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码农修真 维度论

第两百九十一章 逼格这东西可改不了的啊!【加更,求订阅,求月票】

    命老阮淳之为什么这么说呢?

    鸿蒙算道花样繁多,算得上百花齐放,其实没有正偏之说。但是有一条还是公认的,‘以道算局,落子生变’这是算道的传统规则。

    也就是说,算任何的人、事双生镜丁同敬讲的东西,更加的大众不少。毕竟召唤算的上大道了,当然也因此略微深入了一些,让不少弟子激动不已。

    就这样,双生镜丁同敬讲完召唤,天宇教廷的教宗丘加云开始接手讲五行道。

    嗯,准确的说,他

    因为夜宴以往都采取灯会或者鹊桥会的方式,因此没什么准时的说法,年轻人几乎都是提前去的。而且提前半个时辰才入场,已经算较晚的那一类了。

    “啊······李师叔祖,能不能提前去啊,咱们各自结伴去也可以的!”一个弟子大胆的开口道。

    张德明瞧了下,这是玉家旁支,玉程,是一名炼丹师,这次来的五人中,背景算比较好的吧。

    毕竟他们这次来的是各种高级辅修,并不是因为背景选拔的,而是根据制造能力选的。

    定环境下,人总会容易被感染的,大概这也是为什么限制他们修为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找你还真不容易啊!”张德明出神时,耳边响起了一个略微熟悉的身影。

    张德明回神间,偏头看去,微微愣神,诧异的道:“是你啊!”

    只见张德明身旁,不知道何时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子,双十的年华,明显经过了一翻精心的打扮。

    单说长相的话,给人偏温婉的感觉,但是交流接触间,却给人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

    这人张德明之前见过,正是花海中,众多女子中,给他印象颇为深刻的那一位。

    “我叫月正芳,你呢?”月正芳颇为直接的道。

    言语间,依旧如之前见面那样大胆而直接,带着几分爽朗的率真。却没给人什么反感,反而给人一种干练、清爽的味道。

    “李正坤,我觉得我的背景资料,你应该老早就知道了吧!”张德明回头看着舞池,面无表情的回道。

    同样直接有些拒人千里的话语,让月正芳一愣。

    随即她看着张德明,坦率的承认道:“没错,我确实老早就知道了。

    族里给了金龟婿名单,你是其中的一员,所以前几天我们才在那地方提前见了一面。”

    “金龟婿?”张德明错愕的回头,看着对方道。

    “哦,这好像是天宇的一个词汇,这十来年,为了入世后顺利联姻,我们年轻一辈系统性了解过天宇的文化。”月正芳解释道。

    “额,我知道什么是金龟婿。但是妹子,你这么直接和相亲对象之一这么说,你怕是对着金龟婿这词还有些误解。”张德明看着月正芳,开口回道。

    月正芳再次诧异的看了张德明一眼,眼神带着探寻,张德明疑惑的看了看自己,道:“咋了,我穿的哪有什么问题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趣?”月正芳微笑的回道。

    “哪有趣了?”张德明不解的问道。

    从头到尾他态度都很明确吧?一直都在若有如无的拒绝,聪明人都能感受到的吧!

    “和你接触前,我看过不少人,也接触过几个。

    但是你知道不,你样子上看上去像鸿蒙弟子,但是总觉得更像那几个天宇的年轻司铎一些!

    却又有股我们鸿蒙的味道,嗯,说不清楚的感觉,就是觉得有趣。”月正芳看着张德明回道。

    “司铎?”张德明略带疑惑的环视了一圈,道:“就是那几个教会的年轻神父?”

    “神父?那是什么?”月正芳疑惑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们家乡那边的一些别称。”张德明看着舞池,没回头的回答道。

    月正芳再次的打量了一眼张德明道:“要不,请我下去跳一段?或者我请你也成”

    张德明回头看了月正芳一眼,这次干脆直接的道:“妹子,格外找个目标吧,哥不是你的菜,你抓不住的!”

    月正芳闻言,反而更加感兴趣了几分,道:“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什么味道?”

    而全清观核心三大家族,很少选择丹修,打铁器修这样的纯辅助路子的,哦,李家丹修不在这行列,这属于特殊情况。

    人家一口八卦炉,能烧、能砸、能炼丹,生猛的一批,算不上纯辅助修士。

    所以五人中,他和张

    张德明语结,没法回答,要是回答他确实收了礼,还不少,但是一个都没回的话,张德明怕李从文帮他参谋参谋选谁来着!

