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四百一十章 残片、孤城

    十七个筑基级别的道士随行,近万道兵拱卫,二三十万凡人蹒跚行走在岛屿上,嘈杂不堪。

    众人一路沿着东北方向行进,因声势浩大,自然遇上了不少散修道人。但只要这些散修不上前叫阵,鲛人岛一方也不理睬,全都无视掉。

    即便是散修当中的筑基道士出没,鲛女或客卿们也都只是蔑视的瞥看过去,并不将他们放在眼中。

    但其中还是有人出声议论:“这些散修当真麻烦,大总管,何不让我带着一支道兵在外驱巡,免得这些散修冲撞了大军,且泄露我大军动向?”

    最前方的尹尖尖回声到:“宵小虫豸罢了,无需在意,等占了此岛,再一一清理便是。”

    得到回答的鲛女们,面上露出可惜之色。其实她们真正的目的,也并非是为了大军考虑,而只是瞧上了散修身上的财物。

    此前在外抓捕活人时,众人就眼馋散修们的魂魄和身家,只是因为各自在外,还有所谨慎,也不敢朝扎堆的散修下手。

    如今随着岛上活人越来越少,她们对散修们的觊觎自然也是越大,现在鲛人岛一方更是全部聚集在了一起,有着众人作为靠山,这些人心中的贪念就此大为勃发。

    不过尹尖尖说的也对,她们的当务之急还是占领整个岛屿。

    等占领全岛之后,大局已定,到时候岛上的散修便会任由他们打杀,只不过会跑走一批、以及还要上缴一批罢了。

    随着出没于大军附近的散修越来越多,其中不少散修看上去都身家厚实,鲛女和客卿们个个面生期待,皆希望赶紧的斗一场,好分润好处。

    唯有许道一人,他往四周看去,除了在散修们的眼中看见忌惮和畏惧之外,更多的是看见了怨恨。

    一路上,每一次他抬眼,都能敏锐的察觉到散修们眼中的杀意在积攒。更加让他惊喜的是,每次碰见的散修们,其相互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有着抱团结伙的趋势。

    此前他在岛上煽风点火时,岛上散修们虽然怨恨鲛人岛,但是互相都心生顾忌,并不敢和陌生人结伙。

    如今鲛人岛一方的大军聚齐,在此威压和逼迫之下,散修们要么及时抽身离去,要么就得汇聚起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等走到半道上的时候,鲛人岛中也有人发现了不对劲,其中鲛女尹铛就问许道:“咦!岛上的散修这么多?二三里就能看见一堆。”

    许道眯眼打量四周,随口搪塞了几句,只是说自己初来乍到,也不知晓其中缘由。但其实他已经猜到了,应该是散修们也在齐齐的往另外一座城池汇聚。

    毕竟鲛人岛大军的声势太大,其妖气蒸腾、气血汇聚、鸟兽起伏,早已经将整个岛屿都惊动。

    对此,许道为散修们感到庆幸,若非鲛人岛一方如此拿大,散修们指不定就会被打的措手不及,然后像鸡犬般被碾压。

    鲛人岛一行人,各怀心思,心中全都带着不同的期待。

    因凡人们步行缓慢,即便是有着生死危机,他们日夜不休的,也足足花费了三日功夫,方才赶到了第二座城池的附近。

    其间倒毙的凡人不计其数,称得上是横尸遍野,走一路死了一路。本是二三十万之多的凡人,尚未被鲛女、鱼人道兵们主动杀害,就已经死掉近半。

    许道待在其中,对此没有太大的反应,他早已经对种种惨像麻木了。

    浓浓的雾气当中,当一座更加庞大的城池出现于众人眼中时,鲛女、客卿们纷纷眼冒精光,凡人们也是不由的呼了口气。

    相隔数里,因为有着雾气的阻隔,城池的真正面目看不太清,影影绰绰的,仿佛垂死的巨兽藏在雾气中一般。

    大军中响起讶然的呼声:“我就说岛上的雾气怎么如此之怪,久久不散?原来是眼前这城在作怪!”

    其中不少鲛女和客卿反应过来,他们发现弥漫整个盆地的雾气,便是从前方城池中涌出。

    鲛女尹尖尖听见身旁人的惊呼声,面上冷笑,说:“这还只是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罢了,驱走便是。尔等要在意的,是那城上的黄色怪气!”

