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道兄又造孽了 甜蜜汁儿

第740章 我记得你,你却忘了我

    修行界的丹药也是有品阶之分的,低级境界的修士用高级的丹药自然最有效,可以说是效果惊人。

    但是高级修士用低品阶的丹药,那就是肉包子打狗,一点用没有,纯属浪费资源。

    任一看着大长老陷入了为难之境,他该拿什么去救这个老头。

    姑奶奶对此也爱莫能助,她接触到丹书的时间太短,炼丹的时间也不长,现在炼制出来的丹药,也就对魂罗以下的修士有用,超过这个境界,也只能听天由命。

    两人正一愁莫展时,就听得白发老者突然出声,“我这里有一枚驱毒丹,或许对这位道友有用。”

    看着老者递来的一颗青色丹药,上面居然笼罩着一层薄薄的丹晕,一看就是世所罕见的极品丹药。

    任一喜不自胜的道:“我的师傅哎,不愧是师傅,出手就是不一样。”

    都说了受伤的人有可能是魂王境,老者还能掏出一颗丹药来应急,简直是不要太幸运。

    任一可不会和自己的师傅客气,取了丹药就给大长老服用下去。

    姑奶奶却是不高兴的出声撵人,“这位道友,不是已经决定要走了嘛?还在磨蹭什么?”

    “呃……这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们对我有恩,如今正好我也能帮上忙,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等等……”老者的解释让任一一头雾水,“你们这是闹哪一出?吵架啦?不对,你们两个这么生份的样子,师傅你……”

    任一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不由得脸色很难看的拷问起来,“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失忆?这个……”

    老者深思了一下,信誓坦坦的道:“小道友此言很没道理,本谷主自出生以来的记忆俱全,不存在丢失的状况。”

    “啊这……”

    任一看向姑奶奶,“这是真的吗?他真的不是凌云子师傅?”

    “虽然很不想,但……他的确不是,只是个长得想象的人罢了,唉……”

    姑奶奶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再一次蓄满了泪,为了不让人看见,她假装忙碌的把身子转了过去,独留一个背影。

    她还是没法面对这样的结果。

    这么相似的人,居然只是个陌路人。

    任一呆滞了片刻,一直盯着老者瞧,总想从他的身上,找到一点和凌云子共同的点。

    老者郑重其事的介绍了一下自己,“我叫幻翼,乃是迷蝶谷的谷主,几日前,喝了那庆余年差点着了陈家小儿的暗算,亏得你们二位救助,实在是感激不尽。”

    “呃……恰逢其会,刚好遇见,顺手而为,幻翼道友无需在意。”

    任一干巴巴的说完这几句,只觉得遗憾不已。

    人生哪里有这么多幸运,有的人兜兜转转一辈子,可能都没法再遇见了吧。

    更不用说,知其生死。

    这令人无力,却又无计可施,除了忍耐,等待,他们还能做点什么?

    正迷思之时,大长老终于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任一这张陌生的脸,下意识就给了他一掌。

    “啊……”

    面对魂王的偷袭,任一哪有招架的余力,胸口处被重击,人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直到撞到那炼丹炉上,这才停了下来。

    任一的胸口凹陷了下去,一口血喷了出来,差点当场嗝屁。

    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被人打得这般惨。

    “小道友……你没事吧?”

    姑奶奶着急的跑到任一身边,塞了一颗疗伤丹药给他吃下,随即怒气勃发的冲向大长老,“不识好歹,我们救了你,你却在此伤人。”

    她只是个寻常丹师,打架杀人从来用的不是术法,而是依靠丹药。

    随着袖子一甩,无数颗丹药不要钱一般的射向大长老,宛若下了一场丹药雨。

    大长老此时方才醒悟自己伤错了人,满脸懊悔之色,“这位道友,抱歉,我刚才糊涂了,还请息怒!”

