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两百八十二章 补足灵根法体

    第283章 补足灵根法体

    虚幻的城池景象出现在洱海边上,让许多人都看愣了,特别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景象的凡人。

    “天宫!天宫!”

    “仙人在上面吗?”……

    洱海无波,但是堤坝上面却形成了人浪。一声声惊呼在堤坝上面响起来,人头攒动,起起伏伏。

    苏玖三人同样是口中惊奇的叫到:“这便是仙园么?待会儿那些道徒该怎么进去啊?”

    许道没有理会他们的惊讶声,捏着袖中异动不断的玉钩,心中惊喜的很。

    突地,更加惊讶的呼声在洱海边上响起来:“天宫在下降!是有仙人要出来了吗?”

    “哼!没见识的乡巴佬,那是仙园就要打开了。”

    虚幻缥缈的海市蜃楼不断的往下降落,距离海面越来越近,使得不少人都失声起来。

    同时一丝丝似有非有的烟雾从海市蜃楼中降下,垂落地面,弥漫四周,将岸边的人群都裹了进去。

    一个个人头近距离的在海市蜃楼底下攒动,好似挤在戏台跟前的热闹看客。

    叮!

    一声钟磬的声音响起来,连作七十二下,声色清脆,进入人的耳中仿佛甘霖在冲刷,让人的灵魂都为之一净。

    现场的几十万人全都陷入了痴愣当中,并突有号角的声音响起来。

    其声悠长深远,仿佛渔家号子奏响,即将扬帆远航。

    这时,最靠近洱海的边上,一堆掩映在水雾中的道人当中,不少面色紧张凝重的道徒将手中一只小小的纸船举了起来。

    纸船脱手而出,落到他们的脚下,将其身子抬起,漂浮在了半空中,晃晃悠悠的就好似在水面上飘荡。

    一只只淡金色折成的纸船从人群飘出,往距离人群只有数丈,却又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行驶而去。

    纸船和站起在其上的道徒们身影也随之变得虚幻,落在众人的眼中,便好似活生生的人在变作成为画中人一般。

    许道目光炯炯的望着这一幕,他仰头清点着,发现纸船的数目足有一百之数,其上都站着一个道人,也就是说此次共有一百名道徒进入仙园当中经受历练。

    “一百人,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只是不知其中封印了修为,伪装成道徒的筑基道士又有多少。”

    看着最末尾的一只纸船也将脱离人群,许道检验一番身上的东西后,他给身旁发怔的苏玖传音,说自己瞧见一友人,要过去拜访拜访,然后就往雾气更深处走去。

    等消失在他人的视线中之后,许道当即将法力输入敛息玉钩当中。

    嗡!

    玉钩瞬间发生变化,变作成了一条无目的游鱼,跳跃起来,一口就将他的身子吞下了,然后摆动尾巴,也往海市蜃楼中游过去。

    敛息玉钩变成的游鱼身子淡薄,连带着被裹在里面的许道身形也变得淡薄,不容易被人发现,轻易就混入了百只淡金色的纸船当中,零零散散的游入了缥缈的海市蜃楼内。

    而这时,就在吴都城的上空,有一道人手提画笔,以云雾作纸张,在上面轻笔勾勒,拓印着眼前的海市蜃楼之景。

    画上已有百只摇摇晃晃,驶向仙园的折纸船,道人提笔顿了顿,然后轻轻在云纸上点了一笔,勾勒出一条游鱼状的痕迹。

    吴都城上空立刻就响起数股声音:“咦!那尾鱼儿是?”

    “桀桀,舍诏的余孽果然还是跳了出来,等弟子们历练结束,就可以收网了。”……

    在绘画道人的四周还有着不少道人,数目几十,或是零散的站着,或是扎堆盘坐,口中各自议论着。

    瞧其一个个凭空而立的举动,赫然都是筑基境界的道士。若是许道在此,还能听出当中有一道人的声音耳熟,正是他当初在雷府中见过的雷诏道士。

    而那疑似负责开启仙园的绘画道人在听见道士们的议论后,浑不在意,他将手中墨笔随手一掷,然后袖子一挥,将海市蜃楼之画卷起。

    与此同时,洱海上空那广阔缥缈的仙园之景忽地不见,弥漫在人群中的淡淡雾气也嗖的消散一空。

    绘画道人头戴玉冠,身着银线道衣,开口:“接下来就看这些小家伙的造化了。”

    他捏着手中由云气组成的画卷,随手往洱海的上空一掷,然后便负着手,身子晃动,头也不回的往洱海中冲去,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众多道士的眼中。

    在场的道士们瞧见这一幕,站着的连忙整理衣冠,盘坐着的赶紧站起来,全都恭敬的朝着离去的道人拱手:

    “恭送玉珑道师!”

