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四百零九章 兵争、夺岛

    ………………

    ………………

    从鱼鳞上得到了鲛人岛方面的信号,许道当即就往鲛人岛控制的城池奔赴过去。没有花多少时间,他就来到城外。

    许道并没有直接进城,他站在城外,仰头看向城池的上空,蓬勃的血气混杂着丝丝缕缕的黄气,交杂一片,使得他眼中的景象好似都为之扭曲。

    他在心中暗道:“如此蓬勃的气血,那里装着的凡人应是达到二三十万之众。”

    瞬间,许道的眼神阴沉下来。城池中装了二三十万,再加上已经被抽魂炼钱,以及被个个道士私藏下来的,应是已经有五十万以上的凡人遭在了鲛人岛的手中。

    轻呼出一口气,他压下心间种种情绪,身上的气息一摆,显露出了自己腾腾的强横气血,然后往城池上空飞奔过去。

    城上有人,对方一瞧见腾腾气血,立马就辨认出来了许道的身份。几个鱼人道兵连忙躬身高呼:“恭迎道长回城!”

    也有鲛人岛的鲛女转过头,向着许道点头:“见过许道友!”

    许道也向对方一一回礼,不用他在人群中寻找,鲛女尹铛瞧见他后便自行排开人群,娇滴滴的跑到他身旁,熟络说道:“许道友你可算是回来了,妾身可找了你半天。”

    许道假装不明缘由,他持着手中闪烁不定的鱼鳞,问道:“发生了何事,怎的如此着急呼唤我等?”

    鲛女尹铛撇了撇嘴巴,往城中半空一指,示意者说:“是那小贱人将大家都给招了回来,依我看,这家伙是见岛上的活人不多,生怕大家将剩下的都抓完,她不好交差了。真是的,平白搅和大家发财的机会。”

    其手指所指之处,一位暗青色鳞片的鲛女正悬空而立,身上煞气腾腾,她手中持着一抹长鞭,身前悬挂着一浑身血污的道人,正狠狠的抽打着对方。

    此鲛女正是天降岛屿之上负责总管事务的尹尖尖。她虽然在抽打着半空那道人,但是面上瞧不出多少暴戾,有的只是阴沉和凝重。

    许道认得被鞭打的道人,正是他当日初次来到这里时,城中已被吊着的那个吴国散修道士。对方悬挂至今,无食无水,其身旁的几十个炼气道徒都已经暴毙而亡,魂魄血肉也被抽出制作成了血钱。

    只有这个道士因为法力深厚的缘故,一直都没有死去。

    许道旁观着,他竖起了耳朵,但依旧听不清尹尖尖到底在逼问对方什么。于是问起身旁的鲛女尹铛,谁知道对方近些时日一直在忙着抓捕活人,压根就没有理会过城中事情,同样也是一问三不知。

    收回注意,许道索性游走在城墙在,同其他的鲛女、客卿打起照面,继续混个脸熟。

    又是小半日的时间,鲛女尹尖尖依旧在拷打那个吴国道士,直到许道在内的其他十六个筑基道士,一一都返回到了城中,她方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啪啪的拍手声音响起,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这鲛女,先是笑靥如花的朝着城墙上的众人目视,她一边将手中的长鞭变化缩小,挂在了自己发丝间,一边欠身行礼说:“既然大家都回来了,妾身也就不卖关子,直接讲明事由!”

    尹尖尖指着身下,点着一一颗有一颗凡人头颅,口中说:

    “诸位登岛已有数日,这数日间不管是山林,还是泽地,只要能存有活人的地方,想必大家都已经搜刮过。如今岛上的活人数目已经不多,可是闻风而来的豺狼鬣狗却是越发多了。”

    “损失些人口还只是小事,来年配种过后就可再度长出。但要是被海上散修们坏了大事,损坏此岛,可就是我等罪过,要被岛主问责!”

