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举城而投

    山海图碎片悬挂在城池上的上空,它不断地垂下黄色气息,将整座城池都庇护的严实。

    许道心中暗想着:“碎片如此显眼,我刚一入城就被此人发现了,莫非碎片已经被城中人给炼化了?”

    他的心情微沉下,但是旋即就又提起精神。

    持弓的道士并非道宫道士,身上虽然有着黄天余气,但是并无黄天符箓,应是无法主动利用黄天余气,即便是炼化了山海图碎片,也不一定能完全驱使。

    否则的话,以仙宝级别的山海图,即便只是一块碎片,对方也不至于被一伙筑基道士围攻。

    许道怀揣着别样的心思,他面上的神色缓和,和对方细细的交谈起来。

    持弓道士见许道敌意减少,顿时大松一口气,此人连忙从半空中降下,奔走到许道的跟前,再次作揖行礼。

    许道这时也分散注意力,开始观察城中的其他的景象。

    眼前这城,虽然拥挤混乱,但是并不残破,靠近城墙的边上,是一个又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棚户区,里面藏着一颗颗脑袋,几乎所有人面上都带着饥寒之色。

    还有的直接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只有眼珠子还在转动,以证明他们并非是死人。

    此城池中的凡人处境也不怎样好,但是相比于外边朝不保夕,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许道轻叹了一口气,冲持弓道士问:“看样子,附近的凡人多被收入了城中。现在城中大概有多少人?”

    持弓道士见许道和他寒暄过后,问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和凡人有关。此人方正的面孔上,双眼盯着许道好生打量几眼,然后才喉头蠕动几下,说:

    “道友眼力不凡,天地大变后,未有几日,便有妖人四处袭杀凡人,手段凶残可怖,我兄弟三人先是与之周旋,后来能力有限,便只能收拢百姓退守城池,以作自保!眼下此城中,尚有三十多万人口,其中大半都是青壮……”

    许道听得对方口中的这番话,眉头微挑,突地想起了被尹尖尖所斩杀的那个道士,他顿了顿,方才说:

    “如此说来,不知你那两位兄弟,现在身在何处?”

    持弓道士的神色当即一正,拱手说:

    “某正要和道友说此事。”

    他一侧身子,冲许道往城中一邀,然后咬牙说:

    “不瞒道友,因城池有两座,某兄弟三人乃是分别镇守。大哥实力强,便一人去了另外一城,庇护那里的百姓,依城镇守,同时可以和某与二哥,互相守望。”

    “但怎么料登岛的妖人越发势大,某等闭城而守已经半月,先是和大哥失了联系,前几日更是察觉到大哥的命牌已灭,应是已经身亡。”

    持弓道士目光炯炯的盯着许道:

    “大哥身亡之后,那伙半人半鱼的妖人便率领大军前来攻城了,眼下道友能来,正能解决我等人手不足的境况。”

    但是旋即,他的目光也黯淡,口中说:

    “便是无法救下整座城池中的凡人,你我三人联手,应是也能勉强庇护下几万人口。”

    许道细细听着,心中明白过来:“原来当日被那尹尖尖祭旗的道士,是他们的大哥,想来修为也是三兄弟中最高的,还是一个仙道修士,只是不知为何会被尹尖尖活捉。”

    他胡乱猜想着:“当日祭旗时,罗家老大的肉身也在,莫非是肉身所在之处暴露了,这才被尹尖尖活捉?”

    持弓道士所展现的性情如其外表一般爽快,口中继续说着:

    “二哥尚在城中央参悟宝物,道友且随我过去,我等一齐商量对策!”

    听见这话,许道忍不住目光讶然的看着对方,此人口中居然直接说出了“宝物”两个字,也不怕惹得他心生觊觎。

    许道若是猜得不错,对方口中的宝物多半就是城池顶上的山海图碎片了。许道没有忍住,继续旁敲侧击的问起是何宝物。

    而那持弓道士依旧毫无隐瞒的意思,当即伸手便指向城池顶上,说:“便是此物!道友别看它残破,而且只巴掌不到的大小,但是整座城池之所以能坚持如此之久,靠的完全就是此物。”

