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码农修真 维度论

第一百八十九章 初具规模的飞泉瀑布楼

    西门旭东笑了笑道:“他们的科技虽然不错,但是对世界特别是灵脉的破坏性太强了!嗯,用天宇联邦的话说,就是污染太过严重。”

    张德明点头道:“嗯,主要确实是这个原因,师兄你要弄工业化的话,起步就要注意这个,不然······

    圣地绝对会掐了这一方向开发的,还是从根子上掐掉。毕竟这是影响到鸿蒙根本的东西,圣地福地都不会轻易姑息的!”

    西门旭东微愣,道:“师弟原来你要说这个啊,这个问题没人会忽略的!”

    言语间,两人相视一笑。

    “尝尝吧!”这时茶已然泡好,张德明挥手递过了一杯给西门旭东道。

    西门旭东接过茶杯,轻轻的尝了一口,闭目片刻,才吐出了一口浊气,道:“好茶,你们育灵峰这茶叶的配给,确实是各峰最好的。”

    “毕竟要时常参悟陌生术法,这些对术法领悟能稍微有点帮助的东西,好点也正常。”张德明微笑着说道:“对了,西门师兄本次来,不会只是找师弟我闲聊的吧?”

    西门旭东闻言看了张德明一眼,总算忍不住了,还以为你能磨一天呢!

    思绪闪烁间,西门旭东回头看了西门建秋一眼。站在其身后的西门建秋立即上前一步,将捧在怀里的珍贵玉瓶放在了桌子上,又悄然的退了下去。

    “这是······”张德明明知故问,面露疑惑的道。

    西门旭东示意张德明自己瞧瞧,张德明见此,抬手一招,将玉瓶抓在了手中,玉瓶不大,宛若玉净瓶似的,一掌就能抓下。

    张德明轻轻的揭开了瓶口,一股极其空灵的气息扑面而来,张德明看着玉瓶中,那宛若果酱般粘稠的晶莹液体,面色一喜。

    “这是空心灵玉髓?”张德明带着惊喜的道。

    西门旭东看了张德明一眼,道:“前些天我才听闻,我家这不成器的后辈,欠了张师弟你家一条命。

    我西门家子弟,历来就是有恩必报,有债必尝。听闻师弟你缺了此物,我家族库正好有一份,所以就立即给师弟你送来了!”

    ‘你确定是因为西门建秋,不是因为谷连才?’

    张德明思绪闪烁间,面露迟疑之色的道:“这怎么好意思······”

    “师弟不需如此,我西门家行事,恩怨分明,想来全宗都是知道的,师弟你也该有所耳闻。”西门旭东回道。

    “这······那行吧,师兄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再推迟,就不像话了。但是此物如此珍贵,我这么拿着也不叫话。这样吧,就当我像西门家买的吧!”张德明沉吟间说到。

    “呵呵······张师弟你不用这么客气,我这侄子的一条命,还是值得上这一份空心······”

    不待西门旭东推迟的话语说完,张德明就补充道:“嗯,要是你们不喜欢灵石的话,换成一份等价的单子也行。”

    西门旭东推迟的话语戛然而止,张德明虽然还没挂牌接单,估计要大会完了,晋升大典后宗门才会正式商议这个事情。

    但是张德明精通级四阶育灵术,是个法级育灵师的事情,如今在宗门高层中可不算秘密的秘密了。

    这样的育灵师的单子,别说各家小辈了,就是各峰的三才修士们,也是很眼馋的。

    毕竟四阶术法,正是三才修士的主打手段,五阶那是精英三才修士的压箱底手段了。有些散修,指不定法级术法都没有修成的!

    张德明言罢,西门旭东根本没迟疑就立马改口道:“嗯,如此也行,当我们用此物向师弟你定一份单子的定金,珠子的灵石消耗,到时灵石各外支付吧!”

    张德明闻言,也没在坚持,道:“那如此就这么定了,师兄你们要一份什么单子?”

    “这么大的事情,我需要回去商量一下,选定一个弟子再说。”西门旭东回道,身后一直杵着的西门建秋,眼神都灼热了不少。

    “师兄这意思是想要定制法级的传承套珠?”张德明问道,所谓传承套珠,就是晋升做符文核心必须的系列术法。

    “方便么?”西门旭东问道。

    “没什么方不方便的,但是我可不敢保证专属的量身定制。”张德明回道。

    毕竟真要专属为某一个人量身定制的话,那就并不是正常价格了,那价格可以很夸张的,比如当初的钱小宫。

    因为需要张德明为对方去格外学习术法,对于育灵师来说,这是最高级别的定制。别说一份空心灵玉髓了,就是一份三才配方,遇对了人,那也是比得过的!

    “不需要专属定制,只需要师弟你根据自身所会的,酌情定制一份就行!”西门旭东说道。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行吧,不过器道我只会剑道!”

