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第337章 午夜凶铃——太危险了(求订阅)

    “嘿嘿,我当然要说,毕竟八尺小姐人这么好,我可不希望被你这个小和尚欺骗。”

    花子神色不屑说道。

    根据她的讲述,酒吞童子果然有大阴谋。

    酒吞童子找到了一个个传说中的灵异怪物,他和这些怪物说,去捣乱吧,去制造混乱吧。

    当世界上的人都产生极致的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就能为他所用,让他能力变强。

    到时候,他会满足所有怪物一个愿望。

    比如花子她的愿望,就是让妈妈回到自己身边。

    虽然说,她的妈妈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可是她还是想念妈妈。

    “八尺小姐,酒吞童子很强大,加入我们吧,我们让这个世界,变成人和鬼一起生活的世界吧。”

    花子很诚恳的说着。

    陈安林淡然笑道:“不愧是小孩子,果然幼稚。”

    “你说啥?”

    花子不乐意了,黑色如瀑般的头发飞舞。

    “酒吞童子出了名的心机深,会骗人,尤其是骗一些女孩子,你真信他的话?”陈安林嗤笑。

    “怎么可能?”

    花子不太相信。

    “你是不是看他长得好看,所以相信他说的话。”

    “当然不是。”花子否认,但心底里也明白,她是觉得酒吞童子这么可爱的妖怪,怎么会撒谎呢?

    八尺女这时候劝说:“花子,我觉得安林桑说得对,酒吞童子真的是个邪恶的人呢。我觉得你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免得自己会受伤,你说呢?”

    “哼,不用说了,总之,我要所有人都有负面情绪,我要杀了那些学生…………”

    陈安林也没想要劝她什么,“最后问你,怎么找到酒吞童子?”

    “你不用找他了,因为你会死在这里。”

    “是么,花子小姐对自己很有自信呢。”陈安林一笑:“那就当行行好,让我死前知道一下,可以吗?”

    “酒鬼童子在想一个可以让世人恐慌的办法,所有人都将在诅咒中死亡,看了录影带的人,7天后都会死亡,哈哈哈,现在你知道了吧,那就去死吧。”

    “酒吞童子这是和贞子合作了?”

    听到这个消息,陈安林心头一松,总算有山村贞子的消息了。

    “安林桑,小心。”

    花子竟然不讲鬼德,不打招呼就朝陈安林杀去,这让后方的八尺女大为吃惊,心揪到了极点。

    花子则是面露不屑,一个小和尚就想来超度我,以为我花子是泥捏的?

    “受死吧!让你尝尽被鬼侵蚀的痛苦。”

    花子心中怒吼。

    眼看着花子的利爪抓向陈安林,就要近身。

    然而,就在要得手的时候,陈安林猛然抬头,如临大敌:“你敢偷袭!!”

    这花子太坏了,趁他在想事情的时候,居然偷袭。

    陈安林连忙佛像金身毫无保留的迸发。

    “啊,好刺眼。”

    八尺女震惊了,幸好她离得远,及时后退,否则她感觉自己都要被消灭。

    她连忙往后跳了一大步,离得远远的。

    而在陈安林面前的花子就没那么幸运了。

    她甚至只来得及张开嘴,然后,整个身体融化,化作一团白净的空气,消散无形。

    “太危险了。”看到花子消失,陈安林一阵后怕。

    刚刚花子的力量他清晰感受到了,真的很强,要是这股力量再强一千倍,他恐怕就要受伤了。

    “幸好,我及时用佛像金身,这次真的是鬼门关里走一遭了…………”

    陈安林皱着眉头,心中惊呼着。

    没办法,之所以这么小心翼翼,是因为这次的技能被压缩了,他只能小心一点。

    而后朝身后看去:“八尺小姐?”

    八尺小姐巨大的头缓缓从边上伸出:“安林桑…………”

    她声音居然带着哭腔,显然是被刚刚的情况吓哭了。

    “八尺小姐,你怎么又变大了?”陈安林说道。

    “呜呜呜,安林桑太厉害了,我怕!”

    刚刚那一刻,八尺女才算清晰明白,陈安林根本不是普通僧人。

    他的佛法非常厉害,厉害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没看花子被瞬间秒杀了吗?

    ‘可是为什么安林桑不杀我呢?’

    八尺女仔细想着,‘这就是真爱…………’

    也因此,八尺女还是选择留在这里。

    “不用怕,花子小姐已经被我超度,我想,她是带着笑容走的。”陈安林淡淡道:“不过你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刚刚你太猛了,我也受到了伤害,而我一旦受到伤害,就会消耗我的阳力,没了阳力,我身体又变大了。”

    还有这种操作。

    陈安林无语了。

    八尺女说到这里,耳根子都全红了,不好意思道:“安林桑,为了避免我被人看到,造成不好的影响,我想…………我想只能从你这里,再要一点阳气。”

    陈安林:“???”

