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四百三十四章 赶路、纷争

    几日功夫之间,尹尖尖的态度变化十分之明显,从最开始的桀骜不驯,到见识到许道的不凡之后,愈加的能够忍受。

    许道差点就以为自己已经将这鲛女降服,可以作为奴婢驱使了。但他细细一思,尹尖尖越是这个模样,他就越是警觉。

    “这认命认得也着实是快了些,丝毫不见当初的桀骜,必然有诈。”

    许道在心中计较着,然后轻轻一叹,心中定下一条毒计。

    尹尖尖毕竟是个毒辣厉害的人物,为了免得将其卖出去后,反倒是纵虎归山,甚至出现小说话本中靠着主人而报仇雪恨的情况出现,此女的神智不可留!

    并且仙道诡异,单纯的封禁对方修为,烙印下奴隶禁制,且不说许道手中目前并没有此等秘法,即便是有,这等秘法也并非就没有破解的法子。

    除非尹尖尖是被他收用在身旁,时不时的监管、加固。

    而直接坏掉对方的修为,毁了根基,要么会导致鲛女的价值大打折扣,要么会是摧毁不完全,依旧有着修补的可能。

    此举不上不下,还不如一刀砍死对方,贩卖其尸首来的简单。

    因为一头全须全尾的筑基鲛女,必然会有擅长炼尸的道士青睐上,也不愁卖不出好价钱。

    所以思来想去,许道发现炮制尹尖尖最好的法子,乃是抹掉此獠的灵智,仅仅留其躯体活着。其中封印记忆也不可取的,最好是直接让对方魂飞魄散,变成活死人般。

    如此一来,纵使尹尖尖今后有再大的机缘,也活不过来,活了也不是原来的她。

    许道心中一定:“废其魂,留其身!此獠残害了百万生灵,如此下场也算是报应了,算是为我吴国子民报仇雪恨。”

    并且一具活死人的筑基鲛女,价值虽然也打了折扣,但依旧会是有价无市,不愁没有买家。

    甚至可能有些道士会和许道考虑的一样,觉得活死人更加方便,也没有威胁。

    心中定下计策之后,许道所面临的唯一问题,就是如何炮制对方的魂魄,而不损害对方的肉身。

    但这也不算是一件难事。

    对于修道中人来说,修补魂魄是件难事儿,可摧残魂魄却是简单,就连鲛女尹铛都能将吴梁二人的三魂七魄抽出一道,封印在法器当中,许道自然是也可以。

    再加上他曾经修行过三尸舍身术,又擅长清心法术,许道仅仅是一思索,便想出了种种炮制的可行法子。

    毕竟此事说起来玄乎,但想要的结果却很简单,无外乎把对方打成傻子而已。

    就在许道琢磨着如何辣手摧花的时候。

    尹尖尖待在幡子中,她的五感并没有被封闭,四下一片漆黑,但又沉睡不了,整个人极度的煎熬。

    在如此一种黑暗中,仅有寻常的虫豸方才能熬得住,即便会换做是阿猫阿狗,被如此关着,要么得陷入沉睡,要么就会发疯发癫。

    可尹尖尖睁着眼睛,目中神色狰狞,她强自让自己进入半入定的状态,听着自己呼吸声,以排遣思绪,记录时间。

    “两千六百三十七息、三千六百三十六息、五千……”

    一吸一呼间,她对许道的恨意也愈加的深沉、浓重,但身为一个活了百多年的筑基道士,她明白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

    并非是现在就想着仇恨,而是抓住一切、放弃一切的求活。

    只要能够从敌人的手下活下来的,不管是被下毒、下蛊、种下禁制了,依旧还会有所转机。

    尹尖尖不断的告诫着自己:“活着就有机会。”而且让她感到欣喜的是,许道这几日迟迟没有对她动手,代表她活命的可能性很大。

    一念至此,尹尖尖赶紧的将心中恨意压下,免得坏了大好局面。她待在黑暗当中,继续默默的等候起来。

    ………………

    很可惜的是,许道虽然不知道她心中的所思所想,但性情谨慎,已经定下了她魂魄的死刑。

    许道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行刑,仅仅是还需要借着她的见识,在西海上赶路,节省时间。