    “师弟还会剑道?!!!”西门旭东惊喜的道。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会一点,曾经做过一个剑道的单子,但是做不出法级珠子。”

    西门旭东一脸喜色的道:“已经很好了,等我们决定好,到时再找师弟你商议。”

    “行吧,那就这样定了!”张德明言语间,将玉瓶放在了桌上。

    西门旭东又和张德明两人闲聊了片刻,才带着西门建秋,被阳光富领着出去了。

    一旁站立良久的秦时中这时开口道:“师叔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吩咐的话,弟子也先下去了。”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嗯,你先下去忙你的吧,我这边不需要你伺候!”

    秦时中一礼,转身离开。

    ·········

    张德明看着桌上的空心灵玉髓,端详良久,才翻手收了起来。

    三才配方,空心灵玉髓就位,只差主材料菩提化生草,还有辅材料羌叶这两样就筹齐了,但是这两个也是这个配方里,最难找的了。

    前者有极好的悟道特性,因此适用面和需求众多,后者因为羌树和羌族的原因,也极其的难找!

    不过至少他已然筹齐大半了,就差两份,可以慢慢找,反正三才还有段时间。

    思绪间,又看了看面板。

    功法:五行秘典

    修为:两仪Lv2

    符文核心:育灵藤妖召唤术Lv4

    分支符文:略······

    技能:略······

    灵力恢复:700灵力/1分钟

    经验成长:70经验/1分钟

    灵根:Lv22【功德】

    看着差四百八十四万的经验值,张德明清点起了他的身家。

    救灾、官立娟的储物袋、外加储藏室存货杂货清仓,卖了近十六万的灵石;

    灵晶二十四个,加上戊土秘境中那二十个用了大半的灵晶,总共大概二十六个灵晶;

    之前两年,几个店铺卖育灵珠还有提成等等收益,用剩下后,还有存款三万;

    零零总总加起来,一共大概是四十五万的灵石,也就是还差三四万的灵石,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光指望店铺收益的话,要小半年左右。

    还是穷啊,三四年来,修为的极速突破,坐实了转生者的同时,也让他从来没富裕过,作为一个法级育灵师,却是育灵峰四个中,最穷逼那一个。

    能量不够用,灵石也从来没不缺过,这真是一个忧伤的事情!

    张德明又看了看仓库,功德:59.4,气运:242.7,业力:10.0。

    这次大会,收获是非常喜人的,气运张德明打算不忙动,待大会结束了,再看看是要全面术法法级提升,还是先弄个五阶术法出来。

    业力方面,需要留几个备用,剩下的可以多考虑弄几个子程序。毕竟秦时中那边的效果,已然突显出来了。

    而他能量收获最大的,就是嫡系成员实力的阶段性突破。

    至于功德,倒是不用全部留着了。当初两仪突破,在他底蕴极致充足的情况下,他都明显感觉到,二十一点的灵根已然成了他修为突破的短板。

    如今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准备三才突破了,二十二点的灵根,到时绝对会成为巨大的障碍。

    思绪闪烁间,张德明确定了想法。

    “是否消耗二十个功德,提升灵根!”

    “是!”

    “是否消耗二十个功德,提升灵根!”

    “是!”

    连续四十功德的消耗,张德明灵根瞬间变成了二十四点,面板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功法:五行秘典

    修为:两仪Lv2

    符文核心:育灵藤妖召唤术Lv4

    分支符文:略······

    技能:略······

    灵力恢复:800灵力/1分钟

    经验成长:80经验/1分钟

    灵根:Lv24【功德】

    灵力恢复涨了一百,经验成长涨了十点,让张德明松了口气的是,至今为止,功德消耗都还没变。

    和面板的细微变化比起来,张德明感觉的变化,才是巨大的。两点灵根的提升,让张德明感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仿佛世界都变得清晰了不少的感觉。

    看了看十九个功德,不够再一次的提升了,张德明瘪了瘪嘴,总觉得再多的能量,都是不够用的,他总摆脱不了穷鬼的命运。

    ······

    坐在小院中,张德明思绪发散,莫名忧伤,身后两个童子,宛若雕塑,静静的站着。

    他们发现,之的童子培训教授的经验教训,在这飞泉瀑布楼,完全不顶用。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成童子后,突然又有了被当小孩子看待的慌妙感觉,但是他们已经八岁了啊,中品灵根以上的八岁,已经是很大的年纪了呀!

