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奥灵猎人 鹏创

第一千五十三章 这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

    忍无可忍的耶尘,终是决定不再回避现实,就这么朝着眼前的“老师”当面发起质问。

    “你到底是谁!?”

    面对他的这番警惕与质疑,莱尔面不改色,淡定如初,轻描淡写地平静回答道:

    “我是由莱尔本人早年埋藏在你灵魂深处的一道残影。”

    “就如同你们这个时代的录像一样。”

    “此时此刻,我的所有行为,所有言语,全部都是几十年以前就完成的行为。”

    “而我现在之所以看起来像是在和你实时交流,只不过是因为我可以预见未来,包括你的所有反应和问题罢了。”

    耶尘听罢,表情呆住,满脸震惊。

    “什么?”

    如此突如其来的离谱现实,几乎是要冲垮他的三观了。

    “残影?”

    “录像?”

    “预见未来?”

    耶尘神情迷茫地复述着这些词汇,整个大脑瞬间陷入到了极度的混乱,以至于一时间都开始感到晕头转向了起来。

    “这这些东西我过去根本没有听说过”

    莱尔的反应依旧平淡。

    “那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而已。”

    耶尘表情错愕,低头沉默一阵,再是怔怔地抬头望向莱尔。

    “这也就是说您真的是老师他本人?”

    “虽然如今站在这里的您并非真实,但是从我的角度出发,我此刻正是相当于在和您本人进行对话?”

    “老师,您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吗?”

    莱尔点头承认道:

    “对。”

    耶尘转头望向另外一边的黑奇。

    “那么,现在的黑奇,也是残影?”

    莱尔再次点头道:

    “对,它本来没有出现的必要,不过考虑到能够为你带来精神上的些许慰藉,于是我便让它也录下了自己的那一份。”

    耶尘看着黑奇,满脸难以置信。

    而黑奇也看着耶尘,神色依然是那么的敦厚祥和,与耶尘儿时记忆当中的别无二样。

    然后,莱尔不紧不慢地向耶尘继续说明道:

    “早在你懂事有记忆之前,我就将这些残影埋在了你的灵魂深处,为的就是处理今天这一情况。”

    耶尘嗓音干涩地捂头摆手道:

    “等等一下”

    只见他目光闪烁,眉头皱紧,牙唇颤抖,神态容貌看上去俨然已是震惊到了三观崩碎的程度。

    “老师,您说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过突然了,请给我时间缓一缓”

    莱尔听罢,暂时收声。

    “”

    而耶尘则是神情恍惚地喃喃自语起来:

    “我这几年虽然度过了充实的人生,但是却也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您和黑奇”

    “原本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和你们相见,能够追忆往昔的事物也就只有您留下来的那本日志”

    “结果,您现在却告诉我,过去的您居然能够直接和未来的我进行通话?”

    “而如今发生的一切状况更是全部都在您的预料之中?”

    “哈哈哈哈”

    “这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

    “那么我现在到底又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啊?”

    说到这里,耶尘双眼逐渐发红,重新抬头看向莱尔,眼神就此流露出了万千情绪。

    其中,有思念,有感动,有不解,有愤怒。

    然而,更多的却是怨念

    那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怨念。

    耶尘瞪着莱尔,语气逐字加重。

    “老师,您曾经告诉我,只要我未来变强了,就能够通过您留下的那本日志,彻底知晓我自己的身世,彻底解开所有的疑惑与谜团”

    “然而,哪怕我已经抵达了第五重噩梦境界”

    “您留下来的那本日志,我也依然看不破后半部分的内容!”

    “要知道,时间距离永冬隐域毁灭,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年之久啊!”

    “结果,时至今日,即便在我亲手将自己的肉身毁灭成渣之后,我对于自己的出身却还是一无所知!”

    耶尘的嗓音越吼越激动,宛如一个被深深欺骗了的孩子,正在对着自己的家长歇斯底里地倾泻怒火。

    “如果您当真预见未来”

    “如果一切全都逃不出您的眼睛”

    “那么,告诉我”

    “为什么,您要大费周章地隐瞒我到如此地步!?”