    两人心中都有定计,接下来的接触,居然显得颇是和谐,主仆交融。

    其中许道的态度温和、随意的驱使,尹尖尖的态度则是服帖,颔首低眉。

    若非不想暴露了凡人岛屿,许道甚至都想将对方从幡子中放出,一直放在外边,省得进进出出颇是麻烦。

    接下来的数日。

    许道在岛屿上出手的频率也越来越低,仍由岛屿上的凡人们自行劳作,甚至连面都很少露。

    等到他确定岛上没什么大的问题,山海图残片也运转顺畅,其将梁峡和吴碧洗两人唤到了身旁。

    两个道徒踩水而来,恭敬的站在礁石边上,等候许道的吩咐。

    这些时日以来,许道不仅给他们留了个新家,还一并传授了修行经验、法术功法,其中不少甚至还是道宫中的秘传,筑基道士才有资格接触的。

    因此梁峡、吴碧洗二人近段时间虽然忙碌的如狗,但是两人的兴致勃勃,一直都充满干劲,丝毫不觉得疲惫,特别是期待许道的训话。

    可这次见面,许道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他们心中的兴奋凉了大半:

    “今日之后,此岛屿便交给你二人照看,由你二人全权负责,随意施展,不要屠戮便是。”

    梁峡和吴碧洗面上惊愕,没忍住,当场就开口呼到:“道长!”、“道长要走!?”

    但是他俩还没有说出请求,许道就开口:“无需多言,贫道去意已决,这是贫道交给你俩的任务!”

    他顿了顿,安抚说:“西海凶险,贫道接下来的所行,都将是不甚安稳,也不好再让你俩跟着,免得连累你俩再受折辱。况且此地安定,正适合你二人潜心修道。”

    听着许道的吩咐,梁峡和吴碧洗的心中其实早就有所准备,他们都明白许道不可能在小岛上会待太久。

    并且岛屿新建,上面还有不少的阵法需要人维护,而许道的身旁又只有他们两个道徒,肯定会留他们在岛上照料阵法、统率其余凡人。

    并且正如许道话中所说,西海凶险,他俩已经遭遇了两次不测,确实需要好生的休整,两人心中其实也是乐意的。

    只不过,梁峡和吴碧洗见许道亲口说出“去意已定”的言语,依旧是心中惶恐,惴惴不安起来,不知该当如何行事。

    许道见两人惶急的模样并非虚假,又是安抚说:“这些时日以来,贫道也没有瞒过你二人,吴国天地破碎,道宫也破碎,我吴国之人现在皆是丧家之犬,亡国之人。”

    他指了指岛屿上:“百多万的凡人,割草一般没了,仅仅剩下这些种子。你二人若还自诩是道宫弟子,便好生照料剩下的凡人,繁衍生息,并传下道统。”

    吴梁二人听见,顿时明白许道近两个月以来,为何会对他们言传身教,其不仅仅是赏赐二人,更是方便二人之后在岛上寻觅道种,传道讲法。

    他们心中的惶恐感并没有消失,但是感觉有重任压在了他们的身上,即便是当中的女道徒吴碧洗,也是面色一正,朝许道长揖拱手:

    “弟子听令!”

    “善。”许道笑着轻叹,他随后又招手,说:“你二人再凑近点,贫道这里有一妙法,乃是贫道此生专研之集大成者,会对你二人今后有所帮助,好生听着。”

    吴碧洗和梁峡快步上前,双双竖起了耳朵。

    “此妙法唤作《清静篇》,乃是一门清心静气之法术,可镇压心魔、排遣煞气,在西海之中正好合乎尔等使用。”

    许道当即开口,将自己融炼自创的《太上雷霆清静篇》,凡三十六颗符种,大致讲了一遍,并从中挑出九颗符种,逐一讲解,传授给两人。

    此一讲法,许道竟然就讲了三日,一日才传授三颗。

    其实如此速度非但不慢,反而是快急了。须知他的清静篇功法,乃是数百门法术熔炼而成,三十六颗符种便相当于三十六道法术。

    他一日传三颗,便相当于一日传授三门法术,对吴梁二人来说,已经是课业繁忙。

    幸好两人都是道宫弟子,本就是吴国道徒中的精英,是有望筑基入道的,再加上有许道辅佐,二人进展颇快,三日间就掌握了精髓,可以自行锤炼。

    许道在给他们讲解、答疑的过程中,也经常是灵感迸然,温故而知新,收获不小。

    最后他说到:“西海中灵气低微,海水带煞,此岛屿所在之地更是荒芜,你俩今后估计只能靠吞吐日月精华,以及猎杀凶兽,自凶兽血肉中汲取灵气了。此法子可以缓解煞气邪气之害,定要多多勤加练习,不可荒废!”