    她张开手,身上的法力运起,张口大呼:“风来雾散!”其真气涌去,在周围掀起阵阵狂风,逆着往那城池吹打过去。

    其他的鲛女和客卿瞧见,也都运转起法力,催动狂风,往城池周遭的雾气打去。

    呼呼!周围浓浓的雾气,立刻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许道落在其中,也是动作起来,但只是出工不出力。

    几个眨眼,一面古朴厚重的城墙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仿佛龟壳一般,堵在他们的跟前。

    其上正有丝丝缕缕的黄气,从城池的中央位置垂下,庇护在城墙周遭,凛冽刚强,众人掀动的大风吹打过去,连半点波澜都没有惊起。

    瞧见这大城之后,不管是鲛女还是客卿,又或者他们麾下的鱼人道兵,个个惊喜起来:“如此大城,其内的菜人数目,肯定不少!”

    “哈哈哈!要是附近的菜人已经躲进去,还不用老娘费工夫去捉了!”

    他们并没有太在意城池上方的黄气,口中议论着,面上露出贪婪和渴求之色。只有鲛女尹尖尖一人,其目光并未落在城池内里,而是抬着头,紧盯着城池的最上空。

    那里有一轮落日般的黄光,庇护城池的黄气正是从这轮黄光中涌下。鲛女尹尖尖的目光闪烁,明显是在谋划着什么。

    许道站在一旁,他没有同其他人一般惦记着城中凡人,而是和尹尖尖一般,目光也是落在了城池上空的黄光之上。

    “此物必然是重宝!”、“此物究竟是甚、莫非是法宝?”

    两人心中冒出种种念头。

    众人盯着黄气庇护之下的城池,都好似打量着一头待宰的羔羊。但就在他们评头论足时,城池的四周又升腾起了一道道灵光。

    其自未散的雾气中涌出,仿佛火炬般举起,将周围照的通红通黄,颜色不一,立刻就吸引了鲛女、客卿们的注意。

    当中最为汹涌的,是将近二十道真气柱子,最低矮的一道也是高六七丈,最高的,达到了十八丈,其真气柱子外还有森森的煞气缭绕,赫然也是一个凝煞圆满的道士。

    许道眼皮微抬,他连忙清点过去,发现彰显出法力的散修道士一共有二十一个。

    已经现身的散修中,筑基道士的数目比之鲛人岛足足要多出四个。只是不知道周遭的雾气当中,是否还有散修道士潜伏着,没有显露声势。

    但即便如此,散修们也已然可以和鲛人岛分庭抗礼。

    鲛女尹尖尖、尹铛等人也看清了对面,她们的目中顿时惊愕,有人脱口就说道:“岛上怎么会有这多筑基道士?”

    无需他人解释,这些人很快也就反应过来,肯定是近些时日附近聚拢过来的,指不定寒铁岛那边的道士也跑了过来。

    鲛女尹尖尖眯眼盯着散修们,面上冷厉,她先是冷笑着:“瞧,老娘说的不错罢?若是再迟上几日,指不定岛上的散修就更多了!”

    其他鲛女听见,面上都是讷讷无言,顿时就有客卿皱眉叹道:“早知如此,登岛之后就该聚拢过来,快刀斩乱麻,干净利落的占据此岛。”

    其中还有鲛女嘀咕着:“早知道,那何不与大家伙讲清楚呢,也省得现在麻烦变大!”

    尹尖尖听见这些话后,她面上的讥讽之色更盛,斜睨着那鲛女,目光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对方,吐声:“你当这些散修聚拢在这,没而有攻城,是也不知道我们会来么?”

    那鲛女被她这样一说,张着口不知该如何回答,面上顿时羞愤难当。

    一旁的许道听着,倒是心中一动,他将目光从城池顶部的黄光挪开,落到了被鱼人大军包围的二三十万凡人当中,面上若有所思。

    和内部众人闲谈几句之后,尹尖尖收敛了面上冷笑,她转而放声大笑起来:“诸位道友,想必已经恭候我鲛人岛多时,可是有事请教?”

    其势升腾,并加持上了鱼人道兵的法力。

    尹尖尖顶上的妖气直接窜到了三十丈高,彰显出三百年整的法力。

    如此一幕落到散修的眼中,顿时惹得人惊呼:“我的天!这厮灵光高三十丈,有三百年法力!是快要结丹了么?”

