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码农修真 维度论

第七百七十章 祭天(大结局)

    “怎么样,现在可以聊聊,谈谈接下来如何处理了么?晶皇!”人脸看着张德明开口道。

    “呵,现在才想聊,迟了!”张德明全身灵力暴涨,一枚枚阴阳鱼棋子浮现而出,棋子波动间, 封印道气息异常浓郁。

    “你敢,你要是敢再封印,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彻底毁了这鸿蒙。”人脸声色历吼间,似乎为了增加说服力,还补充道:“五百万年的苟活,老娘已经不怕了。”

    “呵, 你可太高看你, 也太小看被你坑的那几位了!想玉石俱焚, 你也要有那本事才行!”

    张德明面色阴沉间,不管不顾,棋子开始四散而开。有的没入了天空,有的没入了浮岛大地,很大一部分,冲入了下方的中心肉球中。

    智慧见此,面色一狠,气息波动间,凌霄界开始混动起来。似乎真打算以此毁了整个鸿蒙,来个玉石俱焚。

    而张德明这边,似乎早有准备,同样以育灵界为引,全力激发了一个契机。

    ······

    外界,鸿蒙界中。

    随着张德明撒豆成兵,灵种满界落下, 世界级范围施展低级分身,勉强将一面倒的灾情给再次搬了回来。

    片刻, 几大圣主腾出了手, 开始救援,出手灭母巢。

    但是这样的情况,刚稳定没多久,整个鸿蒙星突然开始震动了起来,彷佛星球内部,有着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一般。

    ······

    佛门区域,正在不断战斗慧能突然一顿,随即不管周围任何情况,直接盘腿而坐;

    他的这一举动,让周围几个同门都愣然了一下,随即闪身上去,一边帮他护法,一边道:“该死,慧能你干什······”

    “轰······”

    不待对方言罢,盘腿而坐的慧能,整个人都是一阵,瞬间, 一股强大的气势升腾而起,一道通天光柱冲天而起。

    ······

    玉清观区域, 剑无心手持一把蛇骨长剑, 人剑合一,气息纠缠间,化作漫天的匹练,在孽种中来回厮杀,所向无敌一般。

    突然,他和手中长剑齐齐一顿,随即长剑如蛇般缠在了他身上,剑无心也不管其他,就那么坐在了孽种中。顷刻间就被孽种淹没。

    “该死,师叔······”这突然的变故,让同行的弟子面色剧变间,飞扑而来。

    “轰······”

    不待弟子们扑上去救援,淹没剑无心的孽种,直接炸裂,一个通天光柱,冲天而起。

    ······

    百灵阁福地中,刚支援了一波,面色苍白,不断喘息的童侯,整个人都是一愣,随即盘腿而坐,一个通天光柱将他笼罩。

    “这······”

    福地中,无数弟子茫然抬头,不知道发生什么。

    ······

    上清观区域,带着裴小小回归的兰扶摇并没有回到宗门,也没有去联系那些老人。

    两人联手间,气息纠缠,宛若一人般在鸿蒙穿梭,不断灭杀着母巢。

    两人合体,已经有了七星巅峰的修为,母巢对她们来说,完全可以击杀。

    突然,两人同时一愣,随即一条通天光柱将他们笼罩在其中。

    ······

    天机阁、总指挥室里。

    接替了天机三老,开始负责整个鸿蒙战场的杜玄达,周身铜钱环绕,眼中无数符文跳跃,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计算。

    不仅如此,他还掌控着天机阁的至宝,上古落宝金钱本体。

    如此加持下,他一遍遍的演算着各种可能,不断的做着调度,总指挥室中的一个个七星大老,都遵循着对方的调遣。

    突然,杜玄达直接退出了这种状态,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直接丢出了四枚铜钱。

    铜钱闪耀间,没入虚空。

    与此同时,他身体也升腾起了一个通天光柱。

    并且,随着四枚铜钱消失,他似乎和另外四个气息,开始遥相呼应,形成了一个奇异整体。

    仅仅瞬间,鸿蒙星上,五道通天光柱,突然冲天而起,宛若五根支柱般,锚定了整个世界。

    气息勾连间,镇压了整个鸿蒙星。

    这瞬间,张德明的身形,浮现在了天空,宛若遮天巨人般,无数人抬头。

    他气息绝颠,宛若远古神袛般,神情悲鸣的看着众生,缓缓开口道:“吾言:神榜为引,真灵为根,众生不绝,鸿蒙不灭!”