    她口中说着,讲的东西不外乎是希望大家能够收收心,别再专顾眼前的私利,得将心神收回,要忙活正事了。

    除了许道之外,其他的鲛女客卿们听见,面上虽然若有所思,但是并没有表态,都瞅着城中羁押的凡人们,目中露出贪婪之色。

    尹尖尖瞧见众人的表现,她脸上的笑容便冷,目中闪过阴冷。

    咔!突地有声音响起,只见其身形瞬间壮大,下身的鳞尾变得粗长,丝丝煞气从鳞片中渗出,让现场弥漫起一阵寒意。

    许道身旁的鲛女尹铛,当即面色一凛,忌惮又羡慕的盯着对方,低声到:“寒水冰魄煞。”

    其口中所说,正是鲛女尹尖尖身上释放出的煞气。

    许道闻言,只记得辨认过去,发觉对方身上的这股煞气果真阴寒,其质地虽然不如他身上的真龙煞气,但也绝对不是桃花煞气一类的低劣煞气,应当同属于七十二种地煞之一。

    他传出神识:“敢问道友,此寒水冰魄煞有何异效?”

    鲛女尹铛听见,回答到:“此煞乃是从三千丈以下的海底取出,且唯有极西冰寒之地方才拥有,用此种煞气凝煞,身上寒气逼人,连人的魂魄都能给冻住,并能将真气化作牛毛般的冰针,细微坚韧,刺入他人体内,能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是折磨人了……”

    一番解释从鲛女尹铛的口中说出,果正如许道猜想的,此种煞气非同小可,同样也属于七十二种地煞。

    但这也更让他疑惑,他是思忖几下,试探着问:“极西冰寒之地……鲛人岛距离极西之地恐有十万里甚至几十万里路程,此人莫非万里迢迢,往那极西之地游历过一番?”

    鲛女尹铛冷嘲一声:“她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只不过是七八年前海市召开时,运气好,岛主替她拍得一份罢了。”

    “海市?”

    ………………

    ………………

    从鱼鳞上得到了鲛人岛方面的信号,许道当即就往鲛人岛控制的城池奔赴过去。没有花多少时间,他就来到城外。

    许道并没有直接进城,他站在城外,仰头看向城池的上空,蓬勃的血气混杂着丝丝缕缕的黄气,交杂一片,使得他眼中的景象好似都为之扭曲。

    他在心中暗道:“如此蓬勃的气血,那里装着的凡人应是达到二三十万之众。”

    瞬间,许道的眼神阴沉下来。城池中装了二三十万,再加上已经被抽魂炼钱,以及被个个道士私藏下来的,应是已经有五十万以上的凡人遭在了鲛人岛的手中。

    轻呼出一口气,他压下心间种种情绪,身上的气息一摆,显露出了自己腾腾的强横气血,然后往城池上空飞奔过去。

    城上有人,对方一瞧见腾腾气血,立马就辨认出来了许道的身份。几个鱼人道兵连忙躬身高呼:“恭迎道长回城!”

    也有鲛人岛的鲛女转过头,向着许道点头:“见过许道友!”

    许道也向对方一一回礼,不用他在人群中寻找,鲛女尹铛瞧见他后便自行排开人群,娇滴滴的跑到他身旁,熟络说道:“许道友你可算是回来了,妾身可找了你半天。”

    许道假装不明缘由,他持着手中闪烁不定的鱼鳞,问道:“发生了何事,怎的如此着急呼唤我等?”

