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九十七章 弱者才顾大局

    许道拍动剑匣,勾动匣子中的阵法,匣口当即打开,霹雳一声响动,内的剑器混杂煞气,猛地往前方冲出。

    眨眼间便打在了方观海的身上。

    而煞气污浊,最是能够坏人灵光,剑器锋锐,且有坚韧,一下子便突破方观海的护体法术,打烂他的脑壳。

    即便方观海反应再快,他也只来得及将阴神跳出,然后发出一声惨叫。

    惨叫过后,场上方观海的肉身便啪的摔倒在地上,惹得众人眼珠子掉了一地。

    四周围观的道徒,包括墨纹、尤冰二人,全都是心惊不已,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实在是许道使出的这一招太过迅速,威力太大,居然仅仅一招就将方观海给解决掉了。

    在他们看来,即便许道再有手段,能令方观海奈何不了,那也应该是两人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才对。

    谁知现场局势立分,一方的肉身当场就被打死。

    只是肉身被打死的人不是许道,而是方观海!

    “这、这、这是什么法术?”后知后觉的,方才有人失声叫出来。

    “好快的寒光!”

    在众人一片惊惧之中,许道抚着剑匣,及时关闭匣子口,将内里残余不多的煞气封堵住。

    剩下的子母阴煞数量,勉强还够他动用一次煞气飞剑,须得珍惜点使用。

    同时许道在心中暗想到:“多亏了炼有掌心阴雷法,雷火之气已经在我的体内存留不绝,否则想要骤然发出一击,还是很困难。”

    剑匣的运作原理是许道在匣子中刻画有八井锁阳子母雷火阵,能在区区一匣空间中点燃雷火,进而将内里的煞气和剑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喷出去。

    而此地是黑山,四周阴气重重,阳气绝迹,想要动用匣中的雷火之气?耗时缓慢?且有失败的可能。

    若是真如此,剑匣运作的速度变慢?方观海就有机会避开飞剑。

    好在许道自己就炼出了雷火之气?他直接将激发的雷火之气拍入剑匣中,凭空还增加了匣内雷火点燃的速度?助他一举杀得方观海的肉身。

    一剑使出,许道还抚摸着剑匣的表面?手上灵关闪烁?令匣子通体释放出金黄光满,并隐隐滚动雷火电光。

    他这是在赶紧的消耗法力,转化雷火之气填入阵法中,好使得子母雷火阵快快拥有再次动用的机会。

    同样得亏他炼就了掌心阴雷法?能转化自家法力变作雷火气息?填入阵法。

    否则一旦剑匣耗光锁住的雷火气息,不出黑山,它就已然是件废物。

    而这也是许道之前即便缺乏阳气,但只是在黑山中苦苦搜寻阳性灵物,而没有动用匣中雷火的缘故。

    皆因雷火阵顶多可以吸纳阳气?变作雷火,但无法化阴为阳?将阴气转为雷火,否则就不叫“锁阳子母雷火阵”?而是会叫做“化阳”、“生阳子母雷火阵”。

    雷火之气不需多少,一个呼吸不到?许道便阵法灵力补充完整?可以再次动用。

    但即便如此?他也尚不能再次动用剑匣,皆因匣中虽有雷火、煞气,可却缺了剑器。

    许道的潜龙剑,尚且还插在方观海的脑壳中,刺在地上呢。

    但周遭众人却不明白这点,他们望着闪闪发光的剑匣,发现此物被许道动用一次后,身上灵光并未黯淡,依旧神采惊人。

    “这东西并非一次性的宝物,而是可以再次使用的物件!”众人心中齐齐闪过念头。

    四周突地法力涌动、灵光闪闪,几乎所有的道徒都连忙给自己加上层层护体法术,生怕许道下一个对准的目标会是他们。

    同时众人都在心间想到:“若是这厮朝我击来,不知我能否抗的下来。”

    心中略微思忖,他们不由的看向方观海那尚且热乎的尸体,心神都一沉。

    唯有尤冰,她望着站在身前的许道,目中异色连连。

    现场寂静片刻,突地又有一呼声喊起来:

    “枭!”

    “好快的剑!痛煞我也!”

    此声是从三足鬼火鸦之中叫出来的,赫然是方观海的声音。但他的声色虽厉,中气却是不足,已然元气大伤的模样。

    就算此人的阴兽,鬼鸦的模样也是凄惨,浑身黑羽掉落一地,鬼火也奄奄一息,好似即将熄灭的薪柴。

    这厮叫出声音来,更令周围的道徒心惊。

    一个兽院的后期道徒眼见,他瞥向方观海的尸体,发现尸体上有黑气缭绕,忽地失声叫出:“煞气!”