    这点张德明觉得极其有可能,这跟前世那些个七大姑八大姨没什么变化,都是那么八卦。

    因此,张德明直接转身进了房间,随便收拾了一下,开始打坐。

    ······

    时间匆匆,直到一个时辰后,估摸着再不出去,李从文要来赶人了时,他才离开了房间,颇为悠闲的向着目的地而去。

    今日的整个红线宗,大多地方都开放了出来,可以随意的逛。

    当然这不是为了现在准备的,而是为了之后,夜宴相看对了眼的人准备的。

    看对眼的两人,可以夜游红线宗主峰,花前月下,漫步山间,传下一段佳话,这算红线宗的习俗吧。

    ······

    张德明漫步走来,距离夜宴规定的开始时间,已经只有十多二十分钟了,因此一路上,人并不多,绝大部分弟子都已经入会一小时有余了。

    天色已经黑尽,往日原本还算明亮的红线宗主峰,今日也特地的弄得有些昏暗。

    当然,对于修士来说,其实没什么区别,这么弄主要是为了一个气氛罢了。

    漫步的前行了片刻,张德个个在篝火旁或载歌载舞,或吟诗作画,或抱琴演奏。

    着重讲的是元素系中的光系,天宇教廷因为信奉光之圣灵为主,因此光道最是繁荣,但是这东西在鸿蒙不太受欢迎。

    不过六合大能的讲道,还是能让人有所收获的,因此大家都有认真的听着。

    最后,在月红娘两口子合力讲的水道中,讲道环节迎来了终结。

    这时,时间已经匆匆过去了两天多。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每位大能都浅尝辄止,没有多么深入的讲。

    不然六合大能讲道,由浅入深,半月一月什么的,那就是一晃而过的事情。

    此刻,天色已经是傍晚。

    讲道完毕后,月红娘两口子起身,看着众人道:“时间也不早了,今日讲道就到这里就圆满结束了。

    诸位可以下去收拾一下,略作休息。但是千万别忘记来参加晚上的夜宴啊!

    为了迎合年轻弟子们的口味,我红线宗本次夜宴,没有采取传统的鹊桥会,或者花灯会。

    而是遵从了年轻弟子们的意愿,开启了一个新的传统,篝火舞池聚会。颇为的新鲜和有意思,希望诸位待会能喜欢,能玩的尽兴。”

    随着其最后的话语完毕,众人齐齐一礼后,天空开启了无数的光柱,再一次的接着张德明他们,回到了之前的住所。

    至于晚上的夜宴,可不是这么集体入场的。那是随意时间都可以去的,而且是可去可不去。

    大概跟古代参加灯会什么似的一样,以前和灯会的方式也差不多,但是如今似乎换了个新样式,不少人还挺期待的。

    明估摸着夜宴要开始了,才加快了速度,向着目的地而去。

    转过路口,来到山间,张德明整个人都是一重。多年不曾感知到的重力的束缚感袭来,整个人都变得沉重了几分。

    当然,这一切都是错觉,是修为被压制后,从而一定程度上影响身体反应的错觉。

    这里,整个的广场都开启了阵法,压制了大家的修为,让众人更加像凡人了一些。

    大概是为了让他们和月家的姑娘,在相处时没有距离感,特意弄的。

    张德明适应了下,才迈步前行,与此同时,嘈杂的声音传入耳中。

    张德明抬头望去,只见前方是一个巨大的草坪广场,漆黑的夜空下,一堆堆的篝火在草坪上燃烧着。

    不少被压制了修为,比凡人强不了多少的年轻弟子,一

    张德明几人回到了居住的院落后,李从文看了看神态各异的五人,张德明淡然,徐非青没什么表情,剩下三个弟子略微带着些许期待。

    他瞧了一眼,道:“好了,距离夜宴开始还有一个半时辰,给你们一个时辰收拾鼓捣,咱们提前半个时辰入场。”

    西,将诸位带偏了,我就讲讲传统的命运之道吧······”

    随着命老阮淳之的讲道,大会许多人的认真的倾听了起来。因为是给无数人讲道,因此命老阮淳之选择了基础起步。

    从算道最基础的东西开始讲起,以命运如何入算道,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算修等等。

    几位大佬偶尔交流几句,论上几论,为其增色。

    大半日后,当命老阮淳之结尾时,不少人都很有收获,甚至有几位普通算修,在大会上还悟道了,有些人都想辅修算道的冲动。

    命老阮淳之完毕后,镜像湖的双生镜丁同敬开始接力。

    “拘灵遣将,丁甲化生······嗯······我用的词汇似乎过于老古董了些,应该说召唤一道。

    召唤一道在我鸿蒙历来就是大道,远古时,修士观天地,研兽脉,开启了最初的召唤。

    之后有了拘灵遣将,丁甲化生,撒

    十数或数十人一群,疯闹间,一片的热闹。

    “我去,这是篝火派对?这么潮流的嘛!”张德明看着这一切,略微的错愕了下,才反应过来,这是这届夜宴所谓的新方式。

    不得不说,从资料中的灯会、诗会,什么的复古方式,突然变成了如此潮流的篝火派对,张德明确实是没想到的。

    带着点点兴趣,张德明来到了草坪中,发现不少的地方都是陌生的弟子们在聚会着。

    之前彼此都应该不太熟悉,此刻正在交流着。新鲜中,带着新奇感。

    就差一幅面具,张德明就以为他们在举办中西合璧的万圣节了。

    德明的身份,其实都算比较强的了。

    嗯,张德明的身份,是如今变化后的身份的前提下。说来说去,还是因为红线宗在全清福地面前,面皮有些不够。

    、物,算修开算,那么就必然有变数,只不过变数大小的不同而已。

    但是命运意外谷,为什么叫意外谷?

