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奥灵猎人 鹏创

第一千零九章 逃兵与杀手

    阴土隐域,北部战场,西北31号战区。

    某片地势平坦的三角江岸,一道浑身染血,肉体畸变的身影如今正在瘫坐于岸边。

    这道人影的真身乃是这场战役当中某个五重噩梦境界的癫狂小丑,即便是放在曾经的欢愉剧院里面,也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的强者精锐。

    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是遍体鳞伤,气息奄奄。

    哪怕这名小丑的体内已经结出了深渊核心,如今也即将因为核心的碎裂而走到生命的尽头。

    除此之外,坐落于这名小丑周围的岸边礁石,更是躺着十来具破烂不堪的苍白骸骨。

    他们原先都是这名小丑的同伙,结果现在却变成了一堆冷冰冰的尸块。

    至于造成这一切的杀手,如今正在一边舒展着她那对标志性的雪白羽翼,一边向着最后的小丑大步走来。

    其身份正是羽翼猎人阿曼萝。

    注视着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森寒杀意,最后一名癫狂小丑顿时满目恐惧,随即就以虚弱而嘶哑的嗓音竭力喊叫着:

    “等、等一下!”

    “我可以为你提供有用的情报!”

    “所以,先别急着杀我,求求你了!”

    然而,对于眼前这名战败者的濒死发言,阿曼萝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趣。

    雪白的羽翼旋即带着无情的锋芒呼啸而出。

    于是,小丑半人半妖魔的畸形身躯,就这么连同他体内的深渊核心一起,被阿曼萝当场碎尸万段。

    唰唰唰!

    利落斩杀了在场的最后一名猎物,阿曼萝转头环顾河岸四周的敌人尸体,五官表情却是显得异常沉重。

    下一秒,只见阿曼萝的身后突然光芒闪烁,再是从中凭空走出了另外一道人影。

    而拥有这道独特登场方式之人,正是阿曼萝的老相识,以及同属于蜂鸟小队的老战友闪烁猎人李维顿。

    十分钟以前,阿曼萝和李维顿所在的蜂鸟小队,以及另外五支猎人小队,在距离此地数公里之远的江河峡谷,与一群深渊寻迹者、深渊泰坦、癫狂小丑所组建而成的混合大军展开了激烈而混乱的群体厮杀。

    尽管战势的天平最终倒向了猎人这一边,不过中途还是有几十名身负重伤而贪生怕死的小丑,趁着深渊大军吸引猎人火力之际趁乱分散逃跑。

    对此,猎人一方选择在主力部队继续对付残余深渊残党的同时,专门派遣了两名机动性强大的噩梦感应者对这些残兵败将展开追杀。

    而这组杀手正是阿曼萝与李维顿。

    李维顿走到阿曼萝的身边,目光平静地观察了一遍现场,接着向阿曼萝平声询问道:

    “你这边全部完事了?”

    阿曼萝点了点头,随后反问起来:

    “你那边呢?”

    李维顿耸肩回答道:

    “和你一样。”

    逃跑的小丑总数共有三十名,不过基本全部都是重伤状态。

    所以,尽管追杀的过程充满了曲折,阿曼萝和李维顿也因此遭受了不少的皮外伤,但是两人最终还是成功完成了各自的任务,没有放跑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但是,即便如此,作为胜者的羽翼猎人和闪烁猎人,如今心情却都十分沉重。

    只因为,在他们刚才杀死的三十名癫狂小丑之中,有三分之二都是曾经的奥灵猎人。

    而这道人群正是数年以前被欢愉剧院活捉并且洗脑的猎人团体。

    阿曼萝和李维顿认识他们之中的每个人。

    然而他们却彻底忘记了自己真正的过去。

    这群曾经的猎人,在那之后,不是被欢愉剧院洗脑成了对圣光净土饱含虚假仇恨的可悲囚徒,就是被欢愉剧院转化成了沉迷于杀戮与屠宰的嗜血狂人。

    而在与阿曼萝和李维顿的交战过程之中,这群癫狂小丑更是不留丝毫的情面,招招致命,直指要害。

    所幸,羽翼猎人与闪烁猎人对于这种昔日同胞不得不互相残杀的残酷局面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因此在双方交战的时候也同样没有手下留情,最终便是以所有小丑的血腥尸骸为这场惨烈的纷争划下了句号

    待到阿曼萝与李维顿确认所有逃兵全部死亡,两人的后方即是突然传来了一阵巨响。

    嘭!

