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一百四十八章 葫芦飞剑

    (先发后改)

    还未找到舍山龙脉,许道便找到了能够祭炼手中飞剑的法器祭炼术,他整理片刻之后,没再胡乱寻思,而是直接在洞窟中操作起来。

    只见他盘膝坐在乱石堆之中,四周阴气森森,其胸腹前一道乌光吞吐不定。

    墨鱼飞剑正兀自颤抖,被许道按照法器祭炼术中讲解的,他不断将心神打入其中,使得自身念头和飞剑灵性相互契合,几近一体。

    按法诀中讲解的,这一步原本是十分困难的,因为飞剑中终归会存留上一任剑主的念头残留,继承者得之,得先一水磨的功夫将彻底消去。

    但这并不算是坏事,水磨的过程中,继承者也能通过前任剑主的残留念头获得诸多感悟,增长剑法的理解,甚至得到一些秘法也说不定。

    而许道手中的墨鱼飞剑在洞窟中被阴风邪气吹打了千百年,就连前任剑主的尸骨都因为阴气邪气的缘故开始石化,剑身当中的灵性也是微弱,其品级直接跌落到了末等法器的地步。

    因此剑器当中前人剑主的痕迹自然也是被抹的一干二净,恍如一张白纸,让许道无须花费水磨的功夫收拾这柄剑器。

    只是因为许道天生谨慎的缘故,他还是照着功法中所说的,用自身念头将飞剑从头到脚每一个地步都洗练了数遍,生怕就如他刚得到这柄飞剑时,内里还有别人的手脚残留。

    好生洗练数遍后,许道的肉身突然睁开眼睛,他打量向身前的墨玉飞剑,目中闪过犹豫之色。

    正式着手用《太白西金剑丸法》祭炼墨鱼飞剑,他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剑丸法中所谓的洗去前任剑主痕迹,居然不仅包括洗去法力残留、念头残留,还包括洗掉飞剑本身的灵性。

    也就是说,真按照剑丸法所说的,许道相当于要把整柄飞剑回炉重造,然后将自己的念头放入飞剑中,时刻的温养,以养出全新的灵性。

    这能让飞剑从内到外,彻底的打上祭炼者的痕迹,这也是剑修使用法器和其他修行者的区别之所在,此即祭炼本命法器。

    诸如仙道和武道的修士,前者虽也是利用念头操作法器,亦能将阴神暂时寄托在法器之中,但是并不会消去法器本身的灵性,反而颇是依仗法器灵性。

    后者武道中人无法用念头操作法器,更是要依靠法器灵性,才能发挥出法器的全部妙用。

    对于他们来说,法器的灵性越是上佳,则是法器驱使起来更加简单,甚至有自行护主的功能。

    而剑修则不同,他们自身的意志、魂魄,便是手中法器的灵性,或者说,法器就是他们身子的一部分。

    此刻了解到这一点,许道并不是对如何用自身的念头代替飞剑中的灵性,而感到棘手。

    这点对于其他的仙道中人来说或许困难,但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之前收服南柯蚍蜉幼体蚁王,许道便是按照《三尸舍身术》中的功法,分裂了自身的一个念头,随时都安放在蚁王体内,代替了蚁王原有意志。

    这也是他大肆修行清心法术的开始。

    眼下若是再将一个念头分裂出来,安放到法器中,对于他来说会有一定的负担,但也不算是重负。

    毕竟他修行的清心法术可不止三门,若是不够,之后再多修行几门,镇压魂魄便是。

    真正让许道犹豫的,是一旦飞剑中的灵性被他抹掉,会不会导致整柄飞剑功效大减,甚至连载人腾飞也做不到。

    这点并非他杞人忧天,而是已经发生过的。

    依旧藏在煞气剑匣内的潜龙剑,其原本是许道室友的剑器,被他所得时,剑内灵性仅仅是被煞气污秽,整柄飞剑就已经半废掉,而后灵性彻底丧失,整柄飞剑就彻底沦为了凡物。

    可是不抹掉飞剑本身的灵性,便算上不上将飞剑彻彻底底的据为己有,许道又担心日后会生出差错。

    盯着飞剑思忖片刻,许道面上露出嗤笑声,他一边笑话自己犹豫,一边在心中告诫到:“宝贝还是彻底属于自己比较好。”

    “只是希望抹掉剑中灵性后,这柄飞剑还能载我腾飞,或是无须花费多长时间,便能将其原本的作用温养回来。”

    轻轻一叹,许道面色一正,他先是唤过蚍蜉为自己护法,然后伸手捏着墨玉飞剑,将其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

    紧接着,许道脑中的魂魄跳动,阴神离体,钻入了墨玉飞剑之中。

    嗡嗡嗡!整柄剑器疯狂的抖动起来,幅度之大,恍若人犯了羊癫疯一般。同时其剑身的乌光明灭不定,像是哀鸣和求饶一般。

    百来息功夫内,飞剑身上的乌光越来越黯淡,直到光芒彻底熄灭,通体灰扑扑的,成了普通一柄铁剑般。

    但是立刻,在剑尖之上有烛火般的光芒点亮,并通过剑刃蔓延至上下剑身,释放出了和先前不一样的光泽。

    若是有人在这里,以肉眼看之,虽然墨玉飞剑前后的模样都一样,但是他们肯定认为这是两柄不同的剑器。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 。

    前后乌光凝重厚实,带有一种古朴和苍老的感觉,而后者锋锐坚韧,自带一股少年桀骜之气,如初生猛虎。

    锵!