    “你还真是让我不省心啊。”

    陈安林摇摇头。

    “对不起,对不起,请不要生气。”八尺女把头都要埋到了自己的那里,非常沮丧。

    因为她知道惹陈安林生气了,要是陈安林不要她,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看了看周围,这厕所里显然不是个给阳气的好地方。

    正打算怎么做的时候,八尺女鼻子一动,贪婪的吸了一口气。

    而后,陈安林注意到她的身体在变小。

    “安林桑,我想,我不用麻烦你了呢。”

    “嗯?”陈安林注意到这点,有些惊奇:“怎么搞的?”

    “我也不清楚呢,不过,我想是因为你刚刚施展了佛法的缘故。”

    刚刚的佛像金身使出,将花子瞬间秒杀。

    现如今,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丝佛法的味道。

    这股味道常人感知不到,但是阴灵能够感觉。

    八尺女很害怕那股刺眼的金光,但是她自己都没想到,对于这股残留的佛力,自己居然能够吸收。

    一丝丝的佛力,抵得上一大口阳气。

    “好美妙的味道。”

    转瞬间,八尺女变成了一个比之前还要小的女孩。

    “我明白了。”

    看着八尺女娇俏的模样,陈安林微微点头:“原来,你的身体是根据能量而改变,阳力,其实是一种法力,佛力也是法力,两者不同源,但是其实同根,所以你才能吸收。”

    八尺女歪了歪头,不明所以,觉得陈安林说的东西实在是太深奥了。

    陈安林笑着道:“不用纠结了,现在你要是缺少能量,可以随时找我。”

    心底里,陈安林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的肾不好了。

    出来后,陈安林见到了焦急等候的校长幸之助。

    “安林君,怎么样了?”

    幸之助有些诧异,怎么这么快就解决了?

    关键是,什么声音都没传出,这就好了?

    “解决了。”陈安林平淡道。

    “这么快?安林君,你这也太快了吧?”

    幸之助一脸的不可思议,世界上居然有男人会这么快!

    陈安林道:“这不算什么,以前我除妖,更快。”

    幸之助马上想到的是,陈安林会不会撒谎?

    这年头,骗子可是很多的。

    “安林君,我如何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幸之助问道。

    “很简单,你跟我进去,或者等候几日,晚上没了那种声音,那就说明好了。”

    “那好,三天,三天之内没异常,该给的劳务费我会打到你的账户上,你看怎么样?”

    “阿弥陀佛,当然可以。”陈安林道,他相信这个校长不会吞了他的钱,想要吞他的钱,那也要掂量掂量。

    离开了这里,回去的路上,陈安林考虑下一步怎么做。

    根据之前鬼娃娃花子给的蛛丝马迹。

    酒吞童子的目的是制造一个人和鬼共存的世界。

    他的能量来源是,吸收整个世界人的负面情绪。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酒吞童子不知通过什么手段,居然找到了山村贞子。

    “录影带原来是这么来的。”

    这一刻,陈安林似乎明白了。

    在看午夜凶铃的时候,观众们对于贞子的那盘录像带死如何流出去的,一直不明白。

    现在陈安林明白了,敢情是酒吞童子弄得。

    细想一下,只需要不停地刻录那盘录影带,将录影带送给很多人观看。

    那么7天之后,死亡就会降临。

    想要免除死亡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录影带送给其他人看。

    多么好的死亡链啊!

    这样一来,一些担心自己会死的人,就会不停地把录影带送给其他人看,整个世界的人会陷入恐慌。

    负面情绪就此爆发。

    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酒吞童子!

    听了陈安林的叙述,八尺女也感受到了陈安林的担心。

    “酒吞童子太坏了,安林桑,那我们现在离开这里,下一步怎么做呢?”

    “其实,这倒也不算麻烦,只需要找到那盘录影带就行。”

    陈安林想过了,找到录影带,7天之后,贞子就会上门。

    而到时候,就是擒下山村贞子的时候。

    “没事,一个小小的酒吞童子罢了,我能解决。”陈安林无所谓说道。

    “嗯嗯,我相信安林桑一定可以的,毕竟你是那么的厉害,你无论做什么,我会支持你,加油加油加油!”

    “那你就在城里多转悠,打听一下关于杀人录像带的事。”

    “嗯嗯。”

    ……………………

    回家后的陈安林也上网查了一下关于杀人录像带的事。

    可能是因为这个邪恶计划刚刚开始的缘故,网上没什么东西。

    回家后没多久,美女房东日比美谷找过来了。

    一过来,日比美谷哭哭啼啼便说见鬼了。

    “别急,你慢点说。”

    手轻拍这日比美谷光滑的背脊,陈安林安慰。

    “安林桑,太恐怖了,你不在家的时候,我感觉一直有人盯着我看,只有你睡在我边上的时候,我才有安全感。”

    哎,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

    陈安林估摸着,这是日比美谷之前受惊过度导致。

    不过仔细一看,日比美谷额头上还真的有一丝阴霾笼罩。

    真见鬼了?

