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第537章 拯救世界(求订阅)

    漫天黄沙在飞舞。

    西北风凛冽,刮在人的脸上生疼。

    一个破落的大街上,一些行人艰难的拖着巨大的圆木,艰难的前行者。

    这些巨大的圆木,都是要运送到巨型宫殿外围,给工匠们建造宫殿之用。

    就在这时候,天空之中,一道光团出现在这里。

    光团四处游荡了一会,朝一个年轻人飞掠而去。

    这个年轻人衣衫褴褛,躺在地上,因为疾病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他摊在街边已经很久。

    他这样的人很多,丝毫没有引起别人的重视。

    因为在别人看来,像他这样的人,迟早是要死了。

    一个人,孤独死去,这是这个世界贱民的常态。

    “大家不要偷懒,加油做事,偷懒的人,会下地狱的。”

    “这是为祭司建造宫殿用的木材,天黑之前,必须要送到那里,否则,你们就是对祭司的不尊重。”

    “祭司,会发怒,神会发怒!”

    “你们都会下地狱,下辈子,做牛做马,进入畜生道…………”

    一个肥胖的男子,拿着一根长鞭,对着一个因为太累,而坐在地上休息的人抽打过去。

    “干活,不许偷懒,干活…………”

    鞭子甩过去,都市,这个人身上起了红色的印子。

    “别打了,我们干了一天的活,一口水都没喝,我们会累死的。”

    胖子鄙夷骂道:“累死?累死对你们来说,才是神最好的恩赐啊!只有这样,你们下辈子,才会成为上等人的啊,为神累死,你们应该感觉到骄傲,自豪…………”

    “是,我马上干活,我马上干活。”

    这个世界的人,思想已经完全被禁锢。

    听到下辈子要做牛做马,所有人都慌了,连忙咬牙爬起来,开始干活。

    角落里,原本死去的一个青年,缓缓睁眼。

    “原来,这就是进行副本游戏的步骤,我的身体在光星人程序的帮助下,进入了一些死者体内,然后,就彻底成了他。”

    刚刚复活的人,自然就是陈安林。

    他通过游戏空间,穿越星系,身体化作程序,来到这个世界,而后,便进入了这个死者的体内。

    一股熟悉的记忆,立刻涌上心头。

    得到记忆的陈安林,眉头皱起。

    惨,实在是太惨了。

    原主叫李小二,家中老二,所以才会取这个名字。

    神教6743年,新任教主宣誓上台。

    每一任教主的上台,都要兴建新教主行宫和古墓。

    这样的兴建,劳民伤财,让百姓苦不堪言。

    但是,没人胆敢反抗。

    因为在这个星球,每个人都信奉神教。

    反抗者,下辈子进入畜生道,做牛做马。

    由于神教这样的教义,很多人不敢违抗。

    原主李小二,家里原本也是有一家六口人。

    奶奶,父母,妹妹和哥哥。

    由于家中财物都被神教教徒搜刮,用于修建教主行宫,一家人连最后的粮食都没有。

    再加上干旱来临,整个村落和附近城镇,灾民无数。

    一家人没办法,只能背井离乡,跟着灾民队伍,一路朝着南方,徒步前进。

    因为他们都听说,南方富裕,那里肯定有吃的。

    只是,这里没有任何交通工具。

    虽然这里发展几千年,但由于神教对人民的压迫,导致思想出现禁锢。

    所以社会生产力,其实还停留在封建时期。

    甚至都不如封建社会。

    因为封建社会至少还有马匹,骡子可以当做运力。

    而在这个世界,这些东西都是属于贵族以上的人才能使用的。

    回忆了一下,这个世界的等级阶层,分为教主。

    后面的,则是教徒,教士,贵族,普通人。

    普通人,自然就是韭菜。

    贵族,是教主用来控制普通人的。

    而教士,是神教的武力机构,专门惩罚不听话的人。

    教徒,则是教主用来控制所有底层人的。

    “这个社会,还真是个吃人的社会啊。”

    陈安林心中感慨,他脑子里翻阅着以前的历史。

    神教的教义告诉人们,仁义道德。

    可他翻来翻去,只看到了两个字:吃人!