    得到对方如此爽快的回答,许道心中的警惕依旧还在,但是心中被对方攻击的怒气,却是消去不少。

    等两人踏空而行,跑到郡城的正中央位置后,他看向这持弓道士的眼神又是友善不少。

    因为持弓道士并未骗他,郡城的正中央临时构筑了一个土丘,周遭的泥土都还新鲜,土丘有三亩地大小,上面正有一个黄须的道士盘坐,其周身盘旋着一大一小,两柄解腕尖刀,瞧上去气质幽玄。

    这道士顶上的灵光腾腾冒起,有十丈之高,瞧修为和持弓道士一样,也是筑基前期已经圆满,濒临凝煞了。

    对方的真气正透体而出,在土丘上的简陋阵法加持之下,缓缓升腾至了城池的最上空,在山海图碎片的周遭打转。

    而在土丘之外,还有跪了一地的凡人们,头颅黑压压一片,正在不断的朝着土丘上的道士磕头祈祷,口中嚅嗫嘀咕不止,不停的祈祷。

    许道随着持弓道士登临此土丘,他并没有即刻踏入其中,而是转悠着,先将神识透体而出,仔细的扫了一遍。

    再确定土丘上的阵法粗陋简易,且没有陷阱后,他这才一拱手,踏了进去。

    而许道刚一踏上土丘,正中央盘坐着的那个黄须道士,便张口出声:“贫道罗黄,这位道友前来,有失远迎了。”

    黄须道士不急不躁,慢吞吞的将自家真炁收拢回了体内,然后两只袖子一甩,将身旁悬浮的两柄解腕尖刀咻得就给收入了袖中,飞刀灵动的如同两尾细蛇。

    许道瞧见,心中暗道:“此人居然是个剑修,修的是剑仙一道,本命剑器竟然还是子母飞刀,有两个。如此说来,这罗家三兄弟各自走的道路都不同,仙剑武都齐活了,也是稀奇少见。”

    他略一拱手,见了个礼:

    “贫道许道,见过罗黄道友。”

    旁边的持弓道士本名唤作罗青,人如其名,他的须发虽然不是青色,但是两臂却是纹着暗青色的符文,自手腕一直向下到手肘都有,可能两臂、胸膛上也有。

    罗青道士也没有闲着,当即神识就传出,眨眼间就将许道的身份,以及两人的谈话说给了二哥罗黄听。

    罗黄道士听完后,他的身上涌起一股锋利气机,似是刀气,此人也不站起,刀气直接将他的身子抬着,然后飞到了许道的跟前。

    此人面色动容的说:

    “竟然是道宫中人,我兄弟二人怠慢道友了!”他的面上带着喜色,一并在暗暗打量许道。

    而许道审视着对方,突地发现对方身下道袍所垂落之处,竟然空荡荡,并无双腿,此罗黄道士赫然是一名双腿具失的残疾,难怪对方没有站起身,始终盘坐着。

    罗黄道士抚着自己的黄须,口中继续欢喜的说:

    “有了道友的加入,外面的妖人虽然多,我等三人也能有自保之力!”

    许道和对方寒暄片刻后,抬眼打量悬挂在城池顶上的山海图碎片,发问:

    “敢问两位道友,此物究竟是甚,又有何用途,二位参悟出什么没有?”

    黄须的罗黄道士闻言面上惭愧,其口中说:

    “惭愧惭愧,贫道已经尝试着用真气日夜打磨,七日七夜不止,但真气就是没能融进去一丝。”

    他用手指着许道头顶的黄气:

    “反倒是你我三人,以及满城人头顶上的这古怪黄气,轻易就能融入进去,颇是神奇。就这此气,贫道倒也钻研出了一些东西。”

    罗黄道士似乎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就将山海图碎片和众人顶上黄气之间的关联和作用,给说了出来。

    根据对方所说的,吴国天地大变之后,方圆几百里黄气冲天,塞乎人之视野。

    他们罗家三兄弟登临半空颇久,一直到快要降临西海时,方才发现所在地界变化成了一方岛屿,且落入茫茫大海当中,随波逐流。

    随后便是海上的道人、以及鲛人岛势力登上岛屿,他们通过抓捕逼问了一些人,方才得知众人竟然已经不在吴国,眼前所处的海域名为“西海”,圣唐年间的西海!