    吴梁二人听见这话,皆是当即跪下,沉声到:“弟子晓得!”

    许道先前传授了道宫中的条例、秘闻,对他们而言早已经有了师徒之实,只是许道不主动开口,他俩也不敢胡乱称呼,担心忤了许道。

    如今许道连独门秘法都传下了,两人不约而同的心中一横,跪下叩师。

    许道见二人自称弟子,且行着三叩九拜大礼,他面上仅仅一怔,随即就洒然一笑,道:“诸弟子起身便是。”

    听到许道口中的“诸弟子”三字,吴碧洗和梁峡面上大喜,口中呼到:“谢师尊!”

    许道回到:“既已拜师,为师所言,定要好生遵从,特别是不可残害凡人,否则贫道定会清理门户,将尔等挫骨扬灰!”

    吴梁二人连连叩首:“谨遵师尊法令,弟子万万不敢。”

    许道轻笑起来:“无须惶恐,为师这儿的规矩也不多,只是还算是个人罢了。好生修行,下次再遇,若是不曾携带,贫道可以考虑将你二人收为内门弟子,还会有拜师礼赐下。”

    听见这话,吴梁二人更是欢喜。

    他们虽然口称许道为师尊,但其实都明白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个外门弟子,只够格叫“老师”。

    现在许道发话,点出了下次会收两人入内门,他们连连再三保证:“弟子谨遵教诲!岛上杂事有弟子在,师尊尽管放心。”

    有了名分,两人心中的惶恐都消去大半,打定主意要看好岛屿,不能错失如此良机,辜负了许道的信任。

    三人接着又是言语几番,许道还问了问两人在吴国时是哪的人,家中几口,他拉了拉家常,寒暄片刻,气氛十分和谐。

    末了,许道留下一些书本玉简,记载了龙气大阵中的禁忌,并供两人在岛上传播道统所用。

    他还叮嘱到:“贫道所传九字清心法术,尔等不必私藏,大开传播出去,传的人越多越好。特别是岛上,凡人们纵使不通道法,平日里多念念,也是极好的。”

    他从《清静篇》中所选出的九颗符文,特意照顾了音律上的和谐。对凡人来说,诵之可以震动头脑,清爽怡人,好比佛门的嘛呢诵经。

    这是他企图在岛屿上防微杜渐,尽可能的驱除煞气对人的影响。

    并且这一考虑,也并非是许道近日才琢磨出来的。早在钻研山海图碎片时,他就已经开始琢磨凡人咒语的事情。

    虽然进展不大,完全达不到他的初衷,但是也算有了点成果,可以勉强保持凡人们头脑的清静。

    除此之外,许道还有一点儿没有说,此九种法术也方便他检验吴梁二人的心神。

    再加上岛屿上有山海图残片放出的龙气,两相迭加,一旦两人在岛上入魔残暴,其必将会受到冲击,到时候两人浑身的法力被镇压,遣一凡人即可打杀。

    种种交代和处置都已经做完,许道也就不再留恋岛上,他在吴梁二人的长揖中,洒然一笑,便背身离开了岛屿,并没有和岛上的凡人们打招呼。

    只不过没几日,岛上的凡人就发现仙师不见了,个个都惶恐不安。

    岛屿的岸边跪了一圈的人,无论男女都是悲声大哭,请许道现身,千万别抛弃他们。

    好在有吴梁二人在,他们及时现身,安抚了众人,并趁机传下许道的九字秘法,言仙师告诫他们,众人只要日日诵念,不仅会家宅平安,还会心诚则灵,仙师也会闻声而回。

    有吴碧洗、梁峡两个小仙师以身作则,岛上的人甚至每逢碰面,都会学着道人般稽首,口诵九字秘法,好似全岛都是修道中人一般。

    而在这时。

    许道已经是在赶往水路海市大会的途中,并且和岛上的安宁不同,他已经遇上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