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神通有技术 苍天白鹤

第二十二章 步入歧途的孩子

    灵霄宝露,玄霜天叶。

    一日后,当徐毅看到桌子上突然多出来的这两种药材之时,也是心生感慨。

    大师姐啊大师姐,你是有多么的迫不及待啊。

    虽说徐毅确实不想被人超越,更不愿意昔日败在自己手下的人,有在自己头上耀武扬威的一日。

    但是,就算房轮今天就冲击地阶成功,但想要真正掌握一种地阶丹药的炼制之法,那也绝不可能是短时间之内能够做到的事情啊。

    地阶丹药,那可不是大路货。

    每一种炼制地阶丹药的药材,都是足够珍稀之物。

    如果说普通丹药可以用资源堆积起来,那么到了地阶丹药之后,就很难让人有大批量练手的机会了。

    毕竟,那些药材本就是价值不菲,再财大气粗之人也无法扛得住啊。

    而就算是扛得住,你也得有那么多的药材才行啊。

    不过,这一切对徐毅来说,那就不是问题了。

    关上门,徐毅先是在药材最核心,精华最足的那部分上截取一点,小心翼翼的放入了自己的收纳盒中。

    然后,他运用大小神通,将药材变大,开始了又一轮的尝试。

    一日之后,徐毅灰头灰脸的走出了丹房。

    辟地丹不愧是地阶丹药中最顶级,也是最难炼制的丹药。

    徐毅尝试了一天,起码浪费掉了上百份的主药,但依旧是没有任何成丹的迹象。

    若是让其他人知道此事,哪怕是安沧之流,怕是也会兴起将徐毅活活打死的心思了。

    处理完这一切,徐毅来到了灵药峰。

    这一次过来,他立即受到了最为热烈的欢迎。

    不仅仅是潘熙,就连上一次见到的那几位代表巧器门参赛的高级炼丹师们,都一个个笑逐颜开的与他打招呼,拉关系。

    徐毅保持着微笑,与他们交谈甚欢,直至安沧长老派人前来才告辞离去。

    哎,不是说炼丹师都是最忙碌的,也是最冷漠的一群人嘛,这些人怎么与传闻中完全不同啊。

    见到安沧,徐毅立即收敛心神? 道:“见过长老。”

    “免了。”安沧一摆手道? “徐毅,你应该多来灵药峰走走? 这里的气氛很好? 不要老是舞刀弄枪,那会耽搁你的。”

    徐毅微怔? 苦笑着应道:“是。”

    “对了,你的炼丹天赋如此之好? 你本人有没有什么想法?”安沧的双目熠熠生辉。

    徐毅心中警惕? 问道:“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想要主修炼丹的话,我可以替你前往祖师峰,请门主做主,允你转投灵药峰。我保证? 只要峰主出关? 你就是他的首席大弟子。”安沧谆谆诱导。

    徐毅睁圆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安沧上前一步,道:“你若是担心第一峰,大可不必,老夫会想办法解决的。哼? 哪怕是告到长老团,老夫也要据理力争。”

    徐毅喉头耸动一下? 连忙道:“多谢长老看重,但晚辈在第一峰过的很好? 不想改换门庭。”

    安沧愣了半晌,无奈一声长叹? 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徐毅? 道:“你多考虑一下? 不要忙着拒绝。”

    “是是是。”徐毅应了几声,连忙道,“长老,潘执事曾说过,只要晚辈在品丹大会上夺魁,那么灵药峰上的藏书阁就对晚辈开放。”

    安沧一愣,随即笑道:“不错,潘熙说过的话,就等于老夫说过的话,怎么,你想去藏书阁么。”

    “是,晚辈在炼丹上还有着一些不解,所以想要去藏书阁阅读。”

    “你有什么不解,不妨问我。”

    徐毅闻言大喜,但是抬头一看,安沧眼中那殷殷期盼之色却是让他心中一凛。

    “多谢前辈好意,但晚辈还是习惯一个人看书慢慢琢磨。”

    “一个人看书琢磨?”安沧眉头大皱,这又是什么破习惯啊。

    若是其他人这么说,他少不得要呵斥几句。都有老师愿意教导了,你还要一个人琢磨,这是不识抬举啊。

    但是,一想到徐毅的炼丹经历,安沧就发现,自己的这些话似乎有些说不出口啊。

    沉吟半晌,安沧无奈地道:“好吧,我给你一个信物,你拿着去藏书阁吧。”

    徐毅接过信物,问道:“前辈,是不是所有的书籍都可以阅读?”

    “那是自然。”安沧傲然道,“既然老夫愿意给你,就不会做限制。呵呵,你以为我们灵药峰会那么小气么?”

    徐毅心中微动道:“那么天阶丹药的书籍呢?”

    安沧眼皮子跳了几下,道:“天阶丹药?”

    徐毅讪笑道:“我只是问问。”

    安沧犹豫片刻,缓缓地道:“若是别人,老夫断然不允,但是你嘛……也罢,老夫便破例准许,准你阅读天阶丹药的资料。”

    徐毅这一次可是真的大喜过望,他真心实意的向着安沧行了一礼。

    待徐毅离开之后,厅中人影一闪,阎瑶走了出来,她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安沧。

    安沧被她看得好不自在,道:“阎长老,你在干什么?”

    阎瑶呵呵笑道:“你竟然允许徐毅阅读天阶丹药的书籍,真是出乎意料啊。”

    安沧向来主张炼丹师首要基础扎实,在没有掌握低阶丹药之前,不要好高骛远研究高级丹药。

    她原本以为,安沧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徐毅的要求,但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

    安沧摇了摇头,道:“阎长老,那徐毅不是普通人啊。”

    阎瑶默然无语,废话,普通人怎么可能在人阶四级之时,就捣鼓出上品破境丹和上品焚筋洗髓丹的。

    “以我之见,那徐毅肯定是觉醒了与炼丹方面有关的神通,所以才会有此天赋。”安沧正色道,“他在第一峰也是颇受重视,章老儿肯定不会放人。但万幸的是,徐毅对丹道确实很有兴趣。”

    阎瑶讶然道:“所以你才破例开放禁忌,让徐毅阅读天阶丹药?那你就不怕他根基不稳……”

    “哎,他有根基么?”安沧无奈的说道。

    阎瑶一怔,忍不住哑然失笑。

    是啊,徐毅有个屁的根基,他才几岁,学了炼丹多少时间啊。

    要说根基的话,几乎就是水中浮萍啊。

    但就是这样的人,却炼出了上品破境丹和焚筋洗髓丹,这让人到哪里说理去呢。

    安沧缓缓地道:“我现在反倒希望,他真能炼出一颗天阶丹药来。”

    “哦。”

    “若是他连天阶丹药也能炼制,我就不信长老团的那批老家伙会不动心。呵呵,那时候,就算是第一峰,也未必能保得住他了。”

    阎瑶沉思片刻,长叹一声。

    或许也唯有如此,才能这个步入歧途的丹道天才走上正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