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奥灵猎人 鹏创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为时尚早

    “另外,你所做的应该也不止是‘睡大觉’吧?我是过来人,所以很清楚,第五轮的试炼并不比你队友们的遭遇要轻松多少。”

    听到奎泽的这句话,耶尘的神色微微一变。

    哪怕他从始至终都一直在刻意内敛着自己的气息,以至于暂时瞒过了队内的所有同伴,但是却依然没能逃过对方老辣的眼光。

    原来打从碰面的第一眼开始,奎泽就已经明白耶尘成功突破到了第五重噩梦境界这件事实。

    在这个度过了漫长时间长河的独眼老人面前,似乎什么事情都无法被成功地隐瞒。

    真不愧是团长啊。

    耶尘在内心这么感慨完,随即也就向奎泽点头承认道:

    “是的,确实很不容易,在梦境里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都感觉自己从人类变成了其它的物种。”

    奎泽没有立刻回话,仅是握着手杖踏步而行。

    “”

    沉默片刻,耶尘接着又向奎泽提出了内心的疑问。

    “对了,奎泽先生,按照你先前的一番描述来说,猎团与教会对于屠夫小丑歼灭计划具体又会在多久以后正式施行呢?”

    奎泽语速平缓地给出解答:

    “最快的话,大概一个半月以内就是时候了。”

    耶尘眼神微微下沉,随即就继续追问起来:

    “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计划的参与者又是什么样的筛选条件呢?”

    奎泽面目淡然地耐心讲解道:

    “届时,教会只负责传送上的支援以及圣光净土的防守,而进入现场与对方交战的战斗成员,仅是限于猎团的『极猎』与『大师猎人』这些顶尖战力,因为剩下级别的猎人们就算去了也只会成为累赘,所以不如全体留下来当做后生力量养精蓄锐,姑且也算是对未来形势上的一道保险。”

    耶尘听罢,再度陷入了沉默。

    “”

    见到此状,奎泽表情和睦地开口提醒道:

    “以你现在的条件已经完全有资格晋升为『大师猎人』了,但是如果你不想因此参加歼灭行动的话,我倒也不会强迫你,至于等级晋升一事则是可以往后稍稍,相信猎团的其他高层也都能够接受这件事,因为相比于其他参与者来说,你终究是太年轻了。”

    然而,耶尘对此却是给予了斩钉截铁的表态:

    “不,我绝对会参与其中的,毕竟此次行动关乎整个圣光净土的安危存亡,而且与深渊也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无论如何,我都绝不可能退却。”

    奎泽神色满意地轻轻点头 接着又出声询问起来:

    “那现在,你又在思考别的什么事情呢?”

    耶尘苦笑地解释道:

    “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觉得我队里的其他人留在这里挺好的。”

    “因为如果在我们正式展开行动之前,屠夫小丑那边就已经成功与深渊建立了桥梁枢纽的话 那么此次歼灭计划无疑是九死一生。”

    “所以,如果到时候真的发生什么不测的话,那么至少我的队友们也能够成为猎团最后的保险力量之一 能够知道这一点,我也就放心了”

    奎泽听完,当即忍不住摇头感叹着:

    “哎 你这个小家伙 说话怎么跟我们行将就木的老头一样 只顾他人和后事,却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死活呢?”

    耶尘没有在第一时间回话 仿佛是默认了奎泽的比喻一般。

    “只是 如果你现在就做出这种结论的话,恐怕还为时尚早”

    奎泽话锋一转 旋即就面带微笑地向耶尘提出了质疑:

    “你又怎么能够断定,在计划执行之前的这段时间里 你小队里的那些战友们就无法跟上你的脚步呢?”

    耶尘闻言 表情顿时一变。

    奎泽不紧不慢地继续阐述道:

    “要知道 他们五人在此次任务中收获的成果 可不光只有曼夫沃的尸体,更收获了一番宝贵至极的死斗经历。”

    “对于绝大多数前途可期的年轻猎人来说,这种厮杀的记忆往往正是用以成长的最好催化剂。”

    “所以,在我看来,或许曼夫沃死后带给猎团的礼物不光只是追踪信标,更有可能还会为我们附赠上五名精英猎人的完全蜕变呢。”

    听到奎泽的这般推测,耶尘许久没有发言,于沉默之间内心却是变得五味杂陈

    很快,两人并肩踱步来到了疗养院的大门附近。

    奎泽至此也就停下了脚步,转而向耶尘开口告知道:

    “好了,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为止吧,我也是忙里偷闲才出来的,因此现在也是时候回去工作了。”

    耶尘表示理解地点头应答,不过在告别之际,却也不忘为队友向团长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对了,奎泽先生,我还想要知道,如果你们对曼夫沃先生的尸体做完了实验,之后又会如何进行处理呢?”

    奎泽口吻平静地解答道:

    “当然是将他下土厚葬了。”

    “想当年,曼夫沃也是由我亲自带到圣光城进行毕业仪式的学生,他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但同时他生前经历的苦痛也着实太多了,所以既然如今和深渊已经没有了联系,那么死后自然也应该有个安宁的归宿。”

    “就像过去那些安葬在猎人墓地的逝者们一样,曼夫沃对于猎团乃至圣光净土的贡献也始终存在于这座猎人之巅,所以猎团会永远铭记他所奉献出的一切。”

    耶尘听罢,双眸赫然涌现出了几分复杂的情绪,至此也不再多问什么,随后弯腰低头举止恭敬地为奎泽送别。

    “明白了,那以后见,奎泽先生。”

    “嗯,好好修养,好好准备,你与你的战友们也同样是猎团的宝物,再见。”

    面目和蔼地给出了回应,奎泽随即持握着漆黑手杖,迈动机械义肢,其沧桑而又高挺的背影就这么在耶尘的目送下,一步步消失在疗养院的大门之外。

    耶尘轻声叹了一口气,转身快速地返回住院楼。

    走入安静得病房,见到欧可仍然还在沉睡,于是他一言不发地走到窗边,又像奎泽造访之前那样,表面坐下看书,实际上却是同时开始了『灵空』与『纯粹血液之体』两道崭新技巧的刻苦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