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潇潇清枫

第九百五十九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汉城,李氏庄园。

    李在镕坐在书桌前,双眼紧闭,而李在镕的身前,他的贴身秘书则是微微弯曲着腰身,恭敬的站在书桌前。

    如此姿势,两者已然保持了近有十几分钟了。

    “还真是个狠角色啊……”

    良久,李在镕默默发出了声叹息,同时那紧闭了许久的眼睛,也缓缓睁开了。

    “李董,我们该作何应对?”

    李在镕贴身秘书尹孙河,向着李在镕轻声询问道。

    “两手准备吧,让人准备两亿美金现钞,看看对方愿不愿意和解,现在正是韩国乱象纷呈的时候,本来我们就已经焦头烂额了,若是再跟对方死磕,后果很难预料。”

    “我们是商人,他们是亡命徒,若是真给他们逼急了,很可能就会出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划不来,能用钱尽快的解决这件事最好。”

    李在镕蹩着眉头向着尹孙河说道。

    今天早上,李在镕还想着要置对方于死地呢,毕竟今早李志豪的视频,确实是让整个三星集团和李氏家族吃了一个巨大的亏,然而在发生黑龙会被灭门以后,李在镕直接将早上自己说的话给抛在了脑后。

    越有钱越惜命,李在镕仅是看着刚刚传过来的黑龙会现场照片,他就整个人感觉不寒而栗,若是被这些人惦记上,恐怕他真的是永无安宁之日了,就是睡觉都不会感觉安生。

    商人逐利,所以在分析完跟对方死磕的代价后,李在镕果断选择了花钱消灾的心思。

    不过,能作为韩国最大财团的继承人,李在镕的性格中绝对不仅仅只有软弱。

    “若是对方答应和解,两亿美金就此了事,若是对方不答应和解……”

    说到这,李在镕眼里闪过一抹狠辣之色。

    “那就调集集团和李家所有的人脉资源,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伙人在汉城内全部除掉,能官面上解决的,就官面上解决,官面上解决不了的,那就私下里解决。”

    “现在朴金惠面临指控调查,整个韩国面临着换届,此事才是重中之重,这关系到我们集团和李家未来的发展前途,决不能因小失大!”

    李在镕缓缓挺起腰身,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人压抑的气势。

    “是!”

    “我这就去安排!”

    李在镕秘书当即重重点头,嘴里干脆的应道,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去办李在镕刚刚交代给他的事情。

    “等会儿……”

    不过他刚走出没两步,便被李在镕重新叫住了。

    “李董,您还有何吩咐?”

    秘书再度恢复成刚刚恭敬的模样,主动向着李在镕询问道。

    “过几天志豪就能从汉城地方检察厅中保释出来,你将他接出来以后,直接送往机场,让他先去美国避一避吧。”

    李在镕叹了口气,对于他这个唯一的儿子,他终究还是非常挂念和疼惜的,只不过在其面前却始终扮演着严父的角色,将内心的那抹柔软隐藏在了心底。

    “是!”

    “我会为少爷安排好一切的!”

    秘书走后,李在镕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到书架前将他最近一直在看的书拿了出来,然而他却是半个字都看不进去。

    他的心……

    乱了!

    ……

    汉城地方检察厅。

    当郑友和返回这里,时间已然临近了深夜。

    “林先生睡了没!”

    郑友和一路小跑到林谦的审讯室门前,他一把揪起看守在门前的检察官,瞪着那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向其厉声询问道。

    “没……还没呢……”

    这名年轻的检察官被郑友和吓坏了,他有些磕磕巴巴的向着郑友和回应道。

    郑友和闻言,随即一把将其推开,然后冲向了林谦的审讯室。

    ……

    审讯室中,林谦正喝着肥宅快乐水,看着韩国刚刚上线的现象级灾难电影《釜山行》,本来林谦正看到关键的时候呢,电影里面诸多感染的丧尸正张着大嘴要吃人呢,结果郑友和从外面突然“砰”的一声冲了进来,差点没吓得林谦将手里的肥宅快乐水给泼出去。

    “喂!”

    “你特么要死啊!”

    “吓死劳资了!”

    林谦拍了拍自己的心脏,嘴里毫不客气的向其叱骂了声。

    “扑通……”

    面对林谦的叱骂,郑友和什么都没说,而是直接跪在了林谦的面前。

    “林先生,对您的指控都是三星集团李在镕让我干的,他以势压人,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办法!”

    “求求您,饶过我的家人,我的孩子们还小,他们都是无辜的啊!”

    “林先生,您想对我怎样的都可以,求您千万不要伤害他们呀!”

    郑友和直接崩溃了,他嚎啕大哭,一边磕着头,一边向着林谦求饶道。

    看到郑友和如此表现,林谦拿起遥控器将电影暂停,然后目光冷淡的望向对方。

    郑友和,对于妻子是个好丈夫,对于儿女是个好爸爸,但他却绝非是什么良善之人,作为平民中那极小比例中考上检察官的他,能一步一步的做到检察长的位置,在这背后离不开他勾连的那些财阀的支持。

    在这期间,许多真相被他所掩埋,更是造就了许多冤屈。

    曾几何时,多少被财阀奸虐致死的女孩家属,也是在他面前这样崩溃的嚎啕大哭;曾几何时,多少因为财阀强拆导致流离失所的平民,也是在他面前这样崩溃的嚎啕大哭。

    他未曾心软,他将手中那本该正义的天平倾向了权利,让那些平民有冤不能申,从此家破人亡。

    如今风水轮流转,他也曾体会到了那些人的无助和绝望。

    林谦会心软吗?

    不会!

    但是林谦和郑友和的差距是,他有底线。

    他的所作所为只会针对郑友和,即便是郑友和对他做出了再大的恶行,他也不会因为要报复郑友和,从而去侵害他的家人。

    郑友和哭得极惨,在这短短两个小时中,他经历了数次大起大落,明明林谦就泰然若素的坐在这里,手上没有任何联系外界的通讯工具,却依旧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他完全操控于股掌。

    这样的能力……

    在郑友和的心里,已然远远超出了李在镕在他心里的恐怖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