    “无知!那是道兵,是鲛人岛的鱼人道兵。”

    “桀桀!”嘈杂声中,一股厉笑响起,是散修中法力最强的那人,对方出声:“不敢当不敢当,尔鲛人岛兵多将广,我等如何敢请教。”

    厉声中,一个头戴铁冠的道士突从雾气中走出,其人面上枯槁,眼睛如鹰隼,长着阴沟鼻,一百八十年的法力也滚滚涌动,目光忌惮的看着鲛女尹尖尖。

    尹尖尖听见铁冠道士的话,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口中嗤笑的说:“也对,我鲛人岛共有十万道兵,单单我等手下就有一万,若是斗战起来,尔等百年的修行,可就会一日间损失殆尽,那可真是可惜可惜。”

    散修们听见他的话,炼气道徒还无甚反应,筑基道士们则是忿恨起来,特别是其中大部分人并非纯粹的散修,只不过在鲛人岛附近是“散修”罢了。

    “黄口小娘皮!嘁,十万道兵?我看把你们岛上的小娘皮一起包起来卖了,也养不起十万之兵。”

    “诸位道友,休要听她恐吓,鲛人岛上不过一两万道兵而已!我等跟前就有一万了,嘿嘿,兴许她们岛上连三千都没有了。”

    鲛女们听见散修道士的话,面上虽然没有变化,但是眼神都闪烁起来。

    许道在一旁瞅看着,心中立刻明白散修们说对了,他的眼睛微亮:“道兵仅有一两万,如此说来,鲛人岛那边正空虚,也不怕被人攻其不备?”

    不过许道转眼就将这个想法按下,虽然鲛女、客卿、鱼人道兵近乎倾巢出动,但是鲛人岛的岛主还在鲛人岛上,且鲛人岛被鲛女们经营多年,岛上阵法重重,并非什么人都可以图谋。

    被散修们叫破了虚实,尹尖尖脸上难堪,她挤出声音到:“一群废物,逞口舌之利罢了。瞧尔等难得的聚拢在一块儿,想必也不会心甘情愿的离去,做过一番便是!”

    她将手中的长鞭变大,身上煞气蒸腾,挥鞭直指对方:“诸位,清场子了!”

    “是!”站在她身后的鲛女、客卿,全都口上应诺。许道混杂在其中,也升腾起自己身上的法力。

    嗡嗡!

    鲛人岛蓬勃的气势升腾,近万道兵摇旗呐喊,仅仅靠着呼声,便将周遭快要聚拢的雾气重新震散。

    铁冠道士瞧见,目中露出棘手之色。他们散修这边虽然有二十一个道士,但是除了他和暗中藏着的一人之外,其他人都只是筑基前期,法力不多。

    而鲛女们得到了道兵法力的加持,每一只的法力都在两百年以上。

    只是事到如今,大家伙难得聚拢在了一块,自然不会轻易的退去。

    铁冠道士当即散出神识:“诸位,重宝在前,给这鲛人岛一番教训瞧瞧。”

    沉闷的呼声、兽吼声、尖啸声,当即在雾气中响起,一个个道士变化出了妖躯,从雾气中挤出来。

    那些藏在雾气中的炼气散修们,也是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法器、符咒,准备随着散修道士们进攻。

    轰的一声!也不知谁率先出手,两股人群当即冲撞在了一块。

    冰风、火雨、石块、巨木……一一横飞。

    黄气庇护的城池处在大战中央,其上黄气屡屡都被殃及击打到,波动连连。

    只是双方争斗着,却并非真的像是两股势力在角力,除了如许道一般出工不出力的人之外,其余道士也都并非是在搏命,反而像是在联手消磨城池外的黄气,想要先破阵而入。

    其中炼气散修们倒也胆大,他们混杂在战场中,盯上了鲛人岛携带而来的二三十万凡人,正趁机大肆的劫掠人口。

    鲛人岛一方,尹尖尖也是暗中用神识传递:“一旦城破,务必拦住散修们,千万不可让他们率先进城!”

    她屡屡望向城池的顶上,目中炙热无比。

    只见城池顶上的黄光不停波动,已经黯淡下来。渐渐的,当中露出了一块布帛般的物件。

    许道抬头一看,发现那布帛的样式残破,不成方圆,但仅仅这一眼,他所有的心神都被勾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