    因为自己的错误伤害别人,大长老真的感觉很抱歉。

    他躲过了第一波毒丹攻击,不曾想,姑奶奶的第二波比第一波还厉害,又是大量的丹药喷射而来,有种不死不休的狠辣劲儿。

    一旁的幻翼是个旁观者,眼见两人打了起来,知道是误会,随即冲了上去阻止姑奶奶的行为,

    “女道友请听我一句,刚才只是一场误会,问题不能这样解决。”

    姑奶奶的丹药虽然对魂王没有多大的伤害,但是多少带有毒性,量大了也愁人。

    姑奶奶横眉冷对幻翼,“滚开,这是我们自己的私事,外人没资格指手画脚。”

    这话一出,幻翼不知为何心中一痛,刚才她明明还像个柔弱女子,眼里装满了脆弱,此刻却是像一个愤怒的狮子,欲择人而噬。

    “女道友,你冷静一点,这位小道友已经无大碍,你就算把丹药都用光了,也不能伤到那位魂王一根汗毛,何必多此一举。”

    “就算弄不死他,也不能让他好过,敢伤小道友,就得承受我的怒火,你给我滚开,否则连你也不放过。”

    姑奶奶心中苦,他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和人对抗上。

    那通红的眼眸恶狠狠地盯着幻翼,大有他在啰嗦一句,就要往他脸上招呼的样子。

    幻翼皱了皱眉,没法对此事置之不理,蛮狠的插入其中,“你若是有火气,可以冲我来,别伤到自己。”

    不管她做什么,他敢保证自己不还手,那大长老恼羞成怒后,天知道会不会报复回来。

    “哼!我和别人的恩怨,你来插什么手,你又是什么人?滚!”

    姑奶奶并不领情,绕过他还欲和大长老纠缠不休。

    大长老看着这一幕,莫名其妙的有种错觉,那两人看起来像是很生疏,又似乎很熟敛,那姑奶奶不管如何使招,都会被那个叫幻翼的老者快捷的拦下。

    就好像排练了千百次,两人的一举一动,对方早已经摸清。

    这不,姑奶奶只是身子转了一下,幻翼没有随之而动,却是反向而为,撤向另外一边,张开双臂一拦。

    姑奶奶的身子由于惯性,不由自主就和他撞了个满怀,整个人羞得俏脸通红。

    若说这只是一个巧合,但是每每姑奶奶出手必定铩羽而归,被幻翼拦得死死的。

    “该死的,你和他是一伙的。”

    姑奶奶气不打一出来,对着幻翼就要出手。

    “你冷静点,小道友没事,那人不是你的敌人,我更不会是。”

    幻翼眼见拿她没办法,索性一把抱住她,阻止她继续“滥杀无辜”。

    任一服食了丹药,的确也无啥大碍,就是还有些虚而已。

    呆呆的看着两个打打闹闹的老人,他没有上前打扰,记忆好像又回到了菩提世界时,姑奶奶也是这般的“凶残”,而他的师傅凌云子则只会木讷的百般隐忍,不懂如何哄姑奶奶这个傲娇女人。

    不理拉扯的两人,大长老走到任一跟前,十分歉疚的道:“对不住小道友,刚才实在是……”

    “没事没事,那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任谁在心中有杀戮的时候昏迷过去,再次醒来都会不由自主的出手。

    “不知这里是何处,小道友是怎么把我弄来的?”

    大长老好奇的感受着这一方天地,这里绝对不是在神都,那些追杀他的人,绝对不会放任一个活口离开那家客栈。

    眼前这个年轻人,修为虽然也还可以,是个魂核境,想要做到避人耳目,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事。

    任一一时间也有些解释不清,正踌躇着要不要如实相告时,就听得幻翼一声哀嚎,却是被姑奶奶戳中了一处要害,差点没疼死过去。

    看着幻翼痛苦的躺在地上,姑奶奶也被吓得不轻,难受的扒拉这自己的一头秀发,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一定是哪里出错了。我不信,不可能会这样……”

    她一直不停的后退,不停的摇头,神情有些崩溃的样子。

    任一顾不上许多,上前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折磨自己,“姑奶奶,你只是无心的,我看他也无性命之忧,先救人要紧。”

    “对对对,救人……一定要救他。呜呜呜……我真不是故意的。”

    任一不知道她一个弱小的丹师,是如何伤到幻翼这个迷蝶谷的谷主,慌忙的把幻翼抱到床榻之上,为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幻翼道友,你没事吧?需要服用什么丹药嘛?”

