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码农修真 维度论

第三百六十五章 熊娃【加更4日,求订阅,求月票】

    这实在是个忧伤的事情!

    而之后四象三生的经验值积累,只会更多,看来到时只能慢慢磨了。

    张德明不再想灵石的事情,这东西越想越无语,他看向了面板,之前已经决定好了,二生凝聚智魄,因此没什么犹豫,他开始动手。

    随着他

    这一变化完成后,张德明掐动法诀间,灵力全部流出丹田,融入了肉体中,滋润着肉体。

    当丹田所有灵力消失后,一缕精纯了五成有余的灵力诞生,随着这缕灵力的诞生,张德明整个人的气势开始快速的攀升。

    有了些变化,似乎因为有了人修行,不少人似乎开始注重改善生活了,让不少的房屋,看上去有了些变化。

    似乎还有参照

    话语未落,他就是一呆,因为这个失神,被压在下面的娃,打了一拳。他回神后,也不还手,同样撒腿就跑。

    张德明之前弄出的房子,重新建设的架势。

    张德明才飘到村口,一群代字辈的熊娃,此刻正乱斗成了一团。几个憨小子,正在地上厮打。

    一旁几个小妮子,有的担心的看着,手将衣服都揪成了一团;

    有的冷眼瞧

    思考了一下,他选择了基础的灵力护盾,虽然他之前的保命术法,都是堆的化身道体类,大概是堆血的意思。

    但是如今叠甲似乎并不冲突!

    着,仿佛在看一群的傻缺;

    还有两个最抢眼,五六岁的样子,咋咋呼呼的加着油,煽风点火间,老来劲了,清澈的大眼珠中都泛着光,圆嘟嘟的小脸,因为激动而粉红粉红的。

    “呀!”

    其中一个,跳脚兴奋加油间,突然发现了飘进来的张德明,惊呼一声,瞬间变得羞答答的,对着张德明默默一礼,随即转身就跑。

    这似乎触发了群体效应,不管什么状态的妮子们,一个个都撒腿就跑,瞬间鸟兽散消失。

    周围叠罗汉似的扭打成一团的几个熊娃,感受到突然消失的摇旗呐喊,似乎觉得少了些感觉,打的不得劲。

    一娃偏头道:“阿妹,为嘛不······”

    良久,当他丹

    良久,当一切完成后,张德明看了看自己的面板。

    功法:大阴阳五行秘典(九阶)

    修为:四象Lv3(0/24/亿)

    田灵力重新恢复后,他的修为也已经来到了四象三生,成了一个四象巅峰的大修。

    看了看气运,气运:832.6。

    还够一个术法的典级,他思索了一下,干脆一股做气,凝聚第三魄:德魄。

    德魄主心性,换个方向来说,对算道应该是最契合,正常来说该是选择阵道、心神、神棍道融入。

    但是他没神棍术

    灵力恢复:5500灵力/1分钟

    经验成长:550经验/1分钟

    灵根:Lv48(0/180)【功德】

    法,心神被斩出,阵道融入编辑面板,成了类似于第二符文核心的存在。

    因此他看了看众多的技能中,那么什么都契合的‘灵力护盾’和兼容性极强的‘融合’,都可以选择。

    思绪到此,张德明双手再次翻飞了起来,面前的三个怪异小人头顶,又一个光球凝聚而出。

    随即他一张嘴,一个护盾符文被他吐出,慢慢融入了进去,紧接着开始气息勾连。

    “是否消耗400气运,提升灵力护盾至七阶典级?”

    “是!”

    随着气运的消耗,符文再次开始晋升,如之前一样,新凝聚的光球再次被拉扯融入了三个小人头顶,让那符文球变成了三个包。

    符文核心:育灵藤妖召唤术Lv7(200/8000)

    分支符文:略······

    技能:斩尸

    “汪汪······呜呜······”

