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奥灵猎人 鹏创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市民的真身

    年幼稚嫩的戴格兄妹再一次死在了耶尘的眼前。

    上一次,他们被吊死。

    这一次,他们被溺死。

    面对这道残酷无情却又不难想象的结果,耶尘咬紧牙唇,双拳紧握,颅内的大脑仿佛遭受电击一般嗡嗡作响,血光亦是如同电流一般在皮肤之间奔走跳动。

    坐在一旁的杰提斯科基,神情轻佻地看着耶尘的反应,仿佛就像是在观察着自己的实验对象。

    然后,耶尘缓缓降落到了水池之中,伸手将孩子们的尸体从水里轻轻抱起,再是轻轻放置到了水池之下。

    伤口遍布的手掌平缓伸出,如同“上回”那般,慢慢合上了戴格兄妹的眼皮。

    这是耶尘现在唯一能够为他们做的事情。

    “哎呀,真是可惜,如果你的动作能够再快那么一些的话,这些幼崽指不定还有活路呢~”

    后方的杰提斯科基,一边手持餐叉咀嚼牛排,一边肆无忌惮地讥笑道。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毕竟我的那群部下确实很难缠,没有遗物可用的你,能够四肢完整地走到这里,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耶尘缓缓起身,缓缓转身,缓缓看向遮阳伞下方悠然自得享用美食的杰提斯科基,再是缓缓朝着这个残忍变态的男人大步走来。

    纵使内心已是被怒火淹没,青年也没有像上回那样鲁莽爆发。

    因为,耶尘知道,既然杰提斯科基胆敢在没有穿戴『血弱甲胄』的情况下,大大方方地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那就是,耶尘已经中招了。

    通过『传导棱眼』的第三种用法,杰提斯科基已经在耶尘不知不觉之中,让他的身体内部遭受了『血触即凡』这道本命奥灵术的削弱侵蚀。

    此时此刻,耶尘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以及全身关节陷入了诡异的虚弱。

    就像是器官迅速衰竭,就如同骨质迅速疏松。

    但凡耶尘现在做出任何超越凡人范畴的动作,那么,他的内脏将会被自己的力量直接撕裂,他的骨骼将会被自己的力量直接瓦解。

    屠夫猎人这道将自身奥灵术特性与神物空间之力完美融合于一体的技术,已然足以堪称是血匠猎人有生以来见过最离谱,最变态,最无解的超凡能力了。

    所以,耶尘没有急于出手,而是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到杰提斯科基的面前,再是睁着血红的双眸坐到了他的对面。

    “嚯,我还以为你会再一次暴跳如雷呢,结果反倒这么冷静。”

    杰提斯科基故作悲伤地摇头叹气起来。

    “说实话,挺让人失望的。”

    青年强忍颅内宛如电压一般起伏的杀意,血丝喷张的双目死死盯着面前的凶手,最终一字一句地剖开了这座城市的真相。

    “你的『灵界』,不光可以循环空间,还可以循环时间。”

    “这个世界就像是受你摆布的故事剧本。”

    “除我之外的任何物体,以及任何活人,无论遭遇了什么下场,你都能够将一切修复,重置,还原如初。”

    杰提斯科基一边咀嚼牛肉,一边面不改色地点头道:

    “嗯,显而易见的答案,然后呢?”

    耶尘的眼神染上一片狰狞的阴霾,然后就此掀开了更加惊人的事实。

    “这座『灵界』的所有人”

    “生活在城市里面的平民百姓也好”

    “为你卖命效劳的那些守备队成员也好”

    “这些普通人这些猎人这些骑士还有祭司”

    “他们全部都是”

    “过.去.那.些.被.你.杀.害.之.人.的.亡.魂。”

    “你通过『灵界』的力量将他们一直困在了这里!”

    “是这样,没错吧?”

    杰提斯科基若无其事地吞下一口牛排,接着嬉皮笑脸地为耶尘鼓掌庆祝道:

    “哈哈,恭喜你,回答正确!”

    “我还猜测,你的第一反应,会以为这些人类全部都是我虚构出来的存在呢~”

    “仅仅只是第二个轮回,就能够挖出这更进一步的真相,真是聪明。”

    “可惜,我这里没有什么礼物送给你要不然,就把这盘牛排让给你怎么样?”

    “顶级肉质,童嫂无欺!”

    耶尘的面容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接着语气压抑地继续追问道:

    “可是,你过去在圣光净土屠杀的人类数量只有五万余名,远远达不到这座城市的百万人口这又是为什么?”

    杰提斯科基将最后一块牛排送入口中,表情悠哉地咀嚼吞咽,然后才不紧不慢地给出回答。

    “哦,这个啊,答案很简单。”

    “其实,这座城市除去贫民窟以外的所有居民,生前身份就是过去那些被我屠掉文明的隐域土著啦~”

    “只是由于我心里毕竟自始至终都‘偏爱’人类这个同胞种族,所以觉得这些外族异人的长相太过怪异奇葩,看起来非常不顺眼,于是就给他们修改了一下外貌,知识,文化,这才有了现在这座种族统一的大城市哦!”

    “当然,我认为自己的心胸已经足够宽广了,毕竟在我的时代,人类里面也会分出大大小小的人种和阶级,比如每个人的肤色就是最好的体现。”

    “说到这点,耶尘,虽然当前这个时空的人类社会看似是在走远古的西方路线,然而大多数人类的样貌其实都是黄种人呢。”

    “比如你,除了这对蓝色的虹膜,以及醒目的卷发以外,你的总体长相更加偏向东方血统一些呢。”

    “唉,这一切,似乎就像是在致敬当时四大文明古国唯一能够延续下来的那个幸运儿。”

    “这个时空的历史发展虽然是在走旧人类的老路,却又在同时将原有的历程搅拌得乱七八糟,真是让人无语啊~”

    耶尘一脚踢翻杰提斯科基面前的餐桌与餐具,打断了他这些让人不知所云的无聊感想,再是咬牙切齿地低声嘶吼道:

    “你!”

    “明明!已经!夺走了百万条人命!”

    “结果,即便是在他们死后,你却依然没有放过他们,反倒奴役了他们的灵魂!”

    “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长久以来,一直被你囚禁于此!遭受你的奴役!承受你的压迫!像是玩具一样被你反反复复蹂躏折磨!”

    “但是,他们对此却浑然不知,甚至还以为自己正在过着正常的人生!”

    “只因为,你一直掌控着这些死者的记忆和思维!”

    “所以他们才会心甘情愿地活在你所制造的这座囚笼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