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道兄又造孽了 甜蜜汁儿

第715章 秘境归属权是谁(4)

    几百个伤员学子,因为任一的缘故,进入归灵世界走了一圈,因为他们本身修炼的能量和灵气,是两种无法沟通和并存的关系,所以,在归灵世界里,他们很不幸的,经历了锦罗姑娘遭遇过的事,被吸附到虚空中下不来,昏迷不醒的人倒还好,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那些意识还算清醒的,可就没这么好过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远离地面十万八千里,被一股陌生的力量紧紧吸附于苍穹之上,普通的人没有飞行经历,面对此情此景,当场不知道吓尿多少人。

    当他们受够了惊吓,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时,正饶有兴致的准备查看起这个世界,突然之间,一个个脑袋一晕,再睁开眼睛,人就出现在熟悉的世界里。

    “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莫不是在做梦?”

    “兽群呢?人呢?”

    “来人啊……救命啊!”

    ……

    所有人面面相觑,对于刚才的经历直呼不可思议。

    只是任凭他们如何咋呼,嚎叫,这丹药馆空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没有人过来询问,没有人出没,这样的场景能令人窒息。

    那些丹师……究竟去了哪里?

    放着这么多受伤的学子不管,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所有人再愤懑不平,也只能淡定的接受。他们被黑衣人偷袭,受到的都是致命伤,没死过去已经是命大,更不要说做别的,离开丹药馆对于他们来说,能要了他们的命。

    事实上,经历了这么一番骚乱,安静祥和只是个表象,魂学宫的处境,并没有因为多出来几十个魂王就能力挽狂澜,没有一个势力能以一己之力,震慑住诸天万界的所有修士。

    魂学宫虽然是霸主,也不能。

    总有人想要推翻它的存在,明月楼是明面上的,还有未知名的暗势力在挑拨,魂学宫里的遭遇,不过是声东击西的戏码,事实上,真正的主战场一直都不在这里,而是在遥远的东山。

    一个新鲜刚出炉的秘境,不光吸引了无数中小势力到场,更多的是魂学宫与挑拨势力的一场较量。

    魂学宫的大部队人马,已经悄无声息的聚集在这里,为首的,正是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大长老,以及诸多魂核境界的普通长老和学子。

    这里是精英的较量,这里才是主战场,魂学宫里的一切,不过是小打小闹,就算失利也不会影响到魂学宫的根基。

    而此时,和魂学宫叫板的人,为首的并不是明月楼,秦昊作为一个炮灰,早已经退出了这个舞台。

    这里聚集的势力,无论哪一个拿出来,历史都不比魂学宫少多少,但是,他们一直很低调,很少出现在人前,知道他们存在的人,整个诸天世界,不足百人。

    那明月楼只是出现了几个魂王后,被他们轻轻的挑唆一番,那野心犹如野草遇烈火,熊熊燃烧起来,最终成为了他们的棋子。

    现在,明月楼的人十去其八,棋子完成使命,最后一滴剩余价值被耗尽,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被魂学宫的人挑断浑身经脉,挂在了东南枝上。

    虽未杀之,已是废人,实有杀鸡儆猴之意。

    看着这么多的隐秘世家,大长老冷冷一笑,一一点名,“*象门,无尽疆域,什刹海,王朝观,来得很齐全,古老世家,蛰伏几百万年,终于要爆发了吗?”