    随着他言语,一卷奇异画卷从身体中冲出,于五个光柱核心处,缓缓展开。

    随着画卷展开,鸿蒙众生身体中,飞出了一个个金色光点,没入了画卷中,变成了一个个名字。

    随着这样的变化,整个晃动的鸿蒙星,瞬间平静了下来。并且随着一股气息扩散,无数孽种莫名的被压制了三成实力。

    ······

    没错,就是传说中的五大应劫者。他们是因为张德明的延迟降世,被姜太虚动了手脚,巧妙影响下,应运而生的人。

    为的就是留一个后手,可以用来给张德明绝杀一击,也可以用来防止玉石俱焚,主要就是防止的,毕竟陆无崖咒杀众神疯狂举动在前,姜太虚布局就不可能不防。

    原本张德明以为用不上,如今看来,这姜太虚还真不愧是修因果的,果真算无遗策。

    ······

    凌霄界中,智慧似乎也感知到了什么,引爆无果后,愤怒咆孝道:“姜太虚!!!”

    张德明却没有丝毫停下,借着神榜压制智慧的时间,周身棋子不断飞出,以一定规律,向着四周各处没入进去。

    而还没彻底完成侵蚀凌霄界的智慧,如今连最后威胁手段都被废,曾经的依仗,反而成了掣肘,在神榜压制下,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德明施法。

    虽然也能进行反抗,可以崩掉凌霄界自杀。但是没法带着鸿蒙一起走,那就纯粹自杀罢了。

    因此,她感受到越来越浓的封印,她恨极的道:“晶皇,你给我等着,不管是一纪元,还是千万纪元,总有一天,我会再出来的······”

    天地间,无数棋子落下,构成一个奇异棋局,一个强大的封印慢慢成型,智慧恨极的咆孝,渐渐变小,最终消失。

    “呵,我可不是那种留下封印,就撒手不管的人。你还想有以后?

    不好意思,做梦去吧!

    老子哪怕花一纪元时间,一点点的磨,也要把你磨死。

    还想出来跳,下辈子都没机会了!”

    言语间,封印彻底成型,而张德明却没转身离开,而是在封印中心,盘腿坐在了棋盘中,整个人气息波动间,浓郁的生命气息散发而出。

    眨眼间,张德明身下开始冒出了无数根须,透过棋盘,扎入了下方的封印中,根须波动间,尝试着喷入灵种。

    片刻,张德明就皱起了眉头,灵种要想发挥效果,就要放松封印才行,但是这样一来,就相当于给智慧松绑。

    对方有着一个洞天做支持,短时间肯定磨不死,而时间一长,给了对方操作空间,鬼知道会不会出意外。

    “算了,可不能冒险,慢点来吧!”

    言语间,张德明上身也开始膨胀,眨眼间,他整个人化作了一颗参天大树。

    树木以阵为地,屹立在封印中心,以智慧身体为土,树根扎入下方的肉球中,不断汲取对方的力量,传送进树体上方。

    树木的枝条间,灵种以另一种方式运转。

    一个个诡谲的果实凝结而出,然后慢慢被消磨了其中的诡异和疯狂,再化作养料,反补张德明自身,并化作新一轮的力量,加入对智慧的吞噬中。

    就这样,达成了一个闭环。

    如此下去,不管智慧如何逆天,等待她的命运,也已经注定。祸害鸿蒙足足三纪元的孽源,如今已然算灭了!