    “煞气?”此声一出,四周听清的道徒,齐齐又都往后退了一步,忌惮的望向许道。

    “这厮究竟使出的是何宝物,居然还藏有煞气,能烧人阴神!”

    在四周人等的惊惧中,许道听见方观海又叫出声音来,却是口中轻咦,眉头皱起。

    “姓方的还活着?”他心中感到诧异。

    按理来说,煞气飞剑一经射出,下斩实体,上灭阴神,甚至相当于筑基中期道士的一击。

    方观海即便能跳出阴神,发出惨叫,那他的阴神也应该逃不了溃散消亡的下场

    因为阴神此物颇是脆弱,炼气前期的阴神被煞气沾上,甚至连返回肉身都做不到。

    更何况方观海的肉身也已经被许道打死。

    在许道看来,此人一旦被煞气飞剑射中,当场就应该神形俱灭才对,顶多会存在个肉身和阴神先死后死的区别。

    不过许道不知的是,方观海是炼气后期的道徒,其修有驱物符种,阴神更坚,阴神不仅不惧日月,还可不借用法术,直接如厉鬼般入梦、阻人、杀人。

    所以就算他的阴神被煞气沾染,也不会如前期道徒一般连肉身都返回不了。

    再加上方观海的肉身虽死,可他的阴兽就在旁边,近在咫尺的。

    一息之内,此人的阴神钻入了阴兽体内,将煞气的伤害全部转移到阴兽身上,从而免掉了神形俱灭的下场,因此苟活下来。

    如此便是方观海阴神尚存的原因。

    但即便如此,他的肉身已经死亡,又非是元婴境界的真人鬼仙,是无法投胎转世,再得肉身的。

    就算方观海有秘法,能在失了肉身的情况下,他仍能借助阴兽的躯壳来维持阴神。

    但身外化身终究是外物,两者灵肉不合,方观海不仅会修为大损,也再无前进的可能,道途已然彻底崩毁。

    这正是道人们的手段再诡异、强大,却依旧对肉身看护得紧的缘故。

    皆因不成元婴,肉身不容有失,若失则长生断绝。

    眼下的方观海就算没彻底死亡,也已经对许道没了威胁。

    不过许道瞥着前方引颈嘶吼的三足鬼火鸦,微眯起眼睛,周身法力再度运转起来。

    除恶须得务尽,就算方观海的肉身已死,只要此人尚未神形俱灭,许道也是安不下心来。

    他当即驭使虫群,朝着三足鬼火鸦飞去,准备将此人的阴兽也打死,捉出对方的阴神,彻底灭杀。

    嗡嗡!

    蚍蜉虫群窜动,声势令四周的白骨观道徒惊醒,众人瞧见许道的动作,立刻意识到他的做什么。

    枭!三足鬼火鸦一声尖啸,勉强吐出一口鬼火,将周身爬上的蚍蜉烧死,然后叫到:

    “好狠的家伙!杀了本道的肉身,还不肯放过本道么!”

    不少人听见方观海如今叫出来的这番话,心中都升起一阵怪味:“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刚才可是你这厮咄咄逼人,非要打杀人家,眼下却又控诉起来。”

    许道听见,冷哼一声,话也不多说,他只想趁着众人发怔的功夫,赶紧的灭杀掉方观海。

    方观海见许道依旧没有止步,口中又惊恐叫到:“兽院道徒速速护我!”

    同时他也练满扇动鬼鸦的翅膀,想要腾飞起来,逃离现场。

    可是因为方观海将煞气伤害转移至阴兽身上的缘故,火鸦也是受了重伤,动作变得迟缓。

    其刚一扑腾起来,就已经被许道的蚍蜉附上。蚍蜉还纠缠成了锁链似的蚁桥,将鬼鸦牢牢的锁在地上。

    “槽头!我来救你!”兽院的几个道徒惊醒后,目中闪过犹豫,终于呼出声音。但此时方观海已经是落入虫群中,难以救出。

    并且许道又径直朝着方观海扑去,手中法术使出,连续不断的轰出。

    不得已,兽院的道徒只得围魏救赵,先出手阻拦许道,以防止鬼鸦直接被许道打死。

    但他们却也不敢下死手,并且躲躲闪闪的,生怕惹得许道的注意,令之放弃方观海,转而杀向他们。

    毕竟方观海刚刚肉身死掉的一幕,尚在他们的脑中闪现着。

    不过三足鬼火鸦已经被许道用虫群困住,除非许道自愿,不然现场无人能够救下方观海。

    可就在这时,场外忽地传来惊呼声:

    “敌袭!敌袭!”

