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姑娘你不对劲啊 幽祝

第八章 无形的壁垒

    王信之的意思很明显:既然没法将妹妹带走,那么他就留在这里一段时间,确认妹妹和这个男人是否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程晋阳表示问心无愧:虽然我和王大小姐同床共枕,但与其说是她给我暖床,不如说是我给她当枕头人。大舅哥你这次正好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邢沅芷便适时提议:既然如此,王信之你们兄妹就住一起好了。我和晋阳是未婚夫妻,同一间房没事。

    褚青青就插话说道:你们兄妹久别重逢,正好让你们聚一聚,我就和沅芷他们睡一间房好啦。

    王婉柔最后冷冷道:关你屁事,滚。

    换做平常人的哥哥,被妹妹这样毫不留情地辱骂,肯定立刻就要发飙。

    王信之毕竟也是有涵养的,没有当众沉下脸色,只是呵呵一笑,威胁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和父亲谈谈……”

    “谈?”王婉柔眉头微皱,冷笑起来,“谈什么?比如说,咱们小时候那个女佣的事情?”

    “咳咳!”王信之立刻仿佛被水呛到了般,用力地咳嗽了几声,然后苦笑起来,“妹啊,其实晋阳也是很好的人,但是咱们这身份你知道的。如果你真的打算嫁给他,需要克服很多很多的阻力……”

    “谁说我要嫁给他的?”王婉柔冷冷地道。

    王信之:???

    “那同居的事……”出于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他立刻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又漏了什么地方没有想到,“这个要怎么解释呢?”

    “同居和结婚之间,没有任何必然的逻辑联系。”王婉柔淡淡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王信之试探问道,“以你的性格,除非是恋爱了,否则怎么可能愿意和别人同居?”

    “你很懂我?”

    “这倒不是那个意思……”

    “我自有我的主张。”

    王信之:………………

    得,又绕回来了。反正就是叫我别管……

    兄妹俩忽然脸色微变,察觉到了来自大范围心灵磁场的理智压迫。

    “嗯?”邢沅芷看了看周围,“刚才谁在我耳边说话?”

    “有吗?”程晋阳诧异问道。

    “好像我也听到了。”青青姑娘抢着发言。

    “稍等一下,我去打个电话。”于是王信之便去了阳台,开始致电族里询问情况。

    剩下的四个人则是在客厅里面面相觑,直到王婉柔突然开口:

    “晋阳,你不希望我住在你这里?”

    虽然她的语气依然充满了谜一样的从容,但程晋阳仍然听出了其中蕴含的愤怒与……杀气,正要补救强行解释一波,忽然脑海里灵机一动,说道:

    “当然不是。”

    王婉柔冷冷地看着他,意思是“那你给个解释吧”。

    “关于你住在这里,以你的绝顶智慧,肯定早就已经料到来自父亲、兄长和家族的诘问,并且也想好了如何应付回答。”程晋阳微笑说道,“我当然不能用我的孤闻寡智,去贸然干涉你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

    “所以你哥问起这件事时,我才会选择顺水推舟,按照他的意思说下去。只要我不提出异议,就不会往其中增添新的变数,你就可以按照你原本的方案,将他打发走了,不是吗?”

    王婉柔闻言脸色稍霁,再次冷笑了声:

    “干涉我的方案?你大可以试试,无妨的。”

    “哈哈哈哈。”程晋阳便做曹操的急智笑,同时脑海飞快转动,说道,“这又何必?明知无用还硬要为之,除了破坏你我之间的信任以外,又能起到什么用处呢?”

    “呵,巧言令色,不过还算有自知之明。”王大小姐余怒未消,但表情明显松动许多。

    后面青青姑娘撇了撇嘴,跟邢沅芷附耳说道:

    “那个,卫生间能不能借用一下?”

    “卫生间不是我的。”邢沅芷微微皱眉,“你要做什么?”

    “我要吐了。”褚青青说,“绝世自恋狂碰上超级舔狗,简直是苍蝇落在屎上恶心到家了。”

    邢沅芷:………………

    “别说了,不然我也要吐了。”她低声说道。

    那边王信之打完电话回来,也已经知道了王处仲伯父使用了“心灵放大器”的事情,神色严肃地说道:

    “今天先算了,我有事回族地一趟。”

    “慢走不送。”王婉柔冷冷说道。

    把烦人的大舅哥送走,程晋阳这边转过身来,叹气道:

    “好了,你们还有谁要和家里沟通的?赶紧沟通了吧,免得家人又找上门来。”

    “我家里都已经早就说好了。”邢沅芷回答说道。

    她在河间邢氏不仅是核心成员,而且父亲也不管事,又没有亲哥哥,自主权可以说大到飞起,当然不会有王大小姐的这些破事。

    褚青青倒是有些迟疑,毕竟她上面就有两个哥哥。虽然一个科研狗,一个死宅男,都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关注她……但也只是因为她住在这里的时间不长。

    时间一长,别说家族了,父亲那边肯定是要起疑心的。毕竟她用的说辞是“练习异能”,任谁家女儿在外练习个把月,家里人都要不放心的吧?

    唉,真烦。

    还有这耳边若有似无的说话声,我该不会是幻听了吧?

    “你们真的没听到周围有人在说话?”褚青青狐疑问道。

    “有。”邢沅芷说。

    “没有。”程晋阳说。

    “你不用管他,他除了苏理理的声音外,不会有其他幻听的。”邢沅芷叹了口气,揉着眉心说道,“我在想会不会是最近太累的缘故……”

    “不是。”王婉柔否定说道,“很快就好了。”

    “什么意思?”邢沅芷立刻意识到她话里有话,“是外界造成的因素?”

    她走到阳台窗边,看向外面。

    没有明显的噪音源头啊?

    正这样想着,突然耳边的说话声便消失了。

    “诶,真的好了诶。”青青姑娘惊喜说道。

    她现在开始怀疑是王大小姐捣的鬼了,但她不说。

    “确实……”邢沅芷倒是没那么多顾虑,询问地看向王婉柔。

    后者正要说话,忽然外面又响起了犀利的防空警报声。

    然后则是一声剧烈的大爆炸。

    众人连忙跑到阳台上,只看见天空中似乎出现了一层深蓝色的、仿佛玻璃般的半球幕墙,美丽玄妙的光泽从其上流动而过,向北延伸到山脉的对面去了。

    “这个是……”褚青青似乎想到了什么。

    “无形的壁垒。”王婉柔低声说道,“荥阳郑家的家主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