    “你最近看到什么东西了没?”陈安林问道。

    日比美谷摇摇头:“没有啊。”

    “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或者说,去过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的侄女出意外死了,参加了葬礼,然后,然后可能是眼花了吧…………”

    日比美谷也不知道当时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只能大概说着。

    陈安林来了兴趣。

    他看向日比美谷脖子上佩戴的符灵纸。

    这符灵纸是酒井橘原这个神女赠送。

    据酒井橘原自己所说,她制作的符灵纸,特别容易招鬼。

    上次酒井橘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把这东西送给日比美谷了,陈安林当时觉得,酒井橘原的这个符灵纸可能挺厉害的。

    可现在看来,日比美谷佩戴符灵纸之后,确实容易招鬼。

    “仔细说说。”陈安林问道。

    日比美谷微微点头:“我的侄女死的很惨,在车里和男友在一起,男友送她回来的路上,两个人出车祸了,我去参加葬礼的时候,意外看到我侄女了。”

    “你侄女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也有可能是我眼花,当时我去厕所,她就在厕所的镜子里,对我说…………”

    “说什么?”

    日比美谷摇着头:“我没听清楚,只能看到她张嘴。当时我被吓了一大跳,等回过神,她又不见了。”

    “死人找生前的人说话,说明死者有话要说,还是很重要的事!”

    陈安林分析起来。

    其实这种事从古至今发生过很多。

    比如亲人死了,有时候有很重要的事,会托梦给亲人,让他去办。

    不过一般的话,死者都是托梦给生前关系比较近的人。

    “你的侄女以前关系和你怎么样?”

    “我侄女很可怜的,小时候父母就走了,只有我是她最亲的人。从小的时候起,她就一直住在我这里,后来上学了才住宿,我们关系很好,怎么了?”

    “那就对了,她恐怕有事要和你说,她的死,恐怕不简单。”

    陈安林能够感受到日比美谷额头上的怨气,这可不是普通的小鬼能够有的。

    因此他断定,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走吧,去你侄女的墓地看看。”

    “那…………好吧。”

    对于陈安林,日比美谷是深信不疑的。

    毕竟他真的打过鬼。

    不过还没过去呢,一通电话打给了日比美谷。

    “是美谷小姐吗?我是晴川的同学。”

    晴川就是日比美谷的侄女。

    闻言。

    日比美谷连忙道:“啊,我是,有事吗?”

    “晴川的死,我很抱歉,我没想到那个是真的,我也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你别着急,有什么事,请仔细和我说。”

    电话那头说道:“都是那盘录像带,是别人给我的,给我的那个人说,看了之后要给下一个人,就不会死,就不会死…………我当时不信,没想到晴川看了。”

    “问他在哪。”一旁的陈安林吩咐。

    “你在哪?”日比美谷问道:“我来找你。”

    电话那头的人报了地址,陈安林和日比美谷第一时间前往。

    随后,两个人见到的是一个体型瘦小的男生。

    根据他的讲述,这事确实邪门。

    并且死亡录像带的事,在他们学校已经传开了。

    没人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只知道,有一天男生的一个朋友浑浑噩噩的拿着一盘录像带过来,说送给他。

    之后他看了。

    录像带播放出来的画风非常诡异。

    刚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女人在梳头,而后出现一口古井。

    这样的画质,让他没心思继续看下去。

    而后,恐怖的事情出现了。

    古井中伸出一只手,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爬出来了。

    不过这时候画面戛然而止。

    看好之后,这个人不以为然。

    但第二天,给他录像带的朋友哭着和他说道:“一定要把录像带给别人看,否则就会死。”

    他当然不信,只不过因为录像带被他随手放在桌上,晴川的男友正好和他是室友。

    于是晴川男友就拿来和晴川一起看了。

    7天后,晴川和他男友就发生了惨案,离奇车祸。

    这件车祸确实很离奇。

    当时他们的车辆就停在马路中央。

    然后被过路的大卡车撞了出去。

    原本,大家都以为这是车祸。

    只是后来警察检查的时候发现,两个人的脖子上都出现了不属于车祸的勒痕。

    由于勒痕实在是太明显了,警方第一时间让法医调查。

    结论得出,在出车祸前,这两个人就已经死了。

    “录像带,是那盘录像带杀的人,我后来质问我朋友了,他说录像带是别人给他的,想要活下去,只能把录像带传下去。”

    干瘦的青年痛苦诉说着,而后,他颤抖说道:“现在晴川死了,作为下一个看过录像带的人,鬼就会找上我,要找上我了。”

    陈安林听了,默默点头。

    贞子杀人的规律确实如此。

    把录像带传下去,传下去的这个人暂时不会死,可一旦没传下去了,那么她就会找来。

    “你看录像带的时间已经超过7天,录像带呢?”陈安林问道。

    “应该在晴川的遗物里面,美谷小姐,我知道你和晴川的关系最好,遗物应该就在你那里,你把录像带给我吧,我给其他人,只有这样,我才能活下去。”

    干瘦青年哭着跪了下来,以头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