    奶狗状的小雷,发现张德明变回原样,不在冷淡,它兴奋的围着他脚边一个劲的转,不停的蹭,尾巴摇的也很是欢快。

    证道之术Lv6(0/1200)、阴阳棋道·局Lv7(0/8000)、契约·灵魂Lv7(0/8000)、灵力护盾Lv7(0/4000)略······

    道体:神梦分化Lv5(0/400)、

    功德:79.4,气运:432.6,业力:30.1。

    看着完成晋升后的面板,张德明因为穷变糟糕的心情也略微好了不少,嘴角微扬,没有再继续的消耗气运。

    三个怪异小人缓

    ······

    出了洞府,来到院子,张德明发现,这里已经大变了样子。

    阵法的建设,多了不少,彻底隔绝了那股淡淡的变异的诅咒,而杂乱荒芜的院落,已经被彻底的清理了干净。

    缓消失,面板也缓缓隐匿,张德明开始了突破后,修为的稳定,还有技能大突破后的适应。

    一晃就是月许,当张德明一切熟悉后,他陡然的睁开了眼,眼中灵光闪烁,有些耀眼。

    片刻,他波动的气息全都缓缓平静了下来,不再如刚突破时那样,全身灵力激荡。

    完成这一切后,张德明才起身,环顾了下四周。

    即便是个奶

    跨过院子,来到祖祠,祖祠这边倒是没太大的变化,只是被收整了个干净,其它格局没做什么修改。

    可以看出,这两年里,道体闭关之余,还用豆兵们对整个的大院,进行了仔细的修整的。

    狗,很容易满足,这快两年和道体潜修,也让它实在无聊了。

    “你这小家伙,要是不认真修行,出去了我可不要你的!”张德明言语间,抓住了对方的后颈,将其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小雷重新回到它的王座,兴奋而傲娇的抱着张德明的脖子,一个劲的蹭,毛茸茸的圆球,让脖子有些痒。

    “呜呜······”

    蹭动间,还发

    当他飘身来到谷口时,发现谷口悬崖处,有着两个弟子在守着。本有些无聊,颇为咸鱼的看着山崖鬼扯的两人,发现飘出来的张德明,微微愣了一瞬,才回过了神来。

    “孙儿张秀诚,见过老祖宗!”

    出乌咽声,似乎在抗议张德明之前不理它,又似乎在抗议张德明说不要它。

    张德明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这小家伙,小家伙享受的闭上了眼睛。随即他才打开了洞府,走了出去。

    一旁荒废了的流水,重新被从岩石旁引入了小院。假山流水环绕间,亭台楼阁遍布,好一处江南大院的格局。

    多了几分雅致,少了几分荒废,颇为的心旷神怡。甚至在院子的一处,特地被修改了,弄了个进出的大门,不用再从一旁的祖祠进出了。

    出了院子,张德明发现整个小道,也重新被清理了,不再是杂草丛生,而是一条规整的羊肠小道。

    不过看其

    张秀诚闻言一顿,有些迟疑。

    张德明眉头轻蹙,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秀诚闻言立即回道:“倒是没什么大事,但是老祖宗你拢共弄了十数粒的血脉灵珠,有些不够分。

    痕迹,应该不是豆兵弄的,估摸着是张家人吆喝着族人来弄的。

    张德明头上一对三角形耳朵冒出,身体微微漂浮着,向着外面飘去。

    镇子废墟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进出山谷盆地的青石马路,也被清理了出来。

    “孙儿张秀黎,见过老祖宗!”

    两个十六七岁的青年,看到张德明后,微微愣神后才立即起身见礼道。

    张德明轻轻点头,回应了一下对方,道:“张泽礼让你们在这守着的?”

    “回老祖

    而这几年,我们先后一共截杀了墨家六七只的恶犬了,全都伪装成了异怪的痕迹。

    如今事迹有败露的可能,让这几日族里颇为的紧张,大家都有些担心,墨家会发疯报复。”

    张德明略微的错愕了一瞬,怎么弄个狗血脉,都能弄成这样?

    宗的话,是的,从老祖宗你闭关以后,七叔公就开始安排弟子都在此轮值了。

    原本祖祠外

    “在的,因为二十一叔闯的祸,几个族老这五日都不曾出村,谨防着墨家寻事。”张秀诚如是的回道。

    张德明点了点头,从悬崖飘了出去,道:“我先回村了,这里也可以不用守了,你们自行回来便是。”

    言罢,张德明的身影已经飘出了老远。

    也打算安排的,但是守了几日,狗崽们越发的焦躁,加上老祖宗你之前叫我等不要长期在那边呆。

    所以七叔公权衡后,就撤了轮值,只留了这里的轮值。”两人中,张秀诚看上去稍微要成熟稳重些许,条理清晰的回答道。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我闭关这两年,族里可有出什么事?”

