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姑娘你不对劲啊 幽祝

第三十一章 远房表妹

    “看什么看啊!”庐陵挑眉瞪眼说道。

    “殿下如果不想被看,可以不过来找我。”程晋阳哭笑不得地道。

    “我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和谁在办公室里私会。”庐陵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第一眼便去瞄办公桌下面。

    没人。

    “为什么先检查这里啊!”程晋阳简直无语。

    “因为很有可能藏人。”庐陵随口说道,然后又去拉窗帘检查后面。

    没人。

    然后她猛然转过头来,去看门后。

    没人。

    “所以说怎么可能会有人啊?”程晋阳无语说道,“大家都回临安去了啊。”

    “谁知道呢。”庐陵便嘴硬说道,“也许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假装归去实则留在京口呢?”

    “你说的那是你姐。”程晋阳说。

    “我姐是因为放心不下你。”庐陵果断采取双标,“但是很可能有小婊砸心怀不轨,藏在京口故意勾引你!”

    “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担心了。”程晋阳摸着下巴,说道,“你说万一真有人来勾引我,我把持不住怎么办?”

    庐陵闻言,心里没来由地咯噔了声,感觉对方似乎话里有话。

    为了掩饰脸上的不自然,她便凶巴巴地叉腰说道:

    “我先跟你说,不管是谁想要进这个家门,都得先得到我……我姐的同意,明白吧?不然就治你一个不敬皇室的罪名!”

    “这个‘不敬皇室’的罪名,具体是如何处罚的呢?”程晋阳问道。

    “按律当斩!”庐陵威风凛凛地道。

    “太可怕了。”程晋阳便故意装出害怕的样子,“那我被斩了,殿下岂不是要守寡?”

    “说什么屁话!”庐陵小脸一红,“你死了关我什么事?”

    “不是,我是说你姐守寡……”程晋阳失笑出声,“跟你当然没什么关系。”

    庐陵这才自知失言,绷着俏脸咳嗽了声,说道:

    “我的意思是,你死了关我姐什么事?她反正又没有公开嫁你,就算改嫁,谁还能嫌弃她不成?”

    程晋阳也悚然一惊:等等,好像真是这样!

    由于没有正式举办婚礼,所以虽然士族圈子里大家都心知肚明,但皇室不可能对外公开承认南康长公主嫁给了自己。

    这样一来,假使哪天庾氏突然反悔,也能要求逼迫公主姐姐改嫁虽然肯定不会得逞,但毕竟会恶心到自己。

    嗯,此事不得不防。

    等一下!程晋阳忽然又灵机一动。

    假如昨晚庐陵真的插入其中,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完全可以连长公主妹妹也一并拿下。

    只要姐妹俩都是自己的,那么对庾氏来说,“姐妹共侍一夫”便是比“长公主不当正妻”更大的丑闻。

    自己不能容忍公主姐姐改嫁,而庾氏也不能容忍“姐妹共侍一夫”这事外传。如此一来,等于说双方都握有对方的把柄。

    互相拥有共同的利益,在政治上可远远比不过“互相拥有伤害对方的力量”来得保险。

    只是这样想来,似乎有些对不起小姨子……

    我堂堂七尺男儿,岂是那种会利用捆绑女人清誉,来为自己铺设后路的小人?

    罢了,此事不可再提。

    庐陵还不知道程晋阳那边心思转了个弯,自己就差点沦为潜在的二次受害者,还在非常欠揍地故意拱火说道:

    “你既然给不了我姐姐正妻之位,那么很遗憾你就当不了这个驸马,顶多只能算她的面首。”

    “面首知道吗?就是尊贵女子豢养的玩物而已。如果你要是以后惹我不开心了,我就去和姐姐说,让她把你给驱逐出去!”

    “驱逐去哪里?”

    “驱逐出京口!”庐陵恐吓他道,“收回你这节帅的位置!”

    “那完了。”程晋阳笑笑说道,“我没了节帅之位,便没法留在京口,这该如何是好?不知殿下可否看在我曾经是你姐夫的份上,收留照顾一二?”

    “当然不行。”庐陵得意洋洋地道。

    “真就这么绝情?”程晋阳佯装苦闷。

    不知怎么地,庐陵突然回想起了昨夜,便别过脸说道:

    “也不是不行,只是……那就要看你表现了。”

    程晋阳见她脸红,心里更加怀疑起来,正要继续试探,突然叶茹便从办公室中央闪现出来。

    “阿殊我已经送回去了,你不用管。小理那边,下个月你得留个人看着……”她急匆匆地和程晋阳说道。

    却只听见旁边“啊哈”一声,金发小姨子已经扯住了程晋阳的衣领,怒斥道:

    “你还说没有和别的女人私通?!”

    “冷静!”程晋阳制止她道,“这位……咳,是我的堂妹程茹,目前担任我的秘书。”

    “是的。”叶茹心里冷笑,表面上也飞快配合说道,“没错,我是他的远房堂妹,以及贴身秘书。”

    说完还给了程晋阳一个眼色,恰好被庐陵看在眼里:

    那是一个糅合了屈辱,不甘,悲哀,但却又不得不顺从并掩盖前面这些情绪的复杂眼神。

    庐陵哪里晓得这是个戏精,当即便冷笑起来:

    “远房堂妹?程氏堂妹,怎么会河东裴氏的瞬间移动?”

    “说错了,是表妹,表妹。”程晋阳还没开口,叶茹便佯装惊慌地说道,再次丢给程晋阳一个隐秘的、抱歉的眼神隐秘到恰好落在庐陵眼里,然后一闪而逝。

    “刚刚还说你的姓名是程茹?”庐陵继续冷笑,目光仿佛在说“继续编,我在听”。

    “其实我对外的名字是裴茹。”叶茹低眉顺眼地说道,假装不敢去和庐陵直视,“只是为了讨我母亲欢心,在神都程氏这边就随母姓,以‘程茹’自称。”

    她这边强行圆谎,那边庐陵哪里会信,便好似一头暴怒的小母狮子般,正要彻底发作起来,却被程晋阳按住了肩膀。

    “庐陵啊。”他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还小,没有分辨能力,听姐夫说完:姐夫和这位裴茹是清清白白的关系,并不像你想象的那般误会,你姐也是知道的,不信你可以去问她。”

    见他有恃无恐的样子,庐陵又强行按下怒气,稍微有些动摇起来。

    不会吧,难道真的是我误会了?

    她这样想着,便嘴硬说道:

    “好!我马上告诉我姐!”

    气势汹汹地离开办公室,庐陵走出去差不多十来分钟,才猛地反应过来:

    找我姐有什么用?她那变态性格,知道丈夫多了一个小妾后,不是只会欣喜若狂吗?

    可以欺负的苦主又多了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