    一声声呼喊在吴都上空响起,将底下乌压压一片的人头全都惊醒过来。

    那在站空中采集云雾做纸,绘画写意的道人,赫然就是一位结出了大丹的大道士!

    等到金丹道师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洱海当中,他所掷下的画卷也落在了水面上。

    呼呼!霎时间,风声涌动,滚滚浓雾再次出现在了洱海的上空。

    半城的吴都中人都回过神来,他们看着恢复原状的迷雾洱海,目中恍然,直以为刚才所见的景象是幻觉,几十万人齐齐作了一场梦。

    一处堤坝上,苏玖也反应过来了,她立刻叫到:“咦!老爷呢?”

    苏玖慌忙的环头四顾,显然刚才并没有听见许道传音给她的内容。

    良久之后,她方才发现自己的手心中正捏着一张留有许道字迹的符纸,言其外出访友了,这才放心下来。

    在这个时候,许道借着敛息玉钩,已经彻底的踏入了仙园当中。

    …………

    等许道回过神来时,玉钩变成的灵鱼散去,他感觉到身子出现往下坠落的感觉,连忙就要动用法力,停止下落。

    但是立刻的,他发现身上的法力滞涩,运转不如意,压根就不能沟通周围的天地灵气,无法他凭空悬浮。

    并且等到他想要动用墨鱼飞剑腾空时,墨鱼剑虽然还覆盖在他的体表,但是已经不听他的使唤。

    直到他狠狠的砸落在地上,墨鱼剑方才勉强激发出了一丝剑气,护持在他的周身。

    这时许道意识到:“此地是仙园在压制我!”

    仙园历练中,道士进入了,修为会被压制到筑基以下,失去蹈空而行的能力。

    甚至除了剑修之外,其余的道人连法器都无法利用,储物袋也打不开,最多使用些随身携带在外的符咒和丹药。

    许道赶紧试验了一下,发现他果真无法驱使蚍蜉幡,同时也无法打开内里的储物空间。

    而墨鱼剑虽然是被他以剑修之法祭炼而成,内里也放置有他的念头,但他毕竟不是剑修,做不到动用墨鱼剑的地步,只能勉强唤动几下罢了,并不合使用。

    意识到这点,许道心中一紧,连忙掐动法诀,将套在自己身上的护体法术重新加持了一遍,并警惕的观察四周。

    将四周的环境纳入眼中后,他的眉头紧皱起来,“这里不是仙园么,怎的一点仙气都没有?”

    周围雾气蒙蒙的,即便他将法力加持在双眼,目光所能涉及之处依旧只有百步,并且许道敏锐的察觉到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尸气味道。

    如此景象,和在外面看见的仙气满满的海市蜃楼之景完全不同。

    许道在心中经过一番对比之后,赫然发现这洱海仙园和他曾经走过一遭地方相似黑山鬼蜮!

    只是后者的名头不如前者大,且后者是乌漆嘛黑,毫无日光,一派传说中幽冥地狱的景象,前者则是虽是诡异,却只是被浓雾笼罩,勉强好些。

    忽地,许道眉头微挑,心中想到:“该不会,那黑山鬼蜮也是一处仙园?”

    想到这里,他顿觉毛骨悚然。

    要知道他当初在黑山鬼蜮中厮混的时候,可是还妄想着要将那黑山树妖给伐了,幸亏他没敢在黑山中说出这番大话,只敢在心里想了几下。

    否则的话,指不定他当时就会被黑山之主给随手掐死了事。

    毕竟许道前不久才在某本道书当中看到,绝不可在仙园中直呼真人鬼仙之名,否则活着的真人鬼仙会心有所感,知晓谈话,而死了的虽已无感,但说话之人很可能会因此触怒到整个仙园,遇见一些诡异可怕的事情。

    “如此看来,那黑山树妖是元婴境界?”许道后怕的想到。

    “难怪吴都的道宫和荡妖司,都不敢将手随便伸入江州地界……等等,不对。”

    他冷静下来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那黑山树妖并不一定就是元婴境界。因为他在黑山中并没有看见树妖的踪迹,而只是看见了一尊偌大无比的树桩子。

    外界的黑山树妖虽然也庞大,气焰森森,但和鬼蜮中的树桩相比,却是显得渺小了。

    许道暗想:“莫非那黑山树妖是那黑山之主的后代,是个仙二代?”

