之后是要搬迁的,需要开在天灵峰的秘境广场上去,作为秘境主要出入口,可能还兼顾传送门出入口。

    当然也可能重新开个传送门出入口在宗门里,这样的话就传送只负责传送。

    ······

    “师叔,你可算来了,你再不回来,弟子就杀到凡俗去逮你去了!”

    张德明刚穿过传送门,一众弟子就迎了上来,方青带着一个齐肩短发的两仪弟子,上前而来。

    嗯,短发是对鸿蒙的人来说的,毕竟除了和尚,鸿蒙不管男女,全是齐腰的长发。

    说话的正是短发男子,他和绝大部分两仪修士一样,都颇为帅气,但是有着一点和周围弟子截然不同的独特的气质。

    嗯,大概是搞艺术的和普通人格格不入那种。

    他留着一头的齐肩短发,没有收束,前额前也无刘海。整个头发都像后梳理的,微微卷曲,经过了精心的打理,让张德明想起了前世的英伦艺术潮流。

    “额,你是?”

    张德明完全不认识对方,对方却如此的自来熟,让张德明有些不适应,面对对方的热情上前,微微后退了一步。

    方青苦笑道:“师叔,这位是我堂兄方白,如今阵法礼仪部的留影负责人。”

    “师叔好!”方白这才想起,对着张德明一礼。

    “哦,你这发型倒是挺潮的啊。”张德明打着招呼。

    “是吗?师叔也这么认为?”方白惊喜的道。

    方青面色一黑,对着张德明解释道:“师叔你别介意,我这堂兄因为受到域外风气影响,有些不着调。

    老祖也没少说他,但是没什么用处,他成天还是鼓捣这些,如今只能由他了。”

    “我怎么就不着调了,也就是这些年没师叔晋升,如今我机会来了,借着这次通告的机会,好好让你们开开眼。

    看看我这些年领悟的影道,到底有没有用。天宇影视可是通天大道,我鸿蒙怎就不能了?”方白闻言,立即反驳道。

    张德明闻言,微微错愕,看着方白道:“你不会想做导演,开启鸿蒙的影视娱乐时代吧?”

    方白闻言一顿,眼里精光暴涨,一双眼睛异常明亮的看着张德明,宛若看到了生死知己,一脸惊喜的道:“师叔你也了解这方面,怎么样,那是不是通天大道。”

    哈!

    真是想当导演,开发出新的道路来?

    张德康苦笑的摇了摇头,道:“道是不错的道,但是你搞不出来的,此路在鸿蒙不通!”

    方白不解的道:“为何?”

    方青白眼一翻,无语道:“还能为何?道、话本道要不是浅语和剑尘两位顶级大佬的支持,都难以有人开发到如今程度。

    单单就话本道,如今让多少弟子沉沦了?有了前车之鉴,如今鸿蒙各宗,对这样的路子,可是异常着紧的很,跟防贼似的。

    要是让你搞出影视娱乐道,这道还修不修了?还有多少弟子能精心坐禅修道的?

    这样灭道毁鸿蒙道基的路子,你要是能搞出来,还不被鸿蒙封杀,那真是就是怪事了。

    那不然你以为,和鸿蒙接触了这么些年,为何这方面的路子,完全没人引进的?

    阵法部就你一个聪明人?

    只有你看到了天宇最强的影视、游戏等娱乐大道?”

    方青顿了顿,继续道:“这些年老祖之所以没强制管,族中也大多沉默,不过是因为,你在研究宗门各峰主的晋升留影。

    这个东西你做好了,对宗门好处还是有的,至少对各个晋升的峰主,那是有着一点好处的。

    所以你才没人限制,如今你要真是觉得留影做好了,可以尝试开发影视娱乐什么的,找死前,先退出方家,免得老祖提前将你打死了!”

    张德明:“······”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你好歹委婉点呗,这不是你堂兄么?这么亲么!

    方白沉默了一下,道:“管他的,先弄出来再说,指不定我能找到其他的路子来着。不是说鸿蒙没有废物的术法,只有废物的修士么。”

    看着方白毫不受打击的样子,张德明顿了顿。

    得!看来方青之所以嘴毒直说,是因为明白这位是个大心脏来着。

    言罢,方白对着张德明道:“师叔咱们赶紧吧,我幻阵才四阶法级,有些处理并不能完美。

    我一共预设了二十一种理想留影,咱们先试试哪几种最来感觉。然后再仔细琢磨,认真赛选出最终版本来。”

    张德明:“······”

    方青:“······”

    宗门这么多年的峰主留影通告,看来要出一个奇葩了。

    张德明对此也不太在意,或者说他刚才路上,瞄了瞄所谓的传统晋升留影,清楚自己弄出那些东西的效果。

    大概会跟企业文化似的,也就没瞧见过留影的新晋弟子,会看一眼,其它老人估计记住他人就不错了。

    所以对方弄个有新意的,也算正和张德明的意思。

    一天后。

    张德明都没时间回飞泉瀑布楼的,直接被方白弄到了阵法部,开始了所谓的留影。

    和前世所谓的拍摄不同,幻阵是可以构建的,对方只需要看到张德明的各种形象和姿态就行,具体故事不要张德明演,幻术构建就行。

    要不是为了追求细致和真实,他只需要瞅张德明一眼,就可以弄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