    ······

    张德明愣神良久,被崖口阵法波动唤醒。

    三人抬头望去,只见王倩带着一个比她小不少的娃,走了进来。

    张德明看着气质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的王倩,圣洁了不少,有了点点仙气,像个仙童了,就是有点过于清冷了些。

    张德明打量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们四人以后就轮流值守吧。

    我不喜欢这里平时太多人,日常就留两个吧,不轮值的可以在崖口修行,也可以随便安排时间,没什么特别的要求。”

    “弟子明白了!”四人闻言,齐齐一礼道。

    “至于轮值时间,是以旬为一轮,还是每月一换,你们自己定,定个固定时间就行,我这边不太在意这些。”张德明说道。

    “弟子明白了!”四人再次回道。

    “嗯······王倩你年纪大点,稍微管着点吧,咱们楼不像其他地方,童子就你们四个,也不需要分出什么队伍来。

    这守崖弟子中,比你们权限大的也没几个,所以你们自己安排好就行。”张德明看着四人道。

    “弟子明白······”

    “叮铃······”

    四人话语还没回答完,张德明腰间的身份玉突然首次发出了特别的声响,这是他拿到身份玉数年来,身份玉第一次发声,这变化让院子里的五人,都是一愣。

    齐齐看向了张德明腰间,此刻腰间的身份玉,灵光闪烁,响着点点特殊的音乐。

    张德明和四个童子看着这一幕,面色齐齐一变。

    这是······全宗高层集体聚集诏令?

    思维闪烁间,张德明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豁然的抬头,看向了天灵峰天空方向。

    随着张德明望去,只见护宗大阵微微运转着,无数灵光闪耀,将整个天灵门映衬在一片灵彩的霞光中。

    而遥远的天空,此刻一朵巨大的金色莲花,裹带着漫天的佛音,以不太快的速度,向着天灵峰飞来。

    ‘这是······玄德寺慧心那边带领的天下行走队伍到了?’

    ‘怎么都没提前通知的,就这么突然就上门了······’

    想法才出现,张德明就一顿,才想起他在秘境中呆了好几天。

    “王倩,汪文周本次你们轮值”张德明回头,看了四人一眼。看着剩下的两个童子,顿了顿,道:“至于你们两,就先去崖口吧!”

    “谨遵师叔吩咐!”四人微顿,随即齐齐一礼。

    张德明言罢,不在多言,背部羽翼浮现,带着王倩和汪文周两人,向着迎客峰飞去。

    张德明刚飞起来,身后崖口突然一队弟子跟了上来。

    张德明回头望去,发现是崖口的阳光富和秦时中,带着一群的弟子,挤在一个飞舟法器上。

    “师叔好!”

    “师叔祖好!”

    见张德明回头,法器上的弟子,齐齐的一礼。

    张德明看着阳光富,道:“你们怎么来了?”

    “师叔,平时你习惯一个人去也就罢了,如今可正是讲排场的时候,怎么也要讲究下吧!可不能弱了育灵峰的气势!

    你这么带两个童子就去迎接,知道的也就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其余三位峰主排挤咱们飞泉瀑布楼呢!”阳光富对着张德明一礼,回答道。

    张德明闻言微顿,看了看众人一眼,道:“行吧!”

    言语间,他手一挥,一个个符文涌现,众人脚下,浮现出了一个阵法光幕。

    阳光富见此,收起了飞行法器,一众人挤在上面,确实有些拥挤了。

    “咁!!!!!!”

    这时,跟在飞舟后的育小栾,幽怨的叫了一声。

    张德明微微一愣,苦笑的摇了摇头,道:“行吧,坐你去还不成吗,看吧你委屈的!”

    言语间,张德明飘到了育小栾背上,盘坐了下来,育小栾不愧是育灵峰上仙鹤的佼佼者,张德明坐上去后,气质都因此变得仙风道骨了几分。

    “咁!!!!!!”育小栾欢快的鸣叫了一声。

    张德明顿了顿,道:“说来崖口众多弟子里,最委屈的还真就是你了,最早跑我这来的,却没接触几次,就被我晾着了。

    本来好不容易混到我飞泉瀑布楼来,却变成这样,确实有些委屈你了。”

    言语间,张德明一翻手,几枚育灵珠出现在手中,丢给了对方,道:“我对你这小家伙也不了解,不知道你修的什么道。

    这是一种特殊的话术育灵珠,我瞧你现在都还没炼化横骨,这东西对你有着不小的帮助。”

    “咁!!!!!!”育小栾再次欢快的叫了一声。

    “行了吧,我也没学兽语,就靠心神之术感知个大概意思,复杂了可不行,自己加油吧!”张德明笑了笑。

    言罢,偏头看着阳光富道:“咱们崖什么时间配的飞行法器?”

    虽然更高级的仙鹤申请点早就有了,但是大家老早就心知肚明,那是某人的‘私人机场’,而且随着张德明飞行术的法级,已经被闲置下来好久了。

    “有一段时间了,这是宋师兄下拨给我们崖口弟子用的!”阳光富回道。

    张德明点了点头,抬手一挥,天空站在光幕上的弟子,队形开始变化。眨眼间,张德明坐在仙鹤上打头,身后是两个童子,在之后就是两队的弟子。

    张德明转头瞧了瞧,他发展以来,几年间,这家塞一个人来,那峰丢一个过来,不知不觉间,飞泉瀑布楼已然不小规模了。

    或许是因为张德明之前的修为很低,就连如今也才两仪,因此丢过来的人,都是清一色的太极修士,不少还是在宗门核心弟子中,排的上号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