    “为什么,我体内一直有另外一个意识想要和我争夺肉体的控制权!?”

    “为什么,我的身体明明没有深渊核心却又能够使用深渊之力!?”

    “我,曾经发誓要将世上的所有深渊生物灭绝干净”

    “结果,到头来,披着人类皮囊的我自己,在不死领域反而还要比那些深渊本体种,更加纯正,更加狰狞,更加恶心!”

    “这样的我”

    “究竟是什么鬼东西啊!?”

    耶尘冲着莱尔一路嘶吼,情绪愈发失控,然而声音却是逐渐变得沙哑,模糊,脆弱。

    “您又为什么愿意”

    “把我这头‘恶心的怪物’,一路带大,培养成人,以至于看护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面对耶尘的疯狂质问,莱尔面无表情,不为所动,仍在沉默。

    “”

    见到此状,耶尘表情一狰,随即开始向莱尔哀求起来:

    “求你了,老师!”

    “告诉我吧!”

    “您为我留在日志里面的那些信息!”

    “以及我和您和深渊三方之间的关系!”

    “如果您的存在相当于本人,那么这些真相,您现在不正好可以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我么!”

    然而,即便耶尘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莱尔的表情依然没有明显的变化。

    “还不到时候。”

    到头来,耶尘得到的,依旧还是这么一个答案。

    标记。

    空间延伸

    时间变轨

    视角终是回归遥远的彼方。

    漫天风雪,纷飞飘散。

    古老的教堂,破败而高耸。

    祷告的大厅,清冷而敞亮。

    外界的光辉透过七彩的花窗洒在青年的肩角,将他的一半身躯照耀得五光十色。

    耶尘转动湛蓝色的眼眸,略微感受了一下这阵温暖的光明,接着低头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

    “呼”

    然后,他伸出手掌,温柔地搓了搓旁边老马黑奇的结实脖颈,接着看向一旁的恩师莱尔,语气平和地开口说道:

    “老师,刚才讲的那些故事,便是我这几年生活的大致概括了不知道,您还满意吗?”

    莱尔面色淡然,微微颔首,语气平静地做出回应:

    “没有什么满不满意一说。”

    “你经历了很多,成长了很多。”

    “光是明白这些,对我而言,就已足够。”

    耶尘听罢,表情怔住,瞬间陷入沉默,心中百感交集。

    “”

    而莱尔则是在沉寂数秒过后,转头向耶尘再次提问起来:

    “那么,耶尘,如果让你自己来评价的话,离开永冬隐域的这几年生活又是怎样呢?”

    耶尘听罢,再度轻轻苦笑一声,随后表达起了自己的想法。

    “就像是您当年说的那样,外面的世界,确实要比永冬隐域庞大许多,辽阔许多,先进许多,精彩很多同时也要危险许多。”

    “倘若不是有您自小为我打下的结实基础,过去几年所经历的种种磨难,我是根本不可能一路顺利地扛过来的。”

    “只不过,虽说中途遭受了不少的伤痛,但是这几年的人生,总体还是让我非常满意的。”

    “毕竟,我不再像是从前那样,除了您和黑奇以外就是孤身一人了”

    “在圣光净土,在猎人之巅,我体验了和平的学院生活,得到了血匠猎人的头衔与事业,遇到了一个个患难与共的同僚与战友,甚至还在之后邂逅了自己的爱人,与她共同住在同一片屋檐之下”

    “这些都是我过去根本无法想象的画面。”

    “它们让我的人生感到充实,潜移默化逐渐改变着我的价值观,最终让原本与世俗格格不入的我也能够逐渐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生乐趣”

    “所以,我已经很满意了,老师。”

    “谢谢你,当初把我送出永冬隐域。”

    “谢谢你,给了我能够享受这些的机会。”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耶尘说到这里,嗓音开始颤抖,面容充满感伤。

    他明白,此时此刻,坐在自己眼前的莱尔,只能是源自于心灵深处的渴望,亦或者说是死亡之时的幻觉。

    但是,就算如此,就算眼下的这些人与物全是虚无缥缈的环境,耶尘也仍然想要向莱尔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自欺欺人也好

