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两百五十七章 伐金丹

    第258章 伐金丹

    铜首、多耳两个鬼怪道士此时瞧见许道等人前来攻打它们,心中顿时一惊,但两人双双脑中念头打滚,又生出一丝喜意。

    三头六臂的铜首道士连忙止住奔向夜叉门的动作,转而高呼:“师尊,贼人来袭,我等在外呼应,誓死护卫师尊!”

    叫了一声,它随即转头又朝着来时的方向奔去,身子一闪一烁,瞬间和鬼气大阵拉开了距离。

    另外一只多耳道士也是急声说到:“师尊,某去助铜首一臂之力,抵御来敌!”

    两人借着许道等人来袭的机会,直接违逆了夜叉门主的命令,拒不入内。但它们也不敢直接开溜,而是真个腾起鬼躯,在夜叉门外严阵以待起来,准备抵御许道等人。

    当然,两个道士心中具体是作何想的,就只有它们两个自己知道了。

    鬼气大阵上的巨大面孔俯视着铜首和多耳的举动,面上微笑依旧,没有做出制止的动作,似乎对于两人抗命不遵的行为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它也抬起头,直视向许道一众人等。

    “桀桀!”

    夜叉门主面孔上的笑意变大,它张开巨口,慈眉善目之色瞬间变得狰狞怪异,其口中似有长舌摆动,弹舌吐出:

    “蕞尔道士,正好助我修行!”

    而不知为何,两个鬼怪道士听见身后师尊说出这句话,心神不由的都抖动,它们明明是阴神姿态,却产生了心惊肉跳之感。

    另外一边。

    许道一方腾空而来,都隐隐望见了夜叉门前的动静。

    他们盯着那张十来丈高大的面孔,脑中跳出一词:“夜叉门主!”

    仔细辨认过后,十三人认出了巨型人脸跟前的铜首和多耳,看着两个鬼怪道士对人脸毕恭毕敬的态度,他们顿时确定那人脸就是夜叉门主!

    一时间,许道等人都惊疑不定起来。

    原本他们就是见有利可图,才想过来搏一把,可眼下夜叉门主直接现身,气势又恢宏惊人,顿时就令他们心中生出了畏惧感。

    白骨观一方腾云驾雾的动作变得不利索,五个舍诏道士口中惊叫声连连,众人原本高涨的势头为之一滞。

    许道也是眉头紧锁,其御剑飞在空中,身形左右腾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放弃攻打夜叉门的计划,逃之夭夭。

    反倒是白骨观、舍诏道士在心惊过后,各自议论着,瞧动作不像是随时都会放弃的样子。

    白骨观中的公羊道士揪着颔下的长须,冲身边的同门问到:“夜叉门主现身,我等还要杀上门么?”

    立刻有道士回到:“怕甚,某等打的就是它!”

    但说完一番狠话后,白骨观的七个道士又都沉默起来,特别是当中修为最强的三都道士,眉头紧锁着,陷入纠结当中。

    虽说它们人多势众,还提前削弱了夜叉门的实力,夜叉门主也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但对方毕竟是金丹中人,不是筑基境界的道士可以轻易图谋的。

    就在白骨观一方犹豫之时,半空中突地响起一阵呼啸声:

    “某等荡妖堂、白骨观,前来拜山!”

    是五个舍诏道士踏空而行,齐齐呼喝着。它们声音巨大,十几里地之外都可以听见。

    五个舍诏道士在度过最初的惊疑之后,想起了自家曾经痛失过的结丹机会,个个都是狠意落下,不想轻易放弃。

    再说了,它们都已经将夜叉门得罪得死死的,眼下要是退去,就得逃出西南地界了。

    无论怎么说,它们认为自己这行人都应该试探一番夜叉门主真正的底细,再做决定。

    被舍诏道士的呼声影响,白骨观的道士们对视着,也都不再犹豫。

    三都道士中的一人发话到:“见机行事,我等先杀过去,若是对方实力强劲,再退去也不迟。”

    “可!”其他六个白骨观道士纷纷颔首附议。

    呼呼!它们立刻又催动法力,身下黑云的翻滚,速度一提,往夜叉门继续扑过去。

    而许道再瞧见两边的动静,心中也是一定,想到:“先斗上一斗,打不过再跑!”

    有这多人在场,真要大败,许道自信他能够跑脱出去。随即,他御剑提速,衣袂飘飘,口中还长啸到:

    “贫道江城雷亮啸,见过夜叉门主!”