    *象门的一个光头老者,手持一串闪着灵光的黑色檀香珠,一脸慈悲上前,对着大长老唱了一声,“阿弥陀佛,我佛慈悲!闫施主又见面了。”

    “哼!好一个慈悲和尚,杀我三百弟子,你修的什么慈悲佛,欺名盗世之辈罢了。”

    “不不不……慈真此次前来,只是应邀做个见证而已,出家人不参与俗世之事。”

    *象门在这诸天世界里,是一个很奇特的异类,他们的修行充满了仪式感,所修习的功法和现今流行的修行大相径庭,可以说是一个特别令人无解的存在。

    他们主张不杀生、不偷窃、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语、不拍马、不贪婪、不恼怒、不背离佛法。

    其修行目的即在于依照所悟到修行方法,发现生命和宇宙的真相,最终超越生死和苦、断尽一切烦恼,得到解脱。

    世人无知,不明因果,带有命运的色彩。

    修为高深的大能者,可以探测出一个人的命运未来,具有神秘的前瞻性,这对于很多决策具有强烈的。

    能皈依此门的人,需要具备难能可贵的佛性,而在这几百万年时光里,能被他们引渡的人,不过渺渺几个。

    要知道,这世上最不可琢磨的,就是一个人的命运,此门之人却能窥探一二,实数异类,是各方人马争相结交的对象。

    然而此时此刻,这方外之人也插手了俗世纷争,这到底是佛的沦丧,还是背后利益太大,值得他们这般冒险。

    魂学宫的存在……究竟碍了他们什么?

    大长老对于慈真的话不予置评,*象门拥有预知能力,却没有攻击能力。

    和尚想要见证杀戮,那就让他见就是了。

    大长老现在比较担忧的是这剩下的几个世家,没有一个是软柿子,老宫主不在,他心里底气不足,这姿态却还要摆得很足,绝对不能弱了魂学宫的名头。

    无尽疆域的掌舵人率先发难,

    “闫涛,少在这里拖延时间,交出魂学宫宫牌,带着你的人马上离开这东山,我们自然就不会为难你,保证不伤害一条人命。”

    大长老嗤笑出声,“嘁,季斐,万年不见,你这说大话的能力越发贼溜,同样的话我也回送你,哪里来的麻溜的滚哪里去,不用谢!”

    “哼!逞口舌之勇并不会给你带来多大的便利,相反,只会把你们推入万丈深渊,既然这般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们强取豪夺。”

    季斐似乎是这个组合的临时头目,其余几个世家闻言,纷纷配合的摆开阵势,却是把魂学宫的人彻底围住。

    这围可不是胡乱占位,而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所有人快速跑动起来,他们或前或后,或近或远,或东或西,或三五成群,或一人独立,隐隐约约已然成阵。

    魂学宫的人才发现不对,已然深陷阵中,眼前再不见一人,只有无尽的迷雾遮住他们的眼睛和感官,让他们找不到出去的路径。

    老蟹子有些惊慌的对大长老道:“怎办?对方准备了那么久,一定很充分,想必早已经把所有的退路给咱们堵了。”

    原大爷叹息一声,“唉……他们最恐怖的是,能把*象门拉下水,肯定是谁得到了命运的启示,窥探到了一丝天机,才能这般肆无忌惮的打破宁静。”

    丹师先生恼怒不已的锤了一下虚空,“难道……咱们这一次真的守不住?老宫主……他究竟在哪里?”

    一切变数,都从老宫主的消失开始,这是命运的安排,还是某种阴谋诡计?

    三人只能把目光投放到大长老身上,希望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往日,任凭这些人怎么问,大长老的嘴巴都闭得很紧,此时此刻,他再也无法隐瞒下去,一脸悲戚的道出实情,“老宫主……他……他早就被人暗害了啊。”

    “什么?”

    听闻这个噩耗,三人如遭雷劈,

    “果然如此,怪不得宫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见其出面,这难道就是魂学宫的命运?”

    “可怜的老宫主,究竟是谁人所为?你隐瞒了这么久,为何不告诉我们?”

    “对啊,你早一点和我们说,不管如何,我们都要为老宫主报仇雪恨啊!”

