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奥灵猎人 鹏创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道别与回归

    “教父?”

    听到耶伦突然提及这个概念,奎泽的神情顿时变化起来。

    “是啊。”

    耶伦不紧不慢地回忆道:

    “还记得吗,当年,我曾经对你做过某种假设”

    “倘若这个孩子能够健康地活下去”

    “我希望,你,能够做他的教父。”

    奎泽沉思数秒,随即低声回答道:

    “噢,我想起来了那不就是我们最后一战的那天吗?”

    “在把我打倒以后,你确实提过这种假设”

    “但是,我那时将这一切都当成是你失去理智的胡言乱语,所以反而还嘲笑你在那边痴人说梦”

    耶伦淡然肯定道:

    “对。”

    “然而,现在,一切都成真了。”

    “那么,你自然也该正面回应这个请求了,不是吗?”

    奎泽沉默一会,随即摇头轻笑道:

    “”

    “哼,少给我打这套感情牌”

    “就算成真了,我也从来没说过要答应你这个古怪的请求,无论如何,耶尘今后在我心中的地位,始终都得由他的价值来决定。”

    耶伦以看透一切的神色微笑点头道:

    “当然,一切决定权始终在你,我能做的不过是给点启发罢了。”

    奎泽不语,视线先是扫向那名躺在襁褓之中静静沉睡的婴孩面庞,再是望向自己已经透明虚化到胸口的灵魂躯体,随后再次叹息一声。

    “唉”

    耶伦起身站立,来到奎泽面前,面带笑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是告别的时候了,奎泽。”

    奎泽见状,同样面露苦笑地举起手臂,两人的手掌就这么紧紧相握。

    “啊,是啊,托你的福,这下子,我又将回归那痛苦而枯燥的生活了”

    耶伦看着奎泽的身躯愈发淡弱,以毫不在意的语气回应道:

    “没关系,我知道,你能熬过去的。”

    与此同时,奎泽的面部亦是变得模糊万分。

    而这正是魂心猎人即将回归正轨的最终信号。

    只见他转头望了一眼耶伦怀中的耶尘,随后,以飘渺遥远的声音向着耶伦宣告道:

    “耶伦”

    “如你所说,我,会继续见证他的成长。”

    “但是,在这之前我永远都会把我的‘愿望’放在首位。”

    “但愿未来的结果都将符合你的心意吧。”

    耶伦平静回应道:

    “嗯。”

    “我说了,你大可照自己的想法随意发挥。”

    “只要不忘记我先前的话就行。”

    奎泽无奈一笑。

    “还在这里给我攻心呢,你这只老狐狸”

    然后,耶伦握住奎泽那只愈发稀薄的手掌,神情平静而坚毅地做出了最后的道别。

    “那么”

    “再见了,2号。”

    “我唯一的挚友。”

    奎泽听罢,眼眸之中涌现万千情绪,然而最后终究是被时光的沧桑一笔带过。

    “嗯”

    “再见了,1号。”

    “我永远不会忘了你。”

    在那对紧紧相握的手掌之间,见证了无数岁月的两名老猎人,就这么完成了波澜不惊的最终道别。

    下一秒

    奎泽虚化透明的身躯,终究是在耶伦的面前化作无数白银光粒,随即宛如雪花一般消散纷飞。

    至此,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外来者,终于踏上了原有时空的归途。

    而清冷空旷的祷告大厅之内,仅仅剩下了沧桑的男人,以及他怀中那名刚刚脱离了苦难的孩子。

    “教父?”

    听到耶伦突然提及这个概念,奎泽的神情顿时变化起来。

    “是啊。”

    耶伦不紧不慢地回忆道:

    “还记得吗,当年,我曾经对你做过某种假设”

    “倘若这个孩子能够健康地活下去”

    “我希望,你,能够做他的教父。”

    奎泽沉思数秒,随即低声回答道:

    “噢,我想起来了那不就是我们最后一战的那天吗?”

    “在把我打倒以后,你确实提过这种假设”

    “但是,我那时将这一切都当成是你失去理智的胡言乱语,所以反而还嘲笑你在那边痴人说梦”

    耶伦淡然肯定道:

    “对。”

    “然而,现在,一切都成真了。”

    “那么,你自然也该正面回应这个请求了,不是吗?”

    奎泽沉默一会,随即摇头轻笑道:

    “”

    “哼,少给我打这套感情牌”

    “就算成真了,我也从来没说过要答应你这个古怪的请求,无论如何,耶尘今后在我心中的地位,始终都得由他的价值来决定。”

    耶伦以看透一切的神色微笑点头道:

    “当然,一切决定权始终在你,我能做的不过是给点启发罢了。”

    奎泽不语,视线先是扫向那名躺在襁褓之中静静沉睡的婴孩面庞,再是望向自己已经透明虚化到胸口的灵魂躯体,随后再次叹息一声。

    “唉”

    耶伦起身站立,来到奎泽面前,面带笑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是告别的时候了,奎泽。”

    奎泽见状,同样面露苦笑地举起手臂,两人的手掌就这么紧紧相握。

    “啊,是啊,托你的福,这下子,我又将回归那痛苦而枯燥的生活了”

    耶伦看着奎泽的身躯愈发淡弱,以毫不在意的语气回应道:

    “没关系,我知道,你能熬过去的。”

    与此同时,奎泽的面部亦是变得模糊万分。

    而这正是魂心猎人即将回归正轨的最终信号。

    只见他转头望了一眼耶伦怀中的耶尘,随后,以飘渺遥远的声音向着耶伦宣告道:

    “耶伦”

    “如你所说,我,会继续见证他的成长。”

    “但是,在这之前我永远都会把我的‘愿望’放在首位。”

    “但愿未来的结果都将符合你的心意吧。”

    耶伦平静回应道:

    “嗯。”

    “我说了,你大可照自己的想法随意发挥。”

    “只要不忘记我先前的话就行。”

    奎泽无奈一笑。

    “还在这里给我攻心呢,你这只老狐狸”

    然后,耶伦握住奎泽那只愈发稀薄的手掌,神情平静而坚毅地做出了最后的道别。

    “那么”

    “再见了,2号。”

    “我唯一的挚友。”

    奎泽听罢,眼眸之中涌现万千情绪,然而最后终究是被时光的沧桑一笔带过。

    “嗯”

    “再见了,1号。”

    “我永远不会忘了你。”

    在那对紧紧相握的手掌之间,见证了无数岁月的两名老猎人,就这么完成了波澜不惊的最终道别,

    下一秒

    奎泽虚化透明的身躯,终究是在耶伦的面前化作无数白银光粒,随即宛如雪花一般消散纷飞。

    至此,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外来者,终于踏上了原有时空的归途。

    而清冷空旷的祷告大厅之内,仅仅剩下了沧桑的男人,以及他怀中那名刚刚脱离了苦难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