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幻模拟器 咸鱼洁南

第七百五十八章 监狱看守

    踏踏

    “就是这里了。”

    阴暗的角落里,卡拿带着陈恒向前走着,沿路来到了一处监狱。

    “这里是关押罪犯的地方,一般由其他部门抓捕过来的犯人都会被关在这里。”

    望着身后的陈恒,卡拿轻声开口,对着他解释道。

    “犯人?”

    陈恒回过神,有些诧异的开口。

    对于诸国而言,诸王议会无疑是个犯罪组织。

    换言之,诸王议会之中的每一个成员,对于其他王国的人来说都是罪犯。

    而能够被诸王议会的人称为犯人的,又究竟会是些什么人?

    “都是些正经犯罪的人。”

    似乎察觉到陈恒的想法,卡拿笑了笑,随后开口:“诸王议会虽然名声不大,但我们也是正经的组织。”

    “至少在诸多王国之中,我们都是合法合规的,只是名字上有些不同而已。”

    他笑了笑,开口说道:“在很多地方,我们以商会的模式生存,诸国之间有不少人都是我们的成员。”

    “甚至,一些小国的国王同样也是我们的一员。”

    陈恒先是一愣,随后恍然。

    好家伙。

    这诸王议会的力量潜藏的比他想象的还要深许多。

    就连许多小国的国王都是诸王议会的成员之一,由这句话就可以想象到许多东西。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除了三大帝国之外,其余的国度或多或少都已经被诸王议会所渗透了吧。

    这还真是有趣。

    陈恒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周,望向囚牢之中的一个个罪犯。

    按照卡拿所说,这里所关押的都是货真价实的犯人,都是由各个王国的监狱中直接送来的。

    当然,以这个世界对于犯人的标准来说,这里肯定有一大半人是无辜的。

    在过往的时候,诸王议会就从这些犯人之中选取祭品,用以尝试各种血脉实验,亦或者是其他一些东西。

    “按照詹姆森长老的命令,这一块现在归你管了。”

    卡拿将一串钥匙丢了过来,直接交给了陈恒:“这里关押的基本都是些普通凡人,至于那些拥有特殊血脉的,要在更高一层才有,那里的防守也更加严密。”

    “你控制这里,平时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从这里拿人就是了,反正基本也都是些消耗品。”

    他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对于眼前这些犯人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

    对他们来说,这里的诸多犯人基本都是些消耗品,用不着多么关心。

    这一点从四周的环境就能够看的出来了。

    这一层囚牢的环境很糟糕,四周充斥着各种脏物,甚至有尸体直接在那里摆着,散发出一种腐朽的味道。

    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下,恐怕就算是想要活久一些也没法做到。

    这里的人基本把这些犯人当做消耗品使用的,平时只是大概储存一些,等到要使用的时候再一次性用掉。

    “每一个月这里都会有人送来,你自己注意些用就行。”

    卡拿随口说道,随后直接提醒:“注意别用完了。”

    “我明白。”

    陈恒脸上带着微笑,对着其点了点头。

    站在原地,等到卡拿离开之后,陈恒才若有所思。

    卡拿的话语中多少透露出了一些讯息。

    “每一个月补充一次犯人,说明这附近的几个王国多半都已经被渗透,甚至已经是诸王议会的所有物了?”

    陈恒心中闪过这念头。

    一个月补充一次犯人,这在这个世界的交通环境下是很困难的。

    单纯依靠马车来运输的话,一个月的时间太过短暂,估计只有附近几个王国才能做到及时运输。

    心中思索片刻,陈恒随后离开,向着更深处走去。

    一路走去,遍地哀嚎声响起,从耳边不断传来。

    “好心的老爷,求您放我出去吧!”

    “我没有犯罪!放我走!”

    随着陈恒沿路走过,四周的人发出了阵阵声响,显得格外激烈。

    陈恒望了望四周的犯人,没有说话。

    看这样子,周围这些犯人还没有搞清楚形式,仍然以为自己只是犯罪被关押起来了而已。

    不过以普通凡人的见识,也只能这样了。

    没有理会四处传来的哀嚎声,陈恒向前走去,来到了更高层。

    这座监狱是诸王议会的人特意建造的,从外面看去就像是一座高高的尖塔一般。

    最底层所关押的自然是凡人,而越是向上,所关押的人所越少,其层次也越高。

    走到更高一层,这里关押的人立刻少了许多。

    严格来说,是只有第一层的十分之一。

    四周的牢房虽然相对少了很多,但仍然显得空旷,其中关押的人并不多。

    伴随着陈恒走来,阴暗的牢房中,一双双阴冷的眸子注视而来,视线落在了陈恒的身上。

    “嘿,看来又有新人来了。”