    自我安慰也罢

    只要能够在最后重温一下这份久远的亲情,耶尘就已经心满意足足了

    满足到那种能够安然上路的地步。

    然而

    下一秒。

    待到莱尔再次张口之时,他的声音却是突然改变了。

    不再是原先那番温和与慈祥

    而是瞬间变化成了冷冰冰的严厉。

    “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感谢,因为这些都是我的义务。”

    “以前如此,现在如此”

    “未来亦是如此。”

    莱尔一边看着耶尘,一边如是说道,面无表情,不怒自威。

    面对这番态度的突然转变,耶尘表情愣住,整个人的神态顿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倘若这一切真是他所假象的幻觉,那么照理来说,情景应该会尽可能往温馨的方向靠拢,毕竟那才是耶尘在最后真正想要重温的感觉。

    结果,事到如今,情况却是跟随气氛一同变得奇怪了起来。

    想到这里,耶尘的心头顿时怦怦直跳,脑海深处当即涌现出了一股诡异却又震撼的感觉。

    莱尔无言注视着耶尘,片刻过后,再是语气低沉地发起质问。

    “耶尘,你说,你非常享受这几年的生活”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我很高兴,也很愤怒。”

    “我为什么会高兴?”

    “那是因为,你并没有在那片冰寒而贫瘠的土地像是井底之蛙一样活着,而是在一个繁荣、昌盛、发达的人类社会度过了一段充实而精彩的时光。”

    “而这正是我最希望看见的画面。”

    “同时,我为什么会愤怒?”

    “那是因为,就在刚刚,你亲手放弃了这一切。”

    耶尘听罢,神情剧变,原本平静无波的心境就此掀起了数之不尽的惊涛骇浪。

    莱尔缓缓起身,迎着花窗倾洒下来的彩光,平缓迈步,一路走到耶尘面前,低头俯视着眼前这位眼神充满动摇的“徒弟”。

    耶尘目光闪烁了几下,接着慢慢抬起脸庞,重新望向这名站立于自己眼前之人。

    那是一张半边光明,半边黑暗的沧桑面容。

    映入青年的眼帘。

    注视青年的双目。

    深邃之中掺杂着几分怒意,仿佛就好像青年做错了什么大事。

    于是,这一刻,名为“既视感”的情绪,在耶尘的心中骤然迸发。

    多年以前,他与老师,似乎也这座老教堂的祷告大厅当中有过类似几次“不太友好”的交流

    眼前这道气氛的转变让耶尘深感不可思议。

    同一时间,莱尔居高临下,语气冰冷。

    “你先前在现实之中的种种行为,我全部看在眼里。”

    “诚然,你很冷静,很顽强,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失误,一切意外也都成功将其克服。”

    “这些方面,值得夸奖。”

    “然而,真正让我感到失望的地方却是”

    “你的动机,以及,你的目的。”

    “耶尘”

    “打从最开始,你,就没有抱着‘活下去’的念头而战斗。”

    “你之前的所有行动,所有计划,全部都是奔着‘和敌人一块同归于尽’这个目标去执行的。”

    “这种做法,就像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用坏就丢的工具,一件砍钝就扔的武器。”

    “告诉我,耶尘”

    “你为什么要如此漠视自己的生命?”

    “从小到大,我教你的,不是‘杀死猎物’,而是‘活着杀死猎物’。”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与这一原则渐渐背驰的?”

    “然而,真正让我感到失望的地方却是”

    “你的动机,以及,你的目的。”

    “耶尘”

    “打从最开始,你,就没有抱着‘活下去’的念头而战斗。”

    “你之前的所有行动,所有计划,全部都是奔着‘和敌人一块同归于尽’这个目标去执行的。”

    “这种做法,就像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用坏就丢的工具,一件砍钝就扔的武器。”

    “告诉我,耶尘”

    “你为什么要如此漠视自己的生命?”

    “从小到大,我教你的,不是‘杀死猎物’,而是‘活着杀死猎物’。”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与这一原则渐渐背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