    因为他就是个意外,他只收意外的东西,命老阮淳之也是个算修,这家伙却反其道而行之,以算开局,谋求的却是那份变数。

    别人家的算修,都极力的避免着变数的诞生,他却极度的渴求着变数,他以命运之道入算道,而一切的成果,几乎都建立在这个变字上。

    如此迥异的行径,也算特立独行了,所以他说自己是走偏门,倒是也没错。算得上剑走偏锋的类型了。

    “所以老夫就不胡乱的讲些东豆成兵等等的多种召唤之路,也标志着召唤一道的繁荣。

    悠悠岁月,万古而过,不少的东西都变了、都消失了,但是召唤一道仍旧繁荣鼎盛,属于鸿蒙六大类之一。

    物,红线姻缘有成,也不可如此怠慢了人家姑娘,赶紧去准备去。”李从文显然是误会了什么,绑着脸说道。

    除了修为被压制,让张德明略微不适应外,张德明对这夜宴的安排,倒是挺满意的。

    随意的参与了几个火堆,玩闹了一会。闲逛中,穿过了大半个草地,来到了草地中心。

    让张德明意外的是,这里坐落着一座宫殿似的房间,圆顶建筑,看不出具体的风格元素。

    此刻大殿门口,有着许多人的进出,似乎没什么特别的进出限制。张德明带着好奇,走了进去。

    入眼就是一个巨大的大殿,周围有着许多的座位,偶尔有几个各家的长辈坐在最上位,但是更多的是空置的位置。

    大殿的正中间,原本的空间,此刻变成了一个舞池,已经有着一些个男女,相看对了眼,双双进去,在其中跳着鸿蒙特有的交际舞了。

    嗯,这舞张德明也会一点,从有了一定身份开始,就开始有所了解了,差不多是必修吧!

    算是一种特殊的修士礼仪吧,许多场合,年轻一辈常常会跳一点。真要具体形容的话,大概是前世的英伦贵族都会学习的常规交际舞一样吧。

    类比有点糟糕,但是意思是那么个意思。

    并且如今的召唤,在新式术法时代,更是脱离了传统意义上的‘召唤’形式限制,开启了许多的新式召唤路子。

    比如,变化道的自身变化召唤,灵道的身后灵召唤,化身系的裂体召唤等等,这些新式召唤,都走在时代的前沿,为召唤道带来了新血。

    而我镜像湖,也是这万千争先的游鱼之一。

    我宗以命器阴阳镜,结合地煞身外化身之术,开出双生镜之器术,是命器召唤的新路子,这是一条非常有前景的道路······”

    李从文瞧了瞧玉程,对方略微的缩了缩肩膀。

    “行吧,那就不统一入场,你们随意结伴而去,我到时去不去就看心情。”

    几人听着李从文的话语,都略微带了点喜色,显然都不想和李从文一道,被拘着的。

    “不过我的提前说好,可别给我宗丢人,这次是新模式夜宴,还不知是个什么流程,拿不准就别出手。

    要是给我宗丢人现眼,我就不收拾你们了,回去自己等着领罚吧!”李从文叮嘱道。

    “明白了师叔,况且有玉师兄在,就算是最难的鹊桥会斗文法,咱们也丢不了人。”

    玉程虽然是丹修,但是玉家传承是书道,因此每个玉家弟子,从小绝对是饱览群书,不管选修什么道路,书道绝对是辅修道路。

    “知道轻重就行,那就各自下去准备吧!”李从文回道。

    随着他言罢,几个弟子齐齐的转身,进了各自的房间。

    “你不赶紧去准备,杵在我跟前干嘛?”李从文看着没行动的张德明,开口问道。

    “弟子没什么兴趣,打算和师叔祖你一起入场。”张德明淡然的回道。

    “胡闹,就算你之前互换了礼

    张德明站在门口的一角,靠着一旁的柱子,饶有兴趣的看着中间舞池跳舞的众人。这一刻,这里似乎都变成了一群年轻小伙子的地方了。

    果然,不管岁数如何,特

    张德明言语间,低头闻了闻,确定自己身上没异味似的。

    月正芳带着笑意,却没回答张德明的问题,而是饶有趣的道:“要是我就喜欢找你呢!”

    “额,你到底看上了我哪,我改还不成么?”张德明这次回头看着月正芳,一本正经的低语道。

    月正芳再次一愣,满脸笑意的道:“我喜欢的就是这个!”

    张德明也是一愣,满脸愕然间,道:“那没办法了,这东西改不了!”

    “你确定不请我下去跳一段?”月正芳突然回头,看了看身后门口,那里有着数位女子进来了,再次对着张德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