    “让我看看,这次来的是个年轻小伙。”

    “比上一个老家伙要好得多。”

    四周的犯人注视着陈恒,那视线中似乎带着某种危险的意味。

    对于这种视线注视,陈恒并不觉得意外。

    来这里之前,卡拿便已经提醒过陈恒,让他注意安全。

    相对于凡人来说,这里所关押的犯人都是血脉者,其危险程度自然要高上许多。

    据陈恒所知,上一任监狱看守者,似乎就是被凡人袭击所杀的。

    “看上去都很有精神啊。”

    无视了四周犯人的阴冷声音,陈恒笑了笑,开口说道。

    他的脸上带着笑容,声音也很轻柔,如同一个绅士一般。

    然而听着他的声音,在场的众多犯人却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像是被吓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望着陈恒,看着他那满脸的微笑,总觉得莫名有种恐怖的感觉,像是潜伏着一头猛兽一般。

    对于四周犯人的反应,陈恒并未在意,只是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继续向前,默默行走着。

    行走到前方,他望着四周的犯人,脸上带着由心的笑意,就这么四处行走着。

    好一会后,他才满意的离开了这里,向着更高一层走去。

    原地,望着陈恒离开的身影,在场的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不自觉的放轻松了下来。

    相对于普通凡人来说,在场诸多血脉者的感应无疑要敏锐许多,因而敏锐察觉到了陈恒那笑容之下所潜藏的危险性。

    这绝对是个恐怖的人物。

    望着陈恒的身影,在场众人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对身后众多犯人的想法,陈恒倒也没在意。

    在他看来,这些人既然在这里,那就是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顶多只是凶恶的一点罢了。

    但归根到底,这都是自家的财产,当然不用在意他们的态度。

    巡视完这一圈,陈恒向着更高一层走去,慢慢巡视着。

    不出意外的是,越到更高一层,这里所关押着的人就越少,到了第五层之后甚至一个人都没有。

    而这座尖塔总共来说是有七层的。

    尽管心中不报希望,但出于严谨的态度,陈恒还是参观完了最后一层,迈上最顶层的楼梯。

    “咦。”

    然而出乎陈恒意料的是,最顶层的尖塔中竟然有人在。

    相对底层来说,顶层的监狱显得要整齐许多,四周的摆设也要更好,一看就是贵宾级别的待遇。

    能够被关押在这一层的人物,自然也非同凡响,不是简单的人物。

    陈恒之前特意询问过卡拿,最后得到的答案是唯有王族才有资格被关押在这里。

    而且不能是那种旁系血脉,必须是嫡系王族的血脉才有资格被关在这里。

    换句话说,这里关押的人,其身份至少与陈恒一般,都是一个帝国的王子。

    行走到这一层中,陈恒有些好奇的望向前方,看着尽头处。

    在那里,有人同样在望着他。

    很平静的视线。

    在那尽头坐着的,是一个形体看上去很枯瘦的老头。

    老头面容枯瘦,看上去已经很老了,体格也很瘦弱,整个人端坐在那里像是一座雕像一般,古铜色的皮肤在阴暗地牢中一点都不显眼。

    若非其身上还有微弱的气息,恐怕纵使是陈恒望见了,也会以为这是一具尸体了。

    伴随着陈恒走入这里,他的视线也随之而来,注视在陈恒身上。

    相对之前关押的其他犯人而言,他的态度很平和,显得很平静,只是端坐在那里,一眼不发,没有多余的语言。

    踏踏

    轻微的脚步声在阁楼中响起,于这片安静的地方不断略过。

    四周显得很寂静,准确来说是根本没有任何声音。

    除了陈恒的脚步声之外,这里一片寂静。

    “你好。”

    陈恒望着身前的老人,望着他脸上露出微笑,开口说道:“如你所见,我是这里来的新看守者,之后恐怕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作为之后一段时间的伙伴,不自我介绍一番么?”

    陈恒面带微笑,望着眼前的老人开口说道。

    前方,老人面容平静,似乎并未因陈恒的话语而有什么波动,整个人看上去真的如同一座雕塑一般沉寂。

    对老人的沉寂,陈恒也并未在意,只是脸上保持着微笑,就这么望着对方。

    从老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体内血脉的悸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