    “小道友,她……她她她……啊……”

    幻翼疼得说不出话来,整个人脸色苍白如纸。

    多少年了,他早就进入了魂王境,原本以为这世上不会在有人能轻易伤到他,没想到自己身上会有这么一个弱点,被这个女人拿捏住,只是轻轻一戳,他这条命就去了八成。

    “那个……姑奶奶,刚才你是怎么弄的?别傻愣着,赶紧救人啊!”

    任一的话,让姑奶奶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别问我……”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冲出了炼丹室,把三人抛在里面。

    “小道友,别让她走……我……我有话要和她说……快……”

    幻翼很着急的抓紧任一的手,眼里充满祈求的神色。

    他得问问这个女人,为何会知道他身上的弱点,若是这弱点被旁人知晓,他就不再是个人人敬仰的魂王大人,而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弱者。

    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他必须堵住那个女人的嘴。

    幻翼越想越急,越是感觉疼痛难忍,汗如雨下差点没让他晕厥过去。

    “幻翼道友,你别急,姑奶奶走不远,这里乃是一个……秘境,她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你先躺下休息。”

    任一的安抚,神奇的抚慰了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如果是旁人说这句话,幻翼绝对不会当真。

    但若是眼前这人,他却是莫名的赶到很安心。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就连空气也是,他似乎隐隐闻到一股子花香,是那样的沁人心脾,心神安宁。

    放下执念,他决定放纵自己,彻底沦入黑暗的的深渊中,用最原始的能量慢慢修复那伤害。

    任一松了口气,终于搞定了一个麻烦。

    看着一旁的大长老,他想了想,决定让小贝贝恢复自己在魂学宫的那张脸,这样就能省去很多解释。

    “大长老,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大长老……这会是魂学宫的学子嘛?”

    一般人绝对不会知道他的身份。

    随即又摇了摇头,“不可能,他看起来这么年轻,这么优秀的魂核境,已经是宫中精锐,然而他看起来很陌生,之前绝对没见过。”

    正暗自思量时,就见任一去而复返,那脸也跟着恢复了原态,不由得吃惊不小,“是你……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你放弃了魂学宫?”

    如果是这样,不得不说,这将是魂学宫最大的损失,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好好的培养一番,将来绝对前途无量。

    “哈哈……大长老勿要多疑,小子是得了宫中新人食所的任务,前往落英城收取庆余年的,结果才刚回来,因为天色已黑,就想着找个客栈住一晚,没想到大长老机缘巧合来到我房间,正好和我撞了个正着。”

    “原来如此。”

    大长老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由得好奇的问道:“追我的人,也有魂王高手在,你是怎么带着我躲避的?”

    “实不相瞒,小子有这个秘境,可以随时躲藏进来,外人绝对不会知道我们的下落。”

    “秘境啊……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好的机缘,能随身携带这种逆天之物,就是这里面,有些太……太太……”

    大长老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儿来形容,不会不伤人,说个话卡在了那里。

    任一接着他的话茬补充道:“有些太低级了,对吧?”

    “呃……是有点遗憾,若是个高等级的小世界,这里就是最佳的山门建造之地,谁也别想轻易的找到这个地方,更不会有人玩偷袭。”

    魂学宫这次,就因为被人钻了漏洞,一下子窜进来成千上万的黑衣人,差点没把魂学宫给强占了去。

    任一哈哈一笑,“这里虽然等级低了点,胜在自由自在,无外人打扰,很适合修生养性。”

    “的确,若只是作为居住地,这里是个世外桃源,没有凶猛的野兽,也没有太多的外人,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