    其声高亢,运用了法术,在高空中滚滚响动。

    十三人都卸掉恐惧,朝夜叉门的大阵直扑而来,滚滚法力升腾在四周,越来越近,令空气都扭曲。

    夜叉门阵前的铜首、多耳两人瞧见,脸色都大变,它们眼神闪烁的在许道一方和身后的大阵人脸上看来看去,不知再想着什么。

    而夜叉门主见许道等人来势汹汹,丝毫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巨大的脸上反倒是笑意更盛。

    “桀桀桀!”它缓缓的睁开巨眼,人脸自大阵中升起,凝结成了一个硕大的人头。

    大阵内的黑气继续翻腾着,促使人头不断的拔高,最终达到了一百多丈的高度。

    轰!

    一尊巨大的人身突地破开夜叉门的鬼气大阵,盘坐着出现在天地间。

    其身形宽胖,光色纯白,一缕缕黑气从其身子上倾泻而下,鬼气大阵对于它来说仿佛只是一个逼仄的笼子,没有多少防护作用。

    百丈巨人平视着朝自己扑来的许道等人。

    它抽出两只臂膀,一手拈花,竖着放在胸前,一手虚托,置于腹上,周身大放光芒,又有彩带、金轮、幡旗等物出现。

    随之相伴的还有古怪的咒语声响起:“嗡嘛哞耶萨、嗡嘛哞耶萨!”

    而这时,许道等人也已经扑到了夜叉门附近,对歭起来,距离夜叉门的大阵只有千百步。

    这股声音远远的注入到他们的耳中,有魔音贯耳之效,顿时令他们脑中幻觉腾起,脸色大变。

    反观对方,夜叉门主的神色却又舒缓下来。

    它微低头,面对着众人,重新变得慈眉善目,仿佛刚才的厉笑压根不是它发出的,其出声到:

    “来者是客,诸位施主,不如随我一起修行道法?”声如金石剧震,嗡嗡颤抖,直冲云霄。

    但细细瞧它的两眼,能够发现有别样的喜色从它的眼中射出。

    夜叉门主打量着许道等人,就像是众道士之前打量炼气道徒一般,眼底都是贪婪。

    许道不怎么被对方古怪的咒语声音影响,头脑清醒着。

    他瞧见对方的目光,心中冷哼一声,随手一拍被自己抱着的苏玖,将清心法术打入对方的体内,令之清醒过来。

    紧接着,他又纵剑腾飞,先将苏玖放置到附近地面,然后就是一道剑气朝夜叉门主的脸打过去,只是被尚存的鬼气大阵挡住了。

    许道口中还大喝:“西南夜叉门,祸乱江城,为鬼作恶,罪大恶极!”

    “请夜叉门主出阵受罚!”

    此声喝出,其余十二个道士受到许道的提示,记起当务之急,都晃动着脑壳,将被夜叉门主的勾起的幻觉镇压了下去。

    它们个个目中大怒望着夜叉门主,只觉对方将自己当猴耍。

    不再多说多想,十二个道士都鼓动起法力,朝着夜叉门主猛地击打过去。千余道徒也被它们甩到了地面上,命令随之攻击夜叉门阵法。

    数丈高、十来丈高、以及几十丈高的妖躯出现在乱葬岗上,身上妖气纵横,将夜叉门主团团围住,猛地击打着。

    见此一幕,夜叉门主脸上的笑意滞住,它没有想到许道一行人能怎么快的从幻觉中脱离出来。

    其低下头,看着将自己围住“矮小”道士们,脸上的慈眉善目立刻卸掉,露出了狰狞之色。

    不过它却并没有立刻出手对付许道等人,而是盘坐在鬼气大阵内,任由许道等人先攻击阵法,口中喝出:

    “铜首、多耳,倚阵御敌!”

    缩在大阵附近的两个鬼怪道士听见,不得不跳出来,口中呼到:“是。”

    可是不等它俩反击,许道一伙人的注意都落到了它俩身上。十三道冷冷视线射过来,铜首和多耳的脸色陡变,心中生出惊悸感。

    它俩还听见有道士大笑着:“哈哈哈!铜首,继续逃啊!”