    加上秀兰姐越来越强大,连族里的族叔们都非常眼热了,这些时日,村里对此名额的争斗越发激烈。

    七叔公无奈,两月前下发了谁弄到恶犬,谁就能占据对应恶犬的三个名额中的一个。

    五日前二十一叔着急,冒进了些,直接截杀了墨家年轻一辈的弟子,让人跑了一个。

    两年就逮了这么几条,还弄得点都不利索,真是够没出息的!

    “那墨家那边

    “四哥,你又不理我,我跟姑母告你!”

    十六七岁的娃,言语间如十二三岁似的,憨头巴脑的,仿佛个智障。嗯,至少和外界宗门弟子比起来,仿佛个智障。

    这与世隔绝的质朴与纯真,让年龄和心性严重不符,同龄人间也相差极大,也不知道算好,还是算不好。

    ······

    可有什么回应?”张德明问道。

    张秀诚回道:“说来也是奇怪,足足已经过了五日,墨家那边来找麻烦的都没有,仿佛没发觉似的。

    而且最近这两年也有些平静,很少见到多少墨家人往我们地盘上跑。

    之前那些年,可是三天两头找我们麻烦,每年总要寻着些由头,废掉或者杀掉我们些年轻子辈。”

    张德明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张泽礼如今可在村里?”

    张秀诚和张秀黎对视了一眼,张秀黎道:“四哥,老祖宗说不用守了呢,咱回吗?”

    张秀诚看了张秀黎一眼,道:“你多缺心眼啊,还守着干嘛!”

    “但是七叔公不是说,一个苍蝇也别放进去么,祖祠出了事情可要找我们麻烦的!”张秀黎回道。

    张秀诚白了这货一眼,回答的心情都没了,翻身跳上了一旁的狗子背上,直接从悬崖上的凸起跃下,几个起落就下了崖。

    张秀黎回神时,张秀诚已经下了崖,向着族里跑去了。

    张德明飘身而下,速度骤然加快,不大一会,就来到了村子里。

    两年不见,村子

    扭打的娃因此,一个个也渐渐发现不对劲,开始一个个跑路。顷刻间,就只有有些壮,却被压在最下面那个,半响也没爬起来。

    随着众人的消失,他好不容易翻身了,龇牙咧嘴的道:“你们给老子等着,我爹可是混到血脉了,如今是族里的强者。等我回去告状,喊我爹揍你们爹,让你们爹揍你们,看你们还敢不敢这么一起欺负我。”

    开始掐动功法的凝聚法诀,三个头上长了个鼓包圆球的怪异小人,漂浮了出来。

    随着三个小人的出现,张德明的法诀翻飞,一个符文被他吐出。符文很是奇异,一会儿闪烁成虚幻卡片,一会儿化作一本虚幻的书。

    这时,三个小人头顶,又一个光球凝聚而出,将符文颇为容易的吞进去后,开始围绕着头顶旋转,智魄开始和三魂一魄进行气息勾连,初步接轨。

    准备了许久的张德明不再迟疑,看向了面板。

    “是否消耗800气运,提升契约·灵魂至七阶典级?”

    “是!”

    随着气运的消耗,智魄中的符文快速的完善,变得立体,复杂,道蕴弥漫。处在气息勾连中的它,因为这一变化,勾连瞬间加强。

    直接被三魂头顶的那个圆球,拉扯着贴了上去,甚至融入了一小半,让圆球上面再次鼓了一个包,变成了两个包,变得更丑了几分。

    “你倒是有想法啊,思路倒是不错!”张德明面无表情的道。

    “那可不,这是我爹欠我的,不是他欠揍,抢了二姑的位置,我能这么被揍嘛······”话道一半,他就愣在了原地,呆滞间,再次看到了一双脚。

    这双有些漂亮的魔王鞋,他可太熟悉了,上次因为这鞋子,他可被他爹用条子奏了半刻钟的,老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