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神通有技术 苍天白鹤

第二十一章 两张丹方

    两张丹方,安详的躺在徐毅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两张不同的丹方,一张来自于灵药峰,是安沧遣人送来的九转护心丹方。 :(/

    而另一张嘛,却是章鑫鑫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送来的,也不知道她是偷袭了哪个藏书阁,竟然翻出了一张辟地丹的丹方。

    突然看到这张丹方之时,徐毅也是怔了半晌,看着小丫头的眼神极为古怪。

    辟地丹。

    那可是地阶丹药中最为顶级的丹药啊,就相当于破境丹在普通丹药中的地位一样。

    若是在类似的丹道大会中,有人能够炼制出辟地丹,那么在一群地阶炼丹师大佬中,基本上就可以保证力拔头筹了。

    据徐毅所知,在如今的巧器门中,唯有那位闭关冲级天阶的灵药峰主霍奕才能炼制辟地丹。

    而除他之外,无论是安沧,还是阎瑶,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炼制成功。

    辟地丹所需要的药材过于珍贵,其中的两味主药甚至于是天阶丹药的常用之物。所以,若是没有太大的把握,安沧和阎瑶也是不敢轻易开炉炼丹的。

    拿着丹方,徐毅默默的看着,然后抬头,看着眼前眯着眼睛,笑得仿佛一只刚刚成功偷了只鸡的小狐狸般的章鑫鑫,他叹了一口气道:“大师姐,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章鑫鑫摇着头,道:“徐毅,我相信你。”她举起小拳头,不见外的在徐毅肩膀上捶了一下,道,“告诉我,打算啥时候开炉炼丹?”

    “什么开炉炼丹。”徐毅头痛欲裂,道,“炼哪种丹药?”

    “当然是辟地丹了。”章鑫鑫理所当然地道,“九转护心丹等我们晋升地阶之后再琢磨吧。再说,那些小境界不算什么,就算不用丹药?我们也能跨得过去。”

    徐毅默然?这句话若是让其他修者听到,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慨呢。

    不过想想小丫头的修炼?莫名其妙就能修成玄女经这等最顶级的支脉秘法?他就无话可说了。

    “哎,大师姐啊?你的天赋那么好,不用辟地丹?也有希望晋级地阶的吧。”徐毅慢悠悠的道。

    “当然了?我肯定能够晋级地阶。但是,既然你有能力,让我有一百二十分的把握进阶,我又何必去冒八成的险呢。”

    徐毅一怔?是啊?这话没毛病。

    如果没有条件也就罢了,可既然有条件,谁不喜欢打一场百分之百能够获胜的战役啊。

    故意去提心吊胆,忐忑不安的冲级?

    他又不是傻逼,也不是受虐狂?能够舒舒服服,坦坦荡荡的冲上去?难道这不香么。

    “徐毅,看看丹方?啥时能炼出来。”章鑫鑫催促道。

    徐毅没好气地道:“你以为这是什么,还要规定期限?”

    “哎呀?你不能等姐姐要晋级地阶之时还没炼出来吧?那就太晚了。”

    徐毅心中微动?沉吟片刻看了起来,渐渐的眉头紧皱。

    “大师姐,其它都好说,就是这两味主药不太好办啊。”徐毅颇感为难。

    巧器门中虽然有着五大峡谷,可以提供暗中交易。但那里所交易的东西也是有着底线的。

    灵霄宝露,玄霜天叶。

    这两味辟地丹的主药,就算是杀了他也别想搞到手啊。

    章鑫鑫眼珠子一转,道:“我来想办法。”

    “你想什么办法?”

    “你别管了,只要用心炼丹即可。”

    看着章鑫鑫信心满满的样子,不知为何,徐毅反而愈发的担心了。

    “徐兄可在。”

    院子外,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

    徐毅和章鑫鑫对望一眼,他们的脸色微变。

    这声音,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讨厌鬼房轮的吧。

    章鑫鑫愤然站了起来,道:“我去把他赶走。”

    徐毅连忙拉住了他,道:“我自己来。”

    他倒不是担心小丫头的安危,这里毕竟是巧器门,哪怕房轮的胆子再大一倍,也是不敢向小丫头下手的。

    但是,让小丫头出面,自己躲在背后,那不是他的风格。

    打开大门,果然看到了房轮,并且他还是孤身一人拜访,并没有人同行。

    “房兄。”徐毅沉声说道,但却并没有引他入屋的意思。

    章鑫鑫在一旁轻哼一声,道:“房公子,你挺厉害的啊,一下子就找到了徐毅住的地方。”

    房轮不卑不亢的道:“章姑娘过奖了,如今徐兄的大名早就在灵药峰中传扬,在下随便问一声就知道了。”

    章鑫鑫为之语塞。

    是啊,经过品丹大会之后,徐毅的名声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房兄此次前来,不知有何指教。”徐毅淡然说道。

    房轮的脸色一正,缓缓地道:“房某三岁启蒙,七岁开始接触丹道,如今二十余年一晃而过,自付在丹道上也是略有小成。但前几日品丹大会上,房某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徐毅看着他,心中诧异。

    他是来认输服软的?不对啊,这个人看上去没那么逊呀。

    房轮继续道:“不过,此次失利也让房某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这就打算返回师门,闭关修行。”他看着徐毅,脸上布满了认真之色,“房某将在一年之内冲击地阶,一旦晋升地阶,就将专研地阶丹药。”

    “哦,你是来炫耀的么?”章鑫鑫不屑的道。

    房轮微微摇头,道:“不是,我只是来告诉徐兄一声,希望徐兄不要懈怠了。”

    徐毅轻笑道:“多谢房兄提醒,但我既然赢了一次,那么就会赢无数次。”

    “好,那我就放心了。”房轮仰首而笑,那笑声中透着一股子开心的味道,“前路漫漫,若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对手同行,岂不是太寂寞了。”

    抱拳一礼,房轮转身而去,他的脚步看似不快,但转眼便已转过山道,不见了踪迹。

    章鑫鑫嘴角微撇,不满地道:“还说不是来炫耀,他就是来炫耀的。”

    徐毅哑然失笑,道:“不管他炫耀也好,不是炫耀也罢,我这人啊有个习惯,我不喜欢什么手下败将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更不喜欢被人反超。”

    章鑫鑫用力的一挥拳头,道:“我支持你。”

    “好,那你就把药材拿来吧。”

    “啊,什么?”

    “他不是要晋升地阶炼丹师嘛,那就让他更加绝望吧。”

    “嘻嘻,徐毅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ps:今天五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