    “夜叉门来袭!”

    此呼声一传来,让现场道徒的面色齐齐一变,许道也不例外。

    嗡嗡!布置在四周的阵法猛烈晃动起来,升起了血红的灵光。

    轰!有法术已经落在了阵法上,勉强被阻挡。

    如此一幕令白骨观道徒全都惊愕,有人口呼:“该死!怎的让夜叉门那群措鸟先动手了!”

    “快快召集人马!护住阵法!”

    现场顿时混乱起来,不少人望向夜叉门的方向,身上法力涌动,比之见到许道的剑匣后还要紧张。

    毕竟许道尚是同门,对他们出手的可能性小,而夜叉门却和白骨观的众人不对付,能杀就杀。

    眼下夜叉门的突然来袭令现场所有人都惊愕,但许道只是一愣神,立刻又赶紧的运转法力,想要趁机解决掉三足鬼火鸦。

    熟料方观海这厮也警觉,他听见夜叉门来袭的消息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提防许道。

    方观海压榨着阴兽的本源,令其再吐出一颗火丸,轰向许道,顿时止住了许道的攻势。

    同时他还在口中呼到:“夜叉门来袭,尔不去抵御外敌,为何一心想要杀我!”

    许道充耳不闻,但四周其他道徒,特别是兽院的几个,却是恍然一般,口中呼到:“快快集结人马!”

    “符院道徒速速住手,节省法力,抵御夜叉门重要!”

    “道友手下留情,且留方观海这厮一条性命,我等须得这厮上阵。”

    一众呼声响起,让不少原本旁观的道徒也开始出声喝止许道,并且有人凝结法术,企图将许道和方观海分开。

    见此一幕,许道心神略沉。

    他终归是白骨观的道徒,虽有杀招,却也难敌四方众人,特别是眼下夜叉门来袭,白骨观的当务之急是统一战力,动用全部道徒和对方做过。

    许道若是再揪着要打杀方观海,可站不住脚,没了理由。

    话说白骨观一行人混在黑山中,虽是不甚团结,但也有几条规矩在。

    这规矩便是在要紧的时刻须得一致对外,且不能明目张胆的残害同门,以免无法凝聚势力,抗衡外人。

    而方观海此前之所以会一开始痛下杀手,在被墨纹阻挡后却又开始讲理,也是这个原因。

    初时,方观海是想先杀许道,造成既有事实,然后给给许道泼脏水。后来则是不得不论理,给自己找个由头,如此才能让自己在打杀许道后,不会被观中其他道徒驱逐。

    只可惜的是,他这想法虽好,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实现。反倒是因为其咄咄逼人的态度,让许道有了充足反杀的理由。

    不过眼下夜叉门来袭,似乎让方观海又有了一线生机。

    此人落在虫群中,嘶声喊道:“留我一命,我愿作为出阵作为先锋,将功赎罪!”

    一听这话,四周道徒更是劝阻两人暂且罢手。

    就连符院这边的墨纹也是沉声说:“许道友且先罢手,撑过夜叉门这一遭再说。”

    许道见自家突地落入众人反对的境地,他踏入虫群中后,果真停住了动作,没有继续朝着方观海出手。

    只是伸手一招,将插在方观海肉身上的潜龙剑拾起,不经意收入剑匣中。

    他望着顶上的三足鬼火鸦,似乎正在思忖。

    四周人见此一幕,口中赞到:“道友大善!快快节约法力,待会儿与我等一起出阵迎敌!”

    看见许道似乎被众人劝住,鬼鸦中得方观海顿时心神一松,见许道还在犹豫,他张口便呼:“还请道友为大局考虑,留我阴神一命,我必出阵迎敌!”

    几个兽院道徒一听见,口中也呼到:“大局重要,许道友快快撤去蛊虫!”

    确如几人所说,白骨观眼下共同迎敌的局面才是最重要的。

    嗡嗡!漫天的蚍蜉群陡地四散开,露出了虫群中被锁住的三组鬼火鸦。

    许道转过身形,瞧模样应是被众人劝住,准备留方观海一命。

    但他望着四周道徒,面上轻笑,忽吐声:“弱者才顾大局。”

    嗡!话声未落,汹涌灵光和蚍蜉冲起,扑向三足鬼火鸦,彻底淹没了方观海。

    刺啦声响起,鬼鸦躯体四分五裂,惨叫传出。

    方观海就此神形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