    年初之时,奶奶重病,为了不拖累家里,一个人跳崖自杀。

    草草做了丧事之后,一家五口,离开了家乡,准备逃难。

    路途中,大哥为了一个馒头和人打架,被人活活打死。

    一家人现在好久都没有吃饭,就在刚才,一家人来到这河边。

    这是这几日他们第一次看到水,于是迫不及待的过来喝水。

    而原主,也就在刚刚活活饿死。

    “哥哥…………”

    一个头发枯黄,却有着漂亮眼珠子的小女孩,晃晃悠悠跑了过来。

    她身体很瘦,单薄的破衣服,宛若一根根破布条。

    记忆中,这就是自己的妹妹,李潇潇。

    “哥哥,爸妈在河边找到很多河草,好多人说这个可以吃,用水多煮一会就好。”

    “是么。”

    陈安林微微点头,自己的力量,果然都在自己体内,这些力量已经深深融合。

    实际上,以他的实力,能迅速解决掉这里所有的高层。

    不过,光是解决掉高层,根本不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的顽疾。

    如何才能更好的拯救一个世界?

    靠杀,靠抢,靠打架。

    都不对,那样是行不通的。

    拯救这里的人,是要从他们的思想上改变。

    他要教他们一个道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凭什么教主,教徒贵族这些人,能够享受荣华富贵。

    凭什么他们会被人服侍,其他人沦为奴隶?

    这,公平吗?

    一个计划,在陈安林脑海中出现。

    他现在不打算暴露自己的实力,一切,先找到食物再说。

    说起来,自己实力虽然提升不少,但还是免不了饥饿。

    此时的他,肚子里好像被泼了硫酸,搅得他胃疼。

    这是一种饥饿的感受。

    “妹妹,我们去河边吧,吃点东西。”

    陈安林站了起来,体质现在虽然强,但人是铁饭是钢,肚子里空空如也的感受,真的很难很难。

    李潇潇小脑袋歪了歪,有些担忧:“哥哥,你有力气走吗?”

    她虽然年幼,可是刚刚还记得,哥哥饿的倒在地上,她生怕哥哥像其他人一样,再也站不起来了。

    “放心吧。”陈安林揉了揉李潇潇小脑袋,会心一笑:“哥哥现在有一点力气了。”

    “太好了,哥哥又能背我了。”

    “爸妈在哪,早些过去吧。”陈安林说道。

    “嗯嗯,爸妈就在前边…………”

    刚刚说完,就看到一个妇人一边咀嚼着野草,一边过来说道:“李家小孩子,快去看看你们父母吧,他们刚刚找到了一些河草,被人抢了,还被人打,两个人都不动弹了。”

    “什么?”

    陈安林目光一凝,连忙拉着妹妹赶过去。

    河边处,一群灾民早已经做鸟兽散,跑开了。

    地上横陈着两具不动弹的尸体,尸体边上,是一个小锅,里面还有点沸水,不过里面的一些河草早已经被人抢光。

    “爸妈!”

    李潇潇哭着跑过去,摇晃着两具尸体。

    陈安林捏住拳头,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父母被人活活打死了,只因为那些人,要抢他们的河草。

    何其讽刺,何其讽刺啊。

    就因为一点点河草,就把人给打死了。

    “哥,爸妈死了,爸妈死了,怎么办啊?”

    李潇潇哭成了泪人。

    陈安林看着四周,吃人的目光,扫视全场,可是放眼看去,荒野之上,全是灾民。

    连是谁杀了父母的人都不知道。

    这时候,一大队人马,拉着骡子过来。

    只听拉骡子的人大喊:“神教教主说了,现在的灾情,是神对我们的考验,只要大家心中对神更加尊敬,神会祝福你们,来年,会有数不清的粮食,死后,大家也会上天堂。”

    李潇潇哭丧着脸,说道:“哥哥,这些教徒每天都这么说,可是…………可是为什么还是没有吃的?”

