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四百一十一章 入城、三老

    许道紧盯着城市上空已经浮现而出的那块残片,他心头跳动,脑中当即出现出一个想法:

    “这是、山海图碎片?”

    心脏砰砰直跳,许道内心中的起伏和波涛,比之一早就盯上了残片的尹尖尖,还要大、还要汹涌。

    他细细思索,眼中的亮光越盛大,“应该就是了!”

    “整个吴国天地,都是以山海图作为屏障、被山海图承托着,如今山海图碎裂、吴国天地碎裂,此方岛屿乃是天降,属于吴国碎片中的一块,其上应该藏有一块山海图的残片!”

    山海图者,仙宝也,无疑是黄天道统最为宝贵的物件,如今出现在许道身前的,虽然只是一块残片,但也让他惊喜不已。

    许道原本只是想来瓜分一方岛屿,以作为庇护黄天遗民的根基,结果现在有如此重宝出现,他的干劲顿时腾腾升起来。

    惊喜之余,许道也连忙回过神来,关注自己周遭的战况。

    现场种种法术和符咒胡乱飞舞,即便他已经凝煞,总道行还达到了两百年,但是身处其中也是心惊不已。

    毕竟鲛女们麾下有着道兵作为驱使,个个的法力都达到两百年以上,斗战起来丝毫不比许道低。

    散修那边即便人数多,也是感到了吃力,他们的声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落入下风。

    好在鲛女们并非是想当场打杀对方,而是意图借着散修们的法力,消磨城池上的黄天余气。

    如此拉拉扯扯之间,双方彻底的混作一团,散修一方更是施展出了种种毒烟毒雾,想要的迷惑鲛人岛一方的人员,以及毒杀鲛女们麾下的鱼人道兵。

    其间更有声声惨叫响起来,散修道徒们趁乱袭杀着凡人,手段皆是凶残可怖。

    许道混在其中,一心就想着要浑水摸鱼,还搅和着浑水。

    现场越发的混乱,道人们相互间已经是看不见对方的身形,只能凭借神识来辨认。

    并且散修们所释放出的毒雾,其居然有蒙蔽混淆神识的作用,使得双方距离太远之后,便压根无法分清敌我。

    这是散修们的招式,他们企图打散鲛人岛一方的阵型,然后依靠自己这边的人数优势,合而围之,进而占据上风。

    鲛人岛一方也不是好对付的,鲛女尹尖尖当注意力从城墙顶上彻底收回,她当即厉声喝出:“皆以道兵为阵,不可私离!”

    “是!”

    一声声呼声响起,先是客卿们以就近的鱼人道兵作为目标,且战且退,缓缓地向其靠拢,接着又是十只鲛女,各自驱使着麾下的十支道兵,以尹尖尖为阵眼,向其靠拢。

    散修一方见鲛人岛要重新聚拢起来,当即更加卖命的冲击,意图再次打坏她们的阵型。

    而许道藏身其中,却是没有退入鲛女们的阵型当中。

    他靠在城池的边上,四处游走,打算找到一个空荡,先退避一波,等到城池即将破开的时候,他再返回跑来。

    如此一来,虽然待会城破的时候,他很可能会就此失去先机,但将近四十个道士,数千散修道徒、近万鱼人道兵的战场,许道觉得自家还是先节省法力,保全性命要紧。

    宝物重要,但他也不想为王前驱。

    当许道避开了两个散修道士,错开一头鲛女,终于寻见了一个空隙。他顿时心神大振,即刻就要远离城池,退至众人的身后。

    但恰在这时,因为他绕道、退避的缘故,其距离身后的城池极近,只需跨出两三步,便可伸手摸到城墙的表面。

    其上的黄气丝丝,晃动不已。

    这些黄气比之先前,已经是淡薄不少,估计最多小半日的时光,城池表面的黄气便要被消殆尽。

    许道心中一动,他压住立刻退走的心思,大着胆子,迈步往城墙靠过去,并且直接伸手触摸。

    滋滋!丝丝黄气当即落在了他的手指上,针扎般的刺痛感当即出现,并且坚韧无比,除非将城市表面的黄气统统消磨掉,否则想要突入进去是难上加难。

    许道将神识探出,钻入土层中,立刻发现城池下方的土层当中同样有着帘子一般的黄气垂下,将整个城池庇护的严实无比。

    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心中念头动弹,当即调动藏在自家内天地中的黄天余气,裹住自己,然后再次往城池内抓过去。

    “这城池上方的是黄天余气,我身上的也是黄天余气,同属于黄天,不知可否接纳我进入?”