    这时,墨鱼剑身轻轻一抖,发出了第一声剑鸣!

    许道的肉眼也陡然睁开,他的目光中都应为炼化剑器的缘故,带上了一种锐利之感,如同利箭般。

    他低头看向手中祭炼完毕之后的墨鱼飞剑,目中方才流露出一种疲倦之色。

    分裂一个念头时刻安放在剑器中,得亏许道修行过三尸舍身术,已经能够做一心三用,否则他还真的做不到这一点。

    “成了。”许道口中轻叹,他伸手摸了摸墨玉飞剑冰凉的剑身,仿佛就是在摸自己一般。

    微微一怔,他心中念头动弹,飞剑变作一团寒光,嗖嗖的在周围游走,其速度之迅疾,和之前相比没有多大的区别,甚至更加让他感到如臂驱使。

    感觉着,许道心中想到:“不,不能说是如臂驱使……而是就是我的另一只手臂。”

    他目中闪过惊喜。

    只见许道脑中一停下的念头浮现,游走不定的墨玉飞剑就悬停在他的身前,毫紫色。

    随即许道随手一甩,飞剑便向他的身后跳去,穿过洞窟小道,进入暗河之中,逆流而下,一直到二三百步距离,他才感到有些生涩了。

    要知道再没用剑丸祭炼法祭炼飞剑之前,许道仅仅可以在百步内自如操作飞剑,百步外千步内略有生涩,千步以外难以掌控。

    如今将飞剑中的灵性抹去,以自身念头替换之,这个距离翻了一倍。

    而且眼下环境恶劣,四周又阴风邪气干扰他的思绪和飞剑本身,若是在外,应是还可增长一二百步。

    再加上许道仅仅是刚用剑丸法祭炼了一番,日后再多以法门温养,短时间内还可再增长几百步。

    毕竟飞剑如他的臂膀,但手臂也有左右手之分,生疏的左手远没有时常使用的右手要来的灵活。

    许道心中计较了一番:“我现在的修为是炼气后期,但只是刚入后期,等到我炼气圆满,应是可以千步范围内岁随意驱使飞剑,而万步至千步之间略感生涩,万步开外难以控制。”

    意识到这点,他心中一时惊喜。

    迈腿两次为一步,千步便是方圆二三里的范围。

    筑基之下的道徒要是可以达到这个施法范围,对于道徒与人争斗而言,是有着天大的好处。

    不过还有另外一点需要检查一下,许道压住吸色,他唤回飞剑,口中吐出一“起”字!

    滋滋!当即,墨鱼飞剑通体颤抖,发出清鸣声音,其游走许道周身上下,剑器横飞,轻而易举的将许道肉身给托了起来。

    此一幕即代表飞剑载人腾飞的效果也没有丢失。

    并且又令许道惊喜的是,此前他御剑飞行,还有踩着气流,被人承托着的感觉。而今将飞剑祭炼过之后,他发觉自己来拿飞剑激发出的剑气都能控制。

    这种感觉就好似他自己在御风腾飞一般,更加随意洒脱。

    “哈哈!”许道口中不由的发出笑声,他面上喜色浓郁,自顾自的说:

    “刚才我还犹豫,抹掉灵性会让飞剑元气大伤,没想到如今以自身念头替换掉剑中灵性,此剑威能方才彻底释放出来。”

    略微一思索,他更加判断墨鱼剑原先就是一柄筑基级别的法器,只是千年下来,内里金铁之气消散,被阴风邪气磨损到了现在这个程度。

    但即便如此,相比于一般的法器,譬如许道手中的蚍蜉幡,其依旧是上等,可谓筑基法器之下第一流。

    心中惊喜,许道把玩着手中换了内在的墨鱼剑,想到:“且再继续祭炼一番。”

    彻底收服剑器之后,他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按照太白西金剑丸法中所言,以金铁之气喂养剑器,增长剑器威能,令其更加刚柔,剑器更加锋锐,直至养出辛金。

    许道立刻从蚍蜉幡中掏出自己之前购买的那柄铁剑,他一松手,铁剑也被剑器承托着,悬浮在半空中。

    许道心中默念太白西金剑丸法的口诀,墨鱼剑上寒光一闪,咔咔的声音在洞窟中响起来。

    铁剑浑身开裂,剑身上还崩裂出一道道口子,好似被无形之物正在啃食一般,而其碎裂而下的铁片立刻锈化般,一丝丝黑气从中被抽取出来,融进四周的剑气内,仅剩下飞灰般的杂质掉下。

    剑气环绕在许道四周,携带着从铁剑中汲取的金铁之气,不断注入墨鱼剑内,为之吸收。

    一柄小小的铁剑自是难以满足飞剑的胃口,几十息的功夫就被啃食干净,空有木质的剑柄掉落在灰尘当中。

    好在许道手中并非只有一柄铁剑,蚍蜉幡中恰好还有为数众多的铜锭、铁锭,足有两大车。

    此物还是许道在赶来舍诏的路上,从车队中收取的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