    三人越说越激动,那老蟹子作为一个胡子邋遢的老男人,甚至开始抹起了眼泪。

    老宫主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连怎么没的都不知道,实在是太惨了。

    大长老也陪着其哀伤不已,“这事儿事关重大,如何能说得?死命瞒着,还有人惦记着要灭了魂学宫,这若是说了,估计咱们早就……唉……”

    原大爷拍了拍二人后背,“罢了,这大概是魂学宫活该有这一劫,利益动人心,是人活着就逃不了这个因。想必那*象门的光头就是预测到这个,才会这般兴师动众。”

    丹师先生只是眯着个眼睛,对于这个爆炸性事件,持淡定态度,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也就说话的功夫,一个学子突然挪动了一下,触发了无数发着红光的细线。

    这个红光甚是厉害,只是一个亮相,就把学子胳膊切了一只,比那武器还要快上几息。

    红线见血后很快隐没身形,消散在虚空。

    如果不是听到学子的惨叫声,看到那地上躺着的一只断臂,谁会相信这个红线存在过。

    大长老快速扯回受伤的学子,声嘶力竭的大声提示着,“大家小心,红线很利,千万不要碰触!”

    然而已经晚了,很快的,这红线神出鬼没的出现,又悄无声息的隐藏,只是出现几根,就又带走了几个学子的身子零件。

    有一个倒霉的学子,更是丢了半边脸,整个人痛苦的哀嚎着,场面慢慢地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大长老,这个阵法好强大,咱们不会玩这个,这要怎么破?”

    “如果老宫主在,就好了,唉……”

    魂学宫以材料多闻名于世,对于修炼不是太重视,就连其收集的关于修炼的书籍都很少,这也导致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修习阵法的。

    整个魂学宫,也就老宫主是全能型修炼天才,阵法造诣高深,假如有他在的话,这些所谓的世家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如今面临这样重大的危机,却是有些束手无策,他们该怎么破?

    容不得众人多想,眼前所见红线有越来越多的趋势,谁也说不好,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

    当魂学宫的精锐们在阵法里挣扎求生时,那东山之巅上的秘境终于到了快要出世的时刻。

    不同于以往的秘境,它不是在地面开启,而是罕见的出现在虚空之中。

    看着那半空中,若隐若现的秘境之门,那些原本想要分一杯羹的世家,心里瞬间哇凉哇凉的。

    很多世家倾巢而出,打的是人海战术,都说人多力量大,到时候一人搜刮一种材料,累积起来也是异常可观的数量。

    现在好了,秘境之门高高在上,除了魂王有能力悬空飞行进入秘境,其余的人只能做个打酱油的存在,真的变成看热闹的人。

    “没想到这个秘境这么坑人,咱们要怎么办?”

    “嘿嘿……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就不是咱们能惦记的,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可是……好不甘心啊,明明近在咫尺……”

    “哼!再不甘心也只能受着,魂王们自己都不够瓜分的,哪里还能顾得上照顾咱们这些小虾米。”

    ……

    所有期待落空,那些中流世家彻底被边缘化。

    而一流世家,也好不到哪里去,每个世家拥有的魂王都是屈指可数的,比起家大业大的魂学宫来说,简直是零头都算不上。

    人海战术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那么,现在唯一占优势的,就是比魂王数目多少。

    在场的势力里面,那些隐秘世家的魂王虽然也很多,也只能依靠联合手段,才敢对魂学宫出手。

    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削弱魂学宫的竞争之力,只要这个秘境被他们搞到手,到时候魂学宫就能被他们慢慢地蚕食干净。

    阵法里,大长老没有想到事态会这般危急,心里慌乱得一匹,面上还是尽力保持淡定。

    他现在是魂学宫的顶梁柱,他若是乱了,在场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他不能坐以待毙,努力研究起阵法来,希望能破解出去,打破这些隐秘世家的算盘。

    阵法真是个很奇特的存在,在懂的人眼里,那就是个障眼法而已,轻松就能破掉。

    而当外行处在里面时,那就是一个坚不可摧的牢房。

    不光是大长老在尝试,所有魂学宫的精英们第一次遇见这么强大的阵法攻击,也在拼命的寻找着突破点。

    他们要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