    陈安林低语道:“因为,他们在骗人啊。”

    “骗人。”李潇潇幼小的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

    刚刚的一句话,仿佛在李潇潇心灵里,种下了一颗种子。

    这颗种子在慢慢长大,慢慢长大。

    李潇潇似乎悟出了什么,看着那群教徒,沉默不语。

    “大家听着。”一个教徒继续喊道:“教主心疼灾民饥饿,随命令我等过来施粥,大家过来,排队领取。”

    “哥哥,那我们去排队吧。”

    “恐怕不会有我们的份。”陈安林看着密密麻麻,朝前拥挤而去的灾民,微微摇头。

    “啊,为什么啊,他们都去了。”

    “他们的马车太小,上面恐怕装不了多少米,而这里的灾民这么多,根本不够分。”陈安林微微摇头,在他看来,还不如去河边弄点水草吃吃。

    水草,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吃的,但不代表不能吃。

    就现代,还有人做水草饼吃,勉强还是能吃的。

    听了陈安林话,李潇潇茫然的看着不远处排队的灾民,有些奇怪说道:“不够分吗,那为什么还不多带点?这里这么多人,他们为什么只带一点点。”

    “每天施粥做做样子,也有可能是上面发下来的粥,都被贪污了。”

    陈安林猜测,因为在他看来,这就是人性。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那就都会如此。

    李潇潇被陈安林牵着走,走到小河边上。

    水清澈无比,一些河草早已经被人挖光,只剩下淤泥。

    恶民所过之处,还真的和蝗虫无异。

    不,应该说,比蝗虫更可怕。

    至少,蝗虫是不吃树皮,不吃水草的。

    而人,把这些都啃完了。

    “哥哥,我们吃什么啊?”李潇潇担忧说道。

    “我先下河摸点东西。”

    陈安林脱了衣服,只穿着裤衩下河。

    这条河,在这里很深,陈安林心念一动,已经捕捉了一些鱼的踪迹。

    随手捡起一根树枝,陈安林刺了下去。

    快准狠,一条鱼被刺了上来。

    “小妹,过来吃吧。”

    陈安林扫了一眼四周,此刻大多数人都朝施舍粥的地方围过去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至于没过去的,大多数奄奄一息,将死之人。

    李潇潇捂着肚子,步履蹒跚走来,在看到陈安林拿出的死鱼之后,李潇潇整个人愣住。

    “哥哥…………”

    “嘘,这里人多,我们赶紧吃了。”

    陈安林直接咬了上去,撕下一块鱼肉。

    鱼肉还很鲜嫩,把残肉吐出,陈安林递给李潇潇,“吃吧,吃快点。”

    李潇潇懂事点头,她知道,若是吃得慢,手里好吃的会被别人盯上。

    之前父母煮的河草就是如此。

    鱼肉虽然是生的,但这个时候显然是不可能马上煮熟吃了。

    李潇潇咬下鱼肉,鱼腥味很重,但是在李潇潇看来,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好吃,好吃!”李潇潇眼睛都要亮了。

    陈安林笑了笑:“好吃就多吃点,哥哥待会再去抓。”

    “嗯嗯。”

    然后,陈安林继续撕咬鱼肉。

    这条鱼很大,眨眼间,他脚下的河水,已经被鲜血染红。

    整个鱼身的肉,几乎都被李潇潇吃了。

    她也终于感受到了饱腹感,‘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河水之后,喘气道:“哥哥,我饱了,好久都没吃这么饱了,谢谢哥哥。”

    “多吃点。”陈安林笑了笑,而后自己开始吃鱼尾。

    远处施舍的粥这时候,传来一声骚乱。

    紧接着,骚乱越来越多。

    因为那边传出,粥没了。

    “大家都回去吧,粥已经没了。”

    一个教徒朝众人喊道。

    “什么,这么快就没了。”

    “有没有搞错,我们等了这么久啊。”

    “是啊,这么快就没粥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

    “不公平!”

    “都滚开。”几个教徒拿出弓弩,“再敢闹事,以后你们就会变成畜生,永世不得超生。”

    这是这些人管理底层最常用的办法,很多底层最害怕的,就是进入畜生道。

    陈安林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冷笑。

    这时候,前面的人群慢慢散了。

    没领到粥的,没办法,只能去河边,想要弄点吃的。

    “看,那边有人,居然在吃鱼。”

    “还是个小孩子。”

    一群人,恶意满满走来。

    这就是怀璧其罪!

    陈安林冷眼看着这群人,突然笑了。

    他拿出刚刚捅死鱼的竹竿,说道:“谁要敢再近一步,我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