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姑娘你不对劲啊 幽祝

第三十九章 大家随我跑路吧

    神都程氏即将搬去京口的事,在士族里引起了一些波澜。

    自衣冠南渡以来,绝大多数南迁士族,都选择在建康城扎根落户。

    原因自然是天子脚下权力中心,家族品阶能够换取到对应的政治地位和资源。

    地方世家在这方面就困难很多,例如在王处仲死后近乎灭族的沈氏,族长沈士居原本已经四品,其家族却连五品位阶都没有,压根就进不去士族的圈子。

    如今神都程氏要搬离建康,大家也就众说纷纭。

    有的说是程家在那边有北府军,所以战略重心北移。然而要论适合家族发展,京口各方面的优势都远远比不上建康城。

    有的说是程家没有五品异能者,因此被迫退出士族地位,打算偏安一隅当乡贤去了。然而就算跑路也不应该跑危险的江北京口,大后方的临安城它不香吗?

    还有的说是程家感觉战争打不赢所以提前跑路,这听起来就更离谱了。虽然大家都在去临安准备后手,但现在要谈战争胜负明显还为之过早,五姓家都没有准备撤离,你一个小小的五品家族,那么急着走人干什么?你的情报比五姓家还灵通?

    总之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但每一种听上去都站不住脚。在缺乏后续谈资补充的情况下,很快便会进入舆论退潮的趋势。

    当然了,也并非所有世家都会淡忘此事。比如台城内阁里大人物们的背后家族,又比如和神都程氏走得很近的几个家族。

    河间邢氏,邢沅芷回到族里,屏退左右,便暗自跟邢叔和说道:

    “族长爷爷,神都程氏已经举族搬迁京口,咱们河间邢氏也尽量和盟友同进退比较好。”

    邢叔和闻言诧异,随即便又露出欣慰的表情。

    邢沅芷虽然没有明说,但一句“和盟友同进退”,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提示:

    神都程氏那边必然是得到了什么敏感消息,才在战争形势还未明朗的情况下选择跑路。

    邢沅芷和程晋阳有婚约在身,对方的情报消息并未瞒她,而她在不背叛对方的基础上,也尽量为家族着想,程邢两家年轻一代的纽带便这样连起来了。

    最终,邢叔和便决定将家族里的潜力族人以及老幼妇孺,尽可能地送往临安城;已具备战斗力的中坚力量,则是只留一部分守卫族地,其余全部随邢沅芷同去京口,“帮助盟友”。

    邢沅芷这边知道以后简直无语了。族长老爷子,我偷偷告诉你是让你早做准备,可不是让你往我这里塞人的啊!这些年富力强的族人跟我回去,说是要同去京口帮助盟友,大家还不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肯定知道是我向你透露消息了啊!

    但是族人们都已经来了,没奈何,只能默默带着回神都程氏族地,接下来被大家嘲笑、鄙视、讽刺什么的,为了族人也只能默默忍下。

    然后,在神都程氏的族地门口,便看到了褚青青……以及她身边的十来个褚氏族人。

    邢沅芷:………………

    褚青青:………………

    “那个。”褚青青看向天空,硬生生地编了个借口,“今天的天气真好啊,我带族人出来散散步,顺带拜访一下神都程氏。”

    “巧了。”邢沅芷努力绷住表情,“我也带族人过来……咳,见见晋阳。”

    “沅芷,你带的族人还真多。”褚青青幽幽说道。

    “大家都比较关心我。”邢沅芷扭开目光。

    褚青青这边的故事,其实也大同小异:虽然没法明说,但跟父亲暗示了战争结果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只是六品的青青姑娘并没有得到父亲的全盘信任,架不住她再三强调提醒,才派了十来个精锐族人随她前往京口,与其说是为了保留家族火种,不如说是去保护青青的。

    俩姑娘带族人进了程氏族地,很快就惊动了程晋阳。

    他得知此事后,也是无语。只能让程怀言安排这些人在族地暂时安顿,后续再随程氏族人一起出发。

    无论怎么说,这些邢氏、褚氏族人的加入,确实从客观上补强了北府军的战力,就是阿芷和青青瞒着自己,偷偷向家族示警泄露情报,让程晋阳有些不爽。

    说好的此事不能告诉其他人呢?都给我当耳边风了?

    哦,好像没叮嘱过她们不能说,那没事了。

    第三个回来的是王婉柔,孑然一身,没带任何人回来。

    后续的崔锦绮、李轻纨、郑秋佩也差不多,毕竟五姓家所具备的资源和能量太大,完全不需要现在考虑家族存亡之事,等战争局势明朗一点再做反应也来得及。

    出乎意料的是,杨望舒回去了一会儿,居然将两个哥哥杨思平、杨佺期给带来了。

    两位大舅子并非是弘农杨氏派来的,而是自愿陪妹妹去京口。其中杨思平是担心妹妹受王大小姐欺负(因为上次和王信之闹得有些不愉快),杨佺期则是来幕府求个官职,冲着建功立业来的。

    对于两个哥哥的同行,小望舒似乎闷闷不乐的样子,肩膀耷拉着,半天都不去摸键盘。

    程晋阳也只能和两位杨家公子交谈,一人许诺了一个幕府官职。

    出乎意料的是,在寄居此处的客家大小姐里,来自范阳卢氏的卢卿云也选择了留下。

    程月仙和她谈了谈,没谈出什么结果来,程晋阳也就猜出有人馋自己的身子。

    不过小云云长得还挺可爱的,留下就留下吧。

    所有人都已经到齐,程晋阳最后去拜访公主姐姐,和她告别之后,便带人乘船沿长江而下,直奔京口。

    消息传到台城内阁后,得知此事的庾中书,突然又有些后悔。

    当然,如今战争仅仅局限于姑孰以北不远,建康城也没有进入战时状态,此时世家要“迁移”是没有理由拦的。

    更何况只是跑了五品的神都程氏,河间邢氏而已,对建康城的整体战力损失可以说微乎其微,其他士族也不会关注此事过久。

    与其在此事上得罪程晋阳,还不如卖他个好。

    所谓的后悔,其实也只是对自己做出的决策,稍微有些不自信而已。

    “走了?”他朝书房门口问道。

    “走了。”南康长公主走了进来,“带人去京口了。”

    “怕不是蛟龙归海,放虎归山啊……”庾中书放下手中的笔,感慨说道。

    “大舅说的这是什么话?”南康长公主便生气说道,“历阳军和妖魔有勾结,晋阳他镇守京口,妖魔不也是他的大敌,两者岂有媾和之理?大舅若是不放回去,那京口要么再次叛乱,要么失陷于妖魔,要么再派个人去从零开始发展,这三个结果哪里更好了?”

    “大舅不是这个意思。”庾中书立刻收住话头,哈哈笑道,“南康,你也别太过敏感。我对程晋阳并无太多恶意,只是身居权重机要之位,遇事不得不多想几层,谨慎从事而已。”

    “你既然愿意为他作保,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见南康神色稍霁,庾元规便开了个玩笑,诙谐说道,“将来若真战事不谐,说不定你舅舅一家也要去投奔他,学那些世家保留火种呢。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