    鲛女尹铛撇了撇嘴巴,往城中半空一指,示意者说:“是那小贱人将大家都给招了回来,依我看,这家伙是见岛上的活人不多,生怕大家将剩下的都抓完,她不好交差了。真是的,平白搅和大家发财的机会。”

    其手指所指之处,一位暗青色鳞片的鲛女正悬空而立,身上煞气腾腾,她手中持着一抹长鞭,身前悬挂着一浑身血污的道人,正狠狠的抽打着对方。

    此鲛女正是天降岛屿之上负责总管事务的尹尖尖。她虽然在抽打着半空那道人,但是面上瞧不出多少暴戾,有的只是阴沉和凝重。

    许道认得被鞭打的道人,正是他当日初次来到这里时,城中已被吊着的那个吴国散修道士。对方悬挂至今,无食无水,其身旁的几十个炼气道徒都已经暴毙而亡,魂魄血肉也被抽出制作成了血钱。

    只有这个道士因为法力深厚的缘故,一直都没有死去。

    许道旁观着,他竖起了耳朵,但依旧听不清尹尖尖到底在逼问对方什么。于是问起身旁的鲛女尹铛,谁知道对方近些时日一直在忙着抓捕活人,压根就没有理会过城中事情,同样也是一问三不知。

    收回注意,许道索性游走在城墙在,同其他的鲛女、客卿打起照面,继续混个脸熟。

    又是小半日的时间,鲛女尹尖尖依旧在拷打那个吴国道士,直到许道在内的其他十六个筑基道士,一一都返回到了城中,她方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啪啪的拍手声音响起,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这鲛女,先是笑靥如花的朝着城墙上的众人目视,她一边将手中的长鞭变化缩小,挂在了自己发丝间,一边欠身行礼说:“既然大家都回来了,妾身也就不卖关子,直接讲明事由!”

    尹尖尖指着身下,点着一一颗有一颗凡人头颅,口中说:

    “诸位登岛已有数日,这数日间不管是山林,还是泽地,只要能存有活人的地方,想必大家都已经搜刮过。如今岛上的活人数目已经不多,可是闻风而来的豺狼鬣狗却是越发多了。”

    “损失些人口还只是小事,来年配种过后就可再度长出。但要是被海上散修们坏了大事,损坏此岛,可就是我等罪过,要被岛主问责!”

    她口中说着,讲的东西不外乎是希望大家能够收收心,别再专顾眼前的私利,得将心神收回,要忙活正事了。

    除了许道之外,其他的鲛女客卿们听见,面上虽然若有所思,但是并没有表态,都瞅着城中羁押的凡人们,目中露出贪婪之色。

    尹尖尖瞧见众人的表现,她脸上的笑容便冷,目中闪过阴冷。

    咔!突地有声音响起,只见其身形瞬间壮大,下身的鳞尾变得粗长,丝丝煞气从鳞片中渗出,ww让现场弥漫起一阵寒意。

    许道身旁的鲛女尹铛,当即面色一凛,忌惮又羡慕的盯着对方,低声到:“寒水冰魄煞。”

    其口中所说,正是鲛女尹尖尖身上释放出的煞气。

    许道闻言,只记得辨认过去,发觉对方身上的这股煞气果真阴寒,其质地虽然不如他身上的真龙煞气,但也绝对不是桃花煞气一类的低劣煞气,应当同属于七十二种地煞之一。

    他传出神识:“敢问道友,此寒水冰魄煞有何异效?”

    鲛女尹铛听见,回答到:“此煞乃是从三千丈以下的海底取出,且唯有极西冰寒之地方才拥有,用此种煞气凝煞,身上寒气逼人,连人的魂魄都能给冻住,并能将真气化作牛毛般的冰针,细微坚韧,刺入他人体内,能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是折磨人了……”

    一番解释从鲛女尹铛的口中说出,果正如许道猜想的,此种煞气非同小可,同样也属于七十二种地煞。

    但这也更让他疑惑,他是思忖几下,试探着问:“极西冰寒之地……鲛人岛距离极西之地恐有十万里甚至几十万里路程,此人莫非万里迢迢,往那极西之地游历过一番?”

    鲛女尹铛冷嘲一声:“她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只不过是七八年前海市召开时,运气好,岛主替她拍得一份罢了。”

    “海市?”

    ………………

    ………………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