    于是,阿曼萝和李维顿不约而同地转身回首,接着就在数公里开外的峡谷缝隙之间,隐约目睹了一头体格大达百米级别深渊泰坦轰然倒地的场面。

    轰隆隆!

    它的陨落当场掀起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地震与狂风,眨眼之间便是波及到了阿曼萝与李维顿的所在位置。

    两人腾空飞起,而在继这股大规模动静自地表扩散开来没多久,峡谷的彼端又马上向上蹿起了一道鲜绿的浓烟。

    看见这番情景,李维顿的表情当即缓和了几分。

    “那是表达‘胜利’讯息的信号弹。”

    “看来主战场那边的敌人也全部杀干净了。”

    “这下子,我们这片战区总算彻底清空了。”

    他向阿曼萝报捷了一声,接着从猎人黑环取出信号枪,也同样对准上方的天空射出一记鲜绿的信号弹,示意远方的同僚们不必特地赶来自己这边提供支援。

    “在通讯设备全部被深渊立场破坏的情况下,我真是爱死这种功能朴素的信号弹了。”

    李维顿以调侃的口吻如是评价道。

    不过,旁边的阿曼萝却是一言不发,五官表情依旧满是阴霾。

    李维顿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地提醒道:

    “阿曼萝,别再想那么多了,既然敌人已经全灭,我们也是时候返回队伍了。”

    阿曼萝闻言,微微点头,随即跟着李维顿一同飞向远方的峡谷。

    然而,两人才刚刚起飞没多久,阿曼萝便是难以自控地减慢速度,接着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面部。

    见到此状,李维顿同样降低飞速,然后默默注视着阿曼萝。

    “抱歉李维顿”

    “我我很难不去想那么多”

    “你知道吗刚才的那群‘小丑’里面甚至还有我在猎人学院时期所崇拜过的学长学姐”

    标记。

    阿曼萝一边低头捂脸,一边嗓音颤抖地坦白道。

    “那次任务的所有细节,我其实已经全部想起来了”

    “我以前也差点变成了他们当中的一员不是吗?”

    “倘若当初没有你和耶尘的舍命相救我和希雅今天也得变成像他们这样的可悲存在。”

    “我知道,相比他们,我很幸运”

    “但是,侥幸获救的我,最后却不得不把悲惨的他们亲手杀死,甚至还不能带回他们的遗体,因为他们都已经遭到深渊的污染”

    “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哪怕我已经在战前千百次地安慰了自己,这种感觉也仍然让我感到糟糕透了,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

    阿尔佩迪斯仅是一招就清空了中央战场结界上方的深渊雾霾。

    而对于白洞猎人的这道表现,旁边的法努暗自赞叹不已,至于周围的极猎一个个反应倒是显得十分平淡。

    随后,阿尔佩迪斯转头看向众人,再是以镇定的语气开口宣布道:

    “实际上,刚才在我回到这里的一瞬间,教皇就通过贵束纹身和我单独进行了联络。”

    其余众人听闻此言,纷纷面露诧异之色。

    “咦?约塞卫能够与你建立精神上的联系?这难道不是只有圣光教会内部的成员才能实现的手段吗?”

    阿尔佩迪斯表情淡定地回答道:

    “我不清楚具体原理,而且传递过来的信息也是断断续续的,或许是教会那边还未成熟的临时性手段,总之这并非重点。”

    “约塞卫告诉我,当我们猎人部队出发异地正面开战之后,圣光净土的内部很快就遭到了深渊一方的大肆入侵。”

    “实际上,深渊在我们这里投入的后续援兵,论数量甚至还赶不上圣光净土那边所要面临的十分之一。”

    面对这道突如其来的惊人情报,在场众人的表情纷纷一变。

    “什么!?”

    法努一脸难以置信地惊叹着。

    “深渊那边不仅正在和我们两线作战其规模居然还一路膨胀到了这种程度!?”

    伊芙莲垂目感慨。

    “如此级别的规模已经完全刷新了历史呢。”

    苏菲兰妮点唇疑惑。

    “莫非是因为哈维约旦已经成功穿过了迷宫,这才能够源源不断地繁衍并且倾注这些深渊爪牙?”