    而城上的山海图碎片,也是在岛屿形成时,由黄气自行凝结,交织形成的一团黄物。

    原本三兄弟丝毫触碰不了此物,但是当西海道人侵犯后,岛上的凡人死伤遍地,裹着碎片的黄气日渐淡薄,其形状终于显露出来,并被两人勉强琢磨出了一点端倪。

    罗黄道士说:

    “我等可以将自己顶上的黄气融进去,然后便可勉强碰碰那宝物。西海的妖人们头顶上没有黄气,则是连靠近都难。”

    “我等和那宝物通了气,也就能随意进出其他黄气所形成的屏障,亦能隐约察觉到整座城池中黄色气息的涌动……。”

    默默听着,许道心中大松一口气,并暗喜起来。

    果如他所料,因为罗家观的三个道士无有黄天符箓,即便他们能够占下这块山海图碎片,也无法炼化。

    许道的心神怦然跳动,几乎当场就想冲着两人说“此物与我有缘”。

    但他好歹忍住了,佯装不知的带着可惜之色叹息不已:

    “此等宝物,必然是我吴国重宝,虽只是残片,但也不能落入外人手中。现在海上的贼人大军已到,虎豹环伺,二位道友打算如何处置?”

    罗黄和罗青两个道士对视一眼,并未立刻应下,而是说他们困守城中已有半月,烦请许道介绍一下城外的形势。

    许道略一沉吟,也不好意思糊弄对方,免得破坏了双方现在的平和关系,便一五一十的将城外形势说了,并点出了西海散修和鲛人岛一方的冲突,直言外面的道士们并非都是一伙儿。

    罗黄、罗青两人听完,或是闭目沉思,或是眼睛睁大,目中振奋。

    罗青舞着刺青的双臂,口中呼喝到:

    “好!道友这个消息甚是重要,我就说城外两伙人怎么就打起来了,果真如此!”

    但是罗黄抚着胡须,皱眉说:

    “一方二十来个道士,另一方十六七个,但有道兵这种物件……无论哪一方赢了,我们三人也是难以抗衡。”

    他面上带着悲天悯人之色,说:“这满城的百姓,难了。”

    罗青闻言,目中的振奋之色顿时黯淡,他取下背后强弓,对准城外的呼啸声,拉动弓弦直到最大,然后又缓缓的放开,如此反复消耗自家的气力。

    其身上的筋肉因此虬曲,如蛇狰狞,他咬牙切齿着,脖颈也为之发红,几近怒发冲冠之状。

    许道瞅见两人的模样,遂不动声色的指着山海图碎片,提议说:

    “眼下还有些时间,不如我等三人联手,再尝试炼化一下?或许三人齐心协力,可以炼化此宝。”

    许道话音刚落,现场就有声音响起:“不用!”

    罗黄道士揪着自己的黄须,眼皮跳了下,他抬起头,苦笑的看着许道,说:“不用劳烦道友了,我等兄弟三人早就已经尝试过,没用的。”

    对方摇着头,还主动说起自家的大哥,讲明大哥的修为也是凝煞境界,并隐晦的表示他大哥比许道的道行要高,言语中很是照顾许道的面子。

    但许道还是从中琢磨出味道:“这罗家观的老二,并不想我过多插手!莫非他另外知道一些东西,生怕宝物被我拿走了?”

    被对方拒绝了,许道继续提议几下,对方又是扯开话题。他见对方不愿意,便按捺着性子说:

    “也罢也罢。那么二位道友,究竟准备如何应对?”

    罗黄和罗青两人沉默下来,数息后,现场方才有声音响起:

    “降。”

    精壮的罗青道士吐出一字,随即一口白牙咬紧,面上露出羞愤之色,不再言语。而他的二哥,罗黄道士则是面色阴郁,缓缓的给出理由:

    “与其负隅顽抗,不如等到外边的战况初分,择其中之一降了。虽然凡人在西海中的处境堪忧,但是有我等在,终归能救下一些,也好过完全的失地又失人。况且……我等的安全也能有一定保障。”

    这话说的在理,许道不由的点头。即便是他自己,其实心中的打算也是这个。

    占下整座岛屿、救下岛上所有的凡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只能退而求其次,尽可能的削弱鲛人岛、提升自家的底气,如此能护下更多。

    现在三人汇聚,联手起来,不止各自的底气更足了,再加上许道的客卿身份,对方两人和鲛人岛也能更好的转圜,实在是大好选择。

    只是……许道打量着悲天悯人的罗黄道士,却有点不信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