    “多耳道友,别来无恙。”……说话的道士都是围攻过铜首、多耳两人的。

    十二个道士中分出小半,围杀向铜首、多耳,其余的则是继续锤击起夜叉门的鬼气大阵。

    一道道法力落下,现场霎时间涌出烈火、雷电、黑风、绿水等诸多法术,妖气蒸腾,血气纠缠,大地都不住的震颤着。

    被裹过来的千余江城道徒也都游走在四周,消磨着鬼气阵法。

    一下一下的,夜叉门的鬼气大阵晃动不已。

    铜首、多耳两人因为没有躲入阵法中,无论怎么腾转挪移,还是吃了不少法术,鬼躯都被打碎数次,其惨叫连连,“门主救命!”

    可令人惊奇的是,百丈身形的夜叉门主一直都是袖手旁观,冷冷的俯视着场面,丝毫没有要插手的样子。

    对方如此作态令人着实疑惑,好似在惩罚铜首、多耳两个道士般。

    但许道等人瞧见,却是心中有惊喜的想法出现:

    “莫非、这厮已经法力衰败、修为大减?”

    虽然夜叉门主面上一直挂着俯视、漠然、看戏之色,但是他们不仅是在围杀着对方的弟子,更是杀到了对方的家门跟前。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果夜叉门主的状态正好,实力尚在,其定先会出手打残、打死几个道士,然后再惩罚自家的门徒。

    可偏偏的,夜叉门主先是显露出百丈法体,接着又是按兵不动,只是用阵法和麾下两个道士抵御众人,明显有些色厉内荏的样子了。

    舍诏、白骨观的道士们用神识疯狂的交流,心情都激动不已,许道混杂在其中,也是情绪高涨。

    就连惨呼许久的两个鬼怪道士,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门主怎的还不出手打杀这伙道士?”

    它俩脑中思绪紊乱,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师尊快死了!?”

    这个想法生出,令铜首和多耳两人心情砰砰跳动。

    不等它俩多想,一颗球形雷火、一阵凄厉黑风就落到它俩身边,杀向它俩,令其只得赶紧招呼眼前。

    突地,有道士直接叫破了眼前状况:

    “呔!老鬼,你是不是快死了?”

    此话一出,原本像神像般俯视众人的夜叉门主,脸色隐隐变化,目中有厉色一闪而过。

    其虽然仍旧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但不少道士面上都大喜:“哈哈哈!这老鬼果真快死了!”

    咻!数道法力陡地变化,势头更猛烈的往鬼气大阵中击打过去,并有道士呵斥起夜叉门主,而对方依旧无动于衷。

    又有人叫到:“快快杀了这两个鬼崽子,再杀进去,宰了那老鬼!”

    铜首和多耳两人听见,心中破口大骂,但它俩本就在江城被打过一遭,眼下势单力薄的,不多时就陷入了危机当中,真个快要被打死了。

    “师尊救命!救命啊!”

    两个鬼怪道士狂呼乱叫,可是夜叉门主依旧没有出手,好似要眼睁睁看着它俩在阵法外被打死。

    如此一幕令舍诏、白骨观的道士们都心神振奋,更加确定夜叉门主依旧是体衰力弱,濒临寿尽。

    “杀!斩杀老鬼!”

    十二道形色各异的妖怪躯体横行冲撞在夜叉门前,甚至推搡起来,或是一心想要攻入夜叉门内,或是想要打杀掉铜首、多耳两人,先吃点好处。

    讨伐夜叉门的一方士气高涨,威势赫赫。

    就连散落在四周的江城道徒们瞧见了,心惊之余,也是生出了期待。毕竟要是夜叉门被攻破,道士们吃肉,他们就可以喝汤了。

    但许道瞧着眼前大好局势,心中却是反倒警惕起来。

    他扫视着夜叉门的大阵,还疑惑的想到:“长舌它们几个呢,其魂魄应是已经逃回了门中,为何夜叉门内除了门主外,其他人都毫无动静?”

    很快的,许道的这个疑惑就解开了。

    铜首、多耳实在是抵抗不住多个道士的围攻,见情况不妙,它俩个都撕开了鬼气大阵,一头朝内撞去。

    有四个道士因为心急,也随之钻入了大阵内,其中有一个还卡在了阵法上,正努力的拔着妖躯。

    铜首、多耳进入阵中后,等待它们的并不是喘息机会,而是两只巨手。

    轰!一双巨手从高空落下,死死的掐住了两个鬼怪道士的脖颈。

    诡异的笑容出现在百丈高的夜叉门主脸上:

    “二位徒儿,终于肯回家了。”

    其目睁圆、其牙细密、笑得两颚都露出,长舌在口中蠕动。

    写的艰难,晚了很久才更正,抱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