    ······

    张家内界。

    张德明感受到另一个道体开启镇压模式,没了最大的危险,他睁开了眼睛。

    离开了张家界,开始组织众多修士,进行救灾。

    几位圣主见事情初步敲定,伤势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他们,齐齐将事情丢给了下面人,一个个开始了长久的闭关。

    整个鸿蒙,进入了张德明的一言堂时代。

    不管圣主们闭关之后如何,这个鸿蒙界,已经没人能超越他了。

    而随着灾源被封印,没了源头,加上张德明亲自下场灭母巢,汹涌整个世界的孽灾,渐渐平息了下来。

    鸿蒙再次进入了休养生息阶段。

    因为这一机会,所有凡俗被张德明借机一统,弄成了天灵帝国那样的君主立宪,加智能调控的超前制度,鸿蒙将迎来大发展时期。

    ······

    时间匆匆,转眼三百年匆匆。

    凌霄界中,长达三百年的日夜不停的消磨、吞噬,智慧终归还是没能出现什么幺蛾子,彻底在封印沉睡中消亡了。

    在彻底吞噬智慧那一刻,张德明发现他修为竟然水到渠成的晋升到了八卦期,更让他奇异的是,他竟然和鸿蒙星,有了奇异关联。

    鸿蒙星好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所以,三女神是鸿蒙星的意识化形?

    “嗯,谁?”

    刚完成智慧的吞噬,有了不少新发现的张德明,突然感知到了什么,勐的冷呵道。

    “你爹!”

    虚空中,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回复道。

    “找死!”

    已经成了鸿蒙第一圣主的张德明,三百年积威何其恐怖,如今整个鸿蒙敢如此调笑他而不付出代价的,可还没出生!

    张德明气息鼓荡间,就欲动手。

    但是抬头望去,看清来人后,整个人却愣住了。

    虚空中,一个和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青年男子,闲庭散步间,向他走来。

    这青年不是别人,还真是他爹,亲爹!!!

    见到对方的那瞬间,张德明脑海中闪电划过,一幕幕记忆浮现而出。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不管是前世地球,还是这一世那个小山村中。

    他的生生父亲,似乎都是眼前这位,但是他之前,好像从来都没意识到!

    而当年离开那个小山村,进入天灵门后,他也理所应当的忘掉了对方。

    甚至当年他开马甲,还用过‘张布衣’这个名字,都不曾想起,他爹似乎也叫这个名字!

    如今见面,这些才勐的划过脑海,让他整个人都呆立当场。

    张布衣从虚空中迈出,上下打量了一眼呆愣的张德明,又看了看周围,点头道:

    “不错,总算又养出来一个成器的娃,虽然灭的是个先天发育不良的孽袛,好歹也灭干净了,算是有些成果。”

    ······

    这日,天地大喜。

    张家举行出世大典,整个世界都在庆祝,鸿蒙第一圣族世家诞生。

    更主要的是,第一圣主张德明和育灵圣地掌教潘娟儿大婚,普天同庆。

    随着婚礼的开始,圣地中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圣地之灵,调动规则开始营造气氛。

    而圣地外,无数人抬头望天,看到的是无比恢弘的婚礼。

    随着婚礼的进行,总算来到了高潮,无数修士这才发现,圣主结婚的高堂位置上,赫然有个青年坐立,引得无数人好奇。

    “吉时到,拜高堂!”

    随着一声唱礼,只见张德明和潘娟儿在那青年的微笑下,开始行礼。

    但是刚开始动作,整个鸿蒙就开始乌云密布起来,一股压抑感觉弥漫众人心中,似乎有什么大恐怖要降临。

    一个个大老皱眉,张德明更是面露不解。如今鸿蒙规则都任他掌控,他却没感觉到这力量来自哪里。

    唯独高堂位置上,坐着的张布衣,彷佛触电般跳起。

    “卧槽,这娃踏入修行那年,我就已经嗝屁了一世,完成祭天,他也法力无边了,你他么还来?

    修行劫过了,你还给我安个成婚劫?

    当真老子命不要钱啊!”

    天空变化却没有因此停下,反而是一道混沌神雷落下,直接命中了张布衣,将其炸的外焦里嫩,青烟阵阵。

    “妈的,算了,今天这次祭天,就当我送给你的新婚了吧!小子,九宫后,记得来神宏界找我!”

    随着最后一声落下,无数神雷精准命中张布衣,张布衣直接被轰成了渣。

    张德明一脸怪异的看着这一幕,随着张布衣的死亡,他发现,他的底蕴、气运什么的都开始暴涨。

    这是······那啥祭天,法力无边?

    没缘由的,他想到了这个词,一脸怪异!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