    胡乱猜想一番,想不出太多的东西,而且现在身处一看就很危险的陌生之地,他也来不及分心太多,便将这些思绪全都先按住。

    回过神来,许道摸了摸手腕,敛息玉钩被他挂在了袖中,尚且还在,只是已经没有了异动。

    “那么,便好好瞧一瞧这仙园之中究竟有些什么东西罢!”

    虽然修为遭到了压制,还无法动用法器,心中也紧张,但许道谈不上畏惧此地。

    毕竟寻常的道徒都有机会在此地度过七日,并采集灵根出去,他性命双修,体内的法力还作弊般的拥有一百年,是炼气圆满道徒的两倍,肉身魂魄都结实,只要小心些,应是并无大碍。

    且一早在进入仙园时,许道给自己的定位就并非是经受历练,而是先纵横此地,大肆搜刮好处吃到嘴里,并密谋拜入道宫中。

    他心中顿时生出一团火热,感应着四周浓郁的灵气,朝着最浓郁的地方迈步过去。

    咔咔!

    浓浓雾气中本来想相当寂静,但是当许道动弹起来之后,雾气中立刻有诡异的声音出现,似哭似笑。

    许道正踏步走着,突地身子定住,猛地往后一退。

    黑影闪过,一颗人头正好从他刚刚要走过去地方略过,若是他反应慢上那么一拍,其就要被人头咬个正着。

    “嘻嘻!”

    迷雾中突有一兽走了出来,身高二三丈,形似巨鸟,脖子像蛇一般来回摆动,生长又鳞片,头颅赫然是人的模样的。

    许道望着,微挑眉毛:“人面鸟。”

    此鸟和他曾经打杀过的姑获鸟类似,极有可能是人受了煞气侵蚀,变成了妖魔鬼怪。只是现在出现在他跟前的人面鸟,应是由道人变成的,而并非是普通凡人。

    因为此鸟的妖气程度,已然并非炼气妖兽所能有,而是妖怪,是一尊相当于筑基前期的妖怪!

    许道没有想到他刚一进来,便能碰见一尊筑基妖怪,顿时有些惊讶。但是惊讶之余,则是惊喜起来。

    “嘻嘻!”人面鸟的头颅兀自发笑着,脖颈蠕动,猛往许道的身子纠缠啃咬而来,想要将他咬死吞吃掉。

    可当它的脖子伸过来后,却是一只同样生长有鳞甲的手臂从雾气中生出,抓住了它的蛇颈。

    咔咔!

    鳞臂抓住人面鸟的脖子,将其身子从远处直接拖行了过来,然后踩在上面,狠狠的撕扯起来。

    此正是许道变化出了龙种肉身,悍然伸出臂膀,和人面鸟妖怪搏斗起来。

    虽然他的武道修为也受到仙园的压制,但其锤打蜕变而出的肉身却并没有折损,依旧坚韧强悍,顶多容易气力不支罢了。

    这点让许道一时间也有些诧异,似乎武道中人进入仙园中,要比仙道、剑仙更加的如鱼得水。

    不想太多,他当即狠狠的锤打起人面鸟,准备将其打死后炼化掉,提升体内龙脉灵根。

    好一番硬碰硬的厮打后,现场地面龟裂,嘶吼阵阵。

    人面鸟虽然是筑基层次的妖怪,但是妖气也才五六十年,最棘手的地方也只不过是身上带些煞气,在许道一百年道行的横压下,二三丈的妖躯当成被打烂掉。

    噔!许道拔了人面鸟的头颅,将其掷出去,从袖中掏出一张符咒,理清上下,便准备将其变作成精气符丸。

    拖行中,他这时才发现人面鸟的鸟爪下面有一幅精钢镣铐,镣铐将其拷住了,锁链远远的延伸向远处,没入了浓雾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