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 何处可桃

第836章 回来就好

    田甜已经很多年没来这座小城。

    眼前的一切熟悉而又陌生。

    抬头看向天空,碧蓝的苍穹,云淡风轻。

    这和她印象中完全不同,印象里天空总是灰蒙蒙,雨天过后,因为雨水的冲刷,墙角边上堆满细长的煤灰。

    所以她不喜欢这个城市,她想着法子想要逃离这个城市。

    “滴滴。”一辆出租停在了田甜的面前。

    田甜也没多想,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请问,要去哪里?”司机问道。

    田甜闻言愣住了,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了一个地址。

    因为她已经忘记了家在哪里,所以只说了一个路口的名字。

    司机师傅很快就把田甜送到了目的地。

    站在路口,看着马路两边萧瑟的色木槭,田甜精神一阵恍惚。

    前二十多年,她走过这条路无数次。

    虽然现在是冬季,但是脑海中却不自觉地浮现出秋季的模样,绿的、红的、黄的……

    以前不觉得,现在忽然发现是如此之美。

    田甜拖着行李箱,沿着路边缓缓往前。

    她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

    原本模糊的记忆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周围的一切基本没变,还是她离开时的模样,让她有些恍惚仿佛就在昨日。

    她甚至记起儿时用铅笔刀在墙上留下的一刀划痕,虽然现在已经被粉刷上了一层白石膏,不过白石膏脱落的地方,留在红砖块上的划痕依旧清晰可见。

    她轻轻摩挲着,仿佛又回到了儿时。

    “甜妞,快一点,在后面磨蹭什么?你妈已经烧好饭在家等我们了。”

    她恍惚看到马路前一位身材挺拔的中年人,推着一辆黑色的二八大杠,回过头来一脸温柔地向她招呼。

    “马上来。”她恍惚道。

    可等话出口,才发现一切只不过是她的错觉罢了。

    她放下手,拖着行李继续往前。

    路的两边建筑是那么地熟悉,让她感到意外地亲切,但同样地,却又让她胆怯。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父母,怎么跟他们解释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回来。

    还不都是因为徐国栋,都是因为他,我才不愿意回来,田甜心里这样为自己开脱,然后人变得轻松起来。

    越这样想,她越觉得没有错。

    她一向就是这样的人。

    找到借口的她,不再胆怯,步伐轻快了许多。

    “有人在家吗?”田甜站在院门外喊道。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感觉跟记忆中没多大区别,除了更加老旧了些。

    等了一会没人回答。

    于是再次大声问道:“有没有人?”

    这一次终于有人回答了。

    一个特别苍老的声音。

    颤巍巍地问道:“是谁呀?”

    可是这个声音虽然苍老,但是却无比的熟悉,所以田甜立刻下意识地回答道:“是我。”

    然后反应过来,又赶忙补充道:“我是田甜。”

    “田甜?”屋内那苍老的声音有疑惑,有惊讶,更有喜悦。

    很快院门被打开,一位佝偻着身子的老人出现在了田甜的眼前。

    看着眼前的老人,即使没心没肺的田甜也不由感到鼻子一酸。

    “妈。”

    她饱含感情,无比复杂地叫了一声,她不知道此刻怎么表达她的心情。

    有高兴、有难过、或许还有些内疚……

    “田甜?”

    徐兰英眯着眼睛,满是期待地问道。

    她年轻的时候眼神就不太好,现在就更不好了。

    “妈,是我,我回来啦。”田甜酸着鼻子道。

    她没见到母亲已经老成这番模样了。

    徐兰英凑近前,终于看清了田甜的长相。

    是她女儿没错了,除了成熟了些,跟过去没什么两样。

    “回来就好,快点进来。”徐兰英一把拉着她的手,把她给拉进院子里。

    田甜抬头看向院中的枣树,比印象中又更大了些。

    “吃午饭了没有?”徐兰英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吃过了。”田甜回过神来,赶忙说道。

    “吃过了啊。”徐兰英好像有点失望。

    “那你先坐吧,我给你倒杯水。”徐兰英又说。

    “妈,不用麻烦,我爸呢?”田甜仿佛不经意问道。

    “你爸?”徐兰英愣了一下。

    然后才幽幽地道:“去年已经走了。”

    “走……走了?”田甜脸色苍白地问道。

    她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那天发生的事,她一直以为那天只是她的幻觉。

    难道真是父亲?

    是责怪她这么多年不回家吗?

    “爸他是怎么走的?”田甜脸色苍白地问道。

    “人老了,自然就走了。”徐兰英神色很平淡地道。

    然后又道:“你先坐。”

    接着蹒跚着回屋去给田甜倒水去了。

    田甜坐在之前徐兰英坐的藤椅上,呆呆地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直到徐兰英端着个搪瓷缸出来。

    “喝点水吧,是温的,正好一口喝。”徐兰英细心地道。

    田甜伸手接了过去。

    看着手中因为陶瓷脱落,如同斑秃一般的搪瓷缸,终于忍不住难过起来。

    徐兰英从屋内端着了个小矮凳,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

    “妈,你干什么?”田甜语带哭腔地问道。

    “没什么,好些年没见你了,妈就想看看你。”徐兰英笑着说。

    “妈,你为什么不说我,骂我?”田甜问道。

    她都已经想好了理由,没想到徐兰英根本一点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怪你,骂你又有什么用呢?终究是你自己过日子,我已经老了,日子也不多了,能再见到你,我已经知足了。”徐兰英平淡地道。

    “妈。”田甜终于忍不住,一把搂住徐兰英放声大哭起来。

    “好了,都多大年纪了,不要再跟小时候一样。”徐兰英轻轻拍着她的背道。

    “妈,对不起……”田甜哭着说道。

    “你是我女儿,你跟我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徐兰英道。

    “我不听话,我任性又自私,让你跟我爸……”田甜哭着说。

    “那是因为我们没把你教好,是我们的责任,所以你没对不起我们,你对不起的是国栋……”

    “妈,徐国栋他……他……他还在学校教书吗?”田甜放开母亲问道。

    “早就不在了,你走后不久,他就辞职回老家去了。”徐兰英说道。

    田甜闻言松了口气,她还真的有点怕见他。

    就在这时,徐兰英又开口道……