    冯摇头否定。

    “不,如果哈维约旦真的实现了这一点,那么在我们猎人主力部队外出剿敌的期间,祂没有理由不会亲自现身,直接给予圣光净土毁灭性的打击,然而哈维约旦并没有这么做,这说明祂的本体或许仍然被困在迷宫外边。”

    聂索一脸阴沉地陷入疑惑。

    “先不谈它们的战力规模为什么会衍变得如此庞大,这些深渊爪牙又是怎么直接侵入圣光净土内部的?”

    亨格里面无表情地提出了猜想。

    “大概又是屠夫猎人在背后作梗吧,通过『神物』为深渊族群打通一条条直通圣光净土的空间隧道,难道不正是他的一贯作风么?”

    凡纳托低声笑叹着:

    “呵呵呵,这么说起来,我们的团长可还真是高瞻远瞩呢假若他当初把圣光教会的那群顶尖战力也一股脑地带到这里,那么我们不就得被深渊偷家了么?”

    何生神色心累地揉了揉眉间。

    “幸好教会的战力全部留守在了圣光净土,既然那群元骑一个不少,那么就算圣光净土也出现了先前那一类深渊未知种,他们也理应扛得住”

    阿尔佩迪斯神态冷静地发言强调道:

    “总而言之,圣光净土现在各地战火连绵。”

    “教会大军正在各个省份的城市外围与深渊族群进行激烈的攻防战。”

    “而猎团的其余现役猎人也全都参与其中,与教会的骑士们一同合作抗敌,全局暂时能够稳住,但是谁也无法保证深渊一方接下来会不会做出更加离谱的行动。”

    “所以,事已至此,我们这边的任务性质也必须改变。”

    “你们现在只需要专注于最后两个目标。”

    “一,前往其余战区支援其余猎人,阻止我方战力发生进一步损失,并且让他们重新集结于这片中心区域,做好全员返程的准备。”

    “二,清理战场四周上空的深渊大军,它们的存在干扰了圣光的力量,必须把它们的规模削弱到一定程度,圣光才有能力为我们开启返程的大门。”

    听了阿尔佩迪斯的这番全新命令,在场众人当即提出了各自的质疑。

    “咦?这就要撤退了吗?”

    苏菲兰妮眯眼困惑道。

    “圣光净土那边不还有骑士在守着么?元骑以及圣神都在那里,我们并没有这么着急的必要吧?”

    冯一边平声提醒着,一边抖了抖手里的烟头。

    “这场战役的首要目标不该是对方手中的『神物』才对吗?一个院长,一个屠夫,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可都还没有确定死亡哦?”

    伊芙莲手扶眼镜进行补充。

    “难道我们真的要这么灰溜溜地回去?”

    凡纳托语气失望地质问着。

    面对身边同僚们的诸多疑问,阿尔佩迪斯依旧冷静如初地予以回应。

    “你们不必担心,迄今为止所发生的一切状况,其实也都在团长的预料之中。”

    “甚至就连我现在发布的命令,也只是转述他的事前指示而已。”

    “之后的一切事宜,奎泽先生,自有定夺。”

    “而我们这些极猎的剩余职责,便是全力确保圣光净土在团长回来之前,不会被深渊彻底攻陷!”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时间紧要,一切多余的讨论,就此打住!”

    “现在我再说一下人员安排。我们八人,共分四组。亨格里跟我前往东区战场,冯和苏菲兰妮负责北区,伊芙莲和凡纳托负责西区,聂索与何生负责南区。”

    “每一组的任务,便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两个目标,建议你们分工合作将其完成。”

    “另外,还有一点,你们必须记住,那就是在歼灭剩余敌军的同时,不要力度过猛连同我方友军一起误杀了,必须确保猎团的高级战力能够尽可能地存续下来。”

    “至于法努,你就和你的第一集团待在原地不动,安静等待我们这边结束一切即可。”

    “好了,事不宜迟,讨论结束,行动现在开始!”

    待到阿尔佩迪斯以强硬的态度结束了这道临时会议,其余的极猎纵使心中仍存顾虑,终究也只得无条件接受了眼前这位总指挥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