    可让许道失望的是,当他身上的黄天余气和城池上方的黄天余气相互触碰时,虽然两者的颜色相同,但却宛如油和水一般,完全的互不相融。

    他也无法采摘此种黄气,只是城池上空的黄天余气,不会再对他造成创伤了而已。

    当许道将自己身上的黄天余气全都从内天地中放出,裹在身旁,想要硬挤进去的时候,城池表面的黄气依旧坚韧,死死地将他拒绝在外。

    见到如此景象,他也只得心中轻叹:“看来虽然同属于黄天遗民,甚至就算拥有黄天符箓,也无法轻易破开此种黄气庇护的城池。”

    “不过这样也好,我进不去,其他的黄天遗民、黄天传人同样也进不去,这样对于内里的人来说反倒是一个好事。”

    眼下是紧要关头,许道若是再耽搁上片刻,退场的大好时机便会失去。

    但是他强定住心神,并未就此死心,其心间暗想道:“寻常的黄天遗民、黄天传人进去不得,那么持有黄天真箓的我呢?”

    刚才他只是用黄气裹住了周身,模拟出了黄天符箓,并未拿出自己真正的宝物。

    心间思索着,许道手中一晃,便将自家内天地中的黄天真箓给取了出来,他藏在袖中,手持着,法力运转,然后再度往城池表面的黄气伸手过去。

    嗡嗡!

    丝丝缕缕的黄气涌动间,城墙表面上原本密实无比的黄气,突地就像是冰消雪释的美人,小脸从冷峻变作成了热情奔放。

    许道顿时就惊喜:“咦!成了!”

    他连忙躬身一跃,手持黄天真箓,咻得就像是米缸旁边的松鼠般,偷溜进入了眼前城池当中。

    而当他的身影刚刚消失的时候,便恰有两个散修道士和一个鲛女混战着,打到了这一处城墙边上,其神识弥漫涌动,气机森然。

    但是许道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城墙之上,他们的神识又被黄气所挡,连许道的影子都没有瞧见。

    孤城之内,许道成功撬门而入,立刻就将手中钥匙般的黄天真箓,给收回了内天地当中,但是他体表的黄天余气并没有收回。

    此气乃是一种庇护,落在他的身上便相当于一道炼罡境界的护体法术,眼下城中情况不明,正好用作提防。

    许道的谨慎用对了地方,在他成功溜进城之后,还没有等他站稳脚跟,其耳中便传来一阵厉喝声:

    “谁!?”

    “糟糕,城中还有道士!”许道的心神瞬间紧绷起来,他急忙运转身上的气血,同时身形窜动,要往旁边退去,远离那喝声。

    因为紧接着喝声飞来的,是一线灰色的流光,又快又猛,狠狠地往他戳过来。

    灰色流光是一根箭矢,许道避之来不及,当即就戳破了他体表的层层护体法术,临近他身前三尺余方才力道用尽,定在半空中。

    可是不等许道松一口气,此箭矢表面当即红光大冒,一闪烁,整根箭矢都碎裂开来。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响起,方圆数丈范围内皆是通红一片,地苗焦黑,并有青烟冒出。

    许道落在其中,也是顿时感觉被人痛击,脚步都晃动。他体表仅存的一两道护体法术,早就已经破碎,只剩下一层稀薄的黄天余气护住了他。

    这一击将许道吓了个够呛,若是他刚刚将黄气也给收入了内天地当中,此爆炸虽然不会将他当场打死,但是也能将他炸出伤势,落入下风。

    如果他的肉身并未筑基,则会当场肉身死亡,道业崩塌。只不过如果肉身没有筑基,许道也不会亲身前来,而只会选择阴神出窍而来。

    但不管怎么说,许道发现自己刚一进城便被人迎头一击,心中那点欣喜瞬间消退,他打起了万分精神,身形当即壮大,面上鳞甲生出,准备迎接来敌。

    又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城内半空中,紧接着传出了轻咦声,而并非接连的攻击。

    一声音叫到:“黄气、你这贼人,可是我吴国道人?”

    许道没有理会,他先将龙种身躯完全显出,鳞甲森森,并且再度加持上层层护体的法术,指爪间有赤红色的雷霆酝酿,这才抬起头颅,紧盯向半空中。

    一身着灰袍的精壮道士,正踮脚悬浮在十丈的高空,面上惊愕的打量着他,其手中持着一柄弯弓,另有两根暗沉色的箭矢,绕着他的身子游动。

    持弓道士身上的气血蒸腾,有十丈之高,道行达到了百年,但是并无煞气,应是筑基前期圆满,且尚未凝煞。

    许道目中讶然,他没想到自己是被一个还未凝煞的道士,给痛击了一番,其目光随即落在了对方手里的弓箭上。

    那持弓道士细细打量着他,口中居然惊喜叫到:“你是、许道道士!”

    叫出此话之后,持弓的道士目中露出恍然之色,喃喃说到:“道宫中人!难怪你能破开黄气,进入城中。”

    许道听见对方不仅一口叫破了自己的身份,还以为他许某人是靠着道宫道士的身份才进入的城中,心中一时古怪。

    他眯眼打量着对方,口中低声喝到:“尔是何人?”

    持弓道士听见许道的问话之后,眼中居然生出了几丝恭敬之色,他当即将手中持着的巨弓一收,然后躬着身子,遥遥冲许道作揖:

    “某家并州中人,罗家观道士,见过道友!眼下形势危急,适才见城池黄气破碎,有人突入,情急之下便动了手,罪过罪过。”

    这道士面容方正,外貌瞧上去三四十岁,实际岁数不知,浑身透露出一股精悍豪迈的气质。

    许道听得对方的话,口中咀嚼着,“并州,原来岛上这两座城是并州的。”

    并州和江州并不相邻,且距离颇远,一方靠近膏腴之地,一方属于偏僻山野,所以许道并不认识并州的这两座郡城。

    但是他在道宫中读过不少书,当即也就记得起来:“并州有着一大一小姊妹郡城,小有名气。如此看来,这人口中并未说假话。”

    紧接着,他又想起了“罗家观”又是哪一方势力,其乃是并州中的一伙散修,是一处子孙观,观中有着罗家三兄弟,三人都是道士。

    只不过这三人也并非是一母所生,相互间的年纪差距,最大达到了一二百年,属于家族道脉。

    因为罗家观服从王化,虽然三兄弟都未能加入道宫,但当地的荡妖堂被分派给了他们打理,在吴国散修圈子当中也小有名气。

    “据闻这姊妹郡城,便是罗家观的老巢,是其祖上两个兄弟闹分家时所建,后来家没分成,郡城倒是留了下来。”

    许道博闻强记,心中暗道:“罗家观中的三兄弟,在并州又有着三老称呼,此人手持强弓,应当是三老中的‘弓老’。”

    他也明白过来,为何对方会叫破他的身份。正如他细细一想,便想起了对方的来历,许道在洱海道宫中也不算是无名之辈,其具体的面孔或许并非所有人都知晓,但是他筑基所得的妖躯——龙种形态,却是早已经流传开。

    而罗家观亲近道宫,自然会对道宫中人有所关注。

    其实不只是许道,道宫中的筑基道士也就一百多个,其一百多号人,即便是常年闭关、少有外出的,吴国散修们也都会将之姓名记下,只是看各自的消息灵通与否,知道的东西有多有少罢了。

    许道的声色不变,继而低声喝道:“尔,可是罗家观三老中的弓老?”

    持弓道士大喜,扬声叫到:“正是某,某就是弓老!”

    许道恢复成了人形,他冷着脸,一边审视着对方,一边屡